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散文诗词 >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 > 019三七(题外有活动公告)
    楚千尘笑了,绽放的眉眼如娇花一般,似真似假地说道:“那当然,姑娘我可是一眼就瞧出来了。”

    姑娘果然医术高明!琥珀的目光里充满了崇拜,问道:“姑娘,那二夫人的腰伤严不严重?”

    楚千尘对自己那一针还是很有把握的,轻描淡写地说道:“大夫扎上两天针就好了,不过……”

    “不过什么?”琥珀好奇地追问道。

    “不过,若是大夫行针的手法平平,那就要多痛上两日。”楚千尘淡淡道。

    琥珀信服地点点头。

    照她看来,二夫人就是活该!

    琥珀这么想着,也开始关注起刘氏的状况。

    二房的动静闹得很大,琥珀打听起来也方便得很,张大夫的媳妇给刘氏行了针,可还是不管用,刘氏天天躺在床上喊痛,痛得直打滚,把全京城的医婆都请遍了,连着四天才好。

    姑娘说是四天,还真就四天!

    简直太神了!

    感受到琥珀灼灼的目光,楚千尘一看就猜到她在想什么,笑道:“别看了,你今天去一趟济世堂。”

    “还有,”她拿出了那个从琉璃那儿搜到的镯子,吩咐道,“把这个拿去当了。”

    当了?!琥珀一脸微妙地看着楚千尘。

    楚千尘全不在意,又摸出一张绢纸递给她,“再把这上面写的这些药材买回来。”

    上次出门,楚千尘曾和济世堂的人说了,每五天让丫鬟去一趟。

    琥珀应了命,换了件寻常的衣裳后,待雨停,就出了门。

    她先去了一趟当铺,把那个镯子死当了,换了十两银子,然后再次来到了济世堂。

    伙计还记得琥珀,对她的态度殷勤客气得不得了,好得琥珀都有些头皮发麻了,她让伙计依着楚千尘写的那张绢纸把药材都包好,并问道:“我家姑娘让我问问,最近可有什么疑难杂症。”

    话音刚落,就见刘小大夫从里面出来了,接口道:“确有一桩疑难杂症。”

    琥珀精神一振,“请您细说。”

    半个时辰后,琥珀就拎着十几个药包从济世堂出来了,径直返回了侯府,向楚千尘复命。

    “姑娘,奴婢把那镯子当了十两银子,又去济世堂抓了药。”琥珀目露异彩地对楚千尘道,“刘小大夫说,近日他在接诊时,遇到了一例疑难杂症。”

    “奴婢怕自己记岔了,就让刘小大夫把病症细细地写下来了。”

    琥珀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一张折叠起来的绢纸,递给了楚千尘。

    琥珀是识字的,刘小大夫写的这张纸,她也看过一遍,只记住了“男,三十六岁,身高八尺”这一句,后面的内容就记不清了,什么“吐血时心有热上冲”、“重时可吐血半碗”、“左脉浮而动”、“阴分阳分不相维系”等等。

    她感觉纸上的每个字她都认得,可是当它们连在一起时,她就看不懂了,也完全理解不了。

    楚千尘将那张绢纸上写的字反复看了两遍,满意地微微勾唇。

    这位刘小大夫虽然医术上是有所欠缺,但胜在细心,望闻问切,把病人的各种症状都写得十分仔细。

    她吩咐琥珀备笔墨,写好了方子,让琥珀再跑一趟济世堂,并叮嘱道:“你去和刘小大夫说,病人满身暗伤,禀赋素弱,吐血量大,有危在顷刻之势,千万不能使用三七活血化瘀止血。病急者先止血,不然,只会使吐血症加剧。”

