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散文诗词 >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 > 072揭破
    “表姐,多亏了你了。”青玉如获至宝地接过了琥珀递来的小瓷罐,小心翼翼地将之抓在手里,千恩万谢,“我用了这药膏才几天,伤口就大好,疤都快消失了。”青玉的另一只手摸了摸脸上的伤处,既庆幸,又感恩。

    “都是自家姐妹,何必这么客气。”琥珀笑盈盈地说道,估算着时间差不多,故意道,“我跟你说,这可是济世堂那位神医的药,你可省着点用……”

    “我还要当差,就先走了。”琥珀捏着帕子转过身,就要告辞。

    青玉连忙道:“表姐,我送送你。”

    青玉送琥珀出院门时正好与刘氏与楚千菱母女迎面相对,刘氏自是认得青玉的,但青玉只是一个二等丫鬟,之前刘氏也没多看她,现在再看她,才想起了几天前她的脸被碎瓷片划伤的事。

    刘氏方才在院外也听到了这对表姐妹说的话,面沉如水。

    “你,过来!”刘氏对着青玉勾了下指头,青玉就低眉顺眼地朝她走了过去,屈膝行礼。

    刘氏又道:“把脸抬起来!”

    青玉就乖乖地把脸抬了起来,刘氏仔细一打量,这才发现青玉的脸上只有一点点红痕了,如果不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

    刘氏也不知道青玉当时伤口有多深,只记得流了不少血,现在看着这好得未免也太快了。

    楚千菱也凑过来看青玉的脸,也是一惊,急忙追问道:“青玉,你是不是用了这药膏?”她指着青玉手里那个白底蓝花的小瓷罐,声音微微尖利。

    青玉缩了缩身子,一手紧紧地握着那个小瓷罐,应了声“是”,又怯怯道:“这是奴婢表姐给奴婢的。”

    楚千菱的目光霎时又看向了琥珀,目光似箭,像是要把琥珀钉在墙壁上似的。

    刘氏替楚千菱问了琥珀:“这药膏……你是从何处得来的?”

    琥珀回道:“这是我们姑娘从济世堂买来的十全膏,青玉是奴婢的表妹,奴婢看她受了伤,就问姑娘求了一些给她。”

    这句话对于楚千菱而言,无异于点燃了爆竹的引线,她霎时爆发了。

    “你说,这是楚千尘的药?!”楚千菱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说道,简直要气疯了。

    楚千尘明明知道自己在寻济世堂的那个神医,明明知道自己要求药,可居然瞒着自己,不把药膏给自己了!

    楚千菱二话不说地转过身,冲出了院子,原路朝正院方向冲去,越走越快。

    “菱姐儿!”

    刘氏唤着楚千菱,而楚千菱充耳不闻,反而走得更快了。

    楚千菱的脑子里嗡嗡作响,似有无数只蜜蜂在嗡鸣着,又似有一团团火焰在燃烧着……

    当她一口气冲到正院时,恰好看到楚千尘从楚云沐的房间里出来了,怒火烧得更旺了。

    “楚、千、尘,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楚千菱厉声斥道。

    因为跑了一路,她的气息急促,胸口不住地起伏着。

    此时,夕阳已经落下了大半,金色的余晖笼罩在屋檐与树梢,勾勒出两个少女娟秀的轮廓与衣衫。

    楚千尘停下脚步,抬眼凝望着楚千菱,唇边含着一抹抹淡淡的笑,云淡风轻。

    这种漫不经心的眼神和笑容,落在楚千菱的眼里,充满了嘲讽的意味。

    楚千菱的发丝因为方才的奔跑有些凌乱,与她身前从容优雅的楚千尘相比,她显得有些狼狈,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

    黄昏清冷的晚风吹起了她的面纱,露出了她颊边那道有些狰狞的伤疤,疤痕已经愈合,却是形成了一条微微凸起的肉疤,宛如一条肉色的蜈蚣盘踞在那里。

    楚千菱下意识地拉住了飘起的面纱,心口的怒火也随之蹿得更高了,燃烧着她的理智。

    她大步又朝楚千尘的方向走了两步,挡在了楚千尘的面前,咄咄逼人地质问道:“楚千尘,你为什么不把药膏给我?!”

