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散文诗词 > 学神在手,天下我有 > 十八:现代神棍10(庄理老仙,法力无边!...)
    庄理被劫持了,只要张福海的手轻轻往里一按,再往外一拉,他必定会血溅当场,命丧黄泉。

    然而他非但不恐慌,还发出了极为轻快的笑声。

    7480知道主人为什么不紧张,因为主人有一个随身空间,遇见危险的时候往里一躲就行了。

    然而它并不知道,庄理根本就没有躲藏的想法,因为那样做的话,他会辜负这个充满危险乐趣的世界。

    “你笑什么?”张福海被他的笑声激怒了,恶狠狠地质问。

    “你刚才也说了,我是一个神算子,你觉得我会算不到你的到来吗?”庄理语气淡淡地开口。

    张福海冷笑道:“你算到了怎么不躲?难道你活得不耐烦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眼里迸射出浓浓的杀意,显见已彻底泯灭人性,变成了一个杀人狂魔。只要看谁不顺眼,不管有仇无仇,他都敢杀,反正杀一个是死,杀两个也是死,对他来说没有区别。

    庄理垂眸看向眼皮子底下的寒白刀刃,徐徐说道:“我为什么要躲?我等的就是你。”

    张福海冷笑一声,似是在讥讽这人临到死时还在胡说八道。

    “你把廖启的脑袋,扔进了你女儿的尸体被捞上来的那个地方吧?你还在他嘴里,塞了廖发的生/殖/器。你要用这种方式惩罚他们,顺便祭奠你的女儿。你要让你女儿知道,你为她报仇了,她的灵魂可以安息了。”

    庄理每说一句,张福海的呼吸就加重一分。

    他已经潜回张家村好几天了,一路上都在打听警方那边掌握的情况。他知道,自己割掉廖发那玩意儿的事,因为情节太过耸人听闻的原因,警方根本没有对外公布。

    进入过案发现场的街坊邻居由于胆子小,当时也没敢仔细看,就更不知道这个事。

    这是只有他自己和警方才知道的秘密。

    他的确把廖启的人头和廖发的那玩意儿带走了,也的确按照庄理所说,把这两个东西塞在一起,扔进了河里。

    他的一举一动,仿佛都被这个人监视着。

    除非时时刻刻跟在他身边,这种事应该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但庄理偏偏就是知道了,仿佛亲眼看见了一般,难道他真的什么都能算到?

    想到这里,张福海开始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并且压了压手里的刀。

    不等他开口,庄理继续说道:“我还知道,你为什么会冒着被当场抓获的危险跑回案发地,因为你的杀人名单上还有两个人没清除干净,一个是张燕燕,一个是她儿子廖伟,对吗?”

    张福海这下是彻底心服口服了。这个庄理还真是神算子,什么事都被他料准了。

    “廖启让你家破人亡,你也要让他断子绝孙。他们廖家的根,你是一定要除掉的。”庄理语气平静地描述着张福海的内心活动。

    及至此时,张福海才渐渐意识到自己究竟劫持了一个什么人。

    这个人只要稍微掐指一算,就能把他连皮带骨,里里外外,看个通通透透。他知道他的一切计划,洞悉他一切想法,像一个隐藏在他心中的幽灵。

    张福海拿刀的手开始微微颤抖,脚底板也蹿上一股凉意。

    被人直击灵魂的感觉并不好。

    然而内心的仇恨很快就压倒了所有恐惧,他咬了咬牙,狠声道:“你算到了又怎样?我想杀你,你躲得了吗?想活就赶快把张燕燕的行踪告诉我!她到底把她儿子带到哪儿去了!”

    张福海的嘴里喷出一股浓烈的酒气,眼珠子也红了。此刻的他是一个杀人绝不手软的亡命之徒。

    7480看得脑袋直冒冷汗,催促道:“主人,你快告诉他吧!”

    庄理却不紧不慢地问道:“你猜张燕燕为什么会带着她儿子躲起来?”

    “为什么?”张福海粗声粗气地问。他完全没发现,进入这间屋子之后,哪怕自己手里的刀已经抵住了庄理的脖子,他依然是被牵着鼻子走的那一个。

    “因为我告诉她,如果再不走,你就要回来杀她了,所以案发当天,她就带着儿子跑了。”庄理轻声叹息:“我能算到你的每一步啊张福海。”

    7480捂脸呻/吟:“主人,你不要再刺激他了!他拿刀的手都不稳了!”

    张福海拿刀的手的确在颤,仿佛随时都能割断庄理的颈动脉,让这个人血溅三尺。

    他被严重地挑衅了。

    然而庄理仿佛觉得这样的刺激还不够,徐徐说道:“我既然亲口提醒她藏起来,又怎么会把她的行踪告诉你?”

