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散文诗词 >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 > 071收网(二更)
    “……”沈氏一惊,微微变了脸色。

    楚千凰则是在看楚千尘,却见楚千尘依旧神色淡淡,似乎对此漠不关心。

    楚千凰的素手漫不经心地端起了茶盅。

    沈氏问那婆子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三姑娘怎么会砸了济世堂?”

    沈氏一脸郑重,楚家三姑娘在外面砸了人家的医馆,可不仅仅是楚千菱一人的事,弄不好,坏的可是楚家的名声。

    楚云沐也在一旁地好奇听着,心道:那种砸医馆闹大街不是戏文里纨绔子弟干的吗?原来三姐姐的脾气比他还大!他最多也只敢在府中耍耍威风。

    青衣婆子喘了口气,才接着禀道:“大夫人,赶回来报信的小丫鬟说,三姑娘方才是去济世堂求医,但是神医不在。三姑娘觉得是济世堂故意怠慢她,一气之下,就让人砸了医馆。”

    楚千凰微微蹙眉,接口解释了一句:“母亲,我是半个时辰前与三妹妹他们分开的。我瞧着天色不早,几个妹妹年纪又小,就先带着她们回来了。”

    “三妹妹说她还想再逛逛,我想着有二皇子和二弟弟都陪着三妹妹,就由着她去了。我也没想到……”

    楚千凰口中的二弟弟是二房的长子楚云辰,也是楚千菱的嫡亲弟弟。

    沈氏的神色越发凝重,又问:“二皇子殿下呢?三姑娘现在还在济世堂?”

    青衣婆子忙道:“奴婢听着二皇子殿下本来是陪着三姑娘去济世堂的,可是因为神医不在,殿下看时辰不早,就回宫去了,说下回再陪三姑娘再去济世堂。”

    “殿下走后,三姑娘突然就发起了脾气来,让人砸了济世堂。”

    “济世堂的大夫就说要报官,要把三姑娘抓去京兆府衙门……”

    “二夫人想请您去一趟济世堂。”

    青衣婆子说得委婉,但意思其实很明确了。二夫人刘氏之所以让她来找沈氏其实就是怕济世堂真的把这件事闹到了衙门,那么楚千菱的名声可就全毁了。刘氏是希望沈氏能用侯府的名头来压济世堂,好息事宁人。

    沈氏嘴角泛出一丝冷笑,对着陈嬷嬷吩咐道:“陈嬷嬷,你赶紧去账房支银子,按价赔给人家医馆,再多给一倍的赔偿金。”

    “是,夫人。”陈嬷嬷匆匆去办了,那青衣婆子也退下了,回去找刘氏复命。

    沈氏眉头微拧,脸上透着毫不掩饰的不快,想着这一个月来发生的种种,就觉得楚千菱也太不省心了。

    其实对于楚千菱对二皇子的那些小心思,沈氏与太夫人都是过来人,多少也是看在眼里的,只是不会点明罢了,再说了,侯府姐妹之间争风吃醋的传言是肯定不能传出去的,否则,以后侯府的姑娘们还要不要嫁人了?!

    要不是楚千菱被送官,会影响到侯府,继而影响到她的儿女还有楚千尘,沈氏才懒得管楚千菱呢。说穿了,刘氏让人来找自己也就是拿捏着这点罢了。

    楚云沐这边的事已经了了,本来楚千尘是想回去的,这下,她索性就不回去了。

    楚云沐才五岁,是个没心没肺的,除了对他三姐的大脾气感慨了一番,就把这事抛诸脑后,还拉着楚千尘陪他玩翻花绳。

    楚云沐手指短短的,不过很灵巧,不论是投壶,还是翻花绳都玩得很溜。

    姐弟俩一步步地从简到繁,“田地”、“面条”、“牛眼”、“麻花”、“飞镖”……一个个图案地玩过去,直到楚云沐实在玩不下去了,就跟楚千尘耍起赖来。

    楚千尘就让了他一回,纤长十指灵活地翻转着,把红绳变化出一只金鱼图案。

    厉害了!!楚云沐看得目瞪口呆,都舍不得眨眼了,小手扯了扯楚千尘的袖子,“二姐,你怎么翻的?”

