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散文诗词 > 我在豪门当夫人 > 321、背后说人?
    “飒飒!”下午,霍窈穿着一身华丽的礼服大摇大摆地跨入了别墅大厅,双眼放光仿佛眼前正懒洋洋躺在沙发上的不是跟她同一个性别的大姑娘而是个绝世美男子。

    冷飒懒洋洋地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道,“这么早啊。”

    霍窈毫不矜持地扑向了冷飒,“飒飒,我听宋朗说了,你好厉害啊!下次带我一起去好不好?我也要去!我也要去!”

    冷飒有些无奈,伸手推开趴在自己身上的大美妞,她爱好大众这样火辣辣的美人儿还是留给宋朗自己消受吧。

    最重要的是,霍窈快把她的腰给压断了。

    “你先放开我,一切好说,一切好说。”冷飒连忙安抚正处在兴奋状态的宋少夫人。

    霍窈这才发现自己的不妥,连忙矜持地坐正了身体,有些不好意思地眨了眨眼睛,“哎呀,你怎么这么颓废,是不是还没休息好啊。”

    冷飒此时穿着一套绒毛睡衣,毫无形象地在沙发上瘫成了个饼,看上去就仿佛一只被摧残得奄奄一息的猫咪。

    对上霍窈打量的目光,冷飒无力地点了点头,“是啊。”

    霍窈有些惋惜,叹了口气道,“这么累啊,也是…毕竟在山里两天多又那么冷,宋朗回去也说很累呢。”冷飒默默地抽了抽嘴角,心中暗道我总不能跟你说今早我又跟人打了一架吧?

    呃…某种程度上来说、妖精打架也算是打架嘛。

    冷飒勉强坐起身来,瞥了一眼已经打扮得光鲜亮丽的霍窈,“这么早,你来做什么?”军部的宴会是下午五点开始,这会儿还不到下午一点。

    霍窈笑眯眯地道,“不早了啊,我原本是打算找你一起先喝个下午茶,但是看你这样……”摇摇头叹息道,“还是算了,我自己去找别人吧,你好好休息,争取今天下午要艳压群芳啊。”

    冷飒抬起手小小地打了个呵欠,“这么艰巨的任务,还是交给阿窈姐姐你吧。”

    霍窈抬起下巴轻哼一声,“我们一起,一定要让京城这些千金小姐们知道,不是只有她们京城才有美人儿!”

    冷飒点点头表示阿窈姐姐你说得对,霍窈打量了她一番笑道,“那我就先走了,你赶紧再休息一会儿吧。”

    冷飒默默在心中道:“我刚吃完午饭本来就打算消消食就去睡的。”

    霍窈站起身来,突然俯身凑到了冷飒跟前嘻嘻一笑,压低了声音道,“刚从战场上回来还这么辛苦,难怪困得打瞌睡哦。”冷飒眨了眨眼睛,睡眼朦胧地望着霍窈。

    霍窈伸出纤细的手指,轻轻点了点她露在外面精巧的锁骨,给了她一个十分暧昧难言的笑容。然后才站起身来,朝冷飒挥挥手潇洒而去。

    酒足饭饱让人思维迟钝,冷飒呆愣了一会儿,终于想明白了怎么回事。无力地将自己丢回了柔软的沙发里,忍不住捂脸哀嚎了一声。

    傅凤城,你这个混蛋!!

    冷飒再次醒来是因为被人骚扰,有些烦躁地睁开眼睛就对上了一双淡淡的含笑眼眸。

    傅凤城俯身额头在她眉心轻触了一下,道,“醒了?时间不早了,感觉怎么样?”

    冷飒面无表情地瞥了他一眼,一个挺身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好得很。”一只手不着痕迹地揉了揉自己的老腰。

    傅凤城闻言轻笑了一声,“兰静已经将晚上要穿的衣服准备好了,夫人要不要先吃点东西再换衣服?”