    她的心里又气又急,觉得楚千尘分明就是故意的。

    楚千尘不但故意毁了她的脸,而且,明明知道她要神医的药膏来治脸,却藏着药不给她,眼睁睁地看着她求而不得,看着她因为脸伤而痛苦煎熬。

    甚至于,宁愿把药膏给一个贱婢都不给她,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心肠歹毒的人!

    楚千菱的眸中有几簇火焰在激烈地跳动着。

    楚千尘笑眯眯地看着楚千菱,轻描淡写地问道:“你说的药膏是这个吗?

    她从袖袋里掏出了一个白底蓝花的小瓷罐,那小瓷罐不足拳头大小,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却是让楚千菱心头猛地一跳。

    楚千尘拿出来的这个小瓷罐和方才青玉握在手里的那个一模一样,上面那宝蓝色的菊花缠枝纹是那么熟悉。

    楚千菱顾不上质问楚千尘了,目光紧紧地粘在了这个小瓷罐上。

    她没想到,楚千尘这里居然还有一瓶!

    楚千菱没见过顾之颜,她只是从张嬷嬷口中听说,济世堂那位神医有一种名为“十全膏”的药膏,去疤的效果特别明显,顾之颜原本伤得比她还要厉害,可短短时日,疤痕就淡得快看不到了。

    张嬷嬷说得玄妙,楚千菱也对神医给予厚望,偏偏几次求医,神医都拒而不见,说句心里话,楚千菱心里对这位传闻中医术胜似华佗的神医多少还是有四五分怀疑的,可是方才当她亲眼看到青玉脸上的伤口不过区区数日就消失了,她心里的疑虑自是一扫而空。

    现在,对楚千菱而言,这药膏可以说寄托了她全部的希望。

    “给我!”楚千菱的目光中绽放出炽热的光芒,伸手就要去抢。

    “不给。”

    楚千尘淡淡地吐出这两个字,嫣然一笑。

    说着,她的右手松开了,那个小瓷罐从她指间滑了下去,急速地往地上坠落……

    “啊!”楚千菱的喉底发出歇斯底里的尖叫,双目圆瞪,下意识地扑上前去接那个小瓷罐。

    但是,她的手落了个空。

    “砰!”

    脆弱的瓷器撞击在坚硬的青石板地面上,顿时四分五裂,透明的膏体随着那细碎的瓷片溅洒了一地。

    楚千菱感觉自己的心也似乎随之破碎了。

    她失魂落魄地蹲了下去,手指忍不住去碰触地上的药膏。没有这药膏,她的脸就永远好不起来了,二皇子再也不会多看她一眼……

    楚千尘朝楚千菱走近了一步,青莲色的裙裾进入她的视野,还有那绣着一对彩蝶的鞋头。

    楚千菱的视线顺着那青莲色的裙裾往上看,楚千尘精致的下巴微昂,带着一种高高在上的骄矜。

    这一瞬,楚千菱觉得眼前这个明丽出尘的少女有些陌生。

    楚千尘随意地掸了下袖子,轻轻淡淡地说道:“楚千菱,这十全膏呢,我宁愿砸了也不会给你。”

    她没有称呼楚千菱三妹妹,而是直呼其名,言语中的疏离显而易见。

    早在知道楚千菱的那一剑是故意的时候,她就已经不把楚千菱当妹妹了。

    前世,楚千菱毁了她的脸,让她的余生都只能顶着那道骇人的疤。

    本来,这一世也算是一报还一报了,但是楚千菱却又一次次地来招惹她,既然如此,就别怪她了。

    楚千尘自认为不是一个心胸宽广的人,说到底,这是她制的药,她凭什么要给楚千菱?!

    “楚千尘!”

    楚千菱简直要发疯了。

    她纤细的手指沾着透明的膏体,看向楚千尘的眼神怨毒而疯狂,仿佛要把她撕碎一般。

    楚千尘实在是太歹毒了,她就是故意见不得自己好,她怕自己的脸好了,就会和她抢二皇子!

