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散文诗词 >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 > 120太后(一更)
    偌大的广场上,周围的数百人来来去去,喧哗依旧,可这些声音都传不到楚千凰的耳中。

    她呆呆地地望着白衣僧人俊美无俦、高洁出尘的侧脸出了神,思绪混乱。

    据她所知,乌诃迦楼是有一只猫,一只四蹄雪白的黑猫。

    接下来的一段岁月,无论是北齐还是南昊都将面临一番剧变。

    宸王顾玦不过是风烛残年,撑不了多久了;

    而乌诃迦楼也会迎来他人生最惨淡、最黑暗的年华。

    待他从大齐返回南昊,他就会被南昊皇帝废黜、被追杀、乃至被南昊举国通缉,被天下人唾弃,面对众叛亲离,从高高的九霄云巅跌落凡尘,

    接下来的几年,他会像阴沟里的老鼠一般过上般躲躲藏藏的日子,在那段无人得知的岁月里,他一直带着那只黑猫。

    据说,那只黑猫是他从大齐出使时带回去的,只是一只残废猫。

    直到后来,他还了俗,登上南昊的至高之位,再过了许多年,他打下了大齐,统一中原,那只年老的黑猫还养在他身边,被尊为圣猫。

    楚千凰心里暗潮汹涌,不得不猜测他们此刻说得那只幼猫就是她梦中那只黑猫。

    楚千凰来回地看着迦楼与楚千尘,就听背对着自己的楚千尘开口道:“月影……我给它取了名字叫月影。它还小,腿脚恢复得不错,再过几天就可以行走了,不过想要上窜下跳还是要再养上二十来天。”

    楚千尘专门安排了一个小丫鬟照顾那只小黑猫,小猫六月初刚到侯府时,因为断了腿,所以蔫蔫的,现在早已经生龙活虎了,一天比一天调皮,要不是有人看着,它早就已经上房揭瓦了。

    说到自家养的小奶猫,楚千尘唇角的笑意更浓了,眸生异彩,脑海中浮现它乖巧地在篮子里蜷成一个黑炭团子的样子。

    虽然养只猫儿本不在她的计划中,不过养只手感好的团子,看书时,下棋时,偶尔撸一把,感觉还不赖。

    不知为何,楚千凰有种莫名得被排挤的感觉,明明乌诃迦楼还根本不认识她……

    楚千凰的手紧紧地攥着帕子,又开始回想梦里的那些事,一种窒息的感觉笼罩着她……

    她停下了脚步,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引似的走向恶楚千尘与迦楼,唤道:“二妹妹!”

    楚千凰笑吟吟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精致清丽的脸庞上,笑容明媚,言辞亲切。

    她朝着迦楼颔首致意,跟着,若无其事地对楚千尘说道:“二妹妹,三公主与常宁郡主她们已经进去了。”

    “那我就不叨扰姑娘了。”迦楼又施了一个单手的佛礼,先告退了。

    楚千凰攥了攥帕子,努力压抑着,没去看迦楼离开的背影。

    “大姐姐,我们走吧。”楚千尘似笑非笑地看着楚千凰,那种仿佛能穿透人心的眼神看得她心里一个激灵。

    楚千尘只看了她一眼,就朝安乐与常宁一行贵女追了过去,楚千凰慢了一步,很快也跟上。

    见楚千尘没往后看,楚千凰飞快地回首朝迦楼那渐行渐远的背影望去。

    周围形形色色的男女老少闲散地漫步着,唯有那道洁白如雪的身影在那些个冥冥众生之中脱颖而出,把其他人都衬得沦为了陪衬。

    他就仿佛天上的神佛下凡,不染世俗的尘埃与烟火,超脱于凡尘之外。

    楚千凰凝视了他片刻,就收回了目光,眸子里流露出一抹志在必得的狂热。

    她继续往前走着,不疾不徐,没一会儿,神情又恢复了平静。

    一行贵女很快就在看台上落了座,她们坐的是最前排的位子,下方的武试现场一目了然地收入众人的眼内。

    辰时过半,十五岁以下少年组的武试就开始了。

    皇帝还没到,因此现在看台上的人也不多,来观看的观众大多都是那些少年公子的亲朋好友以及一些来看热闹的番邦人。

    第一场是对决。

    双方都可以持一样刀、剑、枪、锤之类的兵器上场。在一炷香时间内,将对手打出擂台者获胜,晋级下一场比试;若是分不出胜负,则算平手。

    这不,这才第一场对决,她们就看到了一张熟面孔。

    “是彭仲慎!”

