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散文诗词 >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 > 002剑舞(我回来了!)
    三月阳春,花园里百花绽放,姹紫嫣红,空气中弥漫着一阵淡淡的花香。

    一主一仆不疾不徐地沿着一条蜿蜒的青石板小径往小湖的方向走去。

    “姑娘,您看,是三姑娘和二皇子殿下。”琉璃略显激动地抬手指向了前方。

    湖畔,一栋两层的水阁倚水而建,粼粼的波光投射在水阁的屋顶上,墙面上,让这水阁与湖完美地糅合在一起。

    春风习习,吹来了馥郁的花香,也把少女清脆悦耳的声音送了过来:

    “表哥,我这对鸳鸯剑如何?这是我爹送给我的生辰礼物。”

    水阁旁的空地上,一个穿着粉红色芙蓉花缠枝纹刻丝褙子的瓜子脸少女娉婷而立,将手中的其中一把剑递向身旁的少年。

    粉衣少女深深地凝视着少年,那专注的目光与神情仿佛她的眼中只有他而已,缱绻似水,柔情脉脉。

    十五六岁的少年面目俊秀,唇红齿白,穿着一件湖蓝色暗八仙纹锦袍,腰束缀玉腰带,乌黑的头发用一根白玉簪束起,气质温和儒雅,让人一看就心生好感。

    蓝衣少年接过那把剑,右手抓住剑柄利落地把剑从剑鞘中拔出了一截,那银色的剑身在阳光下闪着寒光。

    “菱表妹,好剑!”蓝衣少年对着粉衣少女赞了一句,又把剑收回剑鞘中。

    他正要把剑还给楚千菱,又顿住,抬眼朝楚千尘的方向望去,浅浅一笑,那笑容宛如那三月的阳光拂过大地,温暖了空气。

    楚千菱也看到了楚千尘,目光阴鸷地盯着楚千尘的脸。

    “尘妹妹。”蓝衣少年抓着剑鞘朝楚千尘走来。

    他的语气温柔有礼,完全不见一丝皇子的高高在上。

    “表哥。”楚千尘定定地看着蓝衣少年,眸光深邃。

    顾南昭,许久不见!

    这一位是他们大齐朝尊贵的二皇子殿下,也是她的表兄。

    上一世,她年少无知,自以为是地觉得他对她是不同的。

    她对他满怀憧憬,觉得他是这世上最温柔、最完美的男子,然而,现实给她上了沉重的一课!

    在她的脸毁了以后,他就渐渐疏远了她,择了别人……

    她曾为此难过,为此伤心,为此憎恨,为此质疑自己,时隔多年,再想起往事,她只觉得年少的自己真是蠢得可以。

    现在再看到顾南昭,楚千尘的心情出奇得平静,顾南昭早就没法在她心底掀起一点波澜了。

    “尘妹妹,我听说你前几日得了风寒,身子好些没?”顾南昭含笑地嘘寒问暖。

    “这两天已经大好了。”楚千尘微微一笑,淡声道。

    后方的楚千菱死死地盯着楚千尘,清丽的面庞不自觉地有些扭曲,暗道:什么得了风寒?!楚千尘分明就是在装病!

    要不然,她怎么会一听说表哥来了,就上杆子故意凑过来,真真是不要脸!

    顾南昭又道:“尘妹妹,最近倒春寒……”

    他的话才说了一半,就被后方的楚千菱硬生生地打断了:“二姐姐,我这几天一直很担心你,可又怕打扰了你休息,所以没敢去打搅你。”

    楚千菱是楚家二房的嫡女,在堂姐妹中行三,只比楚千尘小了一岁。

    她一边说,一边快步上前,一脸关切地看着楚千尘,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子,就仿佛楚千尘之所以会得风寒与她无关似的。

    “三妹妹,我好多了,所以来花园里散散步。”楚千尘笑道。

    “那就好!”楚千菱笑吟吟地盯着楚千尘的小脸,乌黑的眼眸在阳光下显得异常明亮,“几日不见,二姐姐越发美了!”

    楚千菱心中恨恨,眼里闪过一抹幽怨。

    她早就看长房的二姐姐不顺眼了,明明对方不过是区区庶女,偏生长得比府中其他姐妹好出一截。肤若凝脂,眉目如画,金钗之年的少女,犹如一朵含苞欲放的粉桃,娇艳欲滴,顾盼生辉。

    顾南昭含笑看着楚千尘,目光清亮,“美,如空谷幽兰。”

    楚千菱的眼睫微颤,眼神更阴鸷了,当她抬眼时,脸上已经恢复如常,笑吟吟地对楚千尘说道:“二姐姐,我方才正跟表哥说呢,我爹刚送了我一对鸳鸯剑,你也来看看吧!”