    楚千尘就又重复了一遍,唇角含笑。

    “快教我!”楚云沐目光发亮,让楚千尘手把手地教他,心里琢磨着:等他学会了,下回肯定要在几个弟弟妹妹之间好好炫耀一番。

    看着玩得正欢的姐弟俩,沈氏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楚千凰也在看着楚千尘和楚云沐,黑漆漆的柳叶眼中泛着幽幽的清光,深邃如古井。

    楚云沐不知疲倦地缠着楚千尘玩了好几轮,越输越起劲,耍赖更是屡见不鲜,不过收获了不少,跟着楚千尘学了好几个新花样,颇有种自己马上可以在同龄人中称王称霸的骄傲。

    等楚云沐不知道输了第几轮时,陈嬷嬷终于回来了,外面的夕阳也落下了小半,天色渐渐地转暗。

    “大夫人,奴婢刚和二夫人从济世堂回来,事情办妥了,三姑娘也被接回来了。”陈嬷嬷禀道。

    沈氏只“哦”了一声,陈嬷嬷接着细说起来:“三姑娘砸坏了人家不少药材,奴婢就赔了济世堂五百两银子。”

    “三姑娘本来还要闹,幸好二夫人好说歹说,总算把她给带回来了。”

    陈嬷嬷想起方才楚千菱在济世堂叫嚣着什么“他们狗眼看人低”、“故意拿乔”云云的话,就觉得头疼。总算二夫人心里再护短,也知道分寸,约莫还想着求那位神医,不想得罪太过,所以忍了这口气。

    楚云沐有听没听的,灵活短小的手指又用红绳翻了个“田地”的图案,意思是,楚千尘,再陪我玩一局!

    楚千凰拍拍他的左肩,含笑道:“别缠着你二姐姐了,我陪你玩。”说着,她纤长的手指动作娴熟地勾起了红绳。

    楚云沐就转而与楚千凰玩了起来,心里觉得正好拿大姐练练手。

    楚千尘笑而不语,在一旁看着,惬意地喝着茶。

    顿了一下后,陈嬷嬷想到了什么,又补充道:“三姑娘回府后,本来要去太夫人那里,结果被二夫人拦住了。”

    毕竟今天是太夫人过寿,楚千菱是个没分寸的,但是刘氏心里有底,不会傻得在今天去给太夫人触霉头。要是惹太夫人不高兴,罚楚千菱禁足一个月那还是轻的。

    沈氏了然地一笑,“看来她们要过来这里了。”

    妯娌多年,沈氏确实了解刘氏,一盏茶功夫后,刘氏就带着楚千菱来了。

    楚千菱的脸依旧蒙着面纱,可即便是面纱也挡不住如锅底黑的面色,那种阴鸷的气息自然而然地释放了出来。

    楚千菱本来有满肚子的话要抱怨,但当她看到楚千尘也在时,就什么也不想说了,还有种被人看了笑话的羞辱感。

    刘氏不知道女儿的那点小女儿心思,喋喋不休地告起状来:“大嫂,你是没看到啊,这济世堂仗着宸王去过那里,就狗仗人势起来了,完全不把侯府放在眼里!”

    “菱姐儿好声好气地跟他们说话,他们倒好,尾巴简直快翘上天了,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刘氏越说越气,恨得牙痒痒。要不是神医只在济世堂坐诊,她定要让济世堂在京城开不下去。

    楚千菱在一旁揉着帕子,目光阴鸷地盯着楚千尘。

    楚千尘看也没看楚千菱,看着楚云沐小心翼翼地翻出了那个“金鱼”图案,然后对着她露出得意洋洋的表情,意思是,我厉害吧?

    厉害。楚千尘弯了弯唇角。

    楚云沐的眼睛更亮了,沾沾自喜。

    楚千凰从容不迫地以尾指勾起两段红绳,纤纤十指灵活地在红绳之间翻动了一下,就把红绳翻出了另一个花样。

    刘氏还在抱怨着,声音越来越尖锐:“大嫂,济世堂有错在先,现在我们银子也赔了,济世堂那边也总该有所表示吧?”

    “大嫂,我们菱姐儿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你可要给她做主啊!要是济世堂不肯让那位神医过来,就让它在京城里开不下去!”