    常宁指着一个持剑登场的蓝衣少年兴奋地说道,声音微微拔高了三分。

    楚千尘也看向了场中的蓝衣少年,她也认得对方,这是靖安侯二公子。

    她在云庭阁也与他有过一面之缘。

    彭仲慎抬眼朝周围的看台望了半圈,目光停在了她们一群人的方向,粲然一笑。

    安乐奇怪地歪着脑袋说道:“我记得他不是擅长用刀吗?”

    常宁意味深长地朝楚千凰看了一眼,笑道:“用刀哪有舞剑潇洒!”

    少年慕艾,彭仲慎对楚千凰的那点心思也瞒不过有心人的眼睛,他这次参加武试,也是想在皇帝跟前露脸,希望能以此打动楚千凰。

    可惜了,他这番心意估计是白费了,楚千凰怕是看不上彭仲慎。

    每每想起那日云庭阁中楚家三姐妹之间的那场纷争,常宁就觉得楚千凰这个人很不简单。

    自那天之后,常宁就有意地远了楚千凰。

    楚千凰抿唇笑着,但笑不语。

    其他贵女们不由笑出了声,戏谑地调侃了彭仲慎几句,全然没注意到常宁与楚千凰之间的暗潮汹涌。

    随着下方一声响亮的锣声响起,比试开始了。

    众人的注意力也就集中到了擂台上。

    高高的擂台上,彭仲慎与另一个十四五岁的玄衣少年彼此含笑对视着。

    两人相隔约莫两丈左右,一个执剑,一个拿长枪。

    两人的身上都释放出一种压迫感,英姿飒爽,锋芒毕露。

    一种剑拔弩张的气氛在目光对视之间无声地弥漫开来。

    “请指教!”彭仲慎随口道了一声。

    话音未落,长剑已经从剑鞘中拔出,他轻喝着跨步上前,手中的长剑划破空气,顺势朝玄衣少年劈了下去。

    那银色的长剑在灿日的光辉下闪耀着刺眼的光芒,衣袍也随之猎猎飞舞,颇有种剑走游龙、婉若惊鸿的气势。

    “铮!”

    玄衣少年毫不迟疑地将长枪一横,架住了彭仲慎如电闪雷鸣般的一剑,对撞之间,火花四射,杀气腾腾,令得四周空气一冷。

    那些看客的心不由得提了起来,皆是屏息,聚精会神地看着。

    紧接着,彭仲慎又连着挥出数剑,一剑比一剑快,一剑比一剑狠,剑光霍霍,只看那银色的剑光快得几乎化成一片片虚影……

    那玄衣少年从容应对,一杆长枪舞得虎虎生威,清脆的刀枪撞击声连绵不绝,愈演愈烈……

    楚千尘看得专注,全然没注意到一个着铁锈色褙子的老嬷嬷朝她走来,停在了她身旁。

    还是对方出声唤了一声“楚二姑娘”,楚千尘这才把目光从擂台上收回,朝她看了过去。

    坐在周围一些贵女们也看到了这老嬷嬷,有人认出了她,交头接耳地私议着。

    犹如一粒石子坠入湖中,水面上泛起一圈圈涟漪,越来越多的人朝这老嬷嬷望来。

    老嬷嬷礼数周到地对着楚千尘福了福身,笑道:“奴婢奉太后娘娘之命,请楚二姑娘过去寿宁宫说话。”

    “敢问嬷嬷怎么称呼?”楚千尘眸光一闪,唇角弯起一抹浅笑。

    当今的太后是宸王顾玦的亲娘。

    太后是殷氏女,乃先帝的继后,今上的继母。先帝驾崩后,她这皇后理所当然地被奉为了太后。

    对于皇帝来说,殷太后的存在也是必须的,是皇帝用来辖制宸王的筹码。

    楚千尘知道王爷这次之所以会奉诏离开北地回京,也是因为殷太后,虽然王爷明知道他回了京城,势必会受制于皇帝,但还是不得不回来。

    前世,楚千尘还从不曾见过殷太后。

    那老嬷嬷客客气气地答道:“奴婢姓何。”

    “劳烦何嬷嬷带路。”

