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散文诗词 >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 > 088掉包(一更)
    秦曜沉默了,抿紧了嘴唇。

    瞳孔中漆黑如墨,不见平日里的跳脱,整个人隐隐透出一丝丝难言的苍凉与悲怆。

    楚千尘对着苗军医吩咐道:“这银针可以止痛止血,等半个时辰后再拔。”

    “届时伤口要是还疼,你就给他开点麻沸散。”

    “陈年芥菜卤汁每次再加两匙,继续服着。”

    “他暂时不能下榻,不能动,要好好养着!”

    楚千尘又给秦曜重新开了方子,丢下那句老话:“他要是有什么不适,就让人去找我。”

    直到楚千尘交代完了一切,顾玦还没回来,楚千尘又多赖了一会儿,直到给秦曜拔了银针,这才蔫蔫的,垂着头走了。

    这一次,心事重重的秦曜没心思取笑她。

    楚千尘走了,临走还带走了一坛子陈年芥菜卤汁。

    回琬琰院后,楚千尘睡了个回笼觉。

    她半点也不担心进宫的顾玦,几乎是一合眼就睡着了。

    她两夜没睡,疲惫不堪,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次日鸡鸣了,天还没全亮。因为她昨天睡得熟,琥珀就没吵她,黄昏又替她去荣福堂告了假。

    将近睡了一天一夜,楚千尘彻底睡饱了,吩咐琥珀摆膳。

    然而,她才吃上了一口美味的蟹黄小笼包,陈嬷嬷急匆匆地来了。

    “二姑娘,烦您去一趟正院。”陈嬷嬷忧心忡忡地说道,眉心的褶皱简直可以夹死苍蝇了。

    楚千尘心里咯噔一下,忙问道:“怎么了?”

    陈嬷嬷道:“四少爷发热了,昨天也请了大夫来府中给四少爷看了,大夫开了退热药,四少爷吃了后,就退了烧,但是夜里又烧了,反反复复……”

    楚云沐吃了药就退热,药效过了又再发烧,如此反复了几回,沈氏也忧心起来,觉得不是普通的小儿发热,所以才让陈嬷嬷来找楚千尘。

    楚千尘哪里还有心思用膳,立即就跟着陈嬷嬷去了正院。

    沈氏还在楚云沐的屋子里,她从昨天半夜开始就没睡,整个人憔悴了不少,眼眶下一片青黑的阴影。

    沈氏见楚千尘来了,急忙让开,蹙眉道:“尘姐儿,你快给沐哥儿看看。他还在发烧。”

    楚云沐还睡着,整个人迷迷糊糊,额角的鬓发被汗液浸湿,显得有些狼狈,有些脆弱。

    楚千尘在榻边坐下,她还没诊脉,就发现不对劲。

    楚千尘眉头微蹙,以指尖刮了些伤口边缘的药膏下来,闻了闻,神色一凛。

    果然!这不是十全膏。

    “去取一盆开水放凉的清水来,把四少爷脸上的药膏洗干净。”楚千尘吩咐屋里的丫鬟道,又让琥珀去取一碗陈芥菜卤汁来。

    楚千尘心里庆幸,幸好她带回一坛子陈芥菜卤汁存着,现在可以派上用场。

    楚千尘自己也没闲着,以最快的开了一张方子,吩咐陈嬷嬷去抓药,然后问沈氏道:“母亲,那罐十全膏呢?”

