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散文诗词 > 我在豪门当夫人 > 319、终点惨败!(二更)
    最后一场战斗发生在下午五点,距离山脚下的出口不到三里的一块还算平坦的地方。

    这次是真正的大乱斗,顺利从山上下来的一共也不过才一百来号人,到了这里基本上就顾不上什么盟友不盟友的了,只要衣服穿的不一样就都是敌人。

    安静的树林里一时间枪声四起,不太像是战场其实更像是黑帮火并。

    冷飒龙钺和沈斯年都没有加入这一场厮杀,对面的楼兰舟和宋朗同样也没有。

    对于他们来说到了这个地步其实他们的任务就已经结束了。隔着几十米的距离,宋朗还好心情地朝着冷飒这边挥了挥手,冷飒也笑眯眯挥手向他和楼兰舟打了个招呼。

    片刻后,宋朗和楼兰舟走过来。

    距离三人隔着几步远站定,宋朗笑看着龙钺道,“龙少,下面打得那么激烈,不如咱们也意思一下?”

    龙钺并不介意宋朗天天想找人打架的行为,因为自从傅凤城不能打了之后,宋朗就是他的最佳切磋对象了。

    “动手吧。”

    两人都不废话,飞快地冲向对方就在树林中打了起来。冷飒虽然对看热闹很有兴趣,不过……她现在对楼兰舟更有兴趣。笑吟吟地看向站在一边的楼兰舟,“楼少,不如咱们也来练练?”

    楼兰舟有些无奈地摸了摸鼻子道,“这个…不如还是沈少来吧?”

    沈斯年直接跨步站在了冷飒身后,表示他对跟楼少切磋这件事毫无兴趣。

    “……”楼兰舟无语。

    冷飒挑眉,“怎么?楼少看不起我?”

    “不敢。”楼兰舟只得叹了口气,“请少夫人赐教。”

    冷飒笑道,“不用客气,这两天楼少可是让我佩服不已啊。”

    楼兰舟含笑不语,看着冷飒朝着自己冲过来,也不退避直接迎了上去。

    楼兰舟看着斯文儒雅,但楼云既然敢让他领队就证明了他身手绝对不差。不过比起龙钺和宋朗这种实战派,楼兰舟套路更明显一些。

    但是跟早前傅钰城那种花拳绣腿的套路不一样,楼兰舟却是实打实的真本事。所以说这世上没有没用的套路,同一套功夫有的人练一辈子都是三脚猫有的人却能练成宗师,楼少在这方面的资质也绝对不差。

    “楼少好身手!”冷飒笑道,楼兰舟一边招架一边笑道,“少夫人过奖了,少夫人才是让人刮目相看。”

    这一架冷飒打得十分痛快,上次跟孙锐交手时间太短匆匆几个回合作罢。

    楼兰舟的实力绝不弱于孙锐,只是实战经验可能略弱一些,下手也不及孙锐狠辣。不过跟楼兰舟打是切磋,真的跟孙锐打一不小心就会变成拼命。

    冷飒虽然曾经也是行走在生与死边缘的人,但并不表示她喜欢拼命。

    沈斯年靠在树下神色木然地盯着正打得如火如荼的四个人,好一会儿才忍不住叹了口气有些无奈苦笑。

    他自认只是一个普通人,但这世上总是有很多让人望尘莫及的天才。跟这些人比起来有时候着实会让人感到绝望,他眼前就有四个,还要加上一个天纵奇才的傅凤城……

    沈斯年突然觉得沈家偏安一隅其实是件好事,不然的话…他还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招架这些人了。也难怪…父亲总是对他不满和担忧了。

    砰!

    一声枪响突然从林中传来,楼兰舟和冷飒反应极快同时向两边闪去,子弹打了个空。

    冷飒微微勾唇,孙锐,你可总算是到了。回头对楼兰舟挥了挥手,笑道:“楼少,回头再打?”

    楼兰舟沉默地点了点头,他原本也没想跟冷飒拼个你死我活。

    冷飒说完这话,回头看了一眼子弹射过来的方向,一闪身消失在了树林里。

    沈斯年有些惊讶,“她去哪儿了?”

    时间快要到了,如果冷飒不能及时出现在出口,无论她在山上的战绩如何风光都会直接归于零。

    楼兰舟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树林深处道,“傅少夫人应该心里有数吧?”