    楚千尘起了身,含笑道。对于这位何嬷嬷,前世她也是只闻其名,知道她是殷太后的亲信。

    楚千凰望着她们离开的背影,唇角似笑非笑地勾了勾。

    在何嬷嬷的指引下,她们往皇宫西侧走去。

    往寿宁宫的一路上,何嬷嬷一边走,一边不动声色地打量着楚千尘。

    这些年,太后也为了宸王的婚事操碎了心,本来已经挑了几个合适的名门贵女,只等着有机会让宸王见上一见,没想到,皇帝会突然下旨给宸王指婚,指的还是个庶女。

    何嬷嬷心里唏嘘,太后也曾命她打听过这位楚二姑娘的事,打听到的消息让太后既有些失望,又觉得理所当然。

    皇帝都给随便宸王挑了个庶女当王妃了,根本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就在这种复杂的心绪中,何嬷嬷领着楚千尘来到了寿宁宫。

    比起金碧辉煌的凤鸾宫,寿宁宫显得素雅很多,那些宫人全都低眉顺眼,周围寂静异常。

    走上汉白玉石阶,跨过高高的门槛,再穿过正殿以及一处侧殿就来到了殷太后的寝宫。

    “楚二姑娘,这边请。”何嬷嬷把楚千尘引了进去。

    寝宫内,一股浓浓的药味扑鼻而来,混着龙涎香的香味,异香扑鼻。

    楚千尘的鼻尖动了动,习惯地分析起这气味中包含着那些药草。

    “参见太后娘娘。”楚千尘走到靠墙的拔步床上,恭恭敬敬地给屈膝给殷太后行了礼。

    床榻上,坐着一个四十来岁的美貌妇人,背后垫着厚厚的迎枕,妇人一头青丝已见银丝夹杂其中,头发整整齐齐地梳了一个圆髻,斜插着一对羊脂白玉扁方。

    她的皮肤白皙,略显几分蜡黄的脸上透着明显的病容以及几分老态,身形十分消瘦,从她秀丽的五官中隐约能看到顾玦的影子。

    楚千尘也知道殷太后长年缠绵病榻,她今天进宫赴万寿宴的目的之一,也是为了能有机会见到太后。

    任谁都知道皇帝捏着殷太后是想掣肘顾玦,偏偏由皇帝“奉养”太后是天经地义的,任谁都挑不出错处,顾玦是不可能把太后接出宫的。

    而且,顾玦是成年的王爷,平日里不便入后宫,所以,与殷太后见面的机会也不多。

    上一世,殷太后仙逝后,王爷因此悲痛过度,伤病更重了几分。

    楚千尘在打量殷太后,殷太后也同样在打量着楚千尘,从头到脚,又从下往上,目光停在她那对漂亮清澈的凤眸。

    这个永定侯的庶女就像传闻中的那样,长得特别漂亮,是个罕见的美人胚子。

    虽然是庶女,但是目光清正,自有一分优雅自若的气度……似乎也不是传闻中那懦弱平庸的样子。方才她走动、行礼时,举止流畅优美,仿佛用尺子量出来似的,毫无差错。

    这丫头的规矩是学得还不错,在宫里也没露怯,可是……

    殷太后慢慢地端起了一个白瓷浮纹茶盅,垂下的眼睫挡住闪烁的眸光。

    可是——

    她不相信皇帝真会给顾玦指什么好亲事。

    “好孩子,起来吧,赐座。”殷太后的声音柔和婉转,下一刻,就有宫女手脚利落地搬了一把交椅放在床榻边。

    “谢太后娘娘。”楚千尘也没客气,优雅地坐下了。

    她还在不露痕迹打量着殷太后,只不过,此刻她看的是对方的气色。

    望闻问切,从“望”来看,殷太后现在并没有到病入膏肓的地步,怎么也不该在短短数月内就病逝了才是……

    楚千尘心念一动,神色间又多了一分凝重,朝四周又扫视了一圈。

    寝宫内,除了何嬷嬷外,还有三个宫女以及一个內侍在。

    殷太后勉强打起精神,问道:“哀家记得你叫千尘,马上就快满十四岁了吧?”

    说到这个,殷太后心里就不太痛快。

    这丫头才十四岁,皇帝故意找了个年纪这小的姑娘家,分明就是不怀好意,这个年纪要圆房得等两年,怀孕生子至少也得再等两年才稳妥。

    皇帝分明是不想给顾玦留后……

    想着,殷太后胸口一阵气闷。

    楚千尘也知道太后肯定是不满意自己的,毕竟她是皇帝拿来故意折辱王爷的,不过,她担心寿宁宫有皇帝的眼线,也不便解释什么。

    她只能规规矩矩地答道:“娘娘记得不岔,臣女八月就满十四了。”

    殷太后又问了第二个问题:“千尘,你平常喜欢做什么?”

