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散文诗词 > 退圈后我风靡全球 > 180:线索
    从梅月柔口中得知她之前对伽萤说的话并不算撒谎,伽父不是伽老爷子的秦生孩子,而是被伽爷爷夫妇收养的孤儿。

    这一点不仅梅月柔知道,伽父自身也知道。只不过一直以来伽父打从心底不愿意承认这点,自然从来没有跟伽萤提起过。

    除了伽父和老爷子没有血缘关系这点外,梅月柔所说的老爷子拿伽萤做实验这点却是半真半假。

    由伽萤瞳术催眠得来的信息来听,梅月柔一开始接近伽父就是抱着十足的目的性的,因为那时候由伽老爷子夫妇创立的蓝鲸俱乐部已经是国内文娱巨头,且里面的人个个非凡,说是大佬云集也不为过。

    除了蓝鲸俱乐部之外,梅月柔还知道伽老爷子隐藏的某些本事和秘密。这些本事和秘密具体如何,梅月柔单窥见冰山一角就知道厉害。例如说,她知道伽老爷子的医术很好,不是西医却又和正常的中医不一样。

    她跟伽萤说伽老爷子搞实验,还是拿人搞实验,那是她亲眼见过伽老爷子在人的身体上动刀下药,自那次之后她就被伽老爷子严令不准再私自进老屋子。

    她说伽老爷子是个疯子,也是得知老爷子干的某件疯狂的事。

    这些本该藏在她心底深处,打算一辈子都不说出来,不仅是不能说也是不敢说的秘密,全部被伽萤挖掘了出来,也难怪清醒的时候被吓得腿软,把伽萤视为怪物。

    伽萤对伽蓝没有一点隐藏的全说了出来。

    由梅月柔的口述伽萤可以分析出几个重点来。

    伽老爷子擅长医术,这医术除了高于现代,类似她所擅长的炼丹医术外,怕是还擅长蛊术。

    梅月柔当然不知道蛊术,伽萤是从她被催眠时说的几个事例发现的。

    她小时候和伽蓝遭遇到的危险,八成和伽老爷子有关,不过不是伽老爷子的意思,而是出于伽老爷子的仇家。

    所以梅月柔说她想要跳出伽家这个火坑也不算错。

    只是话说得好听,伽萤却不信梅月柔全然无辜。一开始抱着拥有伽家资源和秘密的目的接近伽父,被伽老爷子警告且发现生活不如意后,就立即脱离伽家,利用伽家收获的人脉资源为自己牟利。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梅月柔也算有本事了。

    这里面就不得不提到一个伽萤从未见过的人,就是伽老爷子的结发妻子,她名义上的奶奶。

    梅月柔之所以能成功引诱到伽父,且得到伽老爷子的认可成为伽家的媳妇,是因为她认真去模仿建伽奶奶。

    她说伽父有恋母情结,说伽老爷子是个爱妻成病的疯子。

    催眠期间的梅月柔对伽奶奶情感也格外复杂,似敬慕又似嫉妒又似怨似喜。

    梅月柔还说你以为老爷子真的疼你吗?如果不是你小时候和那位相像……

    伽萤对伽奶奶没有任何印象,记忆中不管是爷爷还是伽父,亦或者身边的其他人几乎没她面前提起过奶奶。

    伽萤对上一代的感情如何并不感兴趣,不管他们之间如何复杂,终究是过去式了。

    她在乎的是背后操作的人,现在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伽老爷子,必然要亲自去一趟了。

    “你那边是怎么回事?”说完自己这边的情况,伽萤问着伽蓝。

    按平时的情况,伽蓝不会无缘无故非跑来见她不可,还专程往周家跑。

    果然她听到伽蓝说“收到梅月柔发来的消息。”

    梅月柔没有他私人号码,却有联系阮亚的方式。

    发给伽蓝的消息和发给她的那条差不多,不过那意思就微妙了。

    [老爷子教伽萤那些本事是为她好?你觉得她学会那些最想对付的人是谁?]

    伽萤请假去了周家的事随便一查就知道了,伽蓝得知后就当即去了周家。

    伽萤知道这条消息内容后,不明意味的笑了笑,朝伽蓝轻道“你不会上这种当。”

    先不说伽蓝清楚她擅长这些技能的原因,就算不清楚,也不会被这种言语挑拨。

    伽蓝勾起一缕随着她侧头而滑落的头发,“有些话不想你从她嘴里听到。”

    伽萤看了他几眼,“我又不在乎。”

    伽蓝笑了下。

    这笑容被伽萤看个正着,清切而柔软,配以他俊美的容颜如青山薄雾。

    “我在乎。”他说。

    伽萤心里被这么简单的几个字戳到。

    要说真不在乎,那是假的。

    今天得知到的秘闻,打破她小时候记忆认知。

    小时候看似温馨的家庭,原来早就内里布满裂缝。

    她的心境早已不会轻易感伤,被伽蓝的温柔包容时,才发觉到她其实是渴望抚慰的。

    这就好似习惯了冰天雪地并不怕冷的人,有人在落雪的时候给她披上了一件温暖的外袍。哪怕没有这件外袍,她也不会觉得冷,可是多了这件外袍就多了份温暖,也是这份温暖让她明白,下雪其实是会冷的。

    这份冷远比不上外袍的暖,所以下雪并不难受,相反更珍惜喜爱这份温暖。

    伽萤心随意动,抬头亲上伽蓝的唇角。

    察觉到嘴下的柔软湿润轻动了两下又抿住,她弯了弯眼睛,伸出舌尖如舔美味的食物,勾动了两下。

    后者脸色冷静,甚至比平时更清冷些,紧绷得模样藏着不易察觉的紧张。

    然而这样仿佛高不可攀的人,轻而易举的被攻破般,唇瓣没被舔两下就打开了缝隙,长长眼睫阴影下的黑眸,跳动着某种幽光。

    伽萤其实就是突然来了兴致,舔了两下就松开了伽蓝,离开前并没有发现伽蓝松动的唇齿代表着怂恿她更进一步的意思。

    “袭击你的人都抓到了吗?”伽萤接着问。

    在气氛正好的时候谈起正事来毫不违和,自然而然得叫呼吸加重的伽蓝目光里都多了份幽怨。

    伽萤莫名,“嗯?”

    没得到伽蓝的及时回答。

    难道是出了什么意外?

    不应该。

    她哥的本事和心智……

    好吧,也不一定。

    如果那时候伽蓝一心只赶着去周家的话。

    “抓到了。”伽蓝话语响起。

    伽萤点头,她就说不该出问题才对。

    正准备说话,后脑勺忽然被人按住,推动她向前倾去。

    视线出现伽蓝逼近的脸,一瞬的疑惑撞入幽深又炙热的黑眸里。

    “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