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散文诗词 >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 > 092革职
    两人从秦曜暂住的客院出去了,闲庭信步地朝侧门方向走去。

    两人并肩而行,顾玦比楚千尘高出了一个头,步伐自然也大,他特意配合她放慢了速度。

    一路上幽静空旷,就没遇上什么人,不像永定侯府,没走几步就会碰到几个下人。

    这偌大的王府王府像是没几个人似的。

    楚千尘的心情十分恬静,与他一起行走于宸王府,让她一瞬间有种梦回前世的恍然。

    她默默地捏了自己一下,不知道第几次地在心里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真的。

    此刻,飞翔半空中的雀鸟是真的,萦绕在鼻端那蘅芜香的气味是真的……

    她随意抬起右手,掌心向上,任由一片大红的花瓣落在她掌心。

    这石榴花的花瓣也是真的。

    楚千尘弯着嘴唇笑了。

    突然,她身旁的顾玦停下了脚步,恰好对上她那双笑盈盈的眼眸。

    他垂眸注视着她的眸子,问道:“楚姑娘,你近日是不是有什么不顺心的?”

    楚千尘已经连着几夜没睡好,日夜颠倒,眼眶下多了一片青黑的暗影,人也有些憔悴。

    顾玦早就看了出来,所以才借着送客,问问她。

    对于顾玦,楚千尘一向是有问必答,毫无隐瞒。

    他问了,她就把楚云沐被弓弦伤了脸以及他用的十全膏被楚令霄替换的事都说了,甚至连她自己给楚令霄下了药的事,也一并如竹筒倒豆子般全说了。

    她知道王爷不会有那等愚孝的念头,也确定王爷一定会赞同她的做法,因此神情坦然得很。

    顾玦静静地聆听着。

    他曾听薛风演说过一些关于楚千尘的事,在永定侯府,楚千尘和嫡母沈氏十分亲近,反而比她与亲爹亲娘的关系要好得多。

    看着楚千尘提起沈氏与楚云沐母子时那柔和的眼神,顾玦就知道薛风演所言不假。

    即便楚千尘从头到尾没提楚令霄对弓弦动手脚是冲着她来的,以顾玦的聪明也能轻而易举地推导出来。

    顾玦眸色微深。

    很显然,楚令霄与楚千尘的生母姜姨娘不但不在意她,还百般心机地想利用她,甚至不惜以伤害她来达到目的。

    对于普通人而言,这怕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可是楚千尘却是波澜不惊,神情间没有一丝一毫的难过,显然是早就习惯了。

    她才十三岁而已,到底是发生了多少事,才会让她对她的双亲失望到这个地步。

    这丫头啊,真是让人觉得既心疼又酸楚。

    顾玦忽地抬手,朝楚千尘的发顶伸来。

    楚千尘还以为他要揉自己的头,眸子亮了几分。

    可是,他温热的手指只在她鬓发间轻轻碰了一下,就收了回去。

    那白皙修长的手指间多了一片大红色的石榴花瓣。

    他随手把那片花瓣放开,可是楚千尘却又伸手把那片花瓣也接在了自己的掌心,握在了拳头中。

    王爷方才是安慰她吧!楚千尘仰首看着顾玦,笑得甜甜的。

    一阵微风拂来,吹起她脸上的面纱与头上束发的丝带,衣袂翻飞,衬着她弯弯的眉眼,神采飞扬。

    顾玦把楚千尘送到了侧门。

    王府的马车载着楚千尘渐行渐远,顾玦望着那离去的青篷马车,随意地抬手弹了手指。

    下一瞬,薛风演就神出鬼没地出现了,从高高的墙头轻盈地落下,他似乎已经猜到了顾玦有事要问他。

    “楚令霄现在担着什么差事?”顾玦淡淡地问道。

    薛风演如今可谓是“楚家通”,别说是楚令霄的差事,连楚家其他几位老爷的差事以及几位公子在何处读书等等全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他立刻就答道:“旗手卫。”

    三个字毫不掩饰他对楚令霄的不屑,楚令霄这永定侯实在是没什么值得称颂的地方,比前头的老侯爷差得不是一星半点。

    而且,眼瞎不说,人品也不怎么的。

    顾玦漫不经心地掸了下袍子,丢下一句:“既然断了腿,他就好好歇着吧。”

    顾玦说得意味不明,但是薛风演立刻就明白了。

    他生怕被云展抢了差事,赶紧领命:“王爷,您放心,这事就交给我!”