    刘氏昂着下巴,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这边,刘氏尖锐的嗓音差点掀翻屋顶,那边,楚千凰、楚云沐和楚千尘三人则是静悄悄的,目光皆围着红绳转。

    楚云沐被难住了,苦恼地看着楚千凰指间的红绳好一会儿,最后又耍赖了。

    他往楚千尘那边靠了靠,悄悄地伸出两个指头,又扯了扯楚千尘的袖子,开始搬救兵。

    二姐,快帮帮我!楚云沐眨巴眨巴地看着楚千尘。

    楚千尘无奈地放下了才刚端起的茶盅。

    楚千凰眉眼含笑,把翻着红绳的十指转了个方向,落落大方地面向楚千尘,显然不在意楚云沐搬救兵。

    楚云沐拍拍楚千尘的肩膀,一副“都交给你了”的表情。

    他自己则兴致勃勃地转过头去看沈氏吵……不,训人。

    “二弟妹还真是好大的口气!”沈氏一点也不给刘氏面子,板着脸斥道,“这要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侯府是那等仗势欺人之辈呢!”

    “菱姐儿,这事错在你。且不论今天济世堂的人是怎么对待你,你一个姑娘家一言不合就让人砸铺子,哪里有一点侯府姑娘的样子?!你这做派又是跟谁学的?!”

    沈氏说着还轻描淡写地瞥了刘氏一眼,就差直说楚千菱这动不动就上手的做派是跟刘氏学的!

    刘氏差点没气个倒仰,哪里跟忍这口气。

    “大嫂,你这是什么意思?!”

    “菱姐儿在外面被人欺负了,你作为伯母,不给她撑腰也就罢了,还要帮着外人欺负她吗?!”

    “你可是她嫡亲的伯母!”

    刘氏说起来,新仇旧恨一并涌了上来。

    从前沈氏帮着楚千尘也就罢了,好歹楚千尘是长房的女儿,就算是妾生的玩意儿,这打狗也要看主人,沈氏维护她也是维护长房的颜面。

    可是这一次,欺负了他们菱姐儿的可是外人,而且不过是区区一个医馆!

    沈氏被刘氏那尖锐的声音刺得耳膜都痛了,她抚了抚衣袖,淡声道:“二弟妹,菱姐儿砸医馆,坏的是我们侯府的名声。要是她屡教不改,再连累了侯府的名声,我就禀了贵妃娘娘,把二房分出去。”

    分家?!刘氏傻眼了。有道是,父母在,不分家。太夫人还在呢,沈氏居然敢把分家挂在嘴上?!

    刘氏差点把“你敢”两个字说出口,但最后还是硬生生地咽下了,只觉得喉头发甜。

    沈氏怕真敢。或者说,楚贵妃敢!

    楚贵妃一向好名声,最怕被皇后抓到把柄,也怕因此影响到二皇子的名声,如果沈氏真的去跟贵妃说,贵妃怕是不会管楚千菱有没有受委屈,只会觉得她骄纵。

    那么,以贵妃的性子,不仅会劝说太夫人分家,恐怕女儿就算治好了脸,也肯定是当不成二皇子侧妃了。

    刘氏被吓到了。

    楚千菱也被吓到了,眨了眨眼,面纱的眼睛瞬间就红了起来,惶惶不安地看向了刘氏。

    “大嫂,哪有人动不动把分家挂嘴上的!”刘氏外强中干地说道,重重地一拂袖,“菱姐儿,我们走!”

    她拉上楚千菱气冲冲地走了。

    楚千尘背对着刘氏母女,正慢条斯理地以手指一根根地挑动楚千凰指间的红绳,灵巧的十指翻飞如蝶,那纤纤玉指在红艳艳的红绳映衬下,愈显白皙,肌肤如雪,格外好看。

    楚千尘三两下就又翻出了一个新花样,把楚云沐的魂儿也勾了回去,眼睛睁得大大的,生怕漏掉她每一个动作。

    “二姐,你可真厉害!”楚云沐愉快地给楚千尘鼓掌,觉得她真是给自己挣脸。

    楚千尘微微地笑着,目光不着痕迹地朝窗外看了一眼。

    外面夕阳落下大半,天空中霞光满天,琥珀步履匆匆地离开了正院,楚千尘满意地勾了勾唇。

    琥珀早就得了楚千尘的嘱咐,计算好时间,先刘氏母女一步到了刘氏的院子。

    她是去找青玉,送十全膏的。

    ------题外话------

    今天有8000字了,我好勤奋。

    顺便再要个月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