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战神殿 > 第145章 妈妈,爸爸没说谎!
    “听你解释个屁!老婆这两个字,是你这个人渣败类叫的吗?告诉你,你没这个资格。”

    陈芹暴怒喘着粗气,眼睛内充盈着血丝,她恼怒,心说一个废物也敢出去偷腥。

    她越想越气不过,特别是感受到周围的人议论她和苏婉儿,让她丢脸抬不起头来。

    于是在这愤怒之下,便左手扯着张狂的衣服,右手奋力打张狂的胳膊,嘴里谩骂。

    “你个王八蛋敢这么对待我女儿,本来我考虑到小小的存在让你留在家。现在,既然你做出这么禽兽不如的事情,那你就和我女儿离婚!”

    “对,离婚。你个废物不珍惜婉儿,告诉你,就凭婉儿的身材和美貌,随随便便都能嫁个比你张狂好一百倍,一万倍的男人。”唐梓滢也为苏婉儿打抱不平。

    张狂想开口说话,但每次说一句,就被打断。

    小小已经被吓到了,一听爸爸妈妈要离婚,她小脸苍白,眼泪顿时落下,一只手抓住自己的妈妈,一只手抓住自己的爸爸,楚楚可怜央求着。

    “不要,小小不要爸爸和妈妈离婚。呜呜呜,小小不要被人骂是没有爸爸妈妈的野种。”

    这话,更加刺痛苏婉儿的心,当即蹲下,抱着小小便痛哭流涕。

    那蒋蒂娜看到这一切,心里暗笑不已,别提有多畅快了。但是她表面上却装作楚楚可怜的样子,擦了擦眼泪,双手紧握,低着开腔了。

    “婉儿,我,我其实没什么事情。这件事都怪我,是我自己表现得太热情了,觉得他是你老公,就没有任何防备心,是我自己疏忽大意。”

    苏婉儿听了,连忙擦拭泪水,心里满是自责和内疚,道“蒂娜,对不起,这件事不怪你就是怪我,要不是我带这个废物来,你也不会遭到这样的对待。你肯定被吓到了吧,给你造成伤害,我真的很抱歉。”

    蒋蒂娜听到苏婉儿还在傻乎乎的道歉,她心里暗骂一句傻逼,但又一副大义凛然之色中夹杂着可怜巴巴。

    “婉儿,你别这么说。事实上我从未想过要拆散你和他,我看到你快乐,我也很高兴,因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说着,蒋蒂娜情绪低落的样子低下头,咬了咬红唇,又说“我只是没想到,知人知面不知心,他看着俊朗,却没想到不是个人,而是个禽兽。”

    苏婉儿听了心脏犹如被撕裂的疼痛,她眼泪再次流出来,还是不敢置信,一个随时说爱她的男人,会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

    但她明白,受伤的人是蒋蒂娜,需要安抚才是。

    于是,她又抹去眼泪,道“蒂娜,给你造成的伤害,我真诚地说一句,对不起。”

    说完,她真挚地鞠躬。

    蒋蒂娜见了,偷偷眯着眼,心里爽得要死,忍不住偷偷露出灿烂的笑容。

    但是她见苏婉儿起身,又连忙隐藏笑容,一副老好人的样子,道“婉儿,我就是被吓到了,其实我也不想追究那么多。只需要他给我下跪道歉,我就看在你的面子上,原谅他。”

    “我是不忍心伤害你,我的好朋友。”

    苏婉儿完全不知蒋蒂娜内心险恶,还有些小感动。

    不过,苏婉儿还没说话,小小就已经感觉到蒋蒂娜是个坏女人,她不喜欢,不想听到蒋蒂娜说话,更不想蒋蒂娜说自己的爸爸,但她是个小孩子,没有能力让蒋蒂娜闭嘴。

    于是,这小家伙忽然心里一动,干脆扯开了嗓子嚎啕大哭,眼泪不要钱地流淌,小家伙也哭成了一个泪人,哭声压过了所有议论的人。

    蒋蒂娜还想说点什么来着,但被小小的哭声打断,不得不停止,心里有点不爽,暗骂一句小野种。

    只见小小立刻抱着自己妈妈的脖子,眼泪打湿衣服,声音显得委屈,哽咽着,让人心疼。

    “妈妈,爸爸没有说谎,小小看到了,是这个坏女人接近了爸爸,再叫爸爸出去的。”

    显然,小小记性很好,几乎把蒋蒂娜找到张狂时发生的过程讲述了一遍。

    小孩子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撒谎,更何况苏婉儿很懂自己女儿。

    于是,小小的话,让其余围观的吃瓜群众均是露出狐疑之色,心说这难道还能反转?

    接着,围观群众抱着吃瓜的态度看热闹。

    苏婉儿看小小这么坚持,所以她抹去泪痕,思索一番决定了一件事,便红着眼眶看向张狂,声音有些沙哑。

    “你,你想说什么,现在说吧。”

    “傻女儿,这还有什么可说的,这废物就是个人渣,你们必须离婚!”陈芹连忙出声。

    苏婉儿拦下陈芹“妈,你回来,让他说。如果这件事他能解释清楚,我主动道歉。”

    唐梓滢恶狠狠地道“对,就给这个王八蛋一个解释的机会。我还是那句话,就这个废物能脱身,解释清楚,我不仅给自己一巴掌,我还道歉。”

    陈芹便愤怒地哼了一声,按捺着怒气走回到苏婉儿身边。

    其余的人视线均是凝聚在张狂身上。

    都想看看,已经证据确凿的张狂,会怎么为自己开脱。

    那苏家几人,暗地里冷笑连连。

    “这废物能开脱才怪了。”

    “不管嘛,只要能看到苏婉儿一家人当众闹笑话,身败名裂,一蹶不振,我们都很乐意。”

    “呵呵,看着吧,张狂解释不了,就会被辱骂,被人肉。而苏婉儿,也会因为这件事遭受打击,一蹶不振。”

    “……”

    苏家几人议论着,就等看笑话。

    可接下来张狂的举动,让苏家人不淡定,也让周围看热闹的人哗然。

    只见张狂从口袋掏出手机,拿在手里扬了扬,看向蒋蒂娜的眼神,冷锐而充满了寒意。

    “我想,你是不是忘了,这个世界上的手机可以录音。”

    这话一出,蒋蒂娜表情僵硬笑不出来了,心里咯噔一下,浑身轻颤,瞪大美眸看向张狂。

    “不可能!你怎么……”

    “我怎么会提前录音是吧?”

    张狂一边给手机解锁一边冷声道“你拙劣的演技,从你一开始和我老婆打招呼时,我就注意到了。在所有人眼中,我是个废物,而你搭讪我,勾引我,无疑就是个最大的疑点。”

    “所以,你叫我跟你去二楼,我去了,只不过提前设置好了录音。而你还傻傻地以为,我会被你诱惑,精虫上脑?”

    “抱歉,你不及我老婆千万分之一,你不配。况且,吃过山珍海味的人,又怎么看得上残羹剩饭。”

    这最后一句话,蒋蒂娜自然联想到张狂在骂自己是个不要脸的贱人,是其他男人玩剩下的。

    她生气,大声反驳“你……”

    “别急。”张狂绅士一笑,右手将手机录音的文件夹打开,左手打了个响指,蠕动薄唇,“现在,你就好好体会一下,什么叫打脸。”

    说完,张狂按下语音播放键,这让蒋蒂娜瞪大眼睛,顿时头皮发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