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散文诗词 >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 > 058十全
    楚千尘似有些意动,呢嚅着道:“可是……”

    见状,楚千凰又劝道:“别担心,我帮你一块儿去跟母亲说。”

    “大姐姐,我……”楚千尘欲言又止,飞快地看楚千凰一眼,然后小脸又低下。

    楚千凰的眸光微微闪动了一下,又道:“二妹妹,我明天要进宫了,这一去又要十天才能回来。”

    楚千尘再次抬起头来,看着楚千凰,纤白的手指揉着一方帕子。

    过了一会儿,她终于开口了,说的却是:“我觉得母亲处置得有理,确是姨娘有错在先。”

    她又叹了一口气,“大姐姐,我虽然挂心姨娘,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我也不能为了我一己之私,让母亲为难,那岂非不孝?”

    “我、我……”

    楚千尘用帕子掩住了眼角,发出低低的抽泣声,连话都说不下去了。

    “大姐姐,我先走了……”

    不等楚千凰反应,楚千尘就转过身,匆匆地离开了,纤细的背影如弱柳扶风,就好像她再留会忍不住改变主意一样。

    背对着楚千凰的楚千尘很快就放下了帕子。

    她的眼角干干净净的,没有半点泪痕,眼神冷静内敛,丝毫不见刚刚的惶惶与迟疑,思绪飞转。

    为什么楚千凰希望自己为了姨娘去向母亲求情呢?

    甚至于,她生怕自己迟疑,还特意强调了她明天又要进宫小住的事,就为了让自己早下决心?

    眼看着楚千尘的背影消失在假山的出口,楚千凰这才蹲下身,温温柔柔地对顾之颜道:“七娘,我们回去吧,姨母该等急了。”

    顾之颜依旧不声不响,她的右手紧紧捏着刚刚楚千尘系在她腰间的那个月牙形香囊。

    楚千凰牵着顾之颜的左手,配合着小姑娘的步子,往另一个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低头温和地与她说着话。

    不一会儿,表姐妹俩就回到了正院。

    沈菀等得有些急了。

    虽说是在自家姐姐的府里,又有凰姐儿照顾着,不会出什么事,但是,只要女儿一离开她的视线,沈菀的心里就不安生。

    见到女儿回来,沈菀总算放心了。

    她走了过去,动作轻柔地把女儿抱在了怀里,问道:“七娘,你们去玩了什么?”

    “放了会儿纸鸢。”楚千凰从容地说着,没有把顾之颜受了惊吓,一个人跑掉的事告诉沈菀。

    在她看来,反正她很快就找到顾之颜了,顾之颜也没有出事,没有必要让姨母为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再忧心。

    “辛苦你了,凰姐儿。”沈菀是自家知道自家事,女儿如今这样,难得有人能耐下心来陪她玩。

    “谁让我是七娘的表姐呢。”楚千凰嫣然一笑,笑得明媚而又灿烂。

    她在沈氏的下首坐下,又道:“娘,方才,我们在花园里遇到二妹妹了,二妹妹的样子瞧着有些低落……”

    沈氏还没说话,沈菀已经冷哼地接口道:“怕是为了她那个亲娘吧。指不定她现在怎么记恨你打了她亲娘呢。”

    “大姐姐,你可要小心别养出个白眼狼来。”

    楚千凰闻言,微微蹙眉,为楚千尘辩解道:“姨母,我二妹妹最温柔不过了,待娘也孝顺。”

    “方才她也没提姜姨娘,就是我瞧着她近日郁郁寡欢,人也憔悴了许多……”

    “尘姐儿的确是个懂事的,”沈氏点了点头,提起楚千尘时,神情间难掩赞赏之色,“也是个心有成算的。”

    沈氏回想着楚千尘这段时间的一言一行,她虽然年纪小,但行事却十分果敢,她若是真想为姜姨娘求情,肯定会来找自己。

    但是,她并没有来,所以,还是凰姐儿想多了。

    沈氏点了点楚千凰的额头,笑道:“我们凰姐儿长大了,开始有长姐之风,知道关爱体贴妹妹了。”

    “娘。”楚千凰撒娇地搂着她的手臂蹭了蹭,娇声道,“我本来就是长姐啊!”

    一旁的沈菀也跟着笑了起来。

    唯有顾之颜自顾自地玩着腰侧的香囊,似乎周围的欢声笑语全然传不到她耳中似的。

    又说了一会儿话,沈菀就带着女儿告辞了,临走前,提醒了一句:“大姐姐,刚刚我说的事,您可别忘了。”

    “我记着呢。”沈氏亲自把沈菀母女送上了朱轮车。

    朱轮车驶出永定侯府,沈菀先去了一趟济世堂,从刘小大夫那里取了十全膏,这才返回了靖郡王府。

    靖郡王前不久新领了差事,此刻不在王府里,沈菀就带着女儿直接回了正院。

    自打顾之颜走失后被寻回来,沈菀就让她住在了正院里,亲自照顾。

    她吩咐人取了一盆清水过来,大丫鬟打湿了白巾后递到她手里。

    她亲自替女儿把脸上那墨绿色的药膏一点点地擦掉,大丫鬟打开了从济世堂里取来的那个瓷罐,瓷罐里装的就是楚千尘调配的十全膏。

    沈菀又拿了方干净的白巾,隔着白巾将膏体涂抹在顾之颜左脸的伤疤上。

    十全膏是一种透明无色的乳膏,涂在脸上后,除了肌肤有些粘又隐约散发着药香外,看着就像没涂一样。

    这会有用吗?!

    沈菀看着女儿的左脸,心里免不了犯起了嘀咕。

    不过,小神医说,女儿的疤一个月能好,她一年都都等了,就算再等上一个月又何妨呢。

    她有耐心!

    心中有了希望,沈菀每天都注意着女儿的脸。

    先前用了那墨绿的药膏整整三天,顾之颜的疤伤都没有任何变化,但是,一换上十全膏后,顾之颜简直就是一天一个样。

    仅仅过了三天,顾之颜的疤痕就已经没那么红了,呈现淡淡的粉红色。

    而到了第六天,疤痕那凹凸不平的皮肤也变得略微平整了一些,不过,用指腹轻触时,还是能感觉到疤痕特有的触感。

    这一切,让沈菀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要说一开始去济世堂,她其实多少有些病急乱投医,过去这一年,这京城上下出名的名医神医,她都带女儿去看过了,他们开的药全然没有一点效果。

    听说京城里又多了一位神医后,她想也没想,就女儿去了济世堂。

    没想到,这一次她遇上的这个是有真才实学的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