    冷飒感觉自己不太饿,再看了一眼墙上的钟摇了摇,“不用了,时间差不多了。”

    即便是军部的宴会,也绝不会缺吃的。中午吃了饭她就接着睡,这会儿真的不饿。

    傅凤城点点头道,“好,我让兰静拿衣服进来。”傅凤城转身往门口走去,刚走了两步就听到身后一声轻响,他反应极快立刻转身正好扶住了险些跌倒在地上的冷飒。

    “没事吧?小心点。”傅凤城半搂着冷飒让她站稳,忍着笑意关切道。

    冷飒暗暗咬牙切齿,“我、没、事!”

    傅凤城不知想起了什么,靠着她的肩头忍不住低笑,“夫人,这不能怪我,是你先挑衅的……”

    冷飒翻了个白眼,恼羞成怒,“闭嘴!”‘

    兰静和袁映带着刚刚拿回来的衣服首饰进来,就看到自家大少夫人正坐梳妆台前愤怒地瞪着大少。傅大少却正相反,似乎心情颇好地坐在一边笑看着少夫人,也不像往常一样安抚人,反倒像是在欣赏少夫人的怒火一般。

    神仙打架向来都是小鬼遭殃,兰静和袁映显然很明白这个道理。恭敬地把衣服和首饰盒子放在一边,就告退出去了。

    大少夫人向来是不用她们帮着化妆打扮的,除了大少夫人喜欢亲力亲为最重要的大概是因为她俩画得还不如大少夫人好。

    傅凤城看看还眼睛一眨不眨地瞪着自己的冷飒,有些无奈地轻叹了口气,走过去扶着她的肩头柔声道,“是我不好,夫人恕罪。不然我替夫人更衣梳妆?”

    冷飒瞥了他一眼,“不敢劳驾。”

    诚然傅大少是很万能的,但是再万能的人也有不擅长的地方。比如化妆什么的就不在傅大少擅长的范围内,画眉之乐什么的……呵呵。

    礼服是一套冷飒从雍城带来的定制旗袍样式的长裙,今晚的宴会本就不是首相府那晚那么正式隆重,穿着方面也更加随意一些。

    浅色的刺绣旗袍勾勒出了她完美的曲线,精致的刺绣花纹既不显得太过繁复又不会让人觉得单调。最重要的是,旗袍的高领完美的遮住了她身上一些不太适宜外露的痕迹。

    冷飒坐在梳妆镜前看着镜子里自己的模样,镜子里的人面容白皙如玉,唇不点而朱,脸颊飞红,双眸盈盈。冷飒忍不住在心中自恋了一回,冷爷长得这么好看,就算是自己看了也忍不住着迷啊。

    傅凤城站在冷飒身后,也低头从镜子里看她,双手扶着她的肩膀俯身在她耳边低语,“好看。”

    冷飒微微挑眉,理所当然地道,“我当然好看了。”

    傅凤城伸手从旁边的首饰盒里取出一个发饰簪入她挽起的发间,那是一件用钻石镶嵌成鸢尾花形的小皇冠发饰,簪入发间更显得镜子里的女子优雅美丽,光芒四射。

    傅凤城又为她戴好了配套的耳环,看看镜子里的冷飒再低头看看自己跟前的冷飒忍不住轻叹了口气。

    冷飒有些不解地抬头,“不好看?”

    傅凤城轻声道,“太好看了。”不想让别人看到这么美丽的模样啊,狡猾又凶悍的小狐狸由他一个人拥有即可。

    “太夸张了。”冷飒仔细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好看是客观事实毕竟冷明玥的相貌摆在这里,就算披麻袋也不会难看到哪儿去。但是也没到傅凤城说得这个份上,不过听到别人夸自己好看没有女人会觉得不开心。

    傅凤城含笑不语,夫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么吸引人啊。

    幸好…这世间最动人的美丽是属于他的。

    下午五点冷飒和傅凤城携手走进了位于军部的大礼堂,刚踏进大门这对俊男美女的组合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军部显然很懂与时俱进,并没有正儿八经的布置个大会堂跟开会似的召集几百号人一一宣布昨天演习的结果。而是直接在能够容纳上千人的大礼堂里举办了一场宴会,犒劳所有辛苦了两三天的精英们。