    薛风演轻快地一跃而起,翻过高墙就没影了。

    王府外,那辆青篷马车也已经消失在了路的尽头,马车一直把楚千尘送到了济世堂。

    楚千尘在济世堂逗留了一个时辰,全然不知道兵部的调令在此期间送到了永定侯府,以楚令霄需要养伤为名,革了他的差事。

    姜姨娘声音发颤地念完了调令,几乎不敢看楚令霄的脸色。

    “拿给我看看……”楚令霄的声音同样在发颤,面色难看极了,白了青,青了紫。

    他的断腿到现在还剧痛难耐,大夫开的那些止痛的汤药全都维持不了多久,而且,他因为怕做噩梦不敢睡,明明眼皮沉甸甸的,却只能强撑着,不过才一天,他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全然不见平日里的高贵沉稳,整个人憔悴不堪。

    这道兵部的调令对他而言,简直是双重打击。

    姜姨娘把那道调令递给了他,他一目十行地看完了它,目光停顿在左下角的兵部红印上。

    那血红的印章是那么刺眼,仿佛鲜血似的。

    楚令霄的胸膛剧烈起伏着,仿佛被雷劈了似的。

    这个差事对他来说,太重要了!

    为了这个差事,他费尽了心机,足足花了好几月四处周旋,又花了足足五万两白银打点,才把这旗手卫副指挥使的位子拿到手。

    他真正的目标自然不是为了一个区区的副指挥使,而是指挥使这个位置。

    他也是偶然得知,旗手卫王指挥使的父亲在老家病重,每况愈下,王家请了不少名医,都说王老太爷恐怕熬不到下半年。

    一旦王老太爷没了,王指挥使就要丁忧,那么指挥使的位置自然也就空出来了。

    这个位置是他振兴侯府的希望。

    这些年,他们永定侯府日渐式微,那些京中的宗室勋贵都不把侯府放在眼里,远的不说,近的就是上个月礼亲王六十大寿,也没给侯府送帖子。

    要是他再没个差事,这京城还有他们侯府的位置吗?!

    楚令霄觉得心如绞痛,喉头突地一甜,一口鲜血自唇齿间喷了出来。

    那鲜血染红了他手中的那张调令,红得触目惊心。

    姜姨娘见状,惊声尖叫起来,扑到了楚令霄身上,哭喊着:“侯爷……侯爷您别吓妾身啊!”

    姜姨娘泪如雨下,脸色煞白,仿佛随时都要晕厥过去似的。

    瞧姜姨娘这副没有主见的样子,大丫鬟知道是指望不上她了,连忙吩咐小丫鬟道:“快,赶紧让人去大夫来!”

    “再让人去通知太夫人与大夫人。”

    “……”

