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散文诗词 > 渡劫之王 > 正文 第两百八十七章 互相伤害(第一更)
    从空间裂口之中还在往外狂涌的六翼冥冰兽和其余的低阶妖兽还觉得没什么。

    毕竟混乱洲域之中有很多地方气候极端诡异,很多区域时不时也有雷暴。

    但那头猿猴模样的妖兽瞬间就炸毛了。

    它上半身的银毛根根炸起,瞬间就像是变成了一个刺猬。

    它绝对是王离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思想的绝对支持者。

    它对这种劫雷的气息可是记忆犹新。

    就是一名修行者跑到它和其余水龙猿所在的水域渡劫,才导致那片水域被雷罡炸得天翻地覆,除了它之外,其余所有的水龙猿全部都死在了劫雷之中。

    也就是那名修行者最终也没扛过雷劫,那名修行者的元婴将成未成被它吞噬,再加上雷罡的洗伐,它才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虽然因祸得福实力有着惊人的提升,但那种劫雷轰击下皮开肉绽随时都有可能被挫骨扬灰的味道,它如何再敢尝试?

    唰!

    它都顾不得锁定王离的气机了,直接将手中凝成的那道小剑往王离大致的所在一甩,直接便鼓动体内的妖元疯狂的往桃源胜景之外逃。

    但王离既然都已经被它害得直接动用雷劫了,再加上这头妖兽无比阴险,明显是已经恨上了他和何灵秀,此时他怎么还可能让这头妖兽轻易走脱。

    唰!

    王离身上道韵尽展,连三花聚顶的妙相都自然呈现。

    他的身外遍布三色宝花,曼妙的气机挑拨着天道法则,与此同时,他疯狂的动用各种引雷法门。

    天道法则何时能够容忍这种赤裸裸的挑衅。

    第一道劫云还未真正的酝酿完成,一团金色的异雷已经迫不及待的破云而下,它瞬间就化成了两个巨大的金色手印,分别拍击王离和这头妖兽。

    它这是真正的各打一巴掌。

    王离的诸多引雷法门虽然在此时起了些作用,但是他道韵的绽放,也让天道法则追溯到了本源。

    “你妈…”

    王离忍不住口吐芬芳,他挥动毁灭真空古剑一剑斩去,发现这一剑的威能根本无法和这个金雷手印抗衡。

    毁灭真空古剑的威能直接就将他这一剑的威能拍爆了。

    他身外的大道异相也瞬间到了极限,无奈之下,他只能将帝沼魔君那三百二十柄成套法剑顶了上去。

    这三百二十柄成套法剑冲击上却,这只金色手掌好不容易被他挡住,金色异雷开始溃散,但他这帝沼魔君法剑剑尖也是如同蜡烛一般融化,这三百二十柄他平时不太舍得动用的法剑竟是要全部损毁了。

    不过那头妖兽比他更惨。

    它浑身水雷和冰剑乱飞,但因为没有王离这样牛气的大道异相,它激发的威能虽然不俗,虽然将金色手印击得千疮百孔,但却并没有能够彻底瓦解这团金色异雷所化的金色手印。

    它吱的一声尖叫就被金色手印从空中狠狠的拍落了下去。

    它浑身的银毛都烧焦了不少,下半身的鳞片炸裂,直接就被打得皮开肉绽。

    “卧槽…”

    也就这一息之间,王离只觉得一团毁灭性的气息已经彻底将他笼罩,此时天空之中的劫云之中雷液如海浪翻滚不熄,只是第一重劫云,但这劫云彻底笼罩了桃源胜景的数座山头,让他头皮发麻的是,之前他所见的雷池也不过就是雷云底部的一团,但现在这整个劫云内里就是一个无比巨大的雷池。

    他顿时发出一声怪叫,疯狂的施展欺天古经和激发含光石莲。

    方才他只是希望雷劫下来的快一些,所以刻意挑衅天道法则,但现在他要是还敢继续绽放道韵,他肯定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唰!

    那头妖兽生命力强悍的很,而且本身对于雷罡也有不俗的抵御能力,它虽然被拍得皮开肉绽,但马上又从地上飞腾而起。

    它尖叫着朝着往外飞去。

    它肠子都有点悔青了。

    为什么这么想不开,老老实实走了就行了,为什么还要偷偷潜回来偷袭。

    但与此同时,第一重雷劫已经正式降临。

    “……!”

    这头妖兽差点直接一口老血喷出来。

    它好歹也是因为一名金丹后期的修士渡劫而真正见识过雷劫的妖兽了,但那名金丹后期即将凝婴的修士的雷劫气息也根本没有这么猛,这劫云底部才刚刚泛出雷光,那种恐怖的气息震荡已经让方圆百里范围内的天地元气都已经产生了改变,它的身体刚刚掠起,它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得无比沉重,直往下坠。

    咚!

    它真的想吐血。

    它这么强大的一个妖兽,竟然只往上蹦起了数丈,就像一个锤子一样锤在了地上。

    “……!”

    王离更是骇然。

    他发现自己也根本无法遁空,他整个人如同一块石头般往下坠落。

    在他狠狠坠落在地之前,那些在劫云范围内所有飞遁的妖兽,已经全部像落冰雹一般落地。

    啪啪啪……

    一时间不知道多少血肉破碎声伴随着妖兽的凄厉惨鸣声响起。

    一蓬蓬的尘土飞扬之中,涌起一团团的血花。

    “卧槽…”

    王离哪怕现在身体异常强横,也是摔得浑身骨折,五脏都彻底错位了,但好歹他能够动用万凰重生术,瞬间复原。

    此时天空之中许多异雷已飘落下来。

    这些异雷都是一根根银丝,在空中飘落时丝毫没有那种雷罡的刚猛气息,甚至就像是一缕缕的烟气,甚至连恐怖的雷声轰鸣都没有。

    但这些洋洋洒洒飘洒下来的银丝状雷光密布近百里方圆,却是让所有飞遁法宝和遁术都失灵了。

    “这是某种真磁异雷?”

