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穿书成反派的硬核蛮妻 > 第三百四十二章漏网之鱼
    路笙禾笑过了,就抱着秦靓哄了一会,秦靓也不是真的生气,很快就是笑了起来。

    “这几天没事,还是不要出门了,”路笙禾贴着她的面颊,轻声说道。

    秦靓一个激灵,不明所以看着路笙禾,“怎么了?”

    “没事,别太担心,就是担心我接下来的动作,将他们逼急了,他们会狗急跳墙,会对你下手,”路笙禾拍了拍她的脑门说道。

    秦靓哦了一声,将脸埋在路笙禾的胸口,抿了抿唇线,说道:“我自己会小心的,你也要小心,胡金荣可能活不久了,谁知道他急起来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路笙禾答了声好。

    秦靓打了个呵欠,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说道:“真不明白胡金荣的脑子在想什么,是不是病糊涂了,为什么非得逼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看起来就心术不正的男人?”

    “你也发现不对劲了?”路笙禾道。

    秦靓咦了一声,“我们两个想到一块去了?”

    路笙禾点头,“胡家在胡金荣的掌管以来,一直都是佼佼者,如果说他担心自己死后,偌大的家产落到别人的手中,想要自己的女儿立起门楣,所以想要找一个腰板够硬的女婿,也能说得过去,可是为什么是龙家?”

    “龙家这两年虽然熬过来了,有了一丝喘息的余地,可是比起胡家,提鞋都不配,可是胡金荣偏偏就看上了。”

    秦靓听着路笙禾的分析,支着下巴想了想后,说道:“难道说龙家的人手里捏着胡金荣的把柄?”

    路笙禾一听就是笑了,“他一个将死的人,还怕把柄吗?”

    “那还能是什么原因?”秦靓不解。

    “胡金荣一定和龙家达成了什么交易,代价是将胡家半卖半送的交给龙天昊,”路笙禾道。

    秦靓一听,就是嗤道:“他们的交易,为什么要连累师姐?胡金荣一看就不是真的疼爱自己的女儿,如果真的心疼自己的女儿,早干嘛去了,至于这么久以来不闻不问,知道自己快死了,才将女儿找回来,还心狠手辣的杀了自己的原配妻子。”

    路笙禾道:“他到底想要什么,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了。”

    “他想的倒是美,”秦靓冷笑道。

    路笙禾拍拍她的后脑勺,说道:“好了,不要想这些了,先睡觉,有什么事情,睡醒了再说。”

    秦靓嗯了一声,抱着自家男人美美的睡着了。

    路笙禾没睡着,他半睁着眼睛,抱着秦靓,在想事情。

    白天马洋跟他报告了一件事情。

    “那场爆炸将路家夷为平地,可也有漏网之鱼,章家背地插手,偷偷藏了几个人。”

    路笙禾听言,并没有马上发表意见,他的眉头皱了皱,“知道是谁吗?”

    “没有,”马洋有些惭愧,“再给点时间,一定能查出来。”

    路笙禾安抚他:“没事,不用太紧张,就算是有漏网之鱼又能怎么样,路家早就没了,凭小鱼小虾又能掀起什么风浪?”

    马洋却是十分担忧,“可是现在看来,胡家在其中也插手了。”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路家虽然没了,剩下来的东西也够他们吃一段时间了,”路笙禾的嘴角挂着嘲讽,“胡金荣的野心从来就很大,如果不是他快死了,说不定他还会再藏一段时间,不会像现在这样,火急火燎的跳出来,就像是个跳梁小丑一般,企图引走所有注意力,好为他真正想要铺路的人打掩护。”

    马洋煞有介事的点头,“这么看来,这个胡四爷也没有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疼爱自己的女儿,如果真的疼爱自己的女儿,一定会为她安排好后路,而不是将她推到风口浪尖了,成为所有人的目标,胡金荣一死,他的女儿就会成为众矢之的,难以自保。”

    “就是因为太多人被表面蒙蔽,忘了他胡金荣曾经是什么人,一只咬着肉就不放手的狗,又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让别人从他的碗里分走一杯羹。”路笙禾的食指敲着办公桌,沉默了半晌后,说道:“你继续查,关于胡家那边。”

    他顿了一下后,说道:“路擎明闲了这么久,也该找点事情让他做了。”

    秦靓是被方建红的电话吵醒的,她睡的不清醒,有气无力的问了一句:“师姐,怎么了?”

