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散文诗词 > 学神在手,天下我有 > 十八:现代神棍12(比黑巫师更恐怖的存在是疯...)
    庄理的推断一下子揭开了这桩迷案的面纱,使之暴露出恐怖的真相。

    他用指尖点了点照片里的玻璃瓶,低语道:“你们要抓的从来不是什么凶犯,而是瓶中恶魔。”

    瓶中恶魔?这个带着阴寒气息的名词让周诚止不住地心中震颤。

    “我们要怎样才能抓住这些恶魔?”他心急如焚地追问。

    他不敢想象吃掉了那些受害者脑髓的恶魔如今又跑到哪里去了,会不会肆意在这个世界上作恶。他们虽然具有人形,却完全没有人性,而且很难被发现。他们是名副其实的杀人魔。

    “你们应该有专门对付恶魔的牧师吧?这个问题你应该问牧师才对。”庄理站起身,略微颔首:“能帮的我已经帮了,周警官,我可以走了吗?”

    周诚没有办法强行留住他,只能站起来,把人毕恭毕敬地送出门。

    回到算命馆之后,庄理在心中说道:“是网购。”

    “什么?”7480愣了愣。

    “那些死者是通过网购获得的黑魔法道具。”庄理打开原主的个人电脑,登录电子购物网站,不断输入DIY、陪伴、娃娃、充气娃娃、智能陪聊机器人等大体含义相当的关键词,然后退出电子购物网站,利用搜索引擎,不断输入诅咒、黑魔法、幽灵、召唤恶魔等关键词。

    与此同时,他在脑海中徐徐说道:“所有受害者在现实中都不认识,也没有人际上的关联,并且居住在不同城市,却能在同一时间获得黑魔法的讯息和黑魔法的道具,这些特征让我想到了网购。是物流把那个致命的瓶中恶魔送到他们手里,所以在网络上一定能找到线索。”

    7480连忙说道:“那你快把这条线索告诉警察啊!”

    庄理挑眉反问:“告诉警察,我玩什么?”

    7480:“……”

    “不过你的思想觉悟越来越高了,不愧是我养出来的系统。”庄理轻笑着表扬一句。

    7480:“……”比脸上贴金,你大概是世界第一名!

    庄理兴致勃勃地打开空间里的超级电脑,利用它们入侵所有受害者的私人网络,毫不意外地发现,他们上网购物的痕迹都被清除了,而且完全无法找回。

    “连我都找不回的信息,你说这里面有没有鬼?”庄理利用搜索引擎,查了查爱情魔咒的相关资料。

    7480实在是看不懂他在干什么,问道:“主人,你杂七杂八地查这些不相关的资料,到底有什么用?你不是应该去找那个幕后黑手吗?”

    庄理解释道:“我无法找到他们,所以我必须让他们主动来找我。小智障,你知道如何在网络中,让怀着某种特定目的的人找到你吗?或者说,我们如何找到拥有相同特征的一群人?例如孤独单身者、恶魔崇拜者?”

    7480思忖片刻后说道:“大数据精准定位?”

    庄理轻声笑了:“小智障,你变聪明了。对,就是大数据精准定位。一个孤独、单身、寂寞、想要找个人来陪,并且相信神秘学,狂热追逐神秘事物的人,一定会轻易接受瓶中恶魔的存在,继而产生自己培育一个的想法。所以我现在只要把这些标签贴在自己身上,那个黑巫师就会循着线索来找我。”

    7480终于明白主人在干什么。他频繁搜索这些关键词,就是在往自己身上贴标签。

    但是紧接着,7480就担心起来,“主人,你这样做会不会有危险?”

    “危险才有趣,对吗?”庄理愉快地笑了。

    7480:“……”我想说不对,你会翻脸吗?

    庄理连着在网上泡了两天,第三天早上登录电子购物网站时,大数据果然给他推荐了一个做手工娃娃的店铺,店铺的首页贴着一张十分令人心动的照片。

    照片里,一个指腹大小的婴儿,蜷缩着身体睡在破开的半个蛋壳里,藕节一般胖乎乎的胳膊腿和恬淡可爱的睡颜,让人看了心尖酥软。

    庄理刚进入这家店铺,手机屏幕就弹出一个对话框,店家让他下载一款聊天软件,转移到软件里进行交流,说是可以给他一个惊喜。

    紧接着,店家给他发来一段视频。

    视频里,那个睡在蛋壳中的小婴儿竟然慢慢睁开双眼,摇摇晃晃地从蛋壳里爬出来,用大而闪亮的水眸,可怜巴巴地凝视着庄理。他仿佛对这个巨大的世界充满了好奇。

    庄理盯着这个小婴儿,咧开嘴,饶有兴致地笑了。

    而店家适时说道:【想拥有他吗?想的话就下载我的软件和我私聊。】

    庄理试着追踪店家,却找不到痕迹,于是只能下载这款神秘的聊天软件,却发现它的图标是一个复杂的魔纹法阵,而这种法阵是用来召唤恶魔的。

    “就是他了。”庄理在心中叹息。

    7480紧张地说道:“主人,我建议你马上报警。”

