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藏珠 > 第57章 去雍城
    徐焕心道,他也不想啊!

    自家女儿千娇百宠的,别说去搞刺杀,这些事连听都不想让她听。

    他到现在,都觉得自己大概是中邪了,竟然听信了这丫头的话,让她去冒这样的险。

    徐刺史/醋溜文学发-最快/眼神放空,想起了那天晚上。

    “父亲,接下来您有什么打算?”徐吟开门见山地问。

    徐焕的神情很凝重。这几天,他看起来成竹在胸,实则一直没放松过。

    吴子敬这是打定主意要夺南源,他手里有三十万精兵,硬来的话,南源根本抵挡不住。

    眼下只有两条路。其一,从了他,避免南源毁于战火。其二,有援兵前来,助他们抵御吴子敬。

    徐焕也不瞒她,说道:“如今使者已经来了,为父打算多拖些时间。再经由燕二公子牵线,找昭国公求援。”

    徐吟就问:“父亲这是打算投靠昭国公了吗?”

    “这还要看他们那边提什么条件,万不得已,只能如此了。”

    南源只是区区一个州府,他经营得再好,兵马不够就是硬伤。徐焕早有打算,这几年先看看形势,不行的话该投靠还得投靠。左右逢源,那也得有相应的实力。

    只是没想到,先是被方翼暗算,再有吴子敬突然发难,他还没部署好,就面临了这样的难题。

    徐吟倒不反对这个,她知道昭国公将来会得天下,对他又颇有好感,投了就投了。

    只是,眼下还不到局势最乱的时候,投得太早,怕是会牵扯过深,到时候损失太重。

    “父亲,我有个想法。”她说。

    “哦?”徐焕现下很重视女儿的意见,“说说看。”

    徐吟道:“我们杀了吴子敬,凉军就会分崩离析,那一切问题将迎刃而解。”

    徐焕点点头,说道:“为父考虑过,只是这么做风险太大。如果不成,惹怒了吴子敬,恐怕拖不到援兵到来。”

    徐吟笑了:“如果我有万全的方法呢?”

    徐焕怔了怔:“你……”

    到了这个时候,徐吟干脆就说了:“父亲,您想过没有,为什么您中了蛊,我竟然能解?”

    徐焕眯起眼,看着她:“阿吟……”

    这个问题,他怎么可能没想过?只是相信女儿,才没有主动去问。既然她不想说,那就不说。但现在看起来,她想说了。

    徐吟轻声说:“因为女儿做了一个梦,梦见了未来十年的事……”

    ……

    徐焕揉了揉额头,到现在还觉得不可思议。

    但还是那句话,既然女儿说了,那他就信。

    何况,她展露出来的种种,他没法不信。

    以前的徐吟是什么样子,他这个当爹的再清楚不过,这次被方翼暗算,她竟然处理这么漂亮,甚至未卜先知,本就不合情理。

    所以说,照她梦里的经历,解决吴子敬,还得落在燕二身上。

    当然,万事都要做两手准备。这边徐吟带着燕二去雍城,那边燕二的信已经通过南源的渠道,悄悄送去了潼阳。

    如果刺杀不成,想必昭国公会带兵来救儿子。到时候,南源还能有一线生机。

    当然,最好的结果还是刺杀成功,那就不用担心两个孩子出事了。

    ……

    回程的队伍出了南源,一路西去。

    这一天都平平静静,什么也没发生,直到入夜扎营。

    徐吟带了不少仆从,一确定扎营地点,便下来忙活。

    使者眼睁睁看着人家扎出帐篷,摆上卧具,舒舒服服等着用饭,很是嫉妒。

    南源果然富庶,看看这徐三小姐吃的用的,凉王都比不上。

    如果他真的夺下南源,该是多大的功绩啊!可惜现在……

    他坐在火堆旁,无精打采地拨着火苗,闻着那边传来的肉粥香气,对着自己的干粮大饼毫无食欲。

    这时,卫均过来了。

    “贵使,我家小姐请您过去用饭。”

    使者眼睛一亮,口水顿时要流下来了。

    护卫们也没觉得有问题,毕竟这位徐三小姐现下和大人关系不同寻常嘛!

    “贵使,去吗?”

    使者面露纠结,想到肚子里的蛊虫,他是一点也不想去,但是闻着肉粥实在太香了……去就去,死了也要当个饱死鬼!

    他一脸视死如归,起身去了徐吟的帐篷。

    帐帘掀起,里头坐着好几个人。

    徐吟的对面是燕凌,他看着碍眼。旁边是黄大夫,看到就觉得肚子里有虫在动。

    使者老老实实施礼:“徐三小姐。”

    徐吟随便指着另一张食案:“大人请坐,走了一天累了吧?早些用完饭休息。”

    “谢三小姐。”使者坐下来,看到碗里的肉粥,还有碧绿的青菜,食指大动。

    他一时忘了肚子里的虫,端起碗就呼呼吃起来。

    “大人居然敢吃?不怕粥里下了毒?”

    一口粥喝进去,突然听得这句,使者吞了不是吐也不是,顿时咳了起来。

    徐吟笑眯眯看着他咳完,才慢吞吞说道:“大人放心吧,粥里没毒。你肚子里都有虫了,万一把虫毒死了怎么办?”

    使者脸胀得通红,想发火又不敢,只能努力把嘴里粥咽下去。

    经了这么一出,他的食欲荡然无存。

    偏偏徐吟那边,又上来一盘烤羊腿,卫均动手切了,整整齐齐码在盘子里。她夹了块羊肉吃了,口中问:“大人怎么称呼?”

    使者憋红了脸,回道:“下官田志。”

    徐吟点点头:“原来是田大人。瞧您,在大凉一定是重要人物吧?不知担任何职?”

    说到这个,田志骄傲地昂起头:“下官是凉王身边的舍人。”

    舍人,那就是帮他处理政务的,确实是个要职。

    徐吟笑起来:“这会儿凉王夺了雍城,想必有很多事情要做。田大人没留在凉王身边,却被赶来南源做这么危险的事,想必处境不是很好了?”

    听得这话,田志脸色阴了下来。

    要不是这样,他会这么心急,想要夺南源邀功吗?实在是,大王身边献媚的人太多,他攀不上啊!

    徐吟继续吃着肉,顺便问他:“这么说起来,大人在大凉肯定有政敌了?要不要我们帮个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