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散文诗词 >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 > 020垂危
    半个时辰后,大丫鬟就端着热腾腾的汤药来了,明大将军几乎是迫不急待地喝下了汤药。

    明夫人在一旁紧张地看着明大将军,又亲自拿帕子给他擦了擦额角的汗。

    须臾,明大将军就面色微妙,让小厮扶着他往净房的方向去了,一盏茶后,才从净房出来,眉心舒展,浑身看着神清气爽,也不用人扶了。

    “夫人,快让人给我下碗面!”明大将军忙道。

    明夫人见他神色畅然,心里松了一口气:想吃东西,那就是好多了!

    明夫人连忙吩咐丫鬟去煮面,笑道:“老爷,这太医院的王太医果真医术不凡,待你全好了,我定要亲自……”

    她话未说完,却见明大将军的脸色又变了,霎时惨白如纸。

    “呕……”

    明大将军俯首吐出一大口鲜血,地上就多了一滩殷红刺目的鲜血。

    明夫人吓坏了,惊叫出声:“老爷!”

    明大将军的面色更难看了,张嘴又呕出了一口血,那血飞溅在了他白色的中衣和明夫人的衣裙上,触目惊心。

    “我的肚子痛……得厉害。”明大将军顾不上擦拭嘴角的血,一手捂着肚子,只觉得腹部疼痛如绞,像是肠子被人反复拉扯绞动似的。

    他强忍着剧痛,冷汗大滴大滴地落了下来。

    明夫人看着丈夫这般样子,又惊又怕又心疼,感同身受,眼眶也含满了泪。

    一旁的大丫鬟也是手足无措,惶惶道:“王太医不是说药到病除吗?”

    “快……快去把王太医再请……”

    明夫人连忙吩咐下人,却见明大将军又吐了一大口血,吓得她连后面要说什么都忘了。

    “夫、夫人……”大丫鬟想到了什么,脸色发白地说道,“那位济世堂的大夫千叮万嘱不能用三七,说是老爷吐血量大,有危在顷刻之势,若用三七活血化瘀止血,反而会让吐血症加剧,有性命之忧!”

    明夫人怔了怔,回想着方才王太医的话,王太医说,治疗吐血症必须用三七,可结果呢?自家老爷现在吐血吐得更厉害了!

    济世堂的大夫竟然说对了!

    “济世堂的那方子呢?”明夫人忙追问道。

    周围的仆妇们都下意识地往之前王太医开方子时用的那张大案看去,可是此刻案头早就空空如也。

    屋里屋外,一阵鸡飞狗跳。

    很快,方才那洒扫的小丫鬟被人叫到了明夫人的跟前,小丫鬟怯怯地从袖子里拿出那张写着方子的绢纸呈了上去。

    明夫人定睛一看,但见绢纸上的方子以楷体书写,爽利挺秀,遒劲丰润。

    与王太医那份至少用了十几味药材的方子不同,这张方子极为简练,只用了简简单单的五种药材:生山药、生地黄、熟地黄、净萸肉和生赭石。

    这五味药再寻常不过,不是什么名贵罕见的药材。

    明夫人心底忍不住怀疑:这五味药真的能治好老爷?

    她耐着性子往下看,药方的下面,还有七个字:明日开第二剂方。

    明夫人的眸中明明暗暗地闪烁着,且不论开这张方子的大夫能不能治疗将军的病,可对方有一句说中了,王太医以三七入药,反而令将军的吐血症更严重了。

    她咬了咬牙,连忙道:“快,去把济世堂的大夫请来……”

    话说了一半,就被明大将军出声打断了:“……送、送我去济世堂!”

    于是,整个将军府都震动了,两个小厮扶着明大将军上了肩舆,随后又抬上了马车,一路把人送到了华鸿街的济世堂。

    其声势之浩大惊动了华鸿街上的不少人,周围其他店铺的人还以为又有人来济世堂闹事了。

    却不想——

    “伙计,刚刚送到明大将军府的方子是哪位大夫开的?”

    大丫鬟拿着那张被翻来覆去看过许多遍的方子问济世堂的伙计。

    伙计当然知道这方子是谁开的,摇了摇头,诚实地答道:“不是大夫……”

    什么?!后面的明夫人也听到了,微微蹙眉。

    这时,刘小大夫从后堂出来,接口道:“明夫人,这药方不是我们医馆的大夫开得,是一位姑娘所开,那位姑娘医术不凡,因为将军的吐血症严重,是以敝人才向那位姑娘求了这方子。”

    吐血症不算罕见,刘小大夫也不是没治过吐血症,只不过,明大将军从去冬开始就得了咳血症,看了京中无数名医,都不见好,到了春季这咳血症反而更严重,转变成了吐血症,病情危急!

    到了这个地步,无论是他,还是别的医馆的大夫全都束手无策了。

    若非楚千尘医术高明,今天刘小大夫也不敢轻易献方子。

    “那位姑娘人呢?”明夫人朝刘小大夫急切走近了几步,追问道。

    “那位姑娘平日里每五天才来一次,不过,她既然在方子上写了明天开第二剂方,想来明早应该会来。”刘小大夫道。

    话音刚落,一个小丫鬟失声惊叫:“老爷!”

    只见肩舆上的明大将军又吐出了一大口鲜血,整个人看着出气多,进气少,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

    任谁都能看得出来明大将军这副样子怕是等不到明天了。

    刘小大夫自然也看出来,他甚至能猜到明大将军怕是没有用自己献的那张方子,所以才会导致吐血症加剧。

    明夫人也顾不上和刘小大夫说话了,连忙朝明大将军围了过去,惶恐地喊着:“老爷!老爷,你怎么样?”

    回应她的是又一口鲜血,吓得她几乎要失声痛哭了。

    当蒙着面纱的楚千尘与琥珀一起来到济世堂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