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散文诗词 > 我在豪门当夫人 > 320、儿子?
    突然发生这样的变故,所有人都吓了一跳,空旷的野外一瞬间沉寂得仿佛连风都停滞了。

    等到回过神来,楼云连忙带着众人赶过来了,生怕傅凤城真的一枪把孙锐给毙了。

    “怎么回事?!”楼云沉声道。

    他位高权重,声望也足够,这些少帅们平时纵然是再怎么桀骜不驯也要给他一个面子。

    但是现在傅凤城却没有理会楼云,他站起身来提着枪一步一步朝着前方走去。走到冷飒身边的时候停住低头仔细看了看她,冷飒朝他含笑摇摇头,“我没事。”

    其实就算傅凤城不提醒她也不会有事的,既然知道孙锐的品行为人,她又怎么可能毫无防备地将背对着孙锐?

    傅凤城抬手轻抚了一下她因为天气严寒有些冰凉的面颊,然后转身朝着孙锐走去。

    孙锐捂着受伤的手臂后退了两步,两个青年也连忙挡在了他跟前戒备地看着明显来者不善的傅凤城。

    “傅凤城,你敢!”孙锐厉声道。

    “凤城,别冲动!”身后楼云也沉声叫道。

    每年这些人聚集在京城总是要弄出一点事情来的他都习惯了,但至少大家都还是知道个底线。所以即便是这些少帅暗地里互相打成猪头也用不着太过担心。

    但是这次显然不太一样,这要是自己的人楼云也想一枪崩了孙锐。

    输给一个姑娘就算了,还输不起,还背地里偷袭人家?简直是孙家一脉相承的臭不要脸!

    要不是有孙家在背后撑腰,孙锐这样的在京城这些年都不知道死过几回了。

    但即便是如此,楼云也不能让傅凤城把这件事闹大了。

    傅凤城回头看了一眼楼云等人,将枪里的子弹退了出来,随手把枪扔到了身后。

    孙锐暗暗松了口气,挡在他跟前的两个青年也同样松了口气。傅大少杀孙少可能会有点顾虑,但是杀他们可未必。

    “让开。”傅凤城淡淡道。

    两个青年犹豫了一下还是退开了,孙少手臂受了伤,但是傅少腿不方便,所以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吧?

    他们要是还拦着,孙家的面子也不好看回头督军说不定还是要生气。这一刻,两个青年精英深刻感觉到了在孙家做事的艰难。

    人家的精英是真的精英待遇,他们这些所谓的精英和孙锐的下人也没多大差别,最多就是薪酬比较多一点而已。

    “你想……”孙锐的话还没说完,傅凤城已经到了他跟前毫不客气地一拳打在了他的腹部,孙锐虽然一只手臂受伤,但也不是毫无还击之力,当下不甘示弱抬起另一只手想要反击。

    但傅凤城的动作比他更快,下一刻他另一只手臂就传来一阵剧痛,咔嚓一声手臂折了。

    孙锐闷哼一声,抬脚就去踢傅凤城的腿,他知道傅凤城的腿还没有痊愈。

    傅凤城怎么会给他这个机会,侧身后退了几步避开了孙锐连续不断踢过来的脚。孙锐双手都受了伤,下盘功夫就算再厉害也会大打折扣,傅凤城抓准了时机一脚踢在了他的腿上,趁机抓住他衣领抬膝往他腹部一击,然后手肘毫不客气地撞在了他的背上。

    等到被傅凤城推开,孙锐抱着肚子跪倒在了地上,下一刻哇地一声吐了出来。

    幸好傅凤城退得快,不然也得被他吐了一身的秽物。

    看着孙锐如此狼狈的模样,围观的众人却没有多少同情心。

    宋朗懒洋洋地啧了一声,摇头叹息道,“还是这么凶残啊。”

    楼兰舟揉了揉眉心,点头道,“确实够凶残的。”

    见到这一幕楼云反倒是松了口气,傅凤城没有一枪崩了孙锐就是事情还有的转圜。

    今天孙锐要是真的死在这里……太麻烦了!

    冷飒走到傅凤城身边,低头看着趴在地上的孙锐,“孙少,你输了,希望你还能记得咱们之间的赌约。”

    孙锐抬起头来恶狠狠地瞪向冷飒。

    冷飒笑容嫣然,“当然了,今天太晚了,孙少看起来好像不太舒服,不如等明天孙少再履行约定也是可以的。”现在这里其实没多少人了,真正的战果统计要明天才会出来。到时候才好玩呢。

