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咸鱼王妃要翻身 > 第74章二访楚王府
    皇上点了点头,摆了摆手,示意他退下。

    池城离开后,皇上对薛公公说:“你去库房把太后留下的那支凤舞九天钗取出来,亲自给楚王妃送过去。”

    薛公公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皇上,那凤舞九天……”

    皇上瞪了薛公公一眼,接着说:“再挑些其他的金银首饰,珠宝玉石什么的。然后,去花房挑一些好的,什么牡丹、芍药、百合,挑最好的,一齐给楚王妃送过去。你就跟她说,喜欢什么花,尽管说,只要花房里有。”

    “是,皇上。”薛公公说道。

    皇上压低声音:“凤舞九天,让她收好。你亲自去取,别让旁人知道。”

    “皇上放心,奴才不会走漏风声。”薛公公笑着说。

    薛公公去了正阳宫的库房,亲自找到了皇太后留下的凤舞九天钗。那是支金钗,凤凰飞天,精致无比。每根尾巴上都镶嵌了一个硕大的红宝石。看起来华丽无比,价值不菲。

    事实上,却是如此。那曾是太皇太后的陪嫁之物。后来,便赐给了当时还是皇后的太后。太后与皇后不睦,未曾将此钗赐给其他女子,只是在临终前交给了皇上。

    太后过世已数年,皇上一直小心保管这凤舞九天钗。

    “皇上终于要下决断了。”薛公公看着檀木首饰盒里静静躺着的凤舞九天钗,笑着说道。

    薛公公关上首饰盒,按照皇上吩咐,又挑选了一些精致的首饰,这才离开库房,奔着花房去了。

    冬雪院。

    侍卫队长金泽匆匆忙忙来到冬雪院门口,说有要事。

    刘婆子赶紧走了出来,问:“金大人,有何事?”

    金泽说道:“嬷嬷,麻烦禀告娘娘,薛公公来了,要见娘娘。”

    刘婆子眉头一皱:“金大人知不知道薛公公为何而来?”

    “似乎是皇上有赏赐。下官不敢多问,但是见薛公公眉开眼笑,似乎心情极好。而且,还带着很多东西来,除了一些盒子,还有很多花花草草。”

    听到金泽这么一说,刘婆子松了一口气:“多谢金大人。”

    刘婆子赶紧回去告诉离久久。离久久一下子想到了自己的脸,她猛地从椅子上跳下来,对碧箩说:“碧箩,快拿面纱!”

    “娘娘,不可!”刘婆子厉声说道。

    离久久和碧箩不由得停了下来。

    刘婆子走到离久久面前,严肃的说:“娘娘,上一次薛公公来,你就遮住脸。若这一次以面纱遮面,不管用什么借口搪塞,都不合适。毕竟,哪有这么巧的事情。索性,就让皇上知道自己的脸受了伤。但是,过不了几个月就会痊愈。”

    离久久看着刘婆子严肃的面容,点了点头,说:“嬷嬷,你说的我明白了。”

    “娘娘是聪明人,知道这其中缘由怎么说。”刘婆子说道。

    离久久再次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薛公公来了,他自己捧着一个首饰盒走了进来。其他人或者捧着首饰盒,或者搬着花盆,在院子外面等候。

    薛公公看到离久久的脸,眼中满是惊讶,刚要行礼,就被离久久喊住了。

    “薛公公不必多礼,请坐。”离久久面色淡然,带着浅浅的微笑。

    “谢娘娘。”薛公公抬起头,一时不知道眼睛该往哪里看。

    离久久却大方的笑道:“薛公公是不是想问,我的脸是怎么了?”

    薛公公歉意一笑:“娘娘,奴才并非好奇,只是担心……”

    “薛公公请坐,我细细说与你听。”说完,离久久看了一眼碧箩。

    碧箩赶紧搬了一个凳子过来。

    “谢娘娘,娘娘坐。”薛公公笑着说。

    二人坐下。

    “其实,薛公公上次来,我那张脸弄成那个样子,就是为了遮住脸上的伤口。不过,薛公公放心。回宫之后,还请薛公公让皇上放心。最多明年春天,最快今年除夕之前,我的脸会恢复如初。”

    刘婆子看着离久久从容的样子,露出欣慰的目光。

    薛公公听了离久久的话,皱了皱眉头,之后,他突然恍然大悟:“娘娘,是齐门主妙手回春!”

    离久久笑着点了点头,随后,叹了口气,说:“是我不孝,他老人家原本已经归隐山林不问世事。我却在他颐养天年的时候,让他为我奔波。不过还好,我熬过了剜肉之痛,他也可以继续隐退江湖了。”

    薛公公小心翼翼的问:“娘娘,奴才斗胆问一句,究竟是谁胆大包天,把娘娘伤成这个样子?”