    王离好不容易从地上翻身跳起,他看着这些银丝异雷,看着周围地上密密麻麻的一层因为从高空坠落而直接砸得几乎无法动弹的妖兽,他感到无语。

    这就像是一门可怖的禁空秘术。

    这种异雷直接让人根本无法飞遁,那谁能凭跑步跑出天劫笼罩的范围?

    更何况他很清楚天劫的中心始终会随着他的移动而移动。

    此时最幸运的妖兽反而是那些原本就不会飞遁的妖兽和刚刚从空间裂口冲出的飞遁妖兽。

    那些刚刚冲出空间裂口的飞遁妖兽离地也不过数丈,此时坠落在地也根本没有任何的妨碍,但原本天上飞的和地上爬的泾渭分明,井水不犯河水,现在大堆的飞遁妖兽一坠落在地,砸得下方的妖兽也发懵,一时间,地上爬的妖兽和这些坠落在地的飞遁妖兽直接就干了个鸡飞狗跳。

    能够在天上飞的妖兽原本对敌地上跑的妖兽是有先天优势的,很多时候它们的威能能够轻易打地上跑的妖兽,但地上跑的妖兽打不到它们。但现在一落在地,它们的先天优势没了,而地上跑的妖兽一般肉身就比它们强横得多。

    如此一来,那些堂堂的三级六翼冥冰兽,倒是被一堆一级两级的妖兽弄得够呛。

    若是在平时,王离肯定鼓掌叫好。

    因为若是这种情形不断持续下去,他到时候只要替这些六翼冥冰兽收尸就行了啊。

    但关键在于,现在这些妖兽抵挡雷劫好像根本就不给力,不像星河宗和云笈洞天的那些修士一样,能够大量分担雷劫的威能。

    他现在都担心自己到底能不能抗得过去。

    唰!唰!唰!

    除了继续朝着那头妖兽施展引雷法门之外,他连祭数件法宝。

    他现在唯一庆幸的是,之前从周不凡的身上得到了不少引雷的法器和法宝。

    “卧槽!”

    但让他瞬间又脸色剧变的是,这第一重劫雷明显还在密密麻麻如丝如缕如春雨般不停坠落,但劫云之中明显又化生了一重新的劫云。

    黄蒙蒙的元气在银色劫云之中翻滚,也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上百个土黄色的雷池形成,然后一条条土黄色的水桶粗细的雷罡垂落了下来。

    “这又是什么异雷?”

    “天道法则还能这么玩的?别人的雷劫都最多一个雷池,你还能直接给我凝成上百个雷池的?”

    王离实在是惊了。

    他的诸多引雷法门这个时候似乎也没有奏效,那些土黄色水桶粗细的雷罡也没有受他引雷法门的牵引落向那头妖兽,而是自顾自的朝着地面坠落。

    但这些土黄色的雷罡一坠落在地上,瞬间就一改死板的态势。

    它们毫无声息的就没入了地下,但接下来的一刹那,它们在地上疯狂的搅动,发出恐怖轰鸣的同时,无数手臂粗细的雷鞭雷蛇在泥土山石之中穿行,抽打上来。

    桃源胜景数座灵山的地面彻底沸腾了,就像是有无数巨蟒和树根从地下抽打上来,疯狂的鞭挞。

    许多土行遁地的妖兽直接就被逼得从地里深处飞窜出来,而许多直接就已经被抽打得变成残尸,随着电光和泥土、碎石一起抛洒上天。

    “土行异雷!”

    “这天道法则也实在太变态了,不只是连天上飞的不放过,连钻土里的都不放过?”

    王离直到此时才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样的异雷。

    这种土行异雷十分的怪异,不只是雷罡如同山石一般沉重,而且它冲击鞭挞时,还卷缚泥土和山石,和寻常的雷罡威能抽打很不一样。

    王离不断的跳跃躲避雷罡,他的引雷法门和那些针对寻常雷劫的法宝面对这种土行异雷几乎没有太大作用。

    嗤!

    一道冰剑朝着他斩杀而来。

    那头妖兽一边躲避着土行异雷,一边还想设法斩杀王离。

    王离直接往妖兽最为密集处闪避。

    这道冰剑瞬间将一团妖兽冻成冻梨。

    这头妖兽气得直叫,但它现在对王离也是无奈,它自身还需要躲避土行异雷,而且它发现王离的肉身力量似乎比它还要强大,最为关键的是,王离身外的大道异相始终能够消磨一部分威能,威能的冲撞反而让王离可以乘机弹出去。

    “你奈我何?”

    王离忍不住挑衅这头气急败坏的妖兽,他虽然无法飞遁,但脚下瞬间泥浪翻滚,一道泥浪却是托着他就像是凌空而行。

    他知晓的法门实在是多,此时随手就用出了土系法门。

    这头妖兽不断的用冰剑斩他,他也不断的施展各种土系法门,不时有石柱冲出怼向这头妖兽,不时有泥流翻滚,朝着这头妖兽捆缚。

    一人一兽在这种雷劫之中,标准的互相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