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散文诗词 >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 > 013赶走
    什么?!姑娘这是要打发她回家?!琉璃听出了楚千尘的意思,难以置信地抬起头来,道:“真的不是奴婢……”

    楚千尘打断了她的话:“你年纪也不小了,姑娘我开个恩,也不拉你去配小子了。”

    琉璃比她年长三岁,今年也快十六岁了。

    按府里的规矩,丫鬟们一般是在十八岁的时候,会被安排配人,而那些在主子面前有体面的丫鬟,婚后还会作为媳妇子继续在主子身边伺候。

    琉璃才不满十五岁,还远不到丫鬟婚配的年纪。

    她在这个时候被侯府打发回去,任谁都会知道她是犯了事,惹了主子不悦。回家后,她又能有什么好前程?!

    想着,琉璃眼中的怨怼更浓了,浓得几乎都快要藏不住了。

    楚千尘饶有兴致地看着琉璃,上一世,十三岁的自己被养得太乖顺,太温和,以致于连身边的下人早就离了心都浑然不觉。

    “去吧。”楚千尘淡淡道,“我不想再说第二遍。”

    琉璃攥着拳头抬起头来道:“姑娘,您可问过姨娘?”

    楚千尘静静地与琉璃四目对视。

    琉璃是姜姨娘给她的,上一世,在她毁容后不久,琉璃的老子娘求到了姜姨娘那里,说是给琉璃相看了一门亲事,要把她接回去……

    但是,不久后,琉璃却成了她父亲的通房丫鬟。

    一想到这里,楚千尘的心里泛起了一阵作呕的恶心。

    “既如此,那你就回姨娘那里去吧。”楚千尘的声音依然娇娇柔柔,不轻不重,不愠不火,说的话却让琉璃心头直跳,“我这里庙小,容不下你。下去吧。”

    一旁的琥珀看着这一幕,简直快要惊呆了。

    她知道姑娘有多么信任琉璃,没想到现在姑娘居然会把琉璃赶走,而且,还是这般雷厉风行,丝毫不拖泥带水。

    琥珀定了定神,赶紧过去,把琉璃从地上拉了起来,道:“琉璃你先下去吧,别在这里碍姑娘眼了。”

    琉璃:“……”

    琉璃死死地咬住了下唇。

    她低垂着头,掩去了眼中的怨毒,道:“是,姑娘,奴婢这就去……”

    她用力地甩开了琥珀搀着她的手,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楚千尘压根儿没有看她,优雅地饮着茶。

    重活一世,她有那么多事要做,没空去调教一个有异心的丫鬟。

    “琥珀,”楚千尘吩咐道,“把我方才买的东西都拿过来吧。”

    琥珀回过神来,应了一声,匆匆去办了。

    楚千尘出去一趟买了不少东西回来,除了银针外,还有一些药材、药臼和药杵,琥珀把这些东西一一摆开放再一张八仙桌上。

    楚千尘起身来到八仙桌前,目光在这些东西上缓缓扫过。

    她要做的是大造丸。

    大造丸的制作步骤极其复杂,而且,耗时久,所以必须得赶紧先准备起来了。

    当然,她这次买的这些药材还是远远不够的,还有不少珍惜的药材不是那么容易得的。

    琥珀看着楚千尘摆弄着这个药材,心里又一次升起了疑问:姑娘到底是从哪里学的医术?

    “去岁我住在庄子上的时候,曾经私下看过几本医书。”楚千尘自然看得出琥珀在疑惑什么,点到即止地说了一句,没有过多解释。

    她会医术这件事根本瞒不了人,而且她也没打算瞒,甚至于她要以此扬名,那么就不能低调。

    楚千尘这句话说出来,也许能哄哄别人,却哄不过贴身伺候她的琥珀,去岁琥珀是跟着她一起去庄子上的,她有没有看过医书,琥珀再清楚不过。

    更何况,医术也不是随便看两本书就能学会的,这不过是对外的说法罢了。

    楚千尘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抬头看着几步外的琥珀。

    上一世在楚家时,琥珀与琉璃这两个大丫鬟,她只信琉璃,对琥珀颇有疏远,但是,她在楚家最后的那段时光,却是琥珀在照顾她。

    彼时,楚家一片混乱,自沐哥儿没了后,嫡母沈氏就一直缠绵病榻,身子时好时坏,府中的中馈也交给了楚千凰。

    而她,在楚家处境艰难。

    她的衣食用度、一日三餐都被克扣,大寒天里被冻得半死,高烧不退,也是琥珀求到了重病在榻的嫡母那里……

    是嫡母为她做主请了大夫,罚了下人。

    有的时候,她会想,要不是嫡母油尽灯枯,没能熬过那个冬天,自己也许不至于被侯府扫地出门。

    不过,现在沐哥儿活了下来,嫡母应该也不会早早就去了。

    琥珀没有回避楚千尘的目光,含笑道:“奴婢常去的书铺里也有卖医书,姑娘喜欢看医书,奴婢明儿替姑娘去看看。”

    姑娘说什么就是什么!

    姑娘自己当局者迷,许是看不出来,但是她这个贴身丫鬟却瞧得一清二楚,姑娘就是太乖顺了,明明出落得比谁都好,明明生下庶长子的姜姨娘也颇为得宠,偏偏在这府里,谁都能欺姑娘一头。

    姜姨娘嘴上说着心疼姑娘,可也从来没见她为姑娘做过什么,反而一有什么事,就把姑娘推出去顶在前头。

    不管姑娘是在哪里学的医术,如今懂得藏一手当然是好的。

    楚千尘唇角勾了勾,觉得琥珀倒是想得周到,也好,是该在书架里摆几本医书做做样子。

    “再替我拿些纱布过来。”楚千尘吩咐道,琥珀就匆匆去办了。

    楚千尘仔细地把买来的药材一一分好,拿过了其中几味,用剪子剪碎后,放进了药臼中,再用药杵细细地、慢慢地捣着碎草药。

    她的动作不紧不慢,娴熟沉稳,神情专注,窗外金灿灿的柔光落在她的身上,似乎给她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粉似,娇美得像朵花儿,让人挪不开眼睛。

    打帘而入的琥珀恰好就看到了这一幕,怔怔地盯着楚千尘看了一会儿。

    琥珀很快回过神来,拿着纱布快步走到了楚千尘跟前。

    屋子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草药香。

    琥珀把纱布放在八仙桌上,就听楚千尘头也不抬地又吩咐道:“再拿个小碗来,然后寻些细的竹条或者小木棍,一会儿你替我做一样东西……”

    琥珀一一应了,又赶紧下去准备。

    楚千尘足足花了一个时辰才把药臼里的药材捣成了浆水,与此同时,琥珀也没闲着,依着楚千尘的吩咐做了一个简易的竹架子。

    楚千尘放下药杵,用纱布把药臼里的浆水裹住,放到了一个那个竹架子上,透明的淡绿色药汁透过层层纱布缓缓地滴到竹架子下方的小碗中。

    ------题外话------

    快三万了呢!时间过得真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