    还是这句话,与前世一般无二。楚千尘只是抿唇浅笑,但笑不语。

    接下来,楚千菱会说的话,楚千尘也同样烂熟于心。

    “我们很久没一起舞剑了吧?”楚千菱亲昵地上前挽住楚千尘的胳膊,把手里的那把剑塞给了楚千尘。

    “难得我爹送了我这对鸳鸯剑,我们一起来舞剑怎么样?”

    “表哥,你也很久没看二姐姐舞剑了吧?”

    楚千菱笑靥如花,浅笑盈盈地看向几步外的顾南昭。

    顾南昭勾了勾唇,笑容温柔,道:“尘妹妹,我还记得你上次舞剑还是在你生辰的时候,可谓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顾南昭的眼神温柔如水,俊逸的脸庞似是闪着光。

    楚千尘抿了抿唇,仿佛有些犹豫地垂眸看向手中的那把嵌满了红宝石的剑,阳光下,那一颗颗指头大的红宝石闪着璀璨的光芒。

    琉璃在一旁笑着劝道:“姑娘,奴婢也和二皇子殿下一样喜欢姑娘您舞剑的样子,就跟九天玄女下凡尘似的,好看极了!”

    楚千尘慢慢地转头看向了琉璃,微微笑着,漆黑的眼中却毫无笑意。

    上一世也是这样,琉璃也是这般劝她与楚千菱舞剑,还把二皇子挂在嘴边。

    然后,她应了,再然后,她的容貌就毁了!

    楚千尘把剑鞘横了过来,慢慢地把剑鞘中的长剑拔了出来。

    那闪着寒光的银剑映得她的眼眸明亮如星辰,浑身上下平添了几分英气,几分冷艳。

    “那我就和三妹妹玩一玩。”楚千尘笑着应了。

    楚千尘唇畔的笑意更深,阳光下的少女犹如茶花般娇艳动人。

    既然他们都费尽心思地让她舞剑,那她就舞剑吧。

    她倒要看看楚千菱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

    想要知道答案再简单不过,只要按着前世再来一遍就是了。

    顾南昭如愿了,含笑道:“那我为你们伴奏。”

    楚千菱连忙吩咐丫鬟去取了一支碧玉箫来。

    须臾,一阵空灵悠扬的箫声在湖畔响起,清脆明亮,与这湖畔的习习春风完美地交糅在一起。

    柳树下,蓝衣少年优雅地吹着碧玉箫。

    两个身形相近的少女各手执一剑,翩然起舞,随着箫声的节奏,两人同时将手中的剑直刺而出,整齐划一。

    随着箫声轻快的节奏,两个少女又一起跨步转身,身形轻盈似飞燕,手中的剑顺势往前刺出,姿态优雅。

    只是她们终究年纪小,力道不足,舞姿虽然漂亮,可挥出的剑却是略显虚浮绵软,只宜赏玩。

    顾南昭一边吹箫,一边看着舞剑的楚千尘。

    年方十三的少女身形修长纤细,身姿轻盈地舞着剑,大大的裙摆随之飞舞,仿佛一朵朵芙蓉花在裙边俏然绽开。

    少女明艳的面庞在阳光下镀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肌肤莹白如玉,嘴唇娇艳如花,那双漂亮的黑瞳闪烁着寒星般璀璨的光芒,熠熠生辉。

    剑与少女,一冷一柔,美得恍如一卷画。

    顾南昭的眸子里漾起了如春水般的涟漪,温柔似暖阳。

    楚千菱也注意到了顾南昭的目光,顺着他的目光就落在了楚千尘精致的面庞上。

    又是因为楚千尘的脸!

    要是没这张脸的话,表哥还会这么看着她吗……

    楚千菱的樱唇紧紧地抿成了一条直线,眼底掠过一抹阴毒,转身扫剑,紧张地低呼了一声。

    她手里的长剑脱手而出,那寒光闪闪的长剑恍若一道银色的闪电朝楚千尘劈了过去……

    ------题外话------

    我回来了!你们想我没?

    以后老时间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