    沈氏一个眼神,大丫鬟就取来了一个白底蓝花的小瓷罐来。

    楚千尘看了一眼瓷罐中透明的膏体,这一次,就是不闻,她也可以确信一点。

    “这不是十全膏,”她正色道,“只是普通的面霜。”

    有人用普通的面膏替换了十全膏,楚云沐的伤口虽不大,但很深,涂了这面霜,伤口红肿,非但没愈合,反而严重了,所以才会让他发起了高热。

    大丫鬟傻眼了,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忙道:“夫人,奴婢没有。”

    沈氏瞳孔微缩,郑重地问道:“尘姐儿,沐哥儿他……”

    “母亲别担心,发现得很及时,不妨事。”楚千尘柔声安抚沈氏。

    从楚云沐发烧起,沈氏就宛如一张绷紧的弓,直到此刻才算放松了下来。

    她才可以冷静地去思考着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前日下午,楚云沐在演武场划伤了脸,当时她让陈嬷嬷亲自回来取的十全膏,也是楚千尘亲手给楚云沐上的药。

    也就是说,那个时候,十全膏是对的。

    十全膏是在那之后出了岔子,被人给调换了。

    那么谁急着要十全膏,而且又有能力在她这里玩一出调包计呢。

    刘氏母女俩显然没有这本事在自己的院子里动手脚。

    沈氏一下子想到了一个人——

    楚令霄。

    这一瞬,恨意如火山般爆发,几乎将沈氏的理智烧灭。

    沈氏紧紧地攥着手里的帕子,也没瞒着楚千尘,徐徐道:“是你父亲。”

    这四个字从齿缝间挤出。

    楚千尘怔了怔,随即明白了,垂下了眸子。

    前日楚云沐受伤后,她特意检查过那把女真弓,发现是弓弦老化导致受力断裂。

    那把女真弓是旧弓了,在演武场上至少放了十来年,弓弦会断再正常不过了,就跟琴弦没有保养好也会断裂一样

    但凡学过骑射的人都至少会遇到过几回断弦,所以,当时谁都以为只是个小意外。

    实际上,那把弓兴许是被人为的换了根老化的弓弦。

    楚令霄这么做自然是为了姜姨娘。

    姜姨娘的脚因为被铜帐钩烫伤而留了疤,楚令霄买不到十全膏,就把主意打到了沈氏手里这一瓶上……

    不,不只是如此!

    楚千尘心头似有一道惊雷划过,之前没想通的事在这一瞬犹如散落的珠子似的窜了起来。

    应该说,这个局本来是冲着她来的。

    楚令霄从沈氏这里讨不到十全膏,就干脆另辟蹊径,从那把女真弓下手。

    演武场的那把女真弓最近都是她在用,这在侯府并不是什么秘密,楚云沐还亲手在弓身上刻了一个“尘”字,并且对着好几个兄弟姐妹都炫耀了一番。

    前日要是楚云沐没突发奇想地去用那把女真弓,那么自己继续用下去,弓弦早晚会断,不是前日,就是昨日,或者明日。

    她一旦伤了脸,嫡母也会理所当然地把十全膏还给她。

    那么,接下来就可以由姜姨娘亲自来找她讨药膏。

    楚令霄心里肯定是觉得她必然不会也无法拒绝她的亲娘。

    然而,被弓弦伤了脸的人不是她,而是楚云沐,那么楚令霄也没法去讨十全膏了。

    他只能走了下下策,偷偷地替换了这罐十全膏。

    楚千尘是这么想的,沈氏也是同样的想法。

    屋子里,除了楚云沐低低的呓语声,陷入了静默。

    屋子里静得可怕,大丫鬟一动不动,心下骇然。

    直到琥珀拿着陈芥菜卤回来了,沈氏才回过神来,让大丫鬟起身。

    楚千尘让大丫鬟取十匙,温汤炖热饮之,心里庆幸,要是以永定侯府的能力,怕是没有办法这么快就找到十年以上的陈芥菜卤。

    而楚云沐年纪小,高烧烧久了,会烧坏脑子的。

    楚千尘感觉手上一暖,沈氏拉着她的手,正色道:“尘姐儿,谢谢你。”

    沈氏是在告诉楚千尘,无论楚令霄是冲着谁来的,她都不会因此迁怒到楚千尘身上。只有千年做贼的,哪有千年防贼的道理!