    屋子里乱成了一团。

    姜姨娘嘤嘤哭个不停,丫鬟们来来去去。

    不一会儿,整个侯府都惊动了,都在说侯爷因为被兵部撤了差事气得吐血的事。

    楚千尘刚刚回府,琥珀早就在门房那守着她,顺手接过了她手里的那些药包,又把这件事与她说了。

    楚千尘动了动眉梢,在短暂的惊讶后,她就抿唇笑了。

    “姑娘。”琥珀瞧着自家姑娘,总觉得她有些怪怪的,就像是偷了腥的猫儿似的。

    楚千尘愉快地往着琬琰院方向走去,步履轻快得简直快要飞起来了。

    她可以确信,这肯定是王爷在给她出气。

    那是,王爷一向待她最好了。

    楚千尘回了琬琰院后,就把自己关在小书房里,亢奋地制作着十全膏。

    这一忙就是足足两天。

    这两天因为楚令霄的腿伤,太夫人免了他们的请安,太夫人忙着让人在京城以及附近的城镇四处寻擅骨科的名医。

    楚千尘除了每日去探望楚云沐外,基本上是足不出户。

    两天后的黄昏,楚千尘终于制作好十全膏,经过反复熬制、过滤后,十几个药包最终只做成了约莫一个瓷碗的药膏。

    她把十全膏分了两份,一份以白底蓝花小瓷罐装着,另一份以一个黑色的小瓷瓶装着,又额外往里面另加了几味药。

    楚千尘把那个黑色小瓷瓶抓在手里,嗅了嗅,嘴角勾出一个弧度。

    她走到窗边,双手把窗扇推开了。

    窗外的庭院里,空无一人,只有那花木随风轻轻地摇曳着。

    楚千尘喊了一声:“薛公子?”

    庭院里的一棵梧桐树肉眼可见地轻颤了一下,仿佛受了惊吓,抖了抖似的。

    下一刻,一身青衣的薛风演从梧桐树上一跃而下,神情古怪地朝窗边的楚千尘走来,脸上还有些懵。

    虽然他隐约猜到,楚千尘大概早就发现有人在暗中跟着她了,但是她怎么确定是他呢?

    而且,她就这么大大咧咧地把他叫出来,合适吗?!

    楚千尘看着窗外的薛风演,唇角翘了翘。

    她确实早知道了。

    王爷何其尊贵,她不过是一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神医,怎么看怎么可疑,他们肯定要查清她的祖宗十八代的。

    这两个月来,薛风演一直悄悄地跟着她,起初是为了查清她的来历,到后来,就是为了保护她的安全。

    在她治好王爷以前,薛风演他们都不会允许她有任何的闪失。

    “薛公子,帮我个忙。”楚千尘定定地看着他。

    “姑娘请说。”薛风演神情慵懒地笑了笑,颇有几分洒脱不羁的味道。

    他看着更像是一个执剑游天下的侠士,而非一个厮杀疆场的军人。

    “请薛公子把这罐药膏与……姜姨娘的那罐偷换了。”楚千尘平静地说道,把手里那个黑色小瓷瓶递向薛风演。

    薛风演:“……”

    薛风演怎么也没想到楚千尘所求竟然是这个,眼神更加微妙。

    楚千尘又把那黑色小瓷瓶往薛风演那边递了一寸,泰然地又道:“大不了要是你以后受了伤,我免费给你治!保管你能比旁人多一条命。”

    薛风演:“……”

    他抬手接过了那个黑色小瓷瓶,随意地把玩了两下,应下了:“好。”

    虽然就算没有楚千尘这句允诺,他也会答应帮她。

    薛风演收了那个小瓷瓶就走了,楚千尘也出门了,带上了另一个白底蓝花的小瓷罐。

    楚千尘去了正院看楚云沐,恰好楚千凰也在。

    楚千凰昨晚才刚回侯府,前几日,她陪着外祖母穆国公夫人去了大兴寺礼佛,还是因为听说楚令霄伤了腿,才匆匆地赶了回来。

    “娘,我刚听祖母说,父亲他丢了旗手卫的差事……”

    “娘,我要不要进宫一趟,问问贵妃姑母?”

    楚千凰瞧着忧心忡忡,秀气的柳眉紧紧地皱了起来。

    楚千尘缓步走了进去,目光不动声色地在楚千凰的身上扫过。

    沈氏没避讳楚千尘,毫不犹豫地拒绝道:“不必了。”

    “这是你爹的事,凰姐儿,你一个晚辈,还是个姑娘家,就别掺和进去了。有什么事,你祖母自会找贵妃商量。”

    沈氏对于楚令霄的差事是半点也不在意,反正只要侯府的爵位还在,以后这爵位可以传给她的沐哥儿就够了。

    差事什么的,管她什么事!