    傅凤城今天并没有坐轮椅而是跟冷飒携手走进来的,一身南六省统一的制服穿在傅大少身上却显得格外出类拔群。

    人们一时间竟然有些恍惚,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傅家的天之骄子是真的站起来了。这冲击倒是比昨晚亲眼看到傅凤城暴打孙锐还要大一些,有人忍不住欢欣有人则忍不住在心中叹气。

    再看看走在傅凤城身边的女子,如果前几天还有人敢暗中望着那美丽的容颜纤细的身形浮想联翩的话,今天就连这个念头都不敢冒了。

    这位可不是一般的大家小姐,豪门贵妇,这是能够带着人在寒冬的山林里暴打各家精英,最后甚至一举毙掉了孙家少帅的猛士。

    想到此处再看看这两人,男才女貌天生一对?

    呸!分明是一对丧心病狂地暴力夫妻!

    冷飒和傅凤城先去跟楼云打了个声招呼寒暄了几句,楼云一把年纪了接受能力却相当卓绝,将冷飒好一顿夸奖。

    饶是冷爷这样见过大世面的,在一群位高权重的将军们注视下也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连忙拉着傅凤城落荒而逃找到了宋朗和霍窈所在的地方。

    扫了一眼会场果然没有看到孙锐,冷飒有些失望地在心里磨牙。

    “两位这排场可以啊。”宋朗似笑非笑地打量着两人道,刚刚这两人一进门,整个会场的人几乎都望了过去,饶是宋少帅也不能不承认比出风头自己输了。

    霍窈倒是十分好心情,笑眯眯地对冷飒挤眉弄眼,冷飒想起中午霍窈去找她的事情顿时无语。

    傅凤城拉着冷飒坐下,宋朗打量着傅凤城问道,“你的伤好了,干嘛还要让傅少夫人替你进山?”

    傅凤城淡定地端起一杯酒浅酌了一口,“还没好。”

    宋朗有些怀疑地打量着他,似乎是想要确定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在耍自己。毕竟傅大少的前科颇多,实在称不上是个诚恳的人。

    傅凤城自然不在乎他怎么想,扫了一眼四周问出了冷飒很关心的问题,“孙锐没来?”

    “……”宋朗和霍窈双双静默了片刻,终于还是霍窈绷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将自己挪到冷飒身边忍着笑小声问道,“飒飒,你真的跟孙锐打赌谁输了谁叫爹?”

    冷飒眨了眨眼睛,仿佛是在问“你怎么知道的?”。

    霍窈倒吸了一口凉气,双手抓住冷飒的手,“整个京城都知道了好吗?飒飒,论牛掰还是你第一啊!”竖起一个大大地拇指表示自己对冷飒的称赞。

    宋朗摸摸下巴打量着冷飒和傅凤城的眼神都有点一言难尽,“我倒是不知道,你们竟然对孙锐还有这样的兴趣,一个认儿子,一个就送红包。话说…就算是打赌,不是应该叫娘嘛?孙锐叫你爹,那该叫傅凤城什么?”

    最关键是,孙督军这个正牌爹该怎么办?

    傅凤城漫不经心地拉着冷飒的手,将她从霍窈手里解救了出来,“打个赌而已,不用这么认真。”

    “……”你这搞得满城皆知的架势,不像只是打个赌而已啊。

    傅凤城瞥了他一眼,淡淡道,“孙锐想让老四叫他爹,老四要是撑不住叫了,那我算什么?”

    “呃……”所以,还是孙锐自己犯贱,活该找揍呗。

    冷飒这才听明白了事情的经过,简而言之就是傅凤城将原本只有少数人知道的事情闹得满城皆知了。

    傅凤城抢先占了先机,现在就算孙锐想要反口不承认这件事也没什么用了,大家已经先入为主地知道了这件事。傅凤城派人送压岁钱更是神仙操作,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个赌注在傅大少这里也是得到了认可和支持的。

    如今不少人都正兴致勃勃地打赌孙锐这声爹到底叫不叫呢?

