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散文诗词 >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 > 059不问
    大丫鬟在一旁笑道:“王妃,县主的脸大好,神医说了,一个月能好,就一定能好!”

    沈菀温柔地捧着女儿的脸,左看右看,就是看不够,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这是上天可怜她们母女,给了她们这一份机缘。

    她越来越期待,一个月后女儿的样子了。

    她揉了揉女儿的发顶,道:“七娘,过几天去拿药的时候,咱们好好谢谢小神医。”

    沈菀觉得上次的诊金给的太少了,还得多补些。

    想着,她又吩咐管事嬷嬷道:“容嬷嬷,你亲自去库房瞧瞧,有没有什么稀罕的药材。”

    容嬷嬷也是欢喜极了,赶紧应是。

    “王妃。”

    这时,顾之颜的乳娘骊娘神情惶惶地过来,她的手上拿着一个月牙形的香囊。

    “县主的枕头底下藏了一个香囊。”

    骊娘每日都是亲自给顾之颜收拾床铺的。发现这个陌生的香囊后,她心里惶恐,生怕这是什么不好的东西,就赶紧就呈上来了。

    “……”沈菀脸色霎时一白。

    女儿顾之颜的所有衣裳佩饰,都是她一手备下。

    她可以肯定,绝对没有这个香囊。

    沈菀不敢掉以轻心,紧张地从骊娘手上拿过了那个香囊,放在鼻下闻了闻。

    一股清雅如梅的香味钻入鼻腔。

    “王妃,不可!”容嬷嬷赶紧拦住沈菀。

    这来路不明的东西,岂能大意!

    沈菀微微蹙眉,吩咐道:“去拿把剪子来。再把良医叫来。”

    良医就是专门在王府伺候的大夫,也唯有亲王府和郡王府有这个资格用府医。

    很显然,沈菀是想把这香囊剪开,再让良医辨辨香囊里有些什么,对女儿有没有害处。

    容嬷嬷唯唯应诺。

    “啊!”坐在沈菀身旁的顾之颜突然发出一声惊叫,一把从沈菀手里夺过了那个香囊,紧紧地攥在手里,然后把香囊放在胸口,仿佛这样才有安全感。

    “七娘?”沈菀惊讶地看着沈菀。

    自从一年前的那件事后,女儿已经很少表现出这么激烈的态度。

    她总是呆呆木木的,像是失了魂一样,无论让她做什么,她都毫无反应,更别提是把香囊抢走这样的行为了。

    沈菀心头狂跳,向女儿伸出手,放柔了声音道:“七娘,把香囊给娘好不好?”

    顾之颜更为用力地捏住香囊,倔强地抿着小嘴,那神情仿佛在说:不给不给,就是不给!

    对沈菀来说,别说是女儿跟自己赌气了,哪怕她开口骂自己,打自己,只要她能有一丁点的反应都行!

    沈菀蹲下身,与顾之颜目光平视,尽量放缓了声音,问道:“七娘,你很喜欢这个香囊吗?”

    “那你告诉娘,这是谁给你的?你告诉娘,娘就不拿你的香囊了。”

    “好不好。七娘?”

    她一眨不眨地看着女儿,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着什么。

    在沈菀的注目中,顾之颜慢慢吐出了两个字:

    “姐……姐……”

    她许久没有发过声了,声音干涩生硬,但是听在沈菀的耳中,却像是天籁之音。

    沈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下意识地拉着女儿的一只手,声音微颤地说道:“七娘,你再说一遍,再说一遍好不好……”

    “啊——”

    顾之颜又尖叫了起来,一手捏着香囊,挣扎着就想跑。

    她个子虽然小,但力气很大,沈菀差点就被她挣开。

    沈菀赶紧哄着女儿道:“七娘乖!”

    “娘不问,不问了,不拿你的香囊了。是娘不好。”

    好一会儿,顾之颜才平静下来。

    她垂下眼帘,看着自己的鞋尖,双手紧紧地捏着那个月牙形香囊,谁也不给。

    “王妃,您别太心急了。”容嬷嬷安慰道,“咱们慢慢来,县主一定会一天比一天好的。”

    沈菀点了点头,把女儿抱在怀里,反复地低喃着:“不能急,不能急,不能急……”

    她一遍又一遍地说着,好不容易,心绪才稍稍平静了下来。

    沈菀牢牢地注视着顾之颜手中的那个香囊,最近这一个月来,除了去过济世堂外,她也就带着女儿去过永定侯府。

    她思索了片刻后,吩咐容嬷嬷道:“待会儿你亲自去一趟永定侯府,问问我大姐姐,凰姐儿有没有给过七娘一个香囊。”

    若是凰姐儿给的倒也罢了,若不是,自己这院子就得好好查了!

    容嬷嬷屈膝领命,又问道:“王妃,那今日还要不要去元清观?”

    玄净道长道法高深,平日里都在大江南北游历,行踪不定,上个月他才刚刚到京城,就在京城最大的道观元清观里挂单。听说,玄净道长尤其擅画符、算命和招魂,十分灵验,这一个多月,他已经展现了不少超凡的神迹,令人赞服。

    每天去元清观想求见玄净道长的人络绎不绝,而且大都是些王公贵胄,沈菀早早就与元清观那边约了时间,计划今天去拜访玄净道长。

    “去。”沈菀点了点头,又道,“等回来后,你再去永定侯府。”

    容嬷嬷连声应了。

    沈菀长叹一声道:“希望这玄净道长真有外界所传的那般灵验吧。”

    她看着被她抱在怀里的顾之颜,小丫头依旧低头看着鞋尖上的穗穗,一动不动。

    自女儿被拐走又找回来后,就是这副样子了,据说是失了魂,需要招魂。但是,这一年来,她和王爷不知找请了多少道长,也做了不少法事了,始终不见什么效果。

    但凡事总是要去试的,这不,这次不就让他们碰到真华佗了吗?

    沈菀相信,只要诚心,天上的神佛一定会帮他们!

    女儿一定会苦尽甘来!

    乳娘骊娘从沈菀的怀里接过了顾之颜,随沈菀一同出去了。

    一行人直接去了京郊的元清观。

    本朝皇帝信奉道教,京城里,各类道观香火不绝,尤其这玄净道长来了元清观挂单,更是引得信徒络绎不绝。

    朱轮车在山门前停下,沈菀带着顾之颜下了马车。

    母女俩沿着石阶往山上走去,全然没注意到不远处停着一辆华盖马车,马车一侧的车窗探出半张脸。

    “咦?这不是靖郡王妃吗?”楚二夫人刘氏看着沈菀的背影,“看来她也是求见玄净道长的。”

    马车旁,张嬷嬷像是着了魔似的盯着顾之颜,喃喃道:“不可能的,不可能的……这怎么可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