    说到底,就算侯府现在没落了也不妨事,她有嫁妆、有银子,怎么也苦不了她的子女。

    等将来沐哥儿长大,自然能够靠自己去闯一个前程。

    楚千尘走到了沈氏面前,见了礼。

    沈氏的眼眸对上楚千尘时,神色间就满含笑意,温声道:“尘姐儿,你可来了,沐哥儿从中午时就在叨念你呢。”

    她话音还未落下,门帘后就传来了楚云沐叽叽喳喳的声音:“是不是楚千尘来了?”

    楚千尘就进去看楚云沐了,沈氏和楚千凰也一起进了屋。

    楚云沐才刚睡了个午觉,使唤着丫鬟伺候他起身,嘴巴一点也没停下。

    “楚千尘,你快告诉娘,我真的已经全好了!”

    “你看我,现在精神多好,胃口多好,我中午还足足吃了两碗米饭呢!”

    “我都养了这么多天了,再让我养下去,我从头到脚都得发霉了。”

    楚云沐一边说,一边还悄悄地给楚千尘塞了一个他编的草编,拼命使着眼色,意图行贿。

    楚千尘被他逗笑了,忍不住又去揉他的头。

    楚云沐想避,又忍住了,想着还要求楚千尘呢,一副“忍辱负重”的样子。

    楚千凰怔怔地看着他们,脑海中不禁浮现那一日楚云沐避开自己的那一幕,“大姐,男孩子的头不能揉的。”

    她霎时就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就仿佛有一道看不见的门,把她排挤到了门外,她既插不上嘴,也无法融入。

    楚千凰突然就动了,朝楚云沐走近了几步。

    大丫鬟见状,便识趣地避开了。

    楚千凰亲自给楚云沐系上了袍子上的带子,心疼地柔声道:“沐哥儿,还好你没事。”

    她伸手在他脸上的伤痕旁轻轻地抚了一下,“沐哥儿,以后你还是别练骑射了,万一再出事。”

    沈氏闻言,微微蹙眉,不赞同地说道:“凰姐儿,男孩子不能娇养,况且,也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沈氏眸光一闪。

    如果“贼”存心盯上了你,就算楚云沐这一次避开了弓弦,将来也避不过别的。

    这一次,楚令霄可以偷偷换掉楚云沐的药膏,下一次又怎知他还会动什么手脚!

    “大姐,我以后可是要当大将军的!”楚云沐也不依。

    他挺了挺胸,一副傲娇的样子。

    窗外的那只小细犬听到了主人的声音,在外头愉快地“汪”了一声,仿佛在附和他一样。

    楚云沐愉悦地笑了,觉得真不愧是他养的狗,与他真有默契。

    “夜影!”

    他从丫鬟递来的匣子拿了块猪肉脯,随手朝窗外一丢,那头七个月大的细犬往上一跳,一口就咬住了那块肉脯,美滋滋地吃了起来。

    楚千凰嘴角一僵,眼角的余光不由瞥向了楚千尘,楚千尘也从丫鬟手里的匣子里取了块肉脯往窗外丢。

    明明楚千尘什么也没说,可是楚千凰却再次品尝到那种仿佛被排斥在外的滋味。

    楚千凰揉了揉手里的帕子,乖顺地颔首道:“娘,您说得是。”

    “我太担心沐哥儿了,倒是有些钻牛角尖了,做人怎能因噎废食。”