    这声爹孙锐叫了固然是颜面尽失丢脸丢到姥姥家了,不叫也要被所有人嘲讽毫无信义输不起。

    俗话说人无信不立,这么小的事情你都能出尔反尔,更大的是事情谁敢跟你合作?

    傅凤城和宋朗的身份在这种宴会上当然不可能一直这么悠闲地坐着,很快两人就被人请走了。

    她们一走原本还不敢过来的小姑娘立刻就没有顾忌了,张徽之带着一群姑娘满脸兴奋地扑了过来,“傅少夫人,你真的去参加演习啦?”

    “傅少夫人,你杀掉了几个人啊?”

    “您真的打败了孙锐?演习好不好玩?”

    一群小姑娘小嘴叭叭个不停,热情地就连霍窈都要退避三舍。

    都是一群才十七八岁最多也不过二十一二的小姑娘,从小娇生惯养长在繁华富贵之中,哪里见过冷飒这种能拳打军部精英,脚踩军阀精锐的女孩子啊?

    关键是……傅家大少夫人不仅厉害,还漂亮!

    “大少夫人的衣服好漂亮呀。”

    “嗯嗯,妆容也好看,我也想学!”

    “……”冷爷在一群小美人儿中间簌簌发抖,朕老了,消受不起如此多的美人恩了。

    “大少夫人,楼兰舟真的打不过你呀?”等到大家的热情终于消退了一点,张徽之才挤在冷飒的身边小声问道。

    冷飒有些诧异地看了她一眼,“谁说的?”

    张徽之眨眨眼睛道,“楼兰舟自己啊,他说大少夫人很厉害,他打不过你呀。”

    冷飒失笑,摇摇头道,“我就跟楼少就切磋了几招,根本没分出胜负,楼少也是很厉害的。”

    “哦。”张徽之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冷飒有些不解,“怎么了?我打过楼兰舟很重要嘛?”

    张徽之看看周围正交头接耳地姑娘们,在冷飒耳边道,“您别跟人说啊,你不觉得楼兰舟那种人就活该被女人狠狠地揍一顿吗?”

    “……”我不觉得,你确定你说的不是孙锐?

    “你跟楼兰舟有仇?”冷飒小声问道。

    张徽之轻哼了一声,嫌弃地道,“本小姐跟他不熟!楼兰舟根本就不是好人,少夫人我跟你说你千万别被他给骗了。以前京城那些小报都说什么我哥,傅少,龙少还有楼兰舟是什么最不近女色的京城四大名草。我哥和傅少龙少就算了,楼兰舟那货哪儿是什么不近女色啊,他压根就看不起女人。”

    “去年我们学校有个和军部的合作活动,就是楼兰舟负责的。你知道他干了什么吗?他嫌我们碍事直接让人把我们圈了起来等他手下的人完成任务之后才放了我们带回去就算是完成任务了。还有…路上不好走我不小心绊了一跤,他不说看在两家交情的份上扶我一把就算了,竟然一把把我推了出去险些害得本小姐破相!他以为他是谁?本小姐还会占他便宜不成?他就是个大人渣!”

    “呃…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冷飒看着一脸激愤的张徽之,忍不住道。这两件事儿都不太像楼兰舟会干的啊,说是宋朗和傅凤城她还相信一点。

    张徽之翻了个白眼,哼哼了两声,“总之楼兰舟就是个大人渣,傅少夫人你千万要小心。”

    “两位在聊什么,是在我说吗?”一个温润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张徽之表情僵硬地回头就看到楼兰舟端着一杯酒靠在他们身后不远的墙边含笑看着自己,“张小姐似乎对楼某多有不满啊。”

    “……”背后说人果然要遭报应的,古人诚不我欺。

    ------题外话------

    啦啦啦~木有二更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