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散文诗词 >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 > 064面子(二更)
    楚千尘揉了揉他的头顶,“做错了事就该受罚。”

    她心里有些奇怪,楚云沐这段日子住在沈氏这里的碧纱橱里,天天躺床上,哪里也不能去,到底是谁跟他说了姜姨娘受罚的事。

    没等她问,楚云沐就直接歪着脑袋说了:“大姐明明说,这样你会高兴的……”

    姐弟俩全然没注意到沈氏就站在门帘外。

    刘氏刚刚才走,沈氏就迫不及待地过来,她急着想知道儿子拆了夹板后,断骨长得好不好,恰好听到了这番对话

    凰姐儿?!沈氏不由联想到了沈菀来府中的那日,楚千凰说的那番话。

    她皱了皱眉头,心里有些奇怪,总觉得对于姜姨娘受罚的事,女儿似乎比尘姐儿还着急。

    等过几天女儿从宫里回里,她得问问女儿。

    想着,沈氏打帘进了碧纱橱。

    “娘,”楚云沐愉快地唤道,“二姐给我拆了夹板,我可以下地了……”

    “不可以。”楚千尘直接打断了他,楚云沐的小脸霎时就垮了下来。

    瞧着儿子委屈巴巴的样子,沈氏忍俊不禁地勾了勾唇,到榻边坐下,耐心地说道:“伤筋动骨一百天,你才养了多久,哪有那么快就能下地的。”

    “一百天?”楚云沐目瞪口呆,觉得天都快塌下来了。

    楚千尘耐心地对着他解释道:“骨折的愈合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年纪越小,愈合也就越快。你才五岁,恢复得会比旁人快很多。现在拆了夹板,你可以小幅度的动一下腿,逐渐增加一些屈伸活动,以防止肌肉萎缩,避免关节僵硬。”

    “再过几天,你可以就拄着拐杖下地。”

    “再过大半月,应该就可以恢复得七七八八了。”

    “真的?!”楚云沐眼睛一亮,好似宝石似的闪闪发亮。

    听到自己不用困在床上一百天,他觉得她姐简直是他的救星!

    “真的!”楚千尘又揉了揉弟弟的头,“你要乖乖听话!”

    “那你天天过来陪我玩!”楚云沐顺着杆子往上爬。

    瞧着楚云沐这个混世小魔王被楚千尘治得服服帖帖,沈氏脸上的笑容更深。

    沈氏盯着浅笑盈盈的楚千尘看了一会儿,仿佛若无其事地说道:“尘姐儿,方才,你二婶来问我济世堂那位神医的事,想请你姨母帮着引荐。”

    刘氏今日在元清观门口见七娘脸上的伤疤大好,一打听才知道是济世堂的那位神医治好的,神医给的十全膏特别有效,她就想请自己帮忙,让妹妹沈菀帮着引荐一下,或者分些十全膏给她也行,让楚千菱也试试。

    楚千尘闻言,抬头看向沈氏,与沈氏沉静温和的眼眸对视。

    屋子里,静了一静。

    沈氏也看着楚千尘那双漂亮的凤眼,微微笑着,神态温婉,透着洞悉一切的了然。

    方才刘氏求她时,她还想着,刘氏可以不用那么麻烦,完全可以自己去济世堂求医的。

    现在她倒是明白了,想必刘氏早去过济世堂,却被那位神医拒绝了,这才会想让沈菀引荐。

    此刻再联想沈菀曾提起过那小神医也就十二三岁的样子,沈氏突然就如醒醐灌顶,心头一片雪亮,就像是那些断了线的珠子一下子就串了起来。

    原来是这样!

    没想到尘姐儿小小年纪,有这么一手出神入化的好医术!

    也是,她连沐哥儿都能救活,沈氏丝毫不怀疑这丫头有起死回生之能。

    楚千尘不明说,沈氏也不追问。

    一种不需要言语的默契在两人之间弥漫,两人相视一笑。

    楚云沐一头雾水地看了看他娘,又看了看他姐,总觉得她们俩在说什么他不知道的事!

