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散文诗词 >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 > 039银针
    明明是白天,后堂里还是点了两盏灯笼,把屋子里照得一片透亮。

    楚千尘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云展的身上,在莫沉冷峻的眸光下,沉着地又往云展身上插了更多的银针。

    她每一针都落得很快,在琥珀还没看清的时候,针就已经刺进了穴位。

    她每一针用的手法并不全然相同,有时提刺,有时捻转,有时刮柄,有时推循经脉……

    楚千尘耐心地跟莫沉说:“行针是为了飞经走气,《灵枢·九针十二原》有云:‘刺之要,气至而有效’。半个时辰后,气会封住这几个要穴,堵住血脉的创口,届时,再把针拔了,就不会再大量失血了。”

    说着,她伸手对着其中一枚银针的针柄轻弹了一下,针身就轻微地震动了起来,发出如蚊吟般的嗡嗡声。

    “好了,让他躺下吧。”

    “三七、小蓟、大蓟、地榆、白茅根……”楚千尘流利地报了一连串药名,理所当然地使唤着莫沉,“你力气大,全都去捣碎了!”

    刘小大夫连忙道:“姑娘,还是我来吧!”

    他觉得跟莫沉这个冰块在一起压力太大了,一找到借口,就迫不及待地溜了。

    莫沉小心翼翼地放下了云展,才从榻边起身,他比楚千尘高出了一个头,当他这般看着楚千尘时,自然而然就给人一种压迫感。

    楚千尘似是毫无所觉,依旧是一副笑吟吟的样子,气定神闲。

    莫沉徐徐道:“所以,若是打开胸膛,也是可以用这样的方式来止血?”

    楚千尘面纱后的唇角又翘得高了一点,十分乐意为莫沉解惑:“是。”

    “但是,要挖出体内的……残刃,创口必然要大得多,所以届时伤口必须得缝针。”

    云展创口不大,但因为伤到颈脉引致大出血,若是不能及时止血,伤口喷涌出来的鲜血还会扩大伤口,到后来,失血过多,他也就没救了。

    若非是今天自己恰好就在旁边,云展死定了。

    就像前世一样。

    莫沉定定地凝视着楚千尘,一双漆黑的眼睛沉静冰冷,如一汪无底寒潭般幽深。

    方才第一次来济世堂时,听眼前这个少女提到要给王爷开胸,他会说荒唐是因为一旦开胸,创口过大,肯定控制不了失血,人体一旦失去三成左右的血,就会性命垂危。

    他决不会拿王爷的命去涉险!

    但是现在,他的心情与半个时辰前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他亲眼看着她救了本该必死无疑的云展。

    莫沉心底有一个声音在说,她兴许真能治好王爷!

    他的心跳砰砰地加快,波澜不兴的眼眸泛起了一丝涟漪。

    不多时,通往后院的门被人推开,刘小大夫端着一个托盘进来了,客客气气地说道:“姑娘,那些草药都捣好了。”

    “放那边吧。”

    楚千尘指了下窗边的桌子,然后在窗边坐了下来,不紧不慢地调起了药膏。

    刘小大夫在旁边一眨不眨地看着她,那几乎是有几分狂热的眼神带着一种仰望云霄的感觉。

    空气里弥漫起一股淡淡的草药味,隐隐约约地飘了出去。

    外面的忠勇伯等了又等,一会儿站着,一会儿坐着,一会儿来回走动着,心急如焚。

    他越等越担心,越等越烦躁,等了一个时辰还不见动静,实在忍不住了,就不顾伙计的阻拦再次打开了门帘,目光就对上了莫沉冷寂的眼眸。

    忠勇伯一下子就心虚了,站在门帘处不敢再往前。

    他定睛一看,就看发现那位碧衣少女正伸手去拔云展人迎穴上的银针。

    忠勇伯差点没失声喊了出来,想起此前自己拔针后的那一幕……

    他死死地盯着榻上双眼紧闭的云展,唯有他自己知道他有多紧张。云展可绝对不能死!

    背对着忠勇伯的楚千尘利落地把针拔了出来,一根,两个,三根……乃至最后一根。

    从头到尾,云展都是一动不动地躺在榻上,而他脖颈的伤口没有再流血。

    直到此刻,忠勇伯微微睁大了眼,声音艰涩地问道:“姑娘,他没事了?”

    “他能活。”楚千尘收好了她的针,自信地一笑,漆黑的凤眸如夏夜最璀璨的星辰般明亮。

    那染了血的面纱也挡不住她明艳逼人的风采,她就像是那枝头绽放大红牡丹,娇艳似火,艳压群芳。

    她这三个字让莫沉松了一口气,忠勇伯更是不由地以袖口擦了擦冷汗,心道:只要云展没死,这场风波就算过去了,最多他回去揍云浩一顿,让云展消消气就是了。

    楚千尘对着刘小大夫吩咐道:“你给他脖子上敷药,一日两回。”

    “药熬好后,给他服下,今天千万不能挪动他,也不可以吹风。”

    “若是他夜里发烧,就按我的第二张方子用药。”

    “我要走了,明天再来看他。”楚千尘的眼底藏着一丝疲惫。

    方才给云展施针,看似轻易,但其实极其费神,需要全神贯注,她现在只恨不得立刻回侯府好好合眼睡上一觉。

    说到底,她还是太过体弱了,得好好练练身体才行。

    “姑娘。”

    这时,琥珀回来了,还带来了一件斗篷,这是楚千尘刚刚吩咐她去附近的一家成衣铺子里买回来的。

    楚千尘披上斗篷,掩去身上的血迹,打算离开。

    忠勇伯下意识地想要拦住楚千尘,就在这时,榻上传来一阵低低的呻吟声。

    忠勇伯见儿子醒了,再也顾不上楚千尘,快步冲向了榻边,嘴里喊着:“阿展!”

    “多谢!”莫沉郑重地对着楚千尘作了下揖。

    楚千尘看着他,面纱后的唇角微微翘了起来。

    这一刻,她的脑海中又浮现起前世坐在屋顶上对月饮酒的莫沉。

    楚千尘转过身,步履轻快地出了济世堂,琥珀紧跟其后。

    她沿着街道走到岔路口,刚刚拐了个弯,耳边忽然隐约听到一个熟悉的嘶鸣声。

    这是……

    楚千尘脚步一顿,正要循声去看,后面的琥珀恰在此时说道:“姑娘,今天咱们回去得有些晚了。”

    琥珀有些担心,这都酉时了,回去肯定会错过了给太夫人请安的时辰,说不定还会挨了太夫人的训斥。

    重活了一世,楚千尘并不在意侯府的人是不是喜欢她,她冲琥珀安抚地笑了笑,再回头,济世堂所在的华鸿街上,空荡荡的一片。

    原来不是绝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