    楚千菱的眼睛都红了,泪水在眼眶里打滚,心火烧得越来越旺。

    “不服吗?”楚千尘直视着楚千菱的双眸,笑容淡淡,眼角眉梢尽是居高临下的冷然,“不服也憋着吧。”

    “楚千尘!”楚千菱从地上猛地蹿了起来,朝楚千尘扑了过去,长长的指甲狠狠地往她脸上抓去,恨不得要把她的脸给撕烂了。

    楚千尘身形灵活地一闪身,楚千菱扑了个空,狼狈地摔在了地上,双手撑地,娇嫩的掌心被地上的砂石磕得生疼。

    “呀,三妹妹,你没摔痛吧。”

    楚千尘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过去想要搀扶楚千菱。

    她的背对着屋子,在凑近楚千菱的时候,用低得只有她们两个人能够听到的声音说道:“三妹妹,忘记告诉你了,我还有一瓶药膏。这是最后一瓶了。”

    楚千菱:“?”

    “不过,我为什么要给你呢?”楚千尘的声音压得更低了,字字清晰,“你差点毁了我的脸,为什么你还指望我会以德报怨地帮你?”

    “是你想毁了我的脸!如今这一切都是你应得的。”

    “你说,是不是呢?”

    楚千尘的声音又轻又柔又冷,听在楚千菱的耳中,就好像来自地府的勾魂使者一般,楚千菱四肢发寒。

    楚千菱有些慌了,身子细微地颤抖不已。

    她生怕楚千尘疯起来,真得把最后一瓶药膏也给砸了。

    “不……”楚千菱跪坐在地上,抬手想要拉住楚千尘的衣袖,但是,楚千尘只轻轻甩了一下手,就轻轻松松地避开了。

    楚千尘轻轻叹了一口气,直起身就要离开,楚千菱连忙喊道:“二姐姐,你别走……”

    “不是的,不是我要害你……”

    她的声音软了下来,眼神中、语气中都带着哀求,那么脆弱,那么惶恐。

    “不是你要害我?”楚千尘歪着小脸,仿佛带着一丝疑惑,一丝嘲讽,故意问道,“总不会是有人让你这么干的?”

    楚千菱:“……”

    她怔了怔,心绪一阵剧烈的起伏。

    “三妹妹,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楚千尘从楚千菱的右侧绕过,声音拔高了几分,用正常的音量说道,“这药膏我是不会给你的。”

    说着,她再也不看楚千菱,直接往院子外走去。

    楚千菱浑身冰凉,如置身冰窖般,从四肢到心口皆是一片冰冷,脑子里混乱如麻。

    从前的楚千尘懦弱胆小,只会小心翼翼地讨好别人,她从来不敢跟自己这样说话。

    但是现在的楚千尘,却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自信坚定,如渊渟岳峙,让楚千菱觉得有些慌,有些莫名的畏惧。

    今天自己在一气之下砸了济世堂,已经把济世堂给彻底得罪了,怕是真的请不到那位神医了,

    要是楚千尘真得宁愿毁了那瓶药膏,也不给自己的话……

    楚千菱抬手摸着面纱后的脸颊,指腹能够轻易的感受到那凸起的疤痕。

    她现在一定很丑吧,难道她一辈子都要这样吗?

    楚千菱的神情有些恍惚,失魂落魄。

    她忽然有些弄不清了,弄不清她当时为什么会想要毁掉楚千尘的容貌呢?

    恍惚间,楚千菱的耳边响起了一个女音:

    “三妹妹,二妹妹长得真是漂亮,你说是不是?也难怪昭表哥喜欢她……”

    楚千菱神情怔怔地看着前方楚千尘的背影,嘴里像是着了魔似的喃喃道:“不是的,不是的。”

    这时,走到院子口的楚千尘停住了脚步,依旧没有回头,道:“我不会把药膏给一个处心积虑要害我的人。”

    楚千尘又从袖袋里取出了一个白底蓝花的小瓷罐,高高地将之举起,仿佛随时都会放开手。

    “住手!”楚千菱奋力地爬起来,脱口而出道,“不是我!真的不是我要害你。”

    “是大姐姐……是楚千凰让我毁了你的脸的!”

    “三妹妹,你在胡说什么!”这时,后方传来一个熟悉的女音,低喝道。

    楚千菱转头望去,就见楚千凰随沈氏从楚云沐的房间走了出来,红衣少女的脸色煞白,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楚千菱。

    “三妹妹,你怎么能瞎说呢!”

