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玄幻魔法 > 皇兄万岁 > 121.犹然未曾忘初心(第一更)
    夜市,

    与夏极想的半点都不同。

    他隐约记得一点前世,

    夜市就是拿着烧烤啃着串,若是看到不错的美食就摸了摸裤袋,看看是否囊中羞涩,但凡还有几个铜子儿,都会进去做个吃货。

    但此处夜市却不是这样。

    夜市地点在二重天。

    蛟龙飞辇带着两人穿过了两侧是空间缝隙的狭窄天路,落向入口。

    从高处俯瞰,此处青山傍水,绝长的灯火化为长龙,盘了一圈又一圈,

    夜市里卖的“东西”极多,你能想到的都有卖,

    明码标价的美人,供世家子弟们彼此赌斗的强者更是比比皆是。

    当然,无论美人还是强者,都还是“新鲜的”,是没训练好的,卖家们就是要你看一看调教前这些美人强者的倔强尊严,俗称“新鲜劲”。

    “来来来,这可是江湖百花榜第二十五的鸢尾仙子,瞧瞧这可是新鲜的很,价格可谈。”

    “都来看看这把剑,这是玄雷山庄的镇庄之宝,玄雷山庄许了诺,谁要是寻到这把剑,不仅可以直接去取一百万两白银,还可以取了玄雷山庄的小公主,想用有限的时间体验一场庄外生活吗?这把剑是你的不二选择,价格可谈。”

    “蚀魂宗妖女,修炼吮灵诀,已至八层境界,实乃人间尤物,带回去吃不了亏上不了当,价格可谈。”

    “血影楼四公子,一心复仇,资质不凡,若是能帮他上位,血影楼就是您的私人之物,看中的直接带走,贱价卖了。”

    夏极随着苏雨走在夜市里。

    吆喝声简直是骇人...

    苏雨忽然问:“南北,你怎么感觉怪怪的,是都看不上眼吗?今天你放心点,我给你买两份单,嘻嘻。”

    夏极走在这样的地方,只觉的心底恶寒,之前看龙象君、唐蓝就已经够心寒了,此时看到这些还未调教好,还有着尊严的人被关在笼中,心寒更是加倍。

    他不会接受这种事,也不会去习惯这种事,这是他身为人的底线。

    “苏雨,他们也是人。”

    苏雨一脸茫然,然后嘴角咧了咧,发出一声嘲笑,继而要大笑。

    没等她笑出来,夏极已经走开了。

    夏极走的不慢,他怕慢了就忍不住要杀人。

    苏雨追上道:“南北,我和你说,现在外面是杀劫,他们如果留在外面,十有八九非死即伤,但是到了这里,只要乖乖听话,说不定还能活上一两百年。如果自身资质好,又碰上了好主人,说不定能活更久。那你说,这是好,还是不好?”

    “他们若能选择,不会选择被关在笼子里买卖。”

    “南北,你和所有人都不一样,在这里,没有苏家人会这么说话。”

    “是吗?”

    夏极反问一声,

    手中白刀一舞搭在肩头,往前走去。

    苏雨看着他的背影发愣,终于双拳狠狠握紧,喃喃道:“风南北,我好心对你,你竟然如此对我...”

    夏极在前走着,

    他遇到了同来的辛忘术,辛忘术正随在另一个苏家人身侧在哈哈大笑着。

    他遇到了车厘子道士,道士已经适应了自己高人一等的身份。

    他又遇见了燕灵,燕灵看起来很不适应,但却也在努力融入这氛围之中。

    他忽然觉出了一种心灵上的孤独,

    仿是站在一座孤岛,明明周围人来人往,却都是过而不返的洋流,与他不是一路人。

    “风大哥!!”

    正想着的时候,熟悉而带着哭音的声音从某处传来。

    夏极愣了下。

    那声音又响起:“是你吗,风大哥?”

    夏极确认了方向,他循声回头,只见在隔着一重人海的外围,

    一个贴着符箓的笼子里,有个少女正垫脚在招着手,在哭着喊自己。

    是关纯。

    而同一笼子中,关损正坐角落里,面色苍白,显然是与人打斗过然后受了伤。

    笼前的商人正高喊着:“地榜第一的亲兄妹,可暖床可看家。”

    旁边有人在看,挑刺道:“才地榜第一,带出去很快就死了吧?我就买这个女人。”

    那商人道:“这是没有学习玄功的地榜第一,他天赋可是不错的,回去练了玄功,再喂些丹药,就强了。”

    夏极侧头看了看苏雨,

    苏雨也察觉到了这奇特的情况。

    两人目光奇特地接触了一下。

    夏极的意思是“帮我买了关纯和关损”。

    苏雨的意思是“哦~~你的熟人,你还不是要买,那你还这么对我?来说两句好话,向我陪个不是。”

    夏极喊:“苏师姐。”

    苏雨当没听到。

    夏极也不再多说,他直接向着那商人走去。

    苏家商人看定他:“五十积分就可以领走。”

    夏极道:“欠着可以吗?”