    这样可不好!

    他还是不是她们最最喜欢的沐哥儿了?!

    “娘~~”楚云沐一脸好奇地眨了眨眼,“二姐~~”

    楚千尘熟练地掏出一颗松子糖,往他嘴里一塞,楚云沐立刻就又笑得两眼弯弯了。

    算了,他大人有大量,他原谅她了!

    沈氏没坐太久,就出去了,由着他们姐弟俩自个儿玩。

    身为侯府的当家主母,沈氏每天都有许多事情要忙。

    尤其过几日就是太夫人的寿辰了,虽然不是整寿,太夫人也不想大办,府里也有定例,但还是有不少事需要沈氏亲自过目。

    离开碧纱橱后,沈氏就带着陈嬷嬷去了东次间。

    她刚在罗汉床上坐下,大丫鬟就奉上了热茶,沈氏端起了茶盅,突然问道:“陈嬷嬷,你说,尘姐儿的眼睛与我像不像?”

    沈氏想起上次妹妹说小神医的眼睛像自己,忍不住问了这么一句。

    陈嬷嬷怔了怔,迟疑道:“似乎是有些像……”

    从前,他们这位二姑娘总是低着头,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就连那双丹凤眼中也总是透着胆小和怯懦,一点也不像自家夫人;

    而现在,她眼中的自信与坚毅让凤眼变得愈发秾丽夺目,倒是真得与夫人有些像了。

    陈嬷嬷斟酌着道:“许是二姑娘近日常陪在夫人身边,学了几分夫人的风采。”

    “大夫人,”这时,一个青衣丫鬟步履匆匆地过来了,恭敬地禀道,“徐嬷嬷有事求见,说是厨房新采买的碧梗米里生了虫子……”

    沈氏喝了口茶,才道:“让她进来吧。”

    沈氏忙得很,楚千尘同样忙,忙着陪楚云沐玩,这一天,她是在正院用的午膳,黄昏时,又是随着沈氏一起去荣福堂给太夫人请安。

    她们抵达时,左次间里已经有人了。

    除了太夫人外,刘氏与楚千菱母女俩也到了。

    楚千菱穿着一袭粉红色的襦裙,脸上蒙着水红色的面纱,眼神怨毒地看向了楚千尘,咬牙切齿。

    自从伤了脸后,她已经在自己的院子里躲了快一个月。

    时隔近月,到现在为止,楚千菱在午夜梦回时还不时梦到那一天的一幕幕,那脱手而出剑一次次地划像她的脸,然后就是满眼的血红……

    她至今还想不明白,伤了脸的人怎么会是自己呢?!

    明明应该是楚千尘的!

    楚千尘目不斜视,她款款地随沈氏一起来到太夫人跟前,优雅地行了礼。

    刘氏看着沈氏与楚千尘,心里同样不痛快:楚千尘这小贱人是自以为攀上了沈氏,有她撑腰,自己就拿她没办法吗?!她毁了女儿的脸,这笔账迟早要算的!

    沈氏也是个蠢的,护着楚千尘这贱人生的贱种,也不怕将来被这白眼狼反咬一口。

    待沈氏与楚千尘坐下后,刘氏就迫不及待地对着太夫人道:“母亲,您也知道我最近为了菱姐儿脸上的伤四处求医……”

    听母亲提起自己的脸,楚千菱眼帘半垂,把手里的帕子攥得紧紧。

    刘氏还在继续说着:“前几日,我偶然听说济世堂有位小神医,医术高明,不仅救了明大将军,还把云四公子从鬼门关里拉了回来。儿媳今日在元清观偶遇了靖郡王妃,才知道那位神医把七娘的脸也给治好了!”

