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野蛮生长 > 夸
    谭鸣话音未落,就看到了陆川手机屏幕上的成绩单。

    他立刻就饶有兴致地从陆川手中夺过手机来找起陆川的名字来,结果根本不用找,依旧是第一个。

    班级年级全都是第一,跟他在南城五中时完全没差。

    谭鸣像是替他开心,抬手轻推了陆川一下,笑着说:“行啊你川儿,到哪儿都是万众瞩目的尖尖儿,老师眼里的宠儿。”

    “看到你的成绩稳如老狗,我也就放心了!”谭鸣用一种老父亲欣慰的口吻笑嘻嘻地说道。

    陆川从谭鸣手里拿回自己的手机,摁灭手机屏幕,把手机放兜里,随口反击谭鸣:“哪像你,看你成绩排名一次接一次的后退,爸爸我的心脏病都要被气出来了。”

    “怎么说话呢?”谭鸣笑骂陆川,对趴在陆川脚边的大金毛发号施令:“果冻,给我吠!”

    果冻没吭声,非但连动都没动,还把脑袋撇开了,仿佛不想理谭鸣。

    陆川摸了摸果冻的脑袋,嘴角勾着对它说:“果冻,冲坛子叫声让他听听。”

    随后他就把手伸到谭鸣那边,打了个响指,果冻立刻就站了起来,扭头冲谭鸣“汪”了声。

    谭鸣“卧槽”起来,非常不满地受伤道:“果冻,你忘了现在是谁给你家给你吃给你喝像个爷爷一样供养着你了?”

    陆川嘴角带笑地摸着大金毛的脑袋,夸道:“好乖。”

    随即就从包里抓出一把大金毛爱吃的狗粮来就这样让大金毛就着他的手吃起来。

    须臾,谭鸣忽然惊讶道:“川儿你看!”

    在喂大金毛的陆川正在脑子里想那个叫江野的男生学习成绩看来也不算太差,那他前几天坐在最后一个考场,本来还是最后一个座位号,是因为什么?上次考试缺考么?

    陆川听到谭鸣的声音,就抬起了头来,顺着谭鸣指的方向望过去,看到天空上有个无人机正在盘旋着飞。

    他的目光缓缓下移,在不远处看到了两个高大的身影。

    正是昨天他在机场亲眼看到抱在一起的那两个人。

    而此时,那个抱段易的男生正在操控着无人机,段易就站在旁边的树荫下,望着那个人。

    目光专注,神情温和。

    全然没有冷淡之意。

    谭鸣自然也看到了他们,他晃了下陆川的胳膊,兴奋道:“是昨天那两个人诶!”

    封卓的眸子循着无人机慢慢转身正对向这边,视线不经意一瞥就看到了牵着狗绳的陆川和坐在他旁边的谭鸣。

    他愣了瞬,而后扭头往后看去。

    段易走到封卓身旁,封卓才开口说:“你昨晚说的那个弟弟,就在那边。”

    说着还朝陆川扬了扬下巴。

    这会儿陆川已经重新低下头撸金毛去了。

    段易往这边望了眼,没什么表情,只是一瞟,很快就收回了视线。

    封卓的手机响了声,他把遥控器塞给段易,让他先玩,自己打开手机,就看到了表弟江野的消息。

    【江小野:小桌子童鞋,听说你不回来是因为有“朋友”找你玩?】

    封卓轻哼了声,回:【怎么喊你哥呢?】

    随后又发:【明知故问你最在行。】

    【江小野:跟段易哥好好过二人世界哈,等你明年上了大三下分院,就没这么无拘无束咯~】

    封卓:【等你明年上了高三要冲刺高考,也不会在这儿跟我贫了:)】

    封卓:【哦对了,我听段易说他继父带来的儿子转你们学校上高二去了,你应该认识了吧?他为人怎么样?】

    发完封卓就趁陆川低头撸金毛的时候偷偷拍了一张照片给江野发了过去。

    封卓:【就照片上撸金毛的这个。】

    江野点开照片,看到照片上侧颜干净清爽的男生,吃惊的不敢相信。

    照片里那人穿着那件白色的外套,宽松的灰色束脚运动裤,干净的白色运动鞋,他坐在树荫下的长椅上,脸上光影斑驳,却遮不住他冷淡的脸颊上那双变得温柔怜爱的眉眼。

    那只大金毛就在他身前,正仰着脑袋去亲近他。

    江野退出去,又重新点开照片,再放大,细细看了片刻。

    这分明就是陆川。

    而且表哥都说了,转到沈城一中的转学生,还是高二。

    不就是陆川吗?