    楚千尘还是照例用那套应付楚贵妃的说辞,含糊地说道:“我平日里就喜欢看看话本子,做做女红。”

    殷太后闻言,表情一下子变得很微妙。

    普通的姑娘家无论琴棋书画学得怎么样,至少场面上也知道把话说得漂亮些,哪有人把喜欢看话本子挂在嘴边的。

    殷太后耐着性子再问道:“可曾学过管家?”

    楚千尘嫁进宸王府后,就是王府名正言顺的当家主母,总不能还要儿子替她操心后院的事吧?

    楚千尘温温柔柔地答道:“臣女曾与长姐跟着嫡母学过几天,还只看过几本账册。”

    看账册是管家的入门,也就是她说的“几天”真真切切就是几天而已。殷太后心里更失望了。

    明知皇帝不会给顾玦指什么好亲事,但是楚千尘除了这张脸外,还真是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地方,也是,她不过是庶女,永定侯府又怎么会去像教导嫡长女一样去教导一个庶女!

    哎!

    殷太后在心里对自己说,罢了罢了,老实人也有老实人的好处,这丫头眼神清澈,好歹不是个奸滑的性子。

    殷太后回想着上一次见顾玦时的情景。

    顾玦回京后,她只见过他两次。

    虽然在两次短暂的会面中,顾玦从没跟她提过他的旧伤,可是知子莫若母,殷太后隐约地知道儿子有些不对。

    皇帝不是个好东西,但是这个玄净道长既然能算出顾玦的病,说不定真有几分道行,楚千尘的八字也许真能旺顾玦。

    对于殷太后而言,只要能救顾玦,什么办法她都愿意去试试,如果冲喜有用,如果这个楚千尘真的能让儿子活下来,她也会把她视作掌上明珠。

    “过来些!”殷太后神色复杂地朝楚千尘招招手。

    楚千尘早就等着这机会了,本来还在发愁没机会靠近殷太后,乐了。

    她的笑容一下子就变得很甜美,唇畔露出一对梨涡,观之可亲,连殷太后看着都愣了下神,心里又道:好歹这副相貌应该也能入儿子的眼。

    殷太后从何嬷嬷手里接过一个首饰匣子,塞给了楚千尘,“这是哀家给你的见面礼,拿去赏玩吧。”

    第一次见未来儿媳,殷太后出手自然也不能寒酸了,免得落了儿子的面子。

    她精挑细选地不少首饰给楚千尘。一方面她也是想着楚千尘是个庶女,恐怕也拿不出像样的嫁妆,这门亲事永定侯府也应得不甘不愿的,指不定怎么在嫁妆上苛刻这丫头。

    这丫头的嫁妆要是太寒酸了,丢的是儿子的人!

    楚千尘赶紧接过了首饰,动作几乎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感觉,看得何嬷嬷不由微微蹙眉,觉得这庶女就是庶女,还是上不了台面。

    从何嬷嬷的角度看不到,可是殷太后却是能清晰地感受到楚千尘的三根手指搭在自己右腕间的脉搏上,少女的指腹温暖如暖玉。

    对于楚千尘这手势,殷太后再清楚不过了,太医院的太医们都是这样给她探脉的。

    殷太后惊疑不定地看着楚千尘。

    楚千尘只觉得殷太后的手腕冰凉,微微蹙眉,很快,她就松开了探脉的那只手,很自然地接过殷太后给的见面礼,又是嫣然一笑,笑容明艳。

    楚千尘捧着那首饰匣子,笑吟吟地谢了恩。

    殷太后下意识地朝自己的右腕摸去,触手的微温告诉她,方才的一切不是她的幻觉。

    当她再看向楚千尘时,目光就带上了几分审视,几分猜测。

    可随即她又觉得自己想太多了,这不过是个十四岁的小姑娘而已。

    这时,有宫女捧着一个木制托盘进了寝宫,那托盘上放着一个梅兰竹花纹的粉瓷珐琅汤盅,丝丝缕缕的白气袅袅升腾而起,一股药味飘了过来。

    楚千尘的鼻尖又动了动,眸光微闪。

    何嬷嬷走过来,请示道:“太后娘娘,现在要喝参茶吗?”

    殷太后看了下床头的壶漏,是她平时喝参茶的时间了,就点了下头。

    楚千尘随意地把首饰匣子往边上一放,很殷勤、很主动地去端托盘上的那个汤盅,笑道:“太后娘娘,臣女来伺候您吧。”

    她心里暗道:真是瞌睡就有人送枕头,自己的运气真好。

    ------题外话------

    二更在下午1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