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散文诗词 > 这个天下我做主 > 第84章:有文采的渣,不算渣
    司马海英设宴邀请沈宁,绝对不能单纯喝酒那么简单。

    每个家族都有明争暗斗,东南王府也是如此,看来沈宁和司马海云走的太近,让司马海英心生忌惮,所以立即开始接触。

    如果沈宁只是单纯地谋求出路,自然紧紧抓住司马海云不放,拒绝此次宴请。但他的目标是报仇,所以得去瞧瞧。

    把此事告诉了李儒,李儒也赞同该去,不过为了避嫌,便把李云长和李孝杰带上。

    一听是去青楼,两个本来不情愿的家伙点头如捣蒜,连忙架着沈宁就往外走。

    胭脂阁,彭城最有名的青楼,坐落在繁华的城东坊区中央,门庭若市。

    三人来到后,有眼力的老鸨立即亲自招待,请三人上了三楼雅间,随后又叫来了三位打扮秀美的花魁。

    因为司马海英还没来,三人只能先陪花魁聊天。

    李孝杰和李云长果然是男儿本色,出口都是荤段子,把身边的花魁逗得俏脸红润,羞答答。

    沈宁品着酒,发现自己的灵魂真是老了,没有了年轻人那股骚劲。

    “公子面生,看来不是彭城人士。”身旁的花魁为沈宁倒酒,柔声道。

    三名花魁容貌不错,虽然不是李晴空、玉雪菲那样的绝色美人,但也能打85分。尤其是陪在沈宁身边的这位,娃娃脸,身材还不错,标准的童颜。

    童颜有三好。

    那啥,那啥,那啥啥。

    都是同道中人,不用过多介绍。

    可惜沈宁乃是正人君子,哪里会像李云长两人那般色咪咪,宛若没见过女色。

    “我是青州人士,敢问姑娘芳名?”沈宁问道。

    “奴家灵犀。”花魁说道。

    沈宁笑道:“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好名字。”

    灵犀姑娘露出痴迷神色,喃喃道:“好美的诗词,公子真是文采卓著,出口成诗。”

    “让姑娘家见笑了。”沈宁露出温润的笑容,心中更加明白,如果自己加把劲,就能把这位花魁迷得神魂颠倒,今晚就能入洞房了。

    像这三名花魁,都是卖艺不卖身,想要亲近,人家得愿意才行。虽然钱能办到,但那不算本事。有才才是大本事,不仅一分钱不用拿,人家女人倒贴后还得倒贴钱。

    怪不得古代那么多文豪渣男凭借一手好诗词甩掉了渣男本性,原来有文采的渣不算渣,因为渣的女方心驰神往,甘之若饴。

    自己是不是出本诗词集啊,也弄点诗词文豪的名声,不然多浪费九年义务教育。

    书的名字都想好了,就叫《独孤的诗仙》。

    话说,搞这一出,能有多少分值?

    还别说,沈宁突然抓到了将来猛赚分值的好方法!

    就在这时,老鸨引着司马海英进了屋,司马海英笑道:“抱歉抱歉,是我来迟了。”

    沈宁三人起身,笑道:“是我们早到了才对,对胭脂阁慕名已久,所以早早前来参观。”

    “赵公子若是喜欢,以后可要常来。老鸨,以后赵公子和两位李公子前来,要拿出最好的酒水,最漂亮的花魁,好好招待,全部记在我的账上。”司马海英爽快道。

    李云长和李孝杰大喜,连忙拱手拜谢。

    沈宁却谢绝:“小王爷,无功不受禄,而且在下洁身自好,很少光顾这种场所,不是说这里不好,这里的姑娘很热情、很知心,只是在下醉心于学习,所以小王爷的心意我心领了。”

    司马海英脸容一怔,随即恢复平常。但内心却冷哼一声,弃之以鼻。

    假正经!

    司马海英送了三位美厨娘和一对双胞胎少女,怎么没见你拒绝啊,传闻在青州就是整夜夜宿青楼的主,在这里装模作样。

    “赵兄请坐,这次好不容易请到你的大驾,可得好好聊聊。”司马海英示意后,沈宁坐了下来。

    同时,司马海英对两名服侍李云长和李孝杰的花魁眼神示意,她俩心领神会,在李云长和李孝杰耳边喃喃几句后,两人便迫不及待地对沈宁道:“流舒哥,俺俩出去瞧瞧。”

    沈宁没有阻止,让他们离去。

    灵犀姑娘也和老鸨退了下去,屋内只剩下沈宁和司马海英。

    司马海英看出沈宁的虚伪,所以决定直入主题:“赵兄,俗话说闻名不如见面,此话一点没错。赵兄如此优秀,却被嫉妒者冤枉是纨绔,故意毁谤你的名声,真是可恶至极。像赵兄如此大才之人,不该被埋没,或者像个伙夫一样被呼来喝去。”

    沈宁顿时点头赞同。

    司马海英并不知道沈宁和司马海云的计划,所以他还以为沈宁能和司马海云交好,是因为厨艺。

    “赵兄是聪明人,而且有眼力,能看清一个人的本事,有些人虽然是嫡子,但却无能,这种人纵使占着高位,也守不住,到时候反而会被他殃及而变得一无所有。”司马海英笑眯眯道。

    沈宁再次点头。

    司马海英继续道:“赵兄有什么事尽可找我,我和你一见如故,必会尽心尽力帮你。”

    沈宁反问道:“小王爷的心意我记下了,不知小王爷需要我做什么?”

    司马海英笑道:“我弟弟脾气比较暴躁,做哥哥的整日担心,既然赵兄和他走得近,一定要帮我好好照顾他,若有什么事,可以告诉我。”

    “好!”沈宁应道。

    司马海英果然是打的好算盘,想拉拢沈宁成为眼线,替他监视司马海云,可惜他太高估自己了。

    司马海云身胖人傻,更好掌控,可比司马海英这个阴险之人好利用。

    接下来,两人勾筹交错后,才各自回去。

    回到家中,沈宁故作醉意,被双胞胎丫鬟搀扶着进屋。

    “公子,你还有伤在身,怎么能喝这么多啊?宴请的人是谁啊,心里没点数啊。”小莲生气问道。

    沈宁笑道:“人家是王府少爷,岂能拒而不喝?”

    小莲连忙认错:“奴婢该死,不敢多嘴的。”

    “没事没事。”沈宁上了床后,念叨一声,便沉沉退下。

    待两女离去,熟睡的沈宁醒来,没有一点醉意。

    沈宁明明不会和司马海英合作,为何还要应邀前去?

    其实沈宁另有他计。

    那一对双胞胎丫鬟小金小莲,真的只是普通丫鬟?

    司马海云是真心送的丫鬟,但却有其他人会趁机利用,监视沈宁。

    就如同司马海云送的美厨娘会给司马海云通风报信,这一对双胞胎也会通风报信。

    而沈宁猜测,幕后是东南王府的蒋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