    “你找死!”张福海被气到失去了理智,举起刀就要割断庄理的脖子。

    然而下一秒,他却听见了一句令他心跳骤停的话:“但我可以带你去见见你女儿。”

    “什么?”他行凶的手猛然僵住。

    他女儿不是早就死了吗?然而哪怕明知道这一点,他依旧会被庞大的渴望击碎所有理智。他想再见女儿一面,日日夜夜,时时刻刻,做梦都想。

    恍惚中,女儿甜甜喊爸爸的声音仿佛又回荡在耳边,令他赤红的双眼止不住地泛出一层滚烫水雾。

    “我女儿在哪里?”他颤声询问。

    “你女儿的魂魄早就不在那条河里了,我可以带你去看看轮回转世之后的她。”庄理语气淡淡地说道,“放下你的刀,我们走吧。”

    张福海浑浑噩噩地放下刀,像一个被/操控的傀儡,跟随庄理离开了算命馆。他要见到女儿,这个执念让他甘于忍受任何形式的欺骗。

    然而庄理并未骗他。

    他把张福海带到一个宵夜摊,指着趴在一个塑料小板凳上做作业的小女孩,说道:“那就是。”

    张福海定睛一看,顿时泪流满面。这个小姑娘梳着翘翘的马尾辫,长着圆圆的小脸蛋,笑起来缺了两颗门牙,与女儿长得有九分像。

    “她的生日是20XX年5月25号,先天失聪,被单亲母亲一个人抚养长大。她妈妈为了给她安装人工耳蜗,只能没日没夜地干活挣钱。她每天晚上就是在这个吵闹的宵夜摊里做作业的,但她成绩很好,跟你女儿一样,每次考试都是班上第一名。”

    庄理语速缓慢地介绍着小女孩的情况。

    20XX年5月25号正是张福海的女儿死亡的第二天,她的尸检报告表明,除了性侵,她还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虐打,两边耳朵的耳膜都穿孔了。

    这样的长相,这样的生日,这样的身体特征,不是自己女儿的转世还能是谁?张福海激动地握住了门把手。

    庄理却锁上车门,冷冷开口:“你下去干什么?你想让她亲眼看见一个杀人犯是如何被警察摁在地上带走的吗?满身鲜血的你,还有资格拥抱纯洁的她吗?你要是想让她这辈子平平安安长大,你就给她积点德,不要再杀无辜的人。”

    原本已掏出刀,准备威胁庄理打开车门的张福海顿时瘫软在座位上。

    他悔了,也悟了,如果能让女儿这辈子过得好,叫他干什么都愿意。别说不杀人,就是让他躺下被人杀,他也不会眨一下眼。

    当年他多么希望死的那个人是自己啊!

    张福海痴痴地看着女儿,压抑地哭泣,哭完抹掉眼泪,语气果决:“送我去警察局,我要自首!”

    他掏出一张银行卡,恳求道:“庄大师,谢谢你带我来看我女儿最后一眼。这张卡里有三十多万,都是我正正当当靠工作挣来的钱,你替我送给我女儿,让她去动手术。”

    庄理推开银行卡,淡淡道:“你女儿用了你的钱,警察那边会查到的,你会给她们母女俩带去麻烦。要给,你只能让警察帮你去给,每一个公民都有捐款救助他人的自由。”

    张福海慌忙把银行卡收起来,感激涕零地说道:“谢谢你庄大师。如果我女儿手术成功,能听见声音了,麻烦你给我烧几张纸钱,告诉我一声。”

    他知道自己投案之后必死无疑。

    庄理答应下来,然后把人送去了警察局。

    在接待室里等着录口供时,7480终于憋不住了,好奇地问道:“主人,那个小姑娘真是他女儿的转世吗?”

    庄理闭上眼,慢条斯理地说道:“这个小女孩是我根据大数据,在茫茫人海中找到的,她现在获得了捐款,拥有了重塑听力的机会,这就是最好的结果。而张福海执念消解,翻然悔悟,这也是最好的结果。至于他们之间曾经有没有亲缘,又有什么关系呢?”

    7480慢慢消化着这些信息,不由摇头唏嘘。

    庄理揉了揉太阳穴,沉吟道:“这件事到现在才算是真正了结了。”

    7480很快意识到,主人所说的了结,是一切尽在掌控的意思。从一开始,他就知道张福海的全盘计划,所以他放任了廖启和廖发这两个禽兽的死亡,却念在孩子无辜的份上,提醒了张燕燕一句,让她带着张伟逃走。然后,他把张福海带去看那个小姑娘,让小姑娘得到救助,同时也化解了张福海的戾气。

    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件事将如何进行,又如何结束。他可以放任这头猛兽,自然也有办法将之擒获。

    他从来不会让局势失控。

    7480咂摸一下嘴巴,由衷说道:“主人,我好想看你翻车。”

    庄理轻笑道:“翻车我不会,翻脸我会,你要试试吗?”

    7480连忙摆手:“不不不,算了算了,我这就滚。”说完还真地栽下脑袋,打着滚溜走了。

    与此同时,为张福海录完口供的警察把一段视频放给一名鹤发童颜的老人,指着其中的两个人,语气十分凝重:“师父,您能看出这两个人具体什么时候死吗?”

    老人盯着举起钢管准备打砸的廖发和躲在人堆里看热闹的廖启,摇头道:“我只能看出他们满脸死气,却看不出他们什么时候死。”

    警察压低嗓音说道:“可是有一个人却声称自己能看见别人命盘。他说这两个人三天后必死,结果三天后这两人还真的死了。”

    “看见别人命盘?”老人目露惊骇地说道:“世界上不可能有这种人!你以为命盘是什么?那是和星盘一样,可以洞见未来的东西,是神力才能窥探的。你说的这个人是谁?他如果真是人类,那他就不可能看见什么命盘!”

    警察并未回答,又拿出一个小女孩的照片,继续询问:“师父,你能看出她的前世吗?”

    老人气笑了:“看前世?你当我是神仙?”

    警察终于坐下,双手紧握在一起,慎重说道:“可是我们发现了一个既能看命盘,又能看轮回的人。师父,您说他到底是什么?”

    老人闭上眼沉吟了片刻,然后一字一句缓缓说道:“派个高手去打探打探,也就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