    孙锐被人扶着站起身来,冷哼了一声咬着牙脸色阴沉地走了。

    雪下得越发大了起来,确定所有人都出来之后楼云宣布这次演习顺利结束大家就地解散。

    回到暂住的别墅,冷飒洗漱了一番吃了点东西就睡了。

    毕竟这两天在山林的日子过得实在是不怎么舒服,两天加起来冷飒一共睡了也不到五个小时,实在是困得有些撑不住了。

    看着冷飒睡着了,傅凤城替她拉好被子才起身下楼。

    楼下苏泽傅钰城周焱还有江湛四人都在那里等着,虽然结果还没有出来,但大家对自己的战绩多少也心里有数。

    傅钰城不说,周焱江湛和苏泽是基本确定能进前三十之列的。年轻人毕竟精力旺盛,回来洗了个澡吃个东西休息一会儿就又活蹦乱跳了。

    听了四人汇报这几天山里的情况,傅凤城微微点头对四人的汇报一一做了简短的点评,难得还勉励了傅钰城几句。

    傅四少大约是从来没有得到过傅大少如此正面的评价,竟然十分受宠若惊,原本没能进入前三十强的一点小小的沮丧也一扫而空了。

    “夫人和孙锐,是怎么回事?”说完了正事,傅凤城开口问起了别的事情。

    大厅里安静了片刻,周焱和江湛对视了一眼才开口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傅钰城当然也是当事人之一,但是他实在不想回想傅家大少夫人逼着孙锐打赌叫爹这可怕的一幕。倒是苏泽听得兴致勃勃,他以为孙锐是不长眼让大少夫人不爽了,所以大少夫人才宁愿拖到最后一刻也非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击杀孙锐,原来还有这么有趣的事情啊?

    刺激!

    傅凤城也微微怔了一下,很快又低低地笑出声来。

    傅钰城满脸惊恐地看着傅凤城,他难道也觉得这样没问题很有趣吗?这就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吗?

    傅凤城微微眯眼,回头对躲在一边偷听得津津有味的兰静道,“明天给孙少送个红包过去。”

    “……”什么意思?

    对上众人疑惑地眼神,傅凤城淡然道,“压岁钱。”

    “……”虽然也有地方年轻人给老年人压岁钱,但孙锐明显还没老到那个份上吧?而且,在绝大多数人的心中,压岁钱这个东西从来都是长辈给晚辈的。

    孙锐不会被气死吧?!

    兰静忍着笑连连点头,脆生生地应道,“是,大少。”嗯,这么大年纪了还能收到压岁钱,孙少肯定会非常开心吧?

    冷飒醒过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色一片明亮,透过窗户上薄薄的窗纱望出去隐约能看到外面白茫茫一片,显然昨晚又下了一场大雪。幸好是昨晚才开始下的,不然他们在山里可就惨了。

    大约是这半年多的训练还是卓有成效的,这两天折腾下来睡过一觉之后竟然就觉得自己完全恢复了,再也没有几个月前肌肉酸痛的感觉了。

    感觉自己又恢复了元气,冷飒愉快地翻了个身扭头去看旁边的傅凤城。

    傅凤城还坐在床头就着一盏台灯看东西,听到她翻身的声音抬起头来正好对上她还有些迷离的眼睛,“这么早就醒了?”声音低沉悦耳,在这静谧的房间里让人觉得格外舒服。

    冷飒看了看外面,“什么时候了?”

    傅凤城道,“还早,凌晨五点。感觉怎么样了?”外面之所以显得明亮,是因为别墅区里的灯光和雪色。

    冷飒坐起身来,伸了个懒腰笑道,“很好,你这么早在做什么?”她是醒得早,傅凤城这到底是醒得比她早还是根本没睡?

    傅凤城淡淡道,“睡不着了,看点东西。”

    冷飒探过头去看了一眼,“是纳加的资料。”

    傅凤城点点头,“过几天就要启程了,这些资料是昨天刚送来的,还没来得及看。”

    “大少可真勤奋。”冷飒扯过他手里的资料丢到一边的床头柜上,然后自己懒洋洋地倒进了他的怀里,“要看就开大灯好好看,眼睛不要了啊。”

    傅凤城低头看着怀中的女子,轻声问道,“不睡了?”

    冷飒摇摇头,“睡过了啊,昨晚睡得太早了。”昨晚不到十点就睡了,大概是因为这两天太累睡得很沉她都不知道傅凤城什么时候睡下的,现在醒过来反倒是清醒得一点睡意都没有了。

    傅凤城也不急着看他的资料,单手搂着她一只手把玩着她纤细的手指,“听说你跟孙锐打了个很有趣的赌?”

    冷飒眼睛一亮,顿时更加有精神了,“我赢了唉,你说孙锐会不会兑现承诺?”

    “很大可能不会。”傅凤城道,“孙锐这人好面子,让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向你低头,恐怕是不太可能。”

    冷飒不满,“他耍我?!”

    傅凤城道,“打赌的时候他应该是真心的,因为他并不觉得自己会输。至于现在…他很可能会直接缺席今天军部的宴会。”反正孙家只剩下了几根独苗,而且还没有孙锐本人,军部的宴会他参不参加意义都不大。

    不参加丢脸,参加了也一样丢脸,孙锐八成是不会乐意去现场看人们嘲讽的目光的。

    冷飒愤怒地鼓起了腮帮子,“没有人能耍冷爷玩儿!我要把这个贱人枪毙一万次!”