    “我就是想跟薛公公说这件事。大婚以来,我与王爷不睦。结果,让我负气出走,身上只带了些银两和一点首饰。我便找了个客栈住下。本以为可以撑到过了除夕。没想到却被老板娘嫉妒,伤了我的脸,在大雪天把我装进麻袋,让人把我扔了出来。我大难不死,又回到王府。这是皇上和德妃娘娘保佑。”离久久目光变得有些凝重。

    薛公公忍不住站了起来,气愤的说:“这些人真是胆大包天!”

    “薛公公不必如此激动,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离久久笑着说。

    “娘娘,奴才回宫之后,立刻禀报皇上。皇上一定会为娘娘讨回公道!”薛公公说。

    离久久却摇了摇头,笑着说:“薛公公,其实王爷去过那件客栈。只是没想到,已经人去楼空。也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风声。不过不打紧,我已经平安归来,这件事就算了吧。就当是我负气出走的代价。现在,我只盼着王爷旗开得胜,还边境太平。为皇上分忧,为百姓解忧。我已经知道如何做一个称职的王妃。”

    薛公公看着离久久从容大气的模样,不由心生赞许。他打开怀中的首饰盒,递到离久久面前,小声说:“娘娘,此凤舞九天钗乃太皇太后陪嫁之后,后赐给太后。太后过世之后,皇上一直小心保管。如今,皇上将此钗赐给娘娘。皇上嘱咐娘娘小心保管。奴才想告诉娘娘,这凤舞九天钗非比寻常,等到那个时候方能带出来。”

    “那个时候?公公,哪个时候啊?”碧箩好奇的问。

    刘婆子赶紧瞪了碧箩一眼。碧箩尴尬的吐了吐舌头,不再说话。

    薛公公的话说得很隐晦,可是离久久却一下子就明白了。她赶紧站起来,双手小心翼翼接过首饰盒。

    “劳烦薛公公回宫禀高皇上,我一定好好保管,定不负皇恩。”

    送走了薛公公,离久久再次打开那个精致的首饰盒。里面的凤舞九天钗金光灿灿,华丽精致,大气蓬勃。

    “娘娘,皇上的意思很明显啊。”刘婆子说道。

    碧箩还是不知道什么意思。她怕再说错什么,便不吱声,希望离久久和刘婆子能道出其中玄妙。

    离久久看了一眼碧箩,忍不住笑了出来。

    “小姐,你就别笑话奴婢了。奴婢真的不明白。”碧箩不好意思的说。

    刘婆子看着碧箩脸红害羞的样子,忍不住打趣:“小姐,你说池太医来的时候,碧箩差不多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这池太医会不会以为碧箩看上他了?”

    碧箩一听,脸更红了。

    “我觉得,池太医肯定以为碧箩看上他了。碧箩,其实嫁给池太医不错啊。人家年轻有为,长相也颇为英俊。你去了,一定是正室夫人。”离久久也忍不住打趣。

    “小姐,你怎么也……不理你们了!”碧箩假装生气。

    “好了,不逗你了,说正事吧。”离久久收起了笑容。

    刘婆子也说起笑容,一脸严肃:“小姐,凤舞九天,那凤,是中宫皇后可戴,还有太皇太后、太后、太子妃。其他人,那是万万不敢。”

    “所以薛公公说的到时候方可戴,便是说云楚晗入主东宫之日。”离久久说完,不由得吸了口凉气。

    碧箩终于明白了:“小姐,以后,你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

    离久久没有说话。这事来的太突然,她不知道是福是祸,自然高兴不起来。宫斗戏不是没看过。当初跟离沫萱斗的时候便觉得累。想想以后云楚晗登基,后宫三千佳丽,都盯着皇后这个位置,离久久便觉得头疼。要跟好多好多离沫萱斗,想想都觉得累。

    不过,母仪天下,唯有一人。到时候,别说离沫萱,整个丞相府都要跪在自己脚下。想到这一点,离久久心里便觉得舒畅。想起过世的母亲,如果看到她扬眉吐气,也能瞑目了吧。

    “我累了,想去睡一会儿。”离久久的声音流露出一丝疲惫。

    “小姐,奴婢这就去把晾晒的被子拿回来。”碧箩说完,一溜烟跑了出去。

    “嬷嬷,你把它收好。”说完,离久久关上了首饰盒。

    “小姐放心,奴婢一定将它藏在隐秘稳妥的地方。”刘婆子说完,将首饰盒拿走了。

    离久久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长叹一声。

    薛公公回到正阳宫,将他在楚王府听到的、看到的,一五一十的禀告了皇上。

    皇上听了,连连点头:“你看人一向很准,尤其是女人。你觉得楚王妃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