    苏家商人对自己人倒是也不苛刻,而且他见到这少年与那两位似乎还相熟,便在犹豫。

    苏雨在后皱眉看着,女人赌起气来,你若是不安慰,她就会从温柔淑女变成刁蛮泼妇。

    但夏极并不打算去安慰,他和苏雨关系并不深,也没打算有什么关系,不帮就不帮吧。

    就在僵持的时候,不远处忽然传来一声爽朗的笑声。

    “我替他付钱,今天他在夜市的一切开销,我都买单。”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一个面庞阴柔的美男子站在夜市入口,

    他姿仪不凡,周身充斥着庞大的气场,踏步之间,竟似一条翱翔九天的冰雪巨龙,气质冷傲,气魄雄大,令人畏惧,又忍不住折服。

    “冰帝!”

    夜市众人顿时惊呼出声,然后纷纷行礼。

    虽说家族之中禁止私斗,身为冰帝也不可能当众去击杀某位子弟,

    但身为苏家唯一的帝君,“冰帝”苏冰玄还是很被人敬畏的。

    凡他走过之处,所有人尽皆低头。

    而他周身散发着强大的气息,这气息迫得囚笼之中的强者都安静下来。

    冰帝走过,

    喧闹的夜市顿时不喧闹了。

    冰帝走在夜市中那少年面前,扬声道:“风南北!”

    “苏冰玄。”

    冰帝道:“你果然有趣,不过不用紧张,我来是想和你交个朋友。”

    说着,他走到身侧,轻声道:“你才来几天,不该这么快选定阵营。”

    待到走过,又大声道:“玩好了,我让人来接你,请你喝一杯。”

    夏极无法拒绝,也没有理由拒绝,冰帝已经走远了。

    他再看向面前商人,那商人直接道:“我训练好,三个月后给南北兄弟送过去。”

    夏极道:“不用了,打开笼子就行了。”

    “这...”

    商人想说“这不合规矩”,但想起这少年竟然值得冰帝下场为他买单,实在是不凡,于是改口道,“那不训练,夜市散后,我带他们去走个手续,上了印记,就送过去。”

    夏极知道这已经是最大让步了,他看向笼内两人,“委屈了。”

    关陨捏着拳,沉声道:“风兄,多谢。”

    关纯揉了揉眼泪,红着眼道:“谢谢风大哥。”

    那商人嘲讽道:“兄弟?大哥?也是你们能叫的?改口叫主人吧。”

    夏极传音给两人:“回去再说。”

    之后,便直接离开了。

    他走了一圈,再未见到熟悉的人。

    苏雨也没再跟上了,似乎两人关系已经断了,或者因为她的生气,或者因为冰帝的缘故。

    若是在外,夏极安慰一声非常简单,但在苏家...他不想与非必要的人扯上太深关系,所以苏雨不来,这样最好。

    他永远记得,自己之所以能在这里,是因为用了假身份,而真实世界里,他被定义为异数,和世家彻底对立,这一点永远不能因为表面的一些和谐,就忘记。

    走出夜市,

    他坐到湖边,

    星光喧闹,月色孤独,

    白刀插在身侧松软泥土里。

    此行的困难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了他的预期,

    但他忽然生出了一种豪情,

    即便如此,那又如何?

    他无法联系上夏小苏,夏小苏估计也无法联系上他。

    那么...

    就彼此信任好了。

    夏小苏是他的妹妹,不是他的宠物。

    只有宠物才需要被精心照顾一辈子。

    他相信自己的妹妹,相信一个渴求“天下大同”的女皇不会是宠物。

    没多久,九条黑蛟拉着奢华的飞辇落在他身后,御手是个玄衣女子。

    “冰帝让我来接你。”

    “好。”

    夏极这才站起,拍了怕身上尘土。

    玄衣女子忽问:“你知道自己为什么重要吗?”

    也不待夏极回答,女子直接道:“因为你十八岁。”

    “记住,这里比你强的人多得是,只不过有些事只有年轻人才能去做。

    年轻是好,但不要倨傲,你还有大半辈子要在这里过,该低头时就不要昂着头。

    你之所以能站到一些大人物面前,是因为你年轻。”

    夏极问:“你比我强么?”

    玄衣女子笑了笑,神色之间充满自信,这自信已经给出了答案。

    两人忽然安静了下来。

    双方都看到了对方腰间的刀。

    都是刀客。

    刀无第二。

    两人再碰了第二眼。

    目光接触的刹那,刀就已经出鞘了。

    没有法相,没有真气,没有劲道,这是最纯粹的速度。

    到了这种程度,速度靠的是心。

    心无杂念,心有意志,刀就快。

    相反,则慢。

    快慢之间就是死亡。

    生死之间也可以是零点零零一秒。

    玄衣女子的刀还在半空,夏极的白刀已经抵在了她项上。

    这不是生死拼杀,所以夏极缓缓收刀,女子也收刀。

    两人再碰一眼。

    刀光如泼雪,强横无比的真气,劲道糅杂在刀中,划出两道截然相反的轨迹,然后都消失在了空间里。

    一念之后,刀与刀相撞。

    轰如炸雷的鸣响,嘈杂欲刺破耳膜!

    夏极手中白刀显出。

    而玄衣女子手中刀已经被斩飞了。

    哗哗哗...

    刀在半空转了几圈,落地,刀身不堪负荷那强横的力量,发出清脆响声,裂纹出现,继而彻底粉碎!

    玄衣女子呆在原地,眼中的自信也跟着一起粉碎了。

    夏极从她身侧走过,上了九蛟飞辇,轻声道了句:“有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