    楚千尘这才回过神来,道:“母亲,待会儿陈嬷嬷抓药回来,先一日一剂,分三次煎服。”

    “我重新再制十全膏怕是要费些功夫,惠安县主那里还有,不如先从她那里匀一点,等我制好了,再分一些给惠安县主就是了。”

    沈氏是关己则乱,心乱如麻,此刻被楚千尘这一提醒才回过神来,她又赶紧吩咐大丫鬟冬梅去靖郡王府借十全膏。

    戌初,冬梅就回来了,与她一起来侯府的,还有靖郡王妃沈菀。

    沈氏得知妹妹来了,去了堂屋见她。

    “大姐姐,”沈菀这次是孤身来的,没带顾之颜,她的脸上忧心忡忡,关切地握住沈氏的手,“沐哥儿还好吧?这是十全膏,你尽管让沐哥儿先用着,七娘那边到下次复诊都够用的。”

    “而且,七娘脸上的疤痕快全好了,淡得几乎看不到了!”

    当时,小神医说女儿的伤疤一个月就可消去,果然是一个月,小神医真是神了。

    沈氏也不跟自己的妹妹客气,收下了那歌白底蓝花的小瓷罐,让冬梅拿去给楚云沐涂上。

    “沐哥儿他应该没大碍……”沈氏说起来,恨意就涌了上来。

    在自己的亲妹妹跟前,她也没有什么家丑不可外扬的心思,毫不掩饰她的恨意。

    “沐哥儿前日不慎伤了脸,本来他已经上了药了,是十全膏,结果他用的十全膏让人偷换掉了。”

    “我琢磨着,除了楚令霄,怕是没旁人可以做到了。”

    沈氏把姜姨娘之前伤了脚,楚令霄曾为她来找自己求药的事都说了。

    “啪!”

    沈菀简直快气疯了,一掌重重地拍在手边的茶几上,震得那茶盅都跳了跳。

    她一向是爆脾气,发起火来,连靖郡王也惧她三分。

    “堂堂永定侯为了一个妾,竟然这么对侍嫡子,简直……简直……”

    “大姐姐,你当初就不该应下这门婚事。”

    沈菀的俏脸上怒意汹涌,愤愤地为沈氏叫屈。

    在她看,她的大姐姐什么都好,就是嫁亲王、皇子那也是嫁得的。

    当年,老侯爷亲自上门为世子求亲,穆国公因为永定侯府的老侯爷曾救过他一命,就应下了,把嫡长女下嫁到了侯府。

    穆国公夫妇当初也是问过沈氏的意思,沈氏不忍父亲为难,想着终归要嫁人,应下了这门亲事。

    沈氏眸光微闪。

    她从来不是一个沉溺往事的人,嫁都嫁了,也都生了一双儿女,再来说后悔也于事无益。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就算她嫁到别家,也不代表此生就会顺顺畅畅的。

    沈氏拍了拍沈菀的手,安抚她道:“你啊,都快三十的人了,还是这副爆脾气。”

    说句实话,沈氏心里是高兴的,妹妹能够像在闺中时那般肆意,代表妹夫对她很好,虽然七娘的事成了他们夫妻间的一根刺,但是只要七娘能慢慢好起来,时间自然可以治愈曾经的伤痛。

    “大姐姐,我才二十七岁!”沈菀不依地强调道。

    在沈氏跟前,她不由露出几分小女孩的娇态。

    沈菀定了定神,冷静了一些,问道:“大姐姐,你打算怎么办?”

    “先等沐哥儿好起来再说,我现在也没有心思再管别的了。”沈氏揉了揉眉心。

    虽然理智告诉她,有楚千尘在,楚云沐肯定会没事,但是只要他一日没好,沈氏作为母亲,就难免牵肠挂肚。

    对现在的她来说,这一双儿女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都可以往后放。

    沈菀看着姐姐这副样子,心疼极了,她犹豫再三,把埋藏在心头有一段时日的念头说了出来:“大姐姐,你有没有想过和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