    低头看着她因为不满和愤怒显得越发明亮仿佛燃着火焰的眼眸,以及那刚刚睡醒还带着几分红晕的娇颜。傅凤城修长的手指轻轻拂过她的脸颊,低声笑道:“想让他兑现诺言?”

    冷飒眯眼道,“我有的是办法让他遵守诺言。”傅凤微微挑眉,表示对冷爷的办法很好奇。

    冷飒微微勾唇,“打得他爹都不认识!”

    傅凤城摇摇头,轻笑道,“要不要我帮忙?”

    冷飒有些惊讶地看着傅凤城,“帮忙?你插手这种事不好吧?”

    这是她跟孙锐私人的事情,如果傅凤城插手就很容易上升到孙家和傅家的矛盾了,当然了孙家和傅家也从来没有和睦过就是了。

    傅凤城道:“虽然孙锐年纪太大,长得又丑,不过我也很有兴趣知道被人叫爹是什么感觉。”

    “……”冷飒无语。

    傅凤城低头额头靠着她的额头,声音亲昵地道,“所以,夫人到底要不要我帮忙?”

    冷飒眨了眨眼睛,“大少有什么打算?”

    傅凤城低低地轻笑出声,“打算自然是有的,不如咱们先来谈谈报酬?”

    “……”说好的帮忙呢?竟然还是有偿的吗?傅凤城,你不爱我了!

    傅凤城笑道,“既然夫人这么想要儿子,我觉得我们可以来努力一下。毕竟…孙锐就算真的肯认,也实在是带不出去是不是?”

    这么说好像也没错,孙锐年纪相貌能力人品哪哪都不行,实在是不配当冷爷的儿子。

    呃…不对!

    叫爹局为什么会被姓傅的扯到这种鬼地方去?谁要认姓孙的当儿子啊?

    冷爷十分冷酷无情地将傅大少一推,卷着被子滚到了床的另一边。

    主卧室的床相当宽大,以至于两人之间至少能隔出一米多远的空隙。傅凤城低头看看被卷走的被子以及用被子把自己裹成茧一样的冷飒半晌无语。

    好一会儿傅凤城才叹了口气,幽幽地望着自家夫人,“夫人,冷。”

    冷飒瞥了他一眼,虽然房间里比起外面算是暖和但毕竟也是严冬,这个时代的供暖也不能真如前世的暖气空调一般充足。傅大少穿着有些单薄的睡衣,衣襟的领口本来就低还敞开了两口口子,大半个胸膛都能看得清清楚楚了。

    当真是…秀色可……呃,不对!是真的有点冷。

    想了想冷飒还是重新滚了回去,将被子还给了傅凤城一半儿。

    只是她才刚松开被子,就直接被人连人带被子一把抓住拉进了怀里。

    傅凤城低头重重地吻上了她的唇,一番纠缠不知过了多久,分开的时候两人都有些微微的喘息。

    四目相对,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和明媚的火焰。

    傅凤城拇指轻轻摩挲着她水润的唇,轻笑了一声道,“夫人胆子一向很大,怕什么?”

    玩归玩但是这次我感觉你明显不怀好意啊,狙击手的第六感是很敏锐的。

    “你的腿…好了?”冷飒眨了眨眼睛,无辜地问道。

    傅凤城眼底的笑意越发明显,低头与她耳鬓厮磨,“好没好,夫人试试不就知道了?”

    外面冰天雪地是无边无际的冰冷和苍白,房间里却渐渐变得炙热起来。

    绝色美男就在跟前,不吃不是狐狸窝的人!

    “傅凤城……”冷飒微微起身双臂攀上了他的肩膀,环住了他的脖子。

    她缓缓靠近吐气如兰,傅凤城觉得唇边微微一痛,再明白不过的暗示。

    他低头,她仰首,修长坚毅的躯体与柔软纤细纠缠在一起,片刻后房间里响起了激烈而暧昧的喘息,仿佛有烈火瞬间席卷了整个房间。

    即便外面的世界依然是一片凛冽严寒,此时房间里的人却仿佛投身于热烈喧闹,被惊涛骇浪席卷的大海。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乍破天边,一整夜过去原本刚刚褪去的银装素裹重新装点了整个京城。

    屋檐上,厚雪凌晨的冰晶在阳光下闪烁着寒冷的光芒,时不时滴下一滴水珠。

    一只觅食的鸟儿轻巧地落在屋檐下的窗户边上,仿佛好奇地往里面张望着用尖尖的喙轻啄了几下窗户的玻璃,然后扑棱着翅膀飞走了。

    阳光被窗户的窗纱挡住,透过纱窗影影绰绰地看到两个身影纠缠起伏,难舍难分……

    ------题外话------

    咳咳,今天莫有二更,我知道有点少,但是我已经尽力了┭┮﹏┭┮毕竟有的东西就是让人心力交瘁嘛~么么哒(づ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