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散文诗词 >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 > 006弟弟
    沈氏失态地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急切地问道:“沐哥儿怎么了?”

    四少爷楚云沐是长房唯一的嫡子,更是沈氏的命根子。

    小丫鬟气喘吁吁地说道:“四少爷从假山上摔下来了!”

    楚千尘的脸色也变了,居然是今天!

    上一世的这个时候,因为她伤了脸,又被逼“原谅”了楚千菱,许是郁结于心,后来就晕厥了过去,高烧不止,这一昏迷就是整整五天。

    等她醒来后,得知自己毁了容,便意志消沉,整日浑浑噩噩,对其他事不闻不问。

    直到又过了七八天,她神志稍微清明了一些,才得知四弟已经没了。四弟才五岁,又是夭折,自然也不会大肆操办丧事。

    她曾试图打听过四弟的死因,可是那个时候,四弟的死在府里是一个禁忌,父亲生怕刺激祖母与嫡母,在侯府下了禁口令。

    直到此刻,她才知道原来四弟竟然是在今天出的事!

    “怎么会?!”太夫人也站起身来,脸色煞白。

    楚云沐是她的嫡孙,也会是侯府未来的继承人,她当然也疼爱这个孙子。

    小丫鬟浑身直哆嗦,“四少爷,他爬上假山去捡纸鸢,然后就……就……”

    小丫鬟的眼神闪烁了一下,咬了咬下唇,说不下去了。

    回过神来的楚千尘敏锐地注意到小丫鬟的异状,抿紧了樱唇,眸底掠过一抹若有所思。

    “快,快带我去看沐哥儿!”沈氏失声道。

    王嬷嬷赶忙吩咐一个丫鬟道:“赶紧派人去请大夫!”

    “外祖母,大舅母,我让人去请个太医过来吧。”顾南昭体贴地建议道,太夫人和沈氏自然没有拒绝他的好意。

    荣福堂内一下子就乱成了一锅粥。

    有人连忙跑出去请大夫、请太医,有人去给侯爷报讯,有人给太夫人、沈氏等人带路,这个时候,再无人有心思理会刘氏与楚千菱了。

    相比楚云沐的性命,其它的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一行人跟着来报讯的丫鬟离开了荣福堂,匆匆地往东而去,穿过一条条小径,走过一个个亭台楼阁……

    楚千尘心急如焚,脑海中浮现一道矮小的身影。

    时隔多年,她依然清晰地记得四弟的脸,才五岁的男童长得十分漂亮,精致的五官就像是玉雕的娃娃似的。

    在楚家的众多兄弟姐妹中,四弟对她而言是不同的。

    去岁三月,她得了风寒,缠绵病榻,姨娘让她自请去庄子上,说免得把病气过给别人,她这一住,就在庄子上住了八个多月。

    后来,四弟随夫人去上香,回京的路上,在庄子小住了两日,四弟给了她一颗糖,这是她第一次吃到这么甜的糖,一直甜到了心底。

    那一天,嫡母带她回了府,再后来,四弟就时常偷偷来找她玩……

    楚千尘眼眸幽深,脚下的步伐更快了。

    不一会儿,就见前方的一个亭子旁围着不少惊慌失措的下人,一个悲泣惶恐的女音随风而来:“四少爷,四少爷,您醒醒啊!”

    那些下人见太夫人与沈氏他们来了,自发地让出了一条道。

    五六丈外的假山旁,着青色褙子的乳娘正跪在地上,身子如筛糠般发着抖,她身旁躺着一个五六岁的男童,一动不动,一滩殷红的鲜血染红了地面,看着触目惊心。

    乳娘的右手不时去试男童的鼻息……

    沈氏的身子瞬间石化了,脑海中一片空白,心如刀绞。

    她膝下子嗣单薄,只得一儿一女,楚云沐是她的独子,才不过五岁,要是有个万一……

    太夫人连忙吩咐道:“快!还不把四少爷赶紧抱起来……”

    太夫人的声音中难掩颤音。

    跪在地上的乳娘一动不动,身子僵住了。她确定指下微弱的呼吸停止了。

    四少爷他没气了!

    乳娘想说话,可是喉咙仿佛被什么掐住似的发不出声音来。

    王嬷嬷见乳娘吓傻了,干脆亲自过去抱楚云沐,却听一个清澈明快的女音骤然响起:“别动他!”

    所有人都下意识地循声望去。

    楚千尘快步朝地上的楚云沐走了过去,当她的目光扫过王嬷嬷时,王嬷嬷只觉得似有利箭朝她射来,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威势,惊得她打了个哆嗦,刚伸过去的手,下意识地停在了半空。

    楚千尘在昏迷不醒的楚云沐身边蹲了下来,手指不可抑制地微微颤抖着。

    沐哥儿……

    时隔多年,再次看到楚云沐那张熟悉的面庞,楚千尘的眼眶不由一热。

    前世,四弟的生命就永远地止于五岁。

    她不敢耽搁,仔细地查看着楚云沐,楚云沐额头着地,额头的伤口、口鼻和耳朵都有出血,鲜血汩汩流出……

    楚千尘纤白的手指沾上楚云沐头颅的鲜血,不着痕迹地探了他的脉搏,眼睛一亮,仰首道:“四弟还有救!”

    太夫人的面色却不太好看,对着楚千尘质问道:“尘姐儿,你到底在干什么?”

    楚千尘抬起头来,没有时间多加解释,直接说道,“四弟撞到了头,但颅骨没有损伤,他是因为鼻血逆流,导致气管堵塞,所以才会窒息。”

    “四弟现在情况危急,不能等大夫来了!”

    楚千尘直接吩咐道:“琉璃,去取毛巾和一盆冷水来……”

    琉璃站在那里没动,一脸犹豫。

    沈氏定定地看着楚千尘,攥紧了手里的帕子,想起方才在荣福堂的一幕幕,这孩子是个有主见的。

    她果断地吩咐自己的大丫鬟道,“冬梅,你去!”

    自己就信她一回!

    ------题外话------

    emmmm,解释一下~

    菱伤了脸,慌乱,下意识的找太夫人告状+哭。

    太夫人让人找大夫来。

    在大夫来之前有个时间差,在这个时间差里二夫人问罪千尘。

    这个逻辑线在我看来,并没有什么问题。

    只是伤了脸,也不是什么致命的重伤,不需要一屋子的人都围着等大夫,等到大夫看过后来问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