    “娘,三妹妹她、她……”

    她又气又急,巴掌大的清丽小脸上满是委屈,气得语无伦次,“三妹妹,我知道你想要神医的药膏,可也不能胡乱攀扯我啊。”

    楚千尘慢慢地转过身,抓着手里的小瓷罐,捏了捏,来回看了看楚千凰与楚千菱,神情茫然。

    “为了这十全膏?”她似是自语,又似是质疑。

    十全膏!!楚千菱死死地盯着楚千尘手里的那个小瓷罐,见她没有再砸了,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

    楚千菱紧紧地攥着拳头,硬着头皮迎上沈氏、楚千凰与楚千尘三人各异的目光,还有满院子的下人也都神情复杂地望着自己,交头接耳地窃窃私语。

    楚千菱才十二岁而已,还从不曾遇到过这样的局面,一时混乱。

    不过,这说出口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也容不得她再咽回去了。

    反正她说的都是实话!

    楚千菱抬手指向了楚千凰,指认道:“就是大姐姐。是大姐姐让我这么干的!”

    楚千菱的耳边又响起了往日楚千凰对她说得那些话——

    “三妹妹,你可知道家里有意在你和二妹妹之间择一人给昭表哥当侧妃。”

    “我瞧着小时候,昭表哥明明待你更亲厚,不过,女儿十八变,二妹妹确实生得好,连我都要多看几眼,更别说昭表哥了。”

    “就像祖母说的,有些东西是天注定的,二妹妹的脸能入昭表哥的眼,那也是她的福缘。”

    “三妹妹,你别太难过了。俗话说,美人在骨不在皮。这容貌长得再好,终究也是不长久的。”

    “……”

    楚千菱一股脑儿地把楚千凰的话都重复了一遍,强调道:“这些话全是大姐姐说的!”

    就在刚刚的那一瞬间,楚千菱突然如醍醐灌顶,彻底想明白了。

    虽然她一直都讨厌这妖妖娆娆的楚千尘,可要不是楚千凰在她面前说了那些话,她也想不到动手去毁了楚千尘的脸啊!

    “对了,也是大姐姐夸我舞剑舞得好,说昭表哥喜欢看我舞剑,我才会临时起意拿着那对鸳鸯剑,想舞剑给他看……”

    也因为如此,才会有后来发生的一切!

    对!

    都是楚千凰的错!

    都是楚千凰害她的!

    楚千菱看着楚千凰的眼眸中闪着怨毒的光芒,把对楚千尘的厌恶以及对毁容的恐惧都转嫁到了楚千凰身上。

    “三妹妹。”楚千凰急切地打断了楚千菱,脸上难掩被冤枉的愤慨,正色道,“我没有!”

    “凰姐儿,菱姐儿说得是真的吗?”沈氏神情复杂地看着楚千凰,震惊有之、犹疑有之、混乱有之。

    方才,她在屋子里就听到了外面的争吵声,所以才会出来看看,没想到居然听到了这番对话。

    她打从心底里不愿意相信楚千菱说得这番话。

    楚千凰是她亲手教养出来的女儿,自小就懂事乖巧,对长辈恭顺孝敬,对下头弟妹友爱关照,在这偌大的京城里,她的女儿可以说数一数二的贵女,她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来!

    她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用言语怂恿一个妹妹去欺负另一个妹妹!?

    她的女儿怎么可能恶毒成这样!

    沈氏的本能告诉她不会的,但听着楚千菱的字字句句,看着她此刻的神情,又不像是在说谎……

    “娘,”楚千凰对着沈氏俩连连摇头道,“我没有。”

    她直视着沈氏的眼眸,道:“母亲,你相信我……我没有理由害二妹妹。”她的眼眶微微泛红,有忐忑,有气愤,有不安。

    楚千尘喃喃道:“是啊,大姐姐没有理由要害我的。”她摩挲着手里的小瓷罐,似乎被楚千凰和楚千菱弄懵了。

    不错。沈氏怔怔地看着楚千凰,手无意识地用力,把手里的帕子攥得更紧。

    照理说,女儿有什么理由去害楚千尘。做这等事,根本就是损人不利己。

    “不是的!”楚千菱高喊道,带着几分声嘶力竭的混乱。

    她已经进退两难了,心里更恨楚千凰,明明是她自己看楚千尘不顺眼,却偏要挑拨自己,借刀杀人!