    庄理对此充耳不闻,进入聊天室,用两千块的价格买到了一套培育天使宝宝的设备。

    当然,天使宝宝是店家的说法,但实际上这套设备能培育出什么玩意儿,庄理比谁都清楚。

    然后他又用十几台超级计算机,在网络上伪造了十几个假身份,逐一贴上孤独寂寞冷和重度痴迷黑魔法的标签,引诱这位店家主动与自己的假身份联系,陆续又购买到十几套设备。

    做完这一切,张立军家送来的大红包和原主的银行存款已被他挥霍一空。

    他编造的十几个地址都是假的,但快递员拨打收件人的电话时,这些信号却能被7480截获,继而转接给主人。届时,庄理只需让快递员把这些快递寄放在站点,再雇佣不同的人去取就行了。

    店家似乎杀人心切,一天之内就把十几个快递发了出去。

    当天下午,庄理便陆陆续续接到了快递员的电话。晚上,十几个高矮胖瘦各不相同的男女,把货送到了庄理手中。

    只一个城市的快递就有这么多,那全国各地的快递又有多少?这个店主似乎已经陷入了疯狂杀戮当中。

    被受害者们培育出的那些瓶中恶魔,如今是游荡在街头,继续着无声无息地杀戮?还是回到了提供精/液的人身边呢?

    庄理暂时还不知道答案,但他会想办法把答案挖出来。

    “主人,你准备拿这些东西怎么办啊?”7480盯着摆放在桌上的十几个装满粘稠液体的瓶子,忍着恶心问道。

    “当然是做实验。”庄理把这些瓶子带入空间,用磁场扫描仪仔细扫描后发现,每一个瓶子的瓶身处都有细微的能量波动,而这些波动汇聚成一根根磁场线,形成了一个十分复杂的魔法阵。

    人的眼睛是看不见这个魔法阵的。

    庄理盯着扫描仪上显现的魔法阵,对照资料库里的相关资料,辨识这个魔法阵的功效。

    魔法阵都是由特定的符号和线条组成,而这些符号和线条诞生于数千年的历史积淀,具有各自的宗教意义。逆十字架、六芒星、大卫星、生命之符、衔尾蛇……

    不同符号和线条的组合,就像输入电脑的指令,只要每一个字符都正确,就会开启一段特定的程序,譬如转生、附身、召唤恶魔等等。

    魔法阵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与编程是相通的,而庄理恰恰是这方面的高手。

    他把这个魔法阵一个字符一个字符地拆开、解读,然后组合,再进行解读。

    “生命、起源、时间、召唤……”他不断吟诵着魔法阵里每一个关键字符的含义,双眼越来越闪亮。

    忽然间,他停止了拆解、分析和解读,飞快走向对面的一台电脑,精心绘制了十几个该魔法阵的变体形态。

    “能量……如果要缩短培育时间,除了修改魔纹,我还需要更为庞大的能量。血液肯定是远远不够的。”他一边呢喃一边走向库房,取出十几颗丧尸皇的晶核,然后来到实验室外面,从那口冒着白雾的泉眼里舀了一杯水。

    他把血红的丧尸皇晶核放入温度高达六千多度的熔炉,化成液体,与灵泉水掺在一起,调制成一种浓稠的,涌动着腥红暗芒的药水。

    然后,他拿出十几个蒸馏瓶,用超强金属制成的鹅毛笔,沾取这种药水,把自己改写过后的十几个魔法阵,绘制在圆圆的瓶肚上。

    看着他眼里迸射出的灼亮光芒,看着他专心致志忙忙碌碌的身影,7480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比黑巫师更恐怖的存在是什么?毫无疑问,是疯狂的科学家!

    正当7480犹豫着要不要劝一下的时候,庄理吩咐道:“小智障,帮我把这些瓶子里的东西,倒一半进蒸馏瓶里。”他指了指那个黑巫师寄过来的瓶子,以及存放在瓶子里的白色粘液。

    7480:“!!!”

    它用胖乎乎的手指,指向自己鼻头,眼睛瞪得圆溜溜的,一幅惊恐万状的表情。这个空间允许能量体的存在,所以它是可以具现化的。如今它就站在庄理脚边。

    “不是你,难道是我?”庄理摘掉护目镜,挑眉反问。

    7480看了看主人白皙,纤长,漂亮的双手,又看了看自己粗粗,短短,胖胖的双手,最后只能含泪点头。它戴上两层塑胶手套,又用透明面罩护住脑袋,这才忍着恶心,龇牙咧嘴地把粘液匀出一半,倒进蒸馏瓶。

    “你体内应该没有血液吧?”庄理沉吟道。

    7480马上意识到他在打什么主意,连忙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主人我没有血,我是意识体!主人你饶了我吧!”

    庄理遗憾地叹息,然后才免为其难地扎破自己指尖,往黑巫师寄来的一个玻璃瓶,和他自制的蒸馏瓶里,分别滴入一滴鲜血。滴第三滴鲜血的时候,他眸光微微一闪,立刻用酒精棉裹住指尖,朝实验室的库房走去,从基因样本间里取出数十种猛兽的鲜血,一一滴入玻璃瓶和蒸馏瓶。

    完事之后,他把这些瓶子放入一个巨大的能量场内,用几十台保温箱,各自分开培育。

    “我调节了魔纹的时间流速。四十天才能培育出的瓶中恶魔,在我这里四分钟就足够了。”庄理坐在一张柔软的沙发上,经由安装在能量场内的监控器,观察着这几十个瓶子。

    7480也紧张不安地等待着。这样的场景让它想起了最初被主人拿来做各种实验的那些系统。它们的下场太惨太惨了,不知道这些瓶中恶魔又是什么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