虫虫书吧 > 散文诗词 > 报告将军,夫人又在作死了 > 234为夫是想
    别说百里烨本就心中有她,饶是个正常男人也抵不住这一声柔如春水还带着些许娇意的低唤。

    他猛地一颤,体温急剧升高,心跳都比往日快了不止数倍。

    百里烨的喉结迅速滑动了一下,他看了一眼门外,天色已经暗下来了,虽然还没吃晚饭,不过吃之前运动一下总是可以的吧?

    现在这个时辰,应该不能算是白日宣淫了……吧?

    黎童见百里烨半天没动作,不由得抬起头,诧异地望着他,难不成自己已经对他没有吸引力了吗?

    这狗男人莫不是开了荤之后就觉得没新鲜感打算换一口尝尝了吧?

    这世道女子地位低,说难听点,就算是被男人亵玩也是可以拿钱摆平的,更极端些的甚至不用负任何责任,黎童咬紧了下唇,眉头紧皱,暗自揣摩着百里烨的想法。

    她心中七上八下,瞧着百里烨看着门外出神,她愈发难耐不安。

    算了,既然他不想,她也不能上赶着,好像缺了他不行似的,黎童缓了缓气,将手从百里烨手中抽出来,作势要从他怀中起身。

    百里烨慌忙回过神,抓紧了黎童的腰,眼眸之中闪过一瞬紧张。

    “做什么?”黎童对自己欲求未果的行为感到羞耻,并没有注意到百里烨的情绪,此时还有些羞赧,语气听上去并不那么友善。

    “夫人,天刚黑。”百里烨被钓了情动,嗓音莫名有些沙哑,仍是克制着。

    黎童顺着看了一眼门外,点了一下头,有些摸不着头脑:“嗯,黑了,怎么了?”

    随后又恍然大悟道:“是,该吃饭了。”

    “不……”

    不等百里烨说话,黎童已经挣开他的手往门外走去。

    有春早已等在外面了,见房门关着,屋里也没什么动静,碧雨也站得老远,她不知道将军夫人在做什么,因此不敢打扰,猛然间黎童打开房门,还把小丫头吓了一跳。

    “你站这儿做什么呢?”黎童有些气闷,扯了扯衣领,脸色也不大好看。

    有春惯会察颜观色,一瞧就觉得是将军惹了夫人生气,再回头去看跟出来的百里烨,果然,一脸懊恼得让人想抽他。

    “奴婢是来询问是否可以用饭了。”

    “用吧。”

    黎童随意地甩了甩手就走到院子里去了,凉风吹过衣襟,擦过微有些汗湿的脖颈,让浮躁的情绪稍稍得到了些许缓解。

    她没刚才那么热了。

    有春站在廊下,动了几下脚步,嗔怪地瞅了一眼站在门口的百里烨,低声道:“将军,您怎么又惹夫人生气了?真是的!”

    不等百里烨开口,就只能见到小丫头风风火火跑去厨房的背影了。

    百里烨挠了挠头,他什么时候这么没有威慑力了吗?

    连个小丫头都敢跟他置气了?

    啧!

    有春本来多听他的话啊,自打跟了夫人以后,现在都敢跟他呛声了,失策,失策啊!

    黎童深呼吸了几口气,等着身体内的燥/热回归到正常状态,她摸了摸脸,脸颊的温度也跟着下去了,才转过身,抬眼就看到百里烨很是不安地站在廊下看着她。

    有毛病吗这男人?

    “夫人,刚才我不是……”

    百里烨欲言又止。

    “别说了,我懂。”

    百里烨:“……?”你懂什么了就你懂?

    深邃的眸子蓦地冷了半分,他忽而踏着大步走向黎童,二话不说拦腰将她抱起,猝不及防的动作让黎童下意识地抱住了百里烨的脖子,惊慌失措。

    “你做什么?”

    “做为夫刚才就想做的事。”

    没有多余的话,百里烨抱着她进门,后脚一勾就将房门用力踹上了。

    “诶,不是……你……”

    黎童被扔到了床上,手脚并用地还没从床上爬起来,兜头一大片阴影就压了下来,随后来自于男人身上的气息猛然间包围了过来,气势汹汹,压得黎童一时间呆愣住了,手肘撑着床面,好半晌没能回过神来,脑子里仿佛被冻成一团浆糊。

    黎童:“?”

    刚才不还一脸地不情愿吗?

    这现在又是在作啥呢?

    她伸手推了推百里烨坚硬的胸膛,见推不动,一缩脖子试[醋溜文-学首发]图从他胳膊下面钻出去,岂料衣领就在下一秒被拎住了,她又被扔回了床上,手臂被牢牢摁住。

    啊!