    刘氏说着,还不动声色地瞥着沈氏,眼底含着不满与怨艾。

    今天正午她去找过沈氏,想让沈氏帮忙求求靖郡王妃,却被沈氏含糊掉了,说什么那药膏是顾之颜要用的,神医每次都只给三天的量;她想请靖郡王妃帮忙引荐神医,沈氏就又推说靖郡王妃最近也没见到人,就是不肯帮忙。

    刘氏心里是怨上了沈氏,自己的女儿怎么说也是她的亲侄女,就这么一件小事,沈氏居然还推三阻四的,真真可恨!

    太夫人却是不知道刘氏的心思,更不知道刘氏上午已经去求过沈氏。

    听说有这么一个医术高明的神医,太夫人不由精神一振,转头看向沈氏,问道:“阿芷,七娘的脸是不是真的好了?”

    沈氏摇了摇头,“母亲,我也不知道,前几日妹妹带着七娘来看我时,七娘脸上还涂着药膏呢。妹妹只说,刚寻到了一个神医,正试着。”

    沈氏反过来去问刘氏:“二弟妹,你今天在元清观偶遇我妹妹和七娘,你看着七娘现在如何?”

    刘氏只能干巴巴地说道:“我瞧着七娘脸上的疤如今不显了,想来是那位神医的功劳。”

    沈氏忍不住飞快地朝身旁的楚千尘看了一眼,楚千尘正垂眸喝着茶,仿佛这一切与她无关似的,泰然自若。

    太夫人丝毫没怀疑沈氏的话。

    在她看来,沈氏也没必要说谎。

    太夫人捻动着手里的流珠串,又对刘氏道:“不如用侯府的帖子请那位神医过府给菱姐儿看看吧。”

    刘氏:“……”

    刘氏面色一僵,脸色不太好看。

    她上午在元清观见了靖郡王妃后,就急匆匆地拿侯府的帖子去济世堂想请那位小神医,可是济世堂的伙计根本就不给面子,说神医没空。

    她一气之下就想让下人把济世堂给砸了,然而,伙计根本不怕,说上一个去济世堂闹事的人是忠勇伯,对上宸王殿下后,还不是灰溜溜地走了。

    刘氏一听宸王,就怂了。

    谁人不知道宸王是个煞神,连皇帝的面子都不给,更别说区区永定侯府了。

    刘氏实在是没办法,从济世堂回府后,只能屈尊去求沈氏。

    当初那一剑划在女儿的脸上留下了一道一寸半的伤痕,伤痕实在是太深了,看遍了京中大大小小的大夫,包括太医院的太医,都判了死刑,说是肯定会留疤。

    留疤那就是毁容,楚千菱为了此要死要活地闹了好几回,令刘氏心疼不已,好说歹说才把女儿给劝住了。

    现在这个小神医是她唯一的希望了。

    刘氏心里越想越是不满,看向沈氏的眼神变得越发阴鸷。

    哪怕刘氏心里对沈氏再不满,嘴上却不敢把矛头直指沈氏,故意对着太夫人唉声叹气道:“母亲,您是不知道,那位小神医仗着治好了云四公子,因此得了宸王殿下的庇护,哪里瞧得上我们侯府!”

    “七娘这孩子是有个有福的,得了神医的青眼……”

    刘氏艳羡地又叹了口气,语气里有些酸溜溜的,心里是觉得那位小神医怕是成了名就飘了,所以只愿意给那些个亲王郡王之类的王公显贵看病。

    更过分的人是沈氏!

    明明只是一句话的事,只要她跟靖郡王妃提一句就好了,可她就是不肯帮自己,自己已经这么低声下气地求她了。

    明明只需要把七娘的药膏匀一点给女儿就好,也就是让七娘的脸好得慢些,又不是什么大事!

    太夫人心念一动,也和刘氏想到一块儿去了,想着也许可以找靖郡王妃求点药。

    ------题外话------

    好吧,要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