    所以,表哥的意思是,陆川是……段易哥继父带来的儿子???

    江野本来因为今天是国庆节而心里不安生,每年到了这天,他总会半夜从梦中惊醒,白天过的浑浑噩噩。

    康梅每到这一天都会有些反常。

    虽然她什么都不说,但她那双温柔的眼眸中在看向他的时候含着别的什么情绪,这让江野的心里越发不舒坦。

    小时候江野不知道怎么应对,也不知道怎么逃避,就默默地不舒服着,承受着。

    后来慢慢大了,江野的性格也渐渐成形,能更自然地面对对那件事讳莫如深的母亲和毫不知情的妹妹。

    可左胸腔里的那块地方,终归不安。

    这让他需要找点事做,说排解也好,说转移注意力也罢,至少可以让他稍微的喘口气。

    所以后来每年这天,江野就会跑去表哥封卓的住处,找封卓打游戏,再叫上封卓的朋友段易一起。

    可是今年,段易去找封卓了,封卓没回沈城过国庆。

    此时,江野一个人躺在封卓住所的客厅沙发上,备用钥匙就被他放在旁边的茶几上。

    本来他和封卓贫嘴正欢儿,结果却突然被告知,陆川成了段易的弟弟。

    江野瞬间“垂死病中惊坐起”,一个鲤鱼打挺就坐了起来。

    他捧着手机怔怔地呆坐了半天,都没有回封卓。

    那边似是等得不耐烦,又发过新消息来,问:【江小野,你算命呢还是相面呢?怎么这么墨迹?】

    江野被手机的提示音拉回神,他看向之前封卓问的问题——他为人怎么样?

    问的是陆川。

    江野略沉吟了下,回复:【怎么说呢,大概就是那种狠戾中透着善良、冷漠里带着热情、可怜时不乏可爱的小屁孩儿吧。】

    封卓:【?】

    封卓:【看你为了夸人这词儿用的一套一套的,在网上搜索词汇很辛苦吧?顺便,语文考了几分啊?】

    江野:【……】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语文是他最大的死穴。

    这次他语文分更是出奇的低。

    还有!

    江野:【我夸谁了?我在很客观中肯地实话实说,他确实是个外冷内热的好孩子。】

    封卓:【哎哟卧槽,你俩才认识几天?你就这么夸他?】

    江野心想说出来吓死你!

    我俩那可是从小时候就认识了。

    封卓见他不回,继续发:【你这屁股都歪到他姥姥家去了,什么情况啊弟弟?】

    江野不服气地回封卓:【你屁股才歪呢!你全家屁股都歪!谁不知道你屁股时时刻刻歪向段易哥!】

    封卓自动忽略江野的最后一句话,表兄弟俩一个赛一个的没脸没皮,回江野说:【我不否认我偏袒段易,你也不能否认你跟我是一家人→_→】

    封卓:【所以,我全家屁股都歪+你是我家人之一=你也屁股歪】

    安静的客厅里发出江野的一声轻嗤。

    江野:【表兄弟=亲戚:)】

    ……

    江野结束了和封卓的聊天后,又忍不住点开了那张照片。

    他垂眼望着照片上的男生温和的侧脸,终于隐约看到了陆川小时候的一点影子。

    在水房凶狠地拽着他要他把衣服脱下来,最后却心软借了他半袖穿,不就是狠戾中带着善良吗?

    看起来那么冷淡,却没拒绝他借他的校服穿,心底深处肯定还是对新学校新同学抱有期待和热情的。

    至于可怜时不乏可爱,说的自然时十几年前只有四岁的那个小陆川了。

    明明是个小可怜,偏偏又格外可爱,饿着肚子吃果冻的小屁孩儿的的确确可怜又惹人怜啊。

    这样一想,江野越发觉得自己评价的真的特别、非常、格外客、观、中、肯!

    他点开和照片上那只金毛长得一模一样的头像,敲字:【最野AWM来找打,上号不?】

    陆川正在和谭鸣商量接下来的安排,放在兜里的手机就响了一声提示音。

    他掏出手机来一看,回了江野俩字儿:【没空。】

    江野不死心,【捡到三级套都给你,空投箱任你舔,我刚枪保护你,你拿雷炸我我都不躲,确定不来?】

    陆川:【不来。】

    江野正因为没人陪自己打游戏消遣失落叹气,陆川又发来一句:【这种话留着哄骗单纯的小女生去吧你】

    就差骂江野一句“渣男”了。

    就在陆川起身要和谭鸣一起离开公园的那一刻,手机又叮咚了声。

    陆川低头,看到和江野的聊天框里多出一句:【那小川爷刚枪保护我?】

    陆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