    孙锐选了一个相当不靠谱的方式跟冷飒做最后的对决,事实上他直接冲上来跟冷飒打一场胜算都比躲在树林里偷袭要强得多。

    毕竟论实力冷飒并不比他强,再加上男女之间体能上先天的巨大差异和消耗,冷飒现在也未必打得过他。但是跟一个优秀的狙击手玩丛林暗战,显然是孙锐失智了。

    冷飒从树林中消失孙锐就感觉到了不太好,他已经从一些人口中听说过了傅家的神枪手神鬼莫测的能力,一旦失去了冷飒的踪迹对他来说整个山林里就都变得危险丛生起来。

    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离开战场,冲出去就算赢了。

    孙锐没有发现,他现在已经没有在想怎么干掉冷飒,而是怎么从冷飒的枪下逃生了。

    时间渐渐逼近晚上八点,树林已经重新陷入了黑暗之中,但是远远地又能看到外面灯火通明的地方。

    原本树林中的厮杀已经停止了,大多数的人都已经退出了战场,远处的喧嚣和光明更显得整个树林寂静而危险。

    孙锐身边只剩下了两个人,三人正在小心翼翼地往出口处移动,寒冷的夜晚孙锐额边冒出了细汗。

    冷飒从半个小时前开枪干掉他身边的一个人之后就一直没有再出现过,孙锐都忍不住要怀疑冷飒是不是其实早就偷偷出去了。

    眼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孙锐一咬牙对身边的人打了个手势,三人成三角队形朝着出口处而去。

    此时天空已经飘起了细雪,出口外面一片灯火通明。

    傅凤城坐在夜风中,身边一个护卫撑着黑色的大伞站在他身后为他挡去了头顶的雪花。

    龙钺朝他走了过来,看向空荡荡地出口处问道,“傅少夫人不会出什么事吧?只有不到二十分钟了。”

    傅凤城抬头看了他一眼道,“不会。”

    龙钺轻哼了一声道,“你倒是信心十足,让个姑娘在山林摸爬滚打你也当真忍心。”

    傅凤城淡淡道,“夫人不是那些养在温室里的花,更不是笼子里的金丝鸟。”

    龙钺扬眉都,“那你觉得她是什么?”

    傅凤城极目远眺,淡然道,“她是冰山顶上的雪莲,天上的猎鹰,雪地里最狡猾的狐狸。”

    啧,肉麻!

    龙钺轻笑了一声,目光落在前面道,“你的雪鹰好像出不来了。”

    原本空荡荡地出口出现了三个人影,正是有些狼狈的孙锐。

    龙钺有些嘲讽地笑道,“孙锐被人逼成这样,也是可以了。”

    “未必。”傅凤城道。

    “哦?”龙钺扬眉,“你是说,傅少夫人能在三十秒内改变结局?”三十秒后孙锐就能够冲破最后的线了。

    “试试看吧。”傅凤城道。

    刚刚走过来的宋朗和楼兰舟也听到了两人的对话,于是大家都没有再开口而是平静地看向朝他们奔来的孙锐。

    眼看着即将跨过终点,孙锐脸上满是扭曲的狂喜。

    站得更远一些的楼云忍不住叹了口气,“那丫头还是没……”

    砰!

    楼云话音未落,一声枪响仿佛盖过了他的声音。枪声过之后黄烟腾起,黄烟后面是孙锐突然僵住了的表情。

    从狂喜到呆滞,原本的笑容还僵硬的挂在孙锐的脸上,而他距离最后的终点已经不到两米了。

    “……”

    在所有人的沉默中,一个纤细的人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孙锐背后不远处。抬手两枪直接放倒了因为孙锐突然出局而呆滞的两个青年,冷飒从容地走过孙锐身边跨过了那条线。

    “晚上七点五十五,还有五分钟,我没迟到。”冷飒含笑对等在出口的傅凤城挥挥手笑道。

    傅凤城微微点头,“没有,夫人辛苦了。”

    孙锐脸色通红,扭曲而颤抖。

    冷飒这一手绝对比在山里直接干掉他还要恶毒。

    几乎所有人都眼睁睁地看到了他从即将胜利的狂喜到被干掉的一幕,他孙锐在众目睽睽之下败在了一个女人的手里!而且……这个女人是故意耍他的!

    孙锐咬牙不管不顾地拔出腰间的匕首就想要朝冷飒背心射去。

    “让开!”傅凤城脸色一变,厉声道。

    “砰!”

    听到傅凤城的话一瞬间冷飒就朝左边闪去了两三米,同时傅凤城的子弹也击落了孙锐手里的匕首。

    演习的人枪里的都是空包弹,但傅凤城枪里装着的却是实弹。

    子弹直接打在了孙锐持枪的手臂上,瞬间鲜血直流。

    然而傅凤城的枪却并没有放下,依然直直地指着孙锐眼神冰冷杀气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