    于是乎,琥珀这才刚回来一盏茶功夫,就又步履匆匆地出去了,院子的小丫鬟们其实有些好奇,却也不敢多问。

    刘小大夫是亲眼看着楚千尘救活了奄奄一息的王阿牛,看了方子,听了琥珀传述的话后,更是觉得言之有物。送走了琥珀,他就亲自拿着那张方子出门了。

    马车火急火燎地去了明大将军府,不过刘小大夫没见到人,他被门房拦在了门外,只有那张方子经由好几个奴婢送到了将军夫人的手中。

    “夫人,这是济世堂那边的大夫送来的方子,说是能治老爷的病症。”大丫鬟把那张方子呈了上去。

    旁边,一个留着长髯、着太师青直裰的老者刚好给榻上的中年男子探好了脉,收回了右手,随口问了一句:“济世堂?可是京中的医馆?”

    明夫人客客气气地解释道:“王太医,老爷这个冬天就不时咳嗽,痰中带血,看了好些回大夫,非但不见好转,还越来越严重。今早老爷的病情突然加重,妾身就派人请了京中一些医馆的大夫来出诊,可是那些大夫都束手无策,这才求到了君前,没想到这济世堂的大夫方才送了一张方子来。”

    济世堂在京中也不算什么知名的医馆,明夫人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尤其现在有王太医出手,她心也就安了,正想令大丫鬟把济世堂的方子丢了,就听王太医道:“把这方子拿来我看看。”

    大丫鬟看了看明夫人,见她点头,就把方子呈给了王太医。

    王太医飞快把那张那方子扫视了一眼,露出几分不以为然,捋着长髥摇了摇头道:“庸医误人!庸医误人啊!”

    “用药须得注重药性配伍,治疗吐血症,凡重用生地黄,必辅以三七,方能生津养血,止血化瘀,相得益彰!”

    “此方有生地黄,却无三七,简直荒谬!”王太医只看了一半,就没耐心往下看,随意地把那张方子往案头一放。

    看来这济世堂真是徒有“济世”这个名字。明夫人心想,面上客客气气地恭维着王太医道:“哪里比得上王太医医术高明。”

    中年男子病恹恹地靠着一个大迎枕坐在榻上,只见他面色苍白,两颧泛红,额角布满了冷汗,几乎浸湿了头发。

    “咳咳……”他突然用帕子捂着嘴,剧烈地咳嗽了好几下,当拿开帕子时,帕子已经被血染红,触目惊心。

    空气中弥漫起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明夫人心疼极了,连忙给他擦了擦嘴角的血迹,颤声问道:“王太医,将军这病可能治?”

    “老夫这就去给大将军开张方子,保管大将军药到病除!”王太医淡然一笑,颇为自信。

    “劳烦王太医了!”明夫人喜形于色,忙吩咐丫鬟去备笔墨。

    明大将军目露希冀地看着王太医。

    王太医胸有成竹,立刻就下笔如有神地写了一张方子,让明大将军照这个方子一日一剂分三次喝,先服上三日。

    明夫人赶紧让大丫鬟去抓药,又吩咐了管事嬷嬷亲自送王太医出去。

    王太医走后,大丫鬟小声对着明夫人说道:“济世堂的那位大夫再三叮嘱,说老爷若使用三七,将会有性命之忧。”她刚刚看了太医的方子,那里面是有三七的。

    “理这等庸医作甚。”明夫人不以为然地挥了下手,“你抓了药就赶紧熬着,别耽搁了。”

    “是,夫人。”大丫鬟匆匆去办了。

    济世堂送来的那张方子被孤零零地留在了案头,一个洒扫的小丫鬟来收拾案头的时候,本来打算丢了,可是她瞧着纸上的字写得漂亮极了,就把那张绢纸收了起来,想着这张纸还空了大半,正好下次回家拿去给弟弟练字。

    ------题外话------

    有潇湘的姑娘说看不到018,试试app—个人中心—设置—清除缓存。

    今天中午,在潇湘书院的微博和微信有转发抽奖活动。

    奖品有迪奥口红,一些周边比如抱枕钥匙扣马克杯之类。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