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散文诗词 >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 > 033旧疾
    “如此甚好。”顾玦狭长的眸子中锐意逼人,吩咐道,“云展,莫沉,我们回府。”

    皇帝既然想用下马威来打压他,那就别怪他拿着虎符不还了!

    顾玦翻身上马,姿态从容地一夹马腹,率先策马而出,云展与莫沉二人也都上了马,紧随其后。

    马蹄声清脆响铃,踏在京城的青石板街道上,得得作响,响彻云霄。

    宸王府是先帝在世时赐下的,就位于朱雀大街上,朱雀大街是京城最繁华的一条大街,距离皇宫也不过四五条街的距离。

    自顾玦离京已有整整四年,但是王府有长吏和管家在,也无需他多操心,府中事务皆料理得妥妥当当的。

    此时,紧闭了四年的宸王府迎回了主人

    钉有纵九横七足足六十三枚门钉的朱红色大门大敞,那一百玄甲兵和王府长吏司,典宝,纪善等,以及所有王府下人全都恭候在了门前,他们一同跪了下来,齐声高喊道:“恭迎王爷回府。”

    这么多道声音整齐划一,声势赫赫。

    整条街道都为之震动,人声鼎沸。

    顾玦策马进了王府内。

    自打先帝赐给他这座王府起,他其实并没有在此住过多久,大概也就三五个月吧,然后就去了北地,直到今天。

    对他而言,宸王府显得熟悉而又陌生。

    一切似乎都一如记忆中的模样,又似乎全都不同了。

    顾玦下了马,挥手把一众人等都打发了,才牵马抬步往里走去,只有莫沉和云展两人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

    顾玦亲自把他的马牵去了马厩,这才穿过前院,进了书房。

    书房里窗明几净,显然仔细打扫过,空气里飘着一股淡淡的熏香味。

    顾玦径直走到书案前,抬手正要解下披风,手骤然停在了半空中。

    云展上前道:“王爷,末将为您……”

    云展的话戛然而止,惊住了,他这才注意到顾玦光洁饱满的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薄唇紧抿,呼吸也有些凌乱,似乎在忍受这一种极大的痛楚。

    云展也不多说,赶紧伺候顾玦解下了披风,莫沉配合他又除去了顾玦的铠甲。

    两人清晰地看到顾玦后背的袍子几乎快要湿透了,整个人就像是在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此时才三月而已,天气不冷不热,恰到好处,肯定不会是热得。

    云展脸色大变,脱口道:“王爷,您的伤……”

    “无碍。”顾玦神情平静地说道。

    唯有他自己知道,他的胸口从进入武英殿的偏殿开始,就已经抽痛起来,而且还越来越严重。

    顾玦很快就平复了呼吸,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容,与那惨白的脸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如渊渟岳峙,沉稳得仿佛任何事都不能让他动容。

    “王爷!”云展赶紧扶住顾玦,就近在窗边的一把紫檀木圈椅坐下。

    云展和莫沉跟着顾玦多年,都知道自家王爷有多能忍,在战场上,他哪怕中了敌人一箭,都不会皱一下眉,今日恐怕真是痛得厉害,才会连披风都解不下来。

    外人或许觉得王爷正是花团锦簇的时候,但他们这些亲信却知道这宸王府其实正处于烈火烹油中。

    皇帝不仅疑心重,又心胸狭隘。

    他们在北地时,朝廷就屡屡在粮草兵马上加以阻挠,恨不得王爷死在赤狄人的手里,现在若是让皇帝知道王爷有如此严重的暗疾,怕是更要趁机夺了王爷的兵权,置王爷于死地呢!

    云展强自镇定下来,道:“王爷,末将这就让人去找个大夫,听说京里有不少的名医。”

    按理说,肯定是太医的医术更高明,但是,他们哪敢让太医来瞧王爷!

    “不必了。”顾玦淡淡道,语气温和却又带着一种不容质疑的力量。

    他这是陈年旧伤,这两年来,他不知道看过多少名医,那些人个个都号称能妙手回春,但是对他的伤都是束手无策,如今,他不过是硬拖着这条命罢了。

    他不能死,他一旦死了,他手下的那些将士,早晚会被皇帝清算,他们没有死在赤狄人的手里,也决不能死在朝堂的政治倾轧里。

    他是一军主帅,不仅要保一地百姓的平安,也要守护他麾下以命为大齐守住疆土的将士。

    在没有妥善安顿好他们之前,他必须得撑着。

    在痛到了极点后,疼痛终于渐渐减轻了,顾玦放开了捂住胸口的右手,他狭长的眸子乌黑明亮,锐利而坚定。

    云展看看漫不经意的顾玦,又看看冷若冰霜的莫沉,心里暗暗叹了口气:王爷如此不上心,莫沉又是半个哑巴,只能靠他了。京城乃是大齐朝的国都,总该有几个像样的大夫才是。

    云展琢磨着明天就出门去打听一下。

    就在这时,管事从外面走了进来,禀道:“王爷,明大将军求见。”

    “明西扬来得还真快。”顾玦微微一笑,站起身道,“有请。”

    顾玦先去换下了方才汗湿的袍子,换上一身月白直裰,整个人一下子从一个英姿飒爽的将士变成了一个勋贵世家的贵公子。

    接着,他就带着云展和莫沉离开书房,去了待客的朝晖厅。

    他才刚坐下,不多时,明大将军明西扬就被人领了过来,这脚还没踏进正厅,就能听到他豪迈爽朗的笑声:“王爷,您可算回来了!”

    着一袭宝蓝锦袍的明西扬大步跨过门槛走进了正厅,红光满面,步履矫健。

    “末将见过王爷!”明西扬单膝下跪,抱拳行礼,方脸上是发自内心的喜悦。

    “不必多礼。”顾玦抬了抬手道,“坐下说话吧。”

    明西扬也不客气,就在下首的圈椅上坐了下来。

    很快,就有下人端上了茶盅,然后又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厅内只剩下他们四人。

    没有外人在,明西扬的嘴就关不住了,愤愤不平地说道:“王爷,这范文中真不是个东西,背地里在皇上面前搬弄是非,说是北地上下只知有宸王不知有皇上,王爷您功高盖主,仗着军功在身,就不把皇上放在眼里,再不压制,迟早要噬主。”

    明西扬生性直爽,在顾玦面前说起话更是毫不忌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