    这……

    “你……你要干嘛?”黎童有些瑟缩,大抵是百里烨一直都给她好脸色看,即便她闹她折腾也由得她去,黎童头一回有种只要他想就可以随时捏断她脖子的感觉,像是自己其实一种都在他的手掌心里蹦跶。

    他就是如来。

    她就是那只死猴子。

    黎童咽了咽口水,眼巴巴地望着居高临下俯视她的百里烨,横不起来,那就只能装怂了。

    “那个,要不你让让?有春马上就端饭过来了。”黎童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百里烨健硕的手臂。

    那薄薄的衣服下面,肌肉立起,蕴藏着即将喷薄而出的力量。

    “不吃了。”百里烨咬牙说着,随后整个人都压了下去。

    “那不行啊,人是铁饭是钢……”黎童还想说些什么,嘴巴却已经被堵住了,床帐被扯了下来,低呼声从里面传了出来,还伴随着黎童偶尔放轻的求饶声。

    门外,有春和朱佩佩端着饭菜,两脸懵逼,随后又转成木然。

    两人转身看向躲得远远的碧雨,眼底全是几乎要溢出来的不满和愤恨,有春一跺脚,端着饭菜就朝着碧雨走了过去,朱佩佩紧随其后。

    “这跟我没关系啊!”碧雨抱着剑跃上屋顶,满脸无辜。

    “那你不晓得通知我们一下?”有春对于刚才在门外不小心听了那么一耳朵污言秽语,啊不是,是……算了,那不重要,反正就是辣耳朵!

    她脏了!

    她一个清清白白的小姑娘,为什么要遭这种罪?

    碧雨心虚,抬头看了一眼早就已经躲到另一边屋顶上的赤衣,娘的,他怎么知道将军突然就起了兴致呢?

    晚饭最终成了夜宵,黎童躺在床上,一个劲骂百里烨不是东西,她的腰险些要断了。

    她才深刻明白,之前百里烨确实多有隐忍和克制。

    她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夫人,吃些粥?”百里烨笑嘻嘻地端着碗过来。

    “吃你个头,滚!”黎童气急败坏,身子往里侧一弯,酸疼立刻招呼上来,黎童一口气没接住差点憋过去。

    百里烨放了碗,伸手按住了黎童的腰,轻轻揉着。

    “还不是夫人撩/拨的。”

    “你还有理了?”

    “没有没有。”

    黎童侧着身子躺在床上,最后被百里烨抱着坐到了桌边,她懒得动弹,百里烨就一口一口喂,半点儿没有伺候人的委屈,倒是乐在其中,眉眼之间全是餍足。

    黎童吃了半碗饭,恍惚间想起来,他方才似乎全都……唔,狗男人,之前还信誓旦旦地说不要孩子。

    所以一开始的时候,他到底在犹豫个什么啊?

    “明日就是大哥大婚了。”

    百里烨拿起帕子擦了擦黎童的唇角,兴致稍淡,点了一下头。

    “夫人,吃饱了吗?”

    “差不多了,怎么了?你又要出去?”黎童立时警惕起来。

    百里烨笑了笑:“没有,不出去。”

    他将脑袋搁在黎童肩上,偏了一下,轻轻蹭了蹭,唇/瓣似有若无地触着黎童肩颈上那片敏/感区域,说道:“为夫是想……”

    “嗯?”

    “再来一次。”

    黎童瞪大了眼睛,像是被烫了脚似的要跳起来,岂料腰间被一股大力紧紧握住,紧跟着人就被抬高了,不等黎童喊叫出来,她的手已经触到刚换了没多久的新床单。

    “不行不行不行,刚吃完饭,不合适不合适不合适。”黎童连连摆手,撑着自己往床脚躲,她真是怕了这男人了。

    百里烨唇边微扬:“那就等会儿。”

    “不行不行不行,困了困了困了。”黎童作势拉过被子,转头就打算闭眼,岂料身边的位置立刻压下来一个人,拿起一缕发梢搔着黎童的鼻尖。

    “夫人,刚吃完饭就睡,这对身体不好。”

    黎童睁开眼:“吃完饭剧烈运动对身体也不好。”

    百里烨若有所思,点了一下头:“夫人所言有理,那咱们出去走动半个时辰消消食。”

    黎童:“……”天要/亡我!

    也不知百里烨是怎么了,抱起黎童就往屋外走,不顾反对,硬生生抱着她绕着将军府的院子走了好几圈,数次路过二夫人那荒败的院子,不过只是在门口晃了一下就过去了。

    黎童注意着百里烨的表情,却见他像是丝毫想不起这院子里也曾住过一位他的夫人,这院子好像一直以来都是荒败的、没人住过似的。

    “你还会记得她吗?”黎童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谁?”百里烨的脚步顿了一下。

    黎童抬起手臂,指着那扇无人问津的院门:“二夫人。”

    “不会,我连她叫什么名字都不记得。”

    这回答可真渣男啊!

    “她要杀我,没杀到,反被我杀了,这样的废物没必要记着。”

    黎童噎了一下,随后竖起一个大拇指:“夫君说的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