    沈氏在心里幽幽叹息。

    从前,她觉得女儿处处都好,什么都不用她操心,如今才意识到女儿看似完美的外表下藏了这么多问题。她得仔细看着这丫头,一样样地掰正过来才行。

    否则,她真怕女儿会走偏,一失足成千古恨。

    很多时候,人是没有回头路可以走的。

    女儿的目光与心胸终究是狭隘了点,不似尘姐儿,恩怨分明,荣辱不惊,胸中自有沟壑……

    在楚家的一众姑娘中,尘姐儿已经不是用“脱颖而出”四个字可以形容,让她常有种难以言说的唏嘘与慨叹:楚家竟然能养出像尘姐儿这样的姑娘。

    沈氏不由朝楚千尘看了过去,见她与楚云沐也不知道在说什么小秘密,姐弟俩皆是笑得眉眼弯弯,瞧着融洽极了。

    沈氏全然没注意到,楚千凰也顺着她的目光看向了楚千尘与楚云沐,眼底浮现一抹阴霾。她手里的帕子攥得更紧了。

    楚千尘陪楚云沐玩了近一个时辰,才离开。

    临走前,她把刚制好的那罐十全膏给了陈嬷嬷。陈嬷嬷谨慎地将之收好,几乎是发誓似的表示,她绝对不会让这罐药膏离开她的视线。

    楚千尘直接回了琬琰院。

    这才一进屋,窗边就多了一道青色的身影,把琥珀吓了个半死。

    琥珀也认得薛风演,没喊出声,她赶紧守到了小书房外,生怕旁人进来。

    薛风演把手里的黑色空瓶子丢还了楚千尘,道:“事情办妥了。”

    他一定也没跟楚千尘客气,直接把从姜姨娘那里替换来的十全膏给吞了。

    楚千尘信手接过了那个抛在半空中的小瓷瓶,只这么一个简简单单的动作,就透着一股英姿飒爽的气质。

    楚千尘知道薛风演办这么点小事绝对没问题,说是杀鸡用了牛刀也不为过。

    她眸子里荡漾起清浅的笑意。

    薛风演摆了摆手,本来要走了,转过身后,又想起了一件事,就多说了一句:“我出来的时候,看到姜姨娘回了清辉院。”

    楚千尘一言不发,就这么看着薛风演在眨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他从来没来过。

    楚千尘的目光徐徐左移,望向了清辉院的方向。

    姜姨娘此刻刚进了自己的屋,她在楚令霄那里伺候了整整两天,直到今天才回来。

    “姨娘,喝杯安神茶。”丫鬟绢儿给姜姨娘奉了茶,心疼地说道,“这两天真是苦了姨娘了,夫人也真是……”

    绢儿为姜姨娘打抱不平,觉得沈氏就这么丢下重伤的侯爷不管不顾,未免也太不像话了。

    姜姨娘浅啜了两口热茶,浑身上下都掩不住的疲惫,柔柔地说道:“哎,夫人与侯爷之间的误会太深了……”

    “我辛苦一些不算得什么,只要侯爷可以痊愈。”

    “可现在连太医院的太医都束手无策,也不知道侯爷会怎么样……”

    她一双弯弯的黛眉似蹙非蹙,看着忧心忡忡,似乎很担心楚令霄的伤势。

    她端着茶盅的纤白手指微微用力,瞳孔中闪闪烁烁。

    九岁时,她的父母相继过世,家道中落,族人把她一个孤女推来推去,无奈之下,她只能来投奔楚家。那之后,她就侯府暂住了下来,体会到了何为寄人篱下之苦。

    她知道这个侯府以后会是表哥楚令霄的,所以,她小心翼翼地讨好楚令霄,楚令霄喜欢什么,她就学什么,她一步步地让他对她情根深种。

    在她及笄前,楚令霄曾牵着她的手,对月发誓将来要娶她为妻。

    然而,他终究是食言了。

    沈氏横插一脚,抢了她的侯夫人……是沈氏对不起她!

    而她还能怎么办呢?

    她除了楚家根本就无处可去……

    姜姨娘又浅啜了口茶,茶汤里那沉沉浮浮的茶叶映在她眸中,映得她的眼眸越发深沉复杂。

    这些年来,楚令霄怜惜她委身为妾,对她一直很好。

    她完全没想到平日里温柔体贴的楚令霄在伤了腿后,会变成这副样子,暴躁易怒,这两天他就像是一头困兽似的,动不动就对着她发脾气,砸东西。

    现在的他,与从前的他,判若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