    “你能联系上见长吗?这死孩子一早上都不接电话,信息也不回,我去他的家里找他,保安说他根本就没回去,他有没有去找你?”方建红劈头盖脸问道。

    秦靓的脑子懵了一下,突然就清醒了过来,“师兄不见了吗?他没有来找我。”

    方建红一听就急了,“遭了!他肯定出事了。”

    秦靓安慰道:“师姐,你别急,不一定是出事,有可能是最近的事情太多,师兄想一个人静静,他不是个小孩子,应该懂得保护好自己。”

    “如果想静静,何必关机?”方建红深呼了一口气后,继续说道:“而且昨天晚上他跟我分开,亲口说的要回家,可是保安却说他一晚上没回来,而且见长知道我的脾气,怎么可能看见消息不回?”

    秦靓一听,也有点慌了,“不会真出事了吧?”

    方建红反过来安慰道:“你先别急,也许像你说的那样,他只是想一个人静静,我再找找,你现在怀着身孕,不要太激动。”

    秦靓怎么可能放心,她马上就是说道:“我给路笙禾打电话,让他去找找。”

    方建红想了一下,没反对。

    路笙禾接到秦靓的电话后,安慰了她一番,然后吩咐人去找。

    然而去找的结果更让人揪心,路笙禾的人在一条路上发现了游见长的车,车上还有打斗挣扎的痕迹,很明显,游见长被人强迫带走的。

    秦靓知道以后,马上就是急了,“是谁带走师兄的?赶紧去找。”

    “你先别急,已经在找了,这条路上的监控被人为的破坏了,所以暂时还不清楚是谁带走了游师兄?”路笙禾赶紧安慰她。

    “除了龙家,还有谁?”秦靓不假思索的回道,她咬牙说道:“师兄伤了龙天昊,他想报复回来,所以将师兄抓走,师兄落在他的手里,肯定要吃苦头的,我现在就去龙家要人!”

    “老婆,别冲动,”路笙禾赶紧拦住她,“无凭无据的,你上门也没用,如果人家不承认,你去了也只是耗时间。”

    “那怎么办,难道就这么坐着等吗?”秦靓的暴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路笙禾安抚她,“人还是要找的,龙家那边我已经派人去摸底了,如果师兄真的落到他们的手里,龙天昊一定会有行动的。”

    “除了龙家,谁还会对师兄出手?”秦靓咬死了龙家,除了龙天昊这个瘪犊子玩意,谁会没事做这些事情?

    “那也未必,”路笙禾否定了她,“胡家现在是烈火烹油,胡金荣命不久矣,多少人对着胡家虎视眈眈,作为胡金荣的独女,很多人已经盯上了她,如果能娶到胡金荣唯一的女儿,不就等于得到半个胡家,换谁都会心动,不是龙天昊,也会有其他人出手,游师兄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只是可能要受点委屈。”

    “没有生命危险就好,”秦靓松了一口气。

    可是路笙禾接下来的话又让她的心沉到了谷底,“如果真是落到那些人的手里,那是最好的,顶多受点委屈,最坏的结果是,落到了自己人的手里。”

    “自己人?”秦靓愣了一下后,说道:“你是指胡家的人?”

    路笙禾嗯了一声,道:“你别忘了,胡家这么大家子人,心怀不轨的比比皆是,谁会甘心看到胡金荣将大半个胡家送给外人,如果没有他的女儿,那么胡金荣的东西不都是他们的吗?”

    秦靓一听,心揪了起来,“那快去找。”

    “好,我已经加大人手,尽快找到人。”说完,路笙禾就挂了电话了。

    秦靓呆在家里,要多不安就有多不安。

    师兄到底在哪里?

    游见长到底在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昨天晚上,他开着车被人半路截下,被打晕以后,醒来就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小黑屋里面,身边什么都没有,只有头顶上的一小扇窗户。

    游见长叫了好一阵,都没有人离他,他又累又困,索性先睡一觉再说,再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头顶的窗户被人打开,有人递了饭菜进来。

    “你们是谁?为什么要抓我?”游见长趴着窗户问道。

    那人没理她,放下饭菜后就直接离开了。

    游见长又气又急,抓起饭菜就往窗外扔。

    “王八犊子,有种出来跟老子单挑,把我关在这里,算什么英雄好汉!”

    游见长的叫骂声不绝,却一点都不影响外面站着的人的心情。

    “不愧是胡金荣的女儿,够辣够泼,要不是上面交代了不许动她,我还挺想偿尝尝大明星的滋味的。”说话的人语气里带着猥琐,说完还嘿嘿的笑了两声,眼中冒着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