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藏珠 > 第58章 翁主
    听徐吟这么说,田志的心瞬间火热起来。

    要是能干掉大王身边那几个受宠的,那他岂不是……

    随后想到肚子里的虫,又立刻蔫了下去。

    他现在连命都保不住,还想飞黄腾达?

    却听黄大夫说:“你小子可真好命,本来冒犯了三小姐是死罪,偏偏这回用得上你。要是戴罪立功,说不定还能挣回一个好前程。”

    被他这么一点,田志的心思顿时活了。

    对啊,这回徐三小姐去雍城,明摆着对付凉王的。要是凉王完蛋,雍城成了徐家的地盘,他岂不是立了大功?哎呀,立谁的功不是功?反正他在凉王面前被排挤,还不如认个新主子呢!

    田志想通了,当下便积极起来,将那边的形势细细说了。

    “凉王身边,主要有三个人……”

    两天后,队伍到达雍城。

    看着斑驳的城墙,黄大夫感叹:“一打仗就要死人,不知道这回又有哪些亲朋好友再也见不到了。”

    他就是雍城人,要不是恰巧被请去南源看病,指不定也会遭难。

    徐吟安慰:“吉人自有天相,等进城找找就知道了。”

    黄大夫挤出一个笑容:“但愿如此。”

    刚打过仗不久,雍城竟然很热闹,他们想要进城,还排了长长的队。

    田志生怕徐吟不高兴,殷勤地解释:“自从打下雍城,大王就把王庭迁来了,这些人都是从凉都来的……”

    徐吟笑了笑,心想,吴子敬果然野心勃勃。把王庭迁到雍城来,又召各州府来见,分明想把楚国旧地全部纳入掌中。凉都毕竟偏僻,坐拥楚地,才有觊觎天下的资本。

    可惜上辈子,他刚动了这个念头,就被个煞星杀了,灰飞烟灭。

    徐吟瞟向那个煞星,但见他兴致勃勃地左看右看,瞧见有卖凉糕的,乐颠颠买了两份,递了一份进马车。

    “我不吃。”徐吟说。

    燕凌讨好地说:“我刚刚尝了一口,很甜!看书就去醋-溜文学网!的,你试试。”

    徐吟问:“你没发现一件事?”

    “什么?”

    “你看卖凉糕的手指。”

    燕凌瞅了一下,脸顿时青了。

    指甲缝都是黑的,这凉糕里揉了多少污垢?

    他随手把凉糕给了路人,听到燕吉小声嘲笑:“公子你马屁拍到马腿上了吧?讨好姑娘都不会。”

    没吃着凉糕的燕凌心情很不好,白了他一眼:“再多嘴,你就留在这里卖凉糕!”

    燕吉立刻收声。

    田志报上去,凉王很快派人来接了。

    来人是个老嬷嬷,发髻严整,仪态端肃,站在那里头顶仿佛写着两个大字:规矩。

    燕吉悄声跟自家公子说话:“公子,这是凉王的人?看起来好严肃啊,不像异族人呢!”

    大凉是异族,而这位却像是世家大族的老嬷嬷。

    燕凌道:“吴子敬的姐姐是老凉王的嫔妃,想必这位是吴家的旧人吧?”

    徐吟意外,没想到他连这个都知道。

    田志上前跟那嬷嬷说了几句话,便见那嬷嬷颔了颔首,往这边走来。

    到了马车前,她躬身施礼,禀道:“奴婢陈氏,奉德惠翁主之命,前来迎接徐三小姐。”

    吴子敬能在大凉立足,乃至夺下王位,其姐帮了很多忙,故而他登位后,仿前朝诸侯,封姐姐为翁主。

    这个翁主没得到朝廷认可,别人听了也不过说笑几句。但在大凉势力范围内,这位却是实打实的权势熏天。

    此行危险,徐吟并没有带小满,这会儿便由卫均传话。

    “有劳嬷嬷,我们小姐来得仓促,希望没有给翁主添麻烦。”

    这陈嬷嬷露出淡淡的笑意,出乎意料地和气:“怎么会?徐三小姐能来,翁主高兴极了,现下已在府中等候,徐三小姐,请。”

    一众宫人侍婢上来,替了那些护卫,拥着马车往临时行宫而去。

    这架势,弄得燕凌等人稀里糊涂。

    徐吟代表父亲来参加燃灯会,这是官方来往的正事,可王庭的官员没出现,反倒是这位翁主跟前的奴婢来迎,让人感觉怪怪的。

    到了临时行宫,外头已经停了几辆马车,看周围侍立的仆妇丫鬟,里头应该都是年轻小姐。

    怎么回事?众人奇怪的感觉更浓。

    这些小姐一个接一个迎进去,终于到了徐吟。

    她一下车,陈嬷嬷眼睛便亮了,态度更加恭敬,亲自上前扶了。

    燕凌等人都是男子,到了殿外,就被留下了。

    徐吟独自进去拜见德惠翁主。

    “翁主,南源徐三小姐到了。”

    “请进来吧。”

    “是。”

    徐吟缓步踏进殿,一眼看到坐在主位上的美貌妇人。她大概三十七八,已经有了年纪,但美貌依旧。看到徐吟进来,目光有些咄咄逼人,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她。

    这行为不甚礼貌,但这位曾是凉王嫔妃,如今又是翁主,不将她一个刺史之女放在眼里,实在太正常了。

    徐吟神情如常,低身施礼:“小女徐吟,见过翁主。”

    德惠翁主终于打量完了,露出笑容:“免礼。都说徐氏双姝,貌可倾城,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每个见她们姐妹的人,都会说这么一句话,徐吟早就听腻了,走流程回了句:“翁主过奖了,小女不敢当。”

    “你不敢当,还有谁敢当?”这位德惠翁主,居然真心实意要夸她,一连串说了好些赞美的话。

    徐吟听得奇怪极了,又见周围和她一样来觐见的贵女,纷纷露出复杂的表情,有的嫉妒,有的同情……总觉得有什么事不对劲。

    她是不是误入了什么场所?

    殿外,燕凌跟别人的护卫聊了会儿,带回来一个让他们为之色变的消息。

    “什么?吴子敬要立王妃?”卫均大惊失色,“所以说,她们带三小姐来这里,是为了给吴子敬选妃?!”

    他在心里骂了一句。就说周围的人奇奇怪怪的,三小姐是女客,由德惠翁主接见不奇怪,可连个官员都没出面,怎么想怎么不正常,果然出了幺蛾子。

    选妃?吴子敬一把年纪,丑得跟冬瓜似的,还敢挑捡到三小姐头上,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