    “菱姐儿!”

    这时,二夫人刘氏匆匆赶到了,气息凌乱。

    她见女儿一个人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周围除了沈氏母女三人外,就是正院的下人们,看着就像是一院子的人在欺负自己的女儿。

    刘氏一向护短,大步走了过去,嘴里喊道:“菱姐儿,你别怕,娘在这里!”

    “娘。”

    一见到刘氏,楚千菱就像是见到了救星,泪水霎时滚了下来,她朝刘氏扑了过去,哭喊道:“娘,是大姐姐!”

    “是大姐姐教唆我的,我才会想要毁了楚千尘的脸。”

    “然后,我的脸才会……”

    楚千菱痛苦不堪地捂着面纱后的脸颊。

    回想着这些日子以来,自己遭受的痛苦,还有一次一次被大夫说会毁容的绝望,这一刻,全都涌上了心头。

    在一遍遍地说着“是大姐姐害了我”的话,此时的楚千菱已经认定了这一点。

    她所有的恨意,所有的愤懑,所有的怨艾,全都转向了楚千凰。

    刘氏听着,心里“咯噔”了一下,将信将疑地说道:“菱姐儿,你说什么呢?你该不会弄错了吧。”

    楚千凰是楚家这一辈的嫡长女,一向姿容出众,优雅聪慧,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刘氏的震惊与犹疑都显而易见地表露在脸上。

    眼见连娘亲都不相信自己,楚千菱更气了,五官有些扭曲。

    她不管不顾地指着楚千凰道:“方才我说的这些话,全都是你说的!”

    “我楚千菱愿对天发誓,我要是有一个字的假话,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就让我的脸永远都好不了!”

    楚千菱气急败坏地叫嚣着,恶狠狠地盯着几步外的楚千凰,“楚千凰,你敢不敢发誓,你说啊!”

    她就像是一头受了伤的幼兽,带着一种身处绝境的疯狂与绝望。

    楚千凰:“我……”

    楚千凰的脸色更白了,呼吸也仿佛停滞了一下。

    她的眸光有些飘忽,深深吸了一口气,徐徐道:“三妹妹既然这么说了,那么,我楚千凰对天发誓,要真是我怂恿的……”

    “够了!”

    这个时候,沈氏突然出声打断了楚千凰。

    沈氏的腰杆挺得笔直,优雅一如平日,可看着楚千凰的目光却是无比的凌厉,心里是满满的失望。

    方才在楚千菱让女儿发誓的那一刹那,女儿的脸上一闪而过的是惶惶不安,虽然她掩饰得很好,但是沈氏还是一眼就瞧出来了。

    也就是说,她的女儿多半是真的说过那些话。

    沈氏的凤眸中幽沉幽沉的,声音微涩地说道:“凰姐儿,你说,你是不是和你三妹妹说过这样的话?”

    “从小到大,你的心里头若是慌了,就会紧张地抠自己的指腹。”

    “你别想骗我!”

    最后五个字,沈氏说得凌厉至极,如同利箭般射了过去。

    楚千凰的心头猛地一跳,下意识地把右手松开了。

    皱成一团的帕子从她手上滑落,落到了冰冷的地面上。

    而她的食指指腹上,一道血红的抠痕赫然其上。

    楚千凰的瞳孔忽明忽暗。

    她一咬牙,面颊惨白如纸,道:“娘,我从来没有要撺掇三妹妹去伤害二妹妹。事情不是像三妹妹说得那样。”

    “娘,那些时日,三妹妹的心情一直不好,她总说、总说……”

    她看了站在一旁的楚千尘一眼,微咬下唇,似乎觉得难以启齿,“她总说二妹妹在勾引昭表哥,郁郁寡欢,我才安慰了她几句。”

    “我确实说过那些话,但三妹妹完全想岔了,我只是想告诉三妹妹,二妹妹是长得好看,但美人在骨不在皮,妻娶妻贤,岂能光看脸呢,三妹妹不该为此伤神,影响了姐妹感情。”

    “娘,我真的不知道三妹妹居然会起了那等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