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散文诗词 >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 > 012跪下
    姜姨娘抬手轻柔地拨了一下楚千尘颊畔的一缕碎发,“我可怜的尘姐儿,你要是托生在夫人的肚子里,何至于这么小心谨慎,处处低人一等。”

    “哎,是姨娘对不起你……”

    姜姨娘幽幽地长叹了一口气。

    窗外的花木在春风中簌簌作响,平添一丝落寂与无奈。

    楚千尘淡淡地一笑,意味深长,“姨娘觉得我应该怎么赔罪?”

    “三妹妹的脸已经毁了。若要让二婶消气,光嘴上赔几句不是,是不可能的。”

    “除非我划伤自己的脸,姨娘确定要我这么做吗?”

    楚千尘声音平静无波,却听得姜姨娘心头一跳,心中涌起了一丝异样的感觉,总觉得眼前的楚千尘就像琉璃说的和从前有些不太一样了。

    “姨娘,您说呢?”楚千尘一脸认真地看着姜姨娘。

    她把双手放在膝上,挺直着腰背,端端正正地说着,一双凤眸一眨不眨地看着姜姨娘,似乎只要她说,她就会去做。

    姜姨娘心中那根绷着的弦终于松了下来。

    这样的楚千尘还是与从前一模一样,以她为天,眼里心里只有她。

    所以,刚刚只是自己的错觉吧……

    姜姨娘的嘴角勾了勾,红唇微启,“尘姐儿,你这次真是犯下大错了。”她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不舍和心疼,双手绞着帕子,“姨娘知道错不在你,但是,谁让你是庶女呢。”

    谁让你是庶女呢!

    打从楚千尘有记忆开始,这句话,姜姨娘已经在她耳边说过无数次了。

    小的时候,她还有些不服气,但是渐渐地,就觉得姨娘说得都对。

    她听姜姨娘的话,从来不曾违背,可是换来的又是什么呢?!

    姜姨娘还在唉声叹气地说着:“尘姐儿,姨娘当然不舍得你受委屈,可现在又有什么办法……”

    “我拒绝。”

    楚千尘吐字清晰地说出了这三个字,打断了姜姨娘。

    “若是母亲或祖母怪罪,我一人承担便是,不会连累姨娘的。”

    “姨娘,我乏了。”楚千尘端起茶盅,做出一副端茶送客的架势。

    姜姨娘的脸色一僵,但最后还是站了起来,道:“尘姐儿……”

    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往外走去,脚步微微踉跄了一下,似乎受了极大的打击。

    可是,楚千尘视若无睹,垂眸饮茶。

    重活一世,她有很多事要做。

    等到走出了琬琰院,姜姨娘脸上的柔弱与受伤收得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是平静。

    “崔嬷嬷,你说,尘姐儿这是怎么了?”

    “姨娘,二姑娘许是因为险些伤了脸,而您又非让她去向三姑娘赔不是,心里不痛快,憋着一口气呢。”崔嬷嬷好生好气地说道,“二姑娘对您还是恭恭敬敬的,奴婢瞧着,并无什么不妥。”

    “恭恭敬敬吗……”姜姨娘喃喃自语,美目流转。

    方才千尘对她确是很恭敬,但姜姨娘总觉得这种恭敬似乎隔了一层,不像从前,哪怕自己对她笑一笑,她的眼睛里都能绽放出光彩,满怀憧憬。

    但是方才,千尘却格外的平静。

    她只是用那双黑眸静静地望着她,清澈的眸光仿佛可以穿透一切似的,这让姜姨娘感觉到了一丝莫名的心虚……

    崔嬷嬷又道:“二姑娘长得这般绝色,满京城的世家贵女,都没有比她长得更好的了。”

    这样的好容颜差点就毁在了三姑娘的手里,就算是像二姑娘这样的面团子也会恼的。

    “她这回是运气好……”姜姨娘微微颌首,过了半晌,又缓缓道:“崔嬷嬷,你也能看得出来,她的眼睛、她的容貌,她的身段,越长就越……”

    姜姨娘捏着帕子的素手微微用力,眸中阴晴不定。

    崔嬷嬷心头一跳。

    然而,姜姨娘再没有出声。

    崔嬷嬷亦步亦趋地跟着姜姨娘身后,在走出琬琰院的那一瞬,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

    院子里,静悄悄的,唯有草木在春风中微微摇曳,正如往昔一样,安静得没有半点波澜。

    屋子里的楚千尘依然坐在圈椅上,定定地看着面前的琉璃,说道:“跪下。”

    她声音轻柔,那双眼尾微挑的凤眸轻飘飘地扫了琉璃一眼,浑身透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威压,不怒自威。

    琉璃打了一个激灵,下意识地就跪了下来,她低垂着头,眼中隐约流露出了一抹怨怼,不服气地说道:“姑娘,奴婢做错了什么?”

    “是你去告诉姨娘我出府去了吧?”楚千尘的语气十分笃定。

    姜姨娘派绢儿来叫她的时候,她借口乏了没有去,按姜姨娘的脾气是不会亲自过来的,她本来估计着等她回府的时候,就该听说姜姨娘身子不适了。

    但是,姜姨娘却亲自来了。

    很显然,是有人去向姜姨娘通风报信了,这个人到底是谁,显而易见。

    “奴婢没有。”琉璃赶紧否认道,“奴婢对姑娘一向忠心耿耿!您若不信,可以问那些小丫鬟们。”

    作为侯府的庶女,楚千尘有两个二等丫鬟、四个三等丫鬟以及两个嬷嬷的份例,还有粗使婆子若干。

    但是,在楚千尘五岁的时候,她的奶嬷嬷就意外没了,再后来,她去岁去了庄子上“小住”,等她回来时,管事嬷嬷俞嬷嬷已经不在了,姜姨娘说,俞嬷嬷得了孙子,讨了恩典回老家照顾孙子去了。

    所以,在琬琰院里,没有嬷嬷,主事的是两个二等丫鬟琉璃和琥珀,琥珀一向低调,不争不抢,琉璃几乎管着院子的上上下下,包括那些小丫鬟们。

    楚千尘的嘴角翘了翘,唇畔噙着一抹淡淡的笑。

    这琉璃啊,自己这些年倒是把她给纵得越来越不长进了。

    哪怕自己只是区区庶女,也没有去和一众下人论是非的道理。

    琉璃既然不想认,那就不认吧!楚千尘话锋一转,道:“琉璃,你以后不用在我这里伺候了。”

    ------题外话------

    上一世的千尘是被养成了乖顺的面团子,她的性格重塑是在被除族赶出家门被男主捡到后才开始的。所以府里的很多事她只知道别人让她知道的。

    重生并不等于外挂,千尘是脚踏实地的。拿重生当外挂就会变成楚青语啦~哈。

    ps,周末愉快~~书评每条都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