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散文诗词 >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 > 014调教
    不错不错!楚千尘满意地笑了,笑吟吟地夸了琥珀一句:“你的手真巧。”

    “姑娘夸奖了。”琥珀一边含笑道,一边把早就准备好的清水端了过来,服侍楚千尘洗干净了手。

    楚千尘又道:“琥珀,以后我这屋里,别让人进来。”

    “奴婢知道。”琥珀心领神会地说道,“姑娘,方才季嬷嬷来传话,说是今日不用去太夫人与夫人那里请安了。”

    楚千尘点点头,想必嫡母和太夫人都在四弟那里呢。

    “姑娘,那奴婢让人早点去大厨房提膳。”琥珀说完,又退下了。

    提膳这种事,当然不需要琥珀这个大丫鬟去做。

    但是,当琥珀出去的时候,外面的堂屋与庭院里一片寂静,所有的小丫鬟都不在了,也不知去了哪里。

    琥珀心知肚明,这是琉璃在跟姑娘耍心机呢。

    她也不恼,赶紧去了大厨房,亲自把晚膳提了回来,又给楚千尘摆膳。

    楚千尘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那一眼,让琥珀心跳突地加快,意识到姑娘似乎什么都知道。

    琥珀打开食盒,一一摆膳,就听到楚千尘轻柔的声音钻入耳中:“琥珀,这个院子就交给你来管了,若是有谁不得用,就不用留着了。我这院子只我一人,不需要那么多人服侍。”

    琥珀的心里“咯噔”一声,抬眼看着楚千尘,看到的是一双漆黑的凤眸。

    若说这府里,谁最不起眼,毫无疑问,就是自家姑娘。

    但是,现在,姑娘却不知怎么的,突然变了。

    仔细回想起来,似乎自从姑娘前些天落水醒来后,身上就发生了一种微妙的变化,仿佛涅槃重生了一般,又像是一颗蒙尘的明珠终于拂去尘埃,绽放出属于她的光彩。

    用过晚膳,楚千尘就独自去了小书房,她没有让琥珀伺候笔墨,把她打发了下去。

    她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白了,就看琥珀能不能管得起这琬琰院,若是不行的话,她也不会勉强,打算去问嫡母讨个管事嬷嬷。

    她要做的事太多了,不想把精力花在和下人们的斗智斗勇上。

    琥珀径直回了她和琉璃同住的后罩房,远远地,就看到后罩房的油灯正亮着,慢慢走近,里面传来小丫鬟们叽叽喳喳的声音:

    “琉璃姐姐,你真地要走吗?”

    “姑娘也真是的,怎么能把琉璃姐姐赶走呢!”

    “就是就是。”

    琉璃闻言,勾了勾嘴角,她一边收拾着衣裳,一边道:“哎,姑娘非要赶我走,我还死赖着做什么。”

    一个蓝衣小丫鬟急忙去拉琉璃的手,“琉璃姐姐,你要是走了,咱们这些人就没有主心骨了。”

    “这院子就跟那戏文里唱的冷宫似的,咱们待得一点儿指望都没有。”另一个翠衣小丫鬟附和道。

    “话可不能这么说。”琉璃轻笑了一声,“二姑娘今日可是救了四少爷,在夫人面前大大地露了一次脸呢。”

    那些小丫鬟一个个都不以为然,七嘴八舌地说道:“那又怎么样,二姑娘又不是从夫人肚子里出来的。”

    “二姑娘再如何讨好夫人,也不过是个庶女罢了。”

    “还不如靠着姜姨娘有指望……”

    小丫鬟们都知道琉璃是姜姨娘给的,也向来得姜姨娘的信任,对她们来说,跟着一个不得宠的庶女,一点指望都没有,就连平日的打赏都比别的院子少得多,更不用提其他的。

    琉璃笑了笑,跟着说道:“这也不难,你们……”

    琉璃就是故意要这么说的,楚千尘赶她走,她倒要看看,她走了以后,楚千尘能不能过得舒坦!

    “吱呀”一声,房门被人从外推开了。

    琥珀走了进来,目光缓缓地在琉璃等人身上扫过,面无表情。

    她一句没说,那些小丫鬟的心都沉了下去,立刻意识到她们刚刚说的话,都被她听见了。

    几个小丫鬟面面相觑,面露不安之色。

    从前,二姑娘信任琉璃,所以她们都是以琉璃马首是瞻,现在琉璃要走了,这院子里就是琥珀独大,以后琥珀会不会翻旧账呢?

    “哟,是琥珀啊。”琉璃冷冷地笑了,嘲弄地说道,“你不在姑娘身边伺候,来我这儿做什么?莫不是姑娘觉得你没用?”

    “我要走了,就和姐妹们道个别,琥珀,你不会连这个都要去告状吧。”

    “这琬琰院冷得跟那什么似的,你可得想想清楚,这要是把人都赶走了,可没什么人会愿意来这儿伺候。”

    闻言,小丫鬟们纷纷松了一口气,心道:是啊,她们不过是来跟琉璃告别的,琥珀总不能为了两三句闲话就把她们都赶走吧。

    琉璃昂了昂下巴,趾高气扬地看着琥珀。

    她现在灭了琥珀的威风,以后,就算她走了,琥珀也难以在院子里立下威信!

    到时候,这些小丫鬟还不是要听自己的!

    无论她想知道什么,她们都会巴着告诉她,就算她不在这个院子,也不会误了姨娘的事。

    琥珀没有理会琉璃的挑衅,依然一副不愠不火的态度,道:“天色不早了。琉璃,你该走了。”

    琉璃:“……”

    琉璃一口气被堵在了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

    琥珀环视几个小丫鬟道:“还有你们也是,若是不愿意待,就与琉璃一起走吧。”

    “琉璃攀上了高枝,倒是不知道能不能也带你们一起攀上去。”

    此话一出,屋子霎时陷入一片死寂,小丫鬟们皆是花容失色。

    琉璃大步朝琥珀逼近,与她四目对视,道:“你也不过是一个丫鬟罢了,有什么资格赶她们走?”

    “就凭你们刚刚说得那番话。”琥珀神情淡淡地说道,“咱们府里,每年有多少家生子想进府当差进不了,有多少粗使丫鬟想更进一步到主子身边伺候,却苦于没有机会。你们既然不得用,那姑娘大可以另挑得用的。”

    琥珀随意地抚了抚衣袖,“你们请便吧。”

    这下,小丫鬟们全都慌了。

    她们可不比琉璃,就算这里当不了差,琉璃还能回姜姨娘那儿,她们若是被赶走,可就没处可去了,只能被打发回家里,或者去当粗使丫鬟。

    她们都不由地看向了琉璃,仿佛琉璃就是她们的主心骨。

    “你敢!”琉璃外强中干地挺了挺胸道。

    “我为什么不敢?”琥珀勾唇笑了,“这琬琰院,还轮不到你一个被姑娘赶出去的丫鬟来做主。”

    琉璃脸色铁青,双目冒火,恼道:“就算我做不了,那姨娘呢!”

    姜姨娘总可以做主吧!!

    “你尽管去告状吧!”琥珀嘲讽地扯了下嘴角,“我们姑娘是姨娘亲生的,姨娘岂会为了一个区区丫鬟,扫了姑娘的脸面。”

    看着这一幕,那些小丫鬟都吓到了。

    这院子里两个大丫鬟,向来都是琉璃压了琥珀一头,可如今这是怎么了?!

    小丫鬟们此刻才意识到,就算琉璃方才说得天花乱坠,她自己也不过只是个丫鬟罢了,琉璃根本保不住她们。

    一朝天子一朝臣,琉璃走了,也就管不到琬琰院了,琥珀是管事的大丫鬟,她是有资格罚她们的月钱、打她们板子,甚至把她们赶走的。

    诚如方才琥珀所说,哪怕二姑娘再不得宠,琬琰院的差事还是足以让那些家生子抢破了头。

    “琥珀姐姐,”一个圆脸小丫鬟率先开口了,识趣地低头道,“是我错了,我以后不敢在‘外人’跟前胡言乱语了。”

    她在“外人”两个字上落了重音,就是在向琥珀投诚。

    其他三个小丫鬟也争先恐后地说道:“琥珀姐姐,我们错了。”

    “你就饶了我们这一回吧。”

    “以后我们再不敢了。”

    “……”

    琉璃咬牙切齿地看着眼前这一幕,脸色更难看了,她提起自己的包袱,头也不回地走了。

    “等等!”琥珀叫住了她,指着她的包袱质问道,“你包袱里是什么?”

    “是我自己的东西!”琉璃没好气地说道。

    琥珀没理她,吩咐方才投诚的几个小丫鬟道:“你们去瞧瞧。”

    “你敢!”琉璃脱口斥道。

    几个小丫鬟犹豫地彼此看了看,心里也知道琥珀是逼她们表忠心呢。

    还是那个圆脸小丫鬟最先做出决定,反正都已经得罪了琉璃,就得罪到底吧。

    她客客气气地赔笑道:“琉璃姐姐,请打开包袱,让我们瞧瞧。”

    她的动作却一点也不客气,强势地去夺琉璃的包袱,其他几个小丫鬟见状也一拥而上,几人把琉璃的包袱打开细细地查了一遍……

    一盏茶后,琉璃才离开,黑着脸,走的时候头也不回,没有半点留恋。

    她一走,小丫鬟们全都齐齐地看向琥珀,眼神中带着一丝祈求,“琥珀姐姐。”

    琥珀淡淡道:“这次就罚你们一个月的月钱,再有下次……”

    小丫鬟们打了个冷颤,纷纷应道:“是!”

    琥珀挥了挥手,道:“去干活吧。”

    小丫鬟们低眉顺目地出去了,心知她们今天等于是跟琉璃划清界限,以后除了乖乖在琬琰院当差,也没别的路能走了。

    往好的想,其实二姑娘也是不错的,脾气又好,也不会随便打人。

    琥珀从后罩房出来后,就又去了楚千尘的小书房,把一个碧玉的镯子呈给了楚千尘,“姑娘,这是从琉璃的包袱里搜出来的玉镯子,琉璃说,是姜姨娘赏她的。”

    ------题外话------

    这几天的书评会涉及剧透都不能回复…但,全都看了呢!

    今天3000字!mua~

    还在等推荐,推荐还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