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散文诗词 > 神秀之主 > 第617章 摄像(求订阅)
    “封灵村?”

    慕容红与苗莹莹似乎联想到什么,打了个寒颤。

    难道……曹六御的老家村子里,曾经封印着……诡?

    “曹经理,您可是我们13层的定海神针啊,您不能这样自暴自弃啊……”

    刘大成则是几乎急的要哭出来。

    要是曹六御不想活了,那他咋办?

    “你好像一条狗啊,你放心,我虽然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执行任务的,但至少也要见到那‘诡’的真面目……不然我死不瞑目!”

    “而现在,你们都要听我指挥。”

    曹六御狞笑一声,从怀里掏出一把枪!

    那冰冷、金属的质感,还有黑洞洞的枪口,不论对准谁,都会令人额头直冒冷汗。

    “曹经理,我一向对您忠心耿耿啊。”

    刚刚还有点跳槽想法的苗莹莹立即大表忠心,就差黏到曹六御身上去了。

    韩兵劫则是感觉头发都要炸开:

    ‘那是真枪!’

    ‘曹六御果然能量很大!’

    ‘公司里面也不安全啊……’

    他不自觉地看向要抱的大腿,却见钟神秀好奇地打量着那块墓碑:“这里埋着哪一位?”

    “如果能弄清楚墓主的身份,对我们后续行动或许很有帮助……一些不起眼的线索中,就可能隐藏着避开诡袭击的线索……”

    楚河十分赞同,却遗憾看到墓碑之上一片模糊。

    应当贴着黑白照片的遗相位置只余下长方形的印痕,上面的照片不翼而飞,就连下方的刻字都变得模糊不清。

    就好像,被某种诡异的力量抹去了一样。

    “看来任务果然不会那么简单,但我更加确定,这墓的主人,身份很重要了……”

    楚河突然道:“我们是不是该离开了,否则遇到‘诡’来拆快递,很可能会引发第一次袭击。”

    “但是……快递内的东西,很可能也是生路之一。”

    宗胜反驳道。

    “这个很简单……”曹六御笑了笑,用枪口指了指刘欣:“你一向是楚河的心腹,他肯定吩咐你做了什么,对吧?”

    刘欣苦笑了下,取出一个摄像头:“野外专用摄像头,还有无线连接,但这里好像没有信号,只能用录像模式,等过一段时间再来取回摄影了。”

    至于埋伏在这里,等待诡拆快递?

    无疑危险更大!

    “如果有诡的话,直接在坟墓内的可能更大……”曹六御想了想。

    而慕容红等人顿时不寒而栗,生怕这个半疯的曹经理会让他们直接挖坟。

    “按照公司的流程走,诡不会一开始就杀人,每杀一个人,还会给我们一点躲避与对策的时间……”

    曹六御笑得非常狰狞:“那么……藏好摄像头,去按照工作流程,开始团建吧!”

    “最好不要在这块墓地周围……”

    楚河点点头。

    一行人来到公墓的另外一面,将27号公墓彻底遮挡在视线之外,感觉顿时好受了许多。

    之前即将正面‘诡’的紧张,都似乎消散了不少。

    “好了,按照规定,必须聚餐一小时。小韩,看你的了。”

    钟神秀哈哈一笑,旁若无人地让韩兵劫将背着的旅行包放下,取出一块大餐布铺在地面上,然后又从中取出一份份熟食。

    鸡腿、牛排、烤玉米、薯条、汉堡……甚至还有水果。

    这些都是出自哪都去公司的自助餐厅,品质风味绝佳。

    “那个……我想着大家可能会口渴,所以还有饮料……”韩兵劫不好意思地说了一句,又取出两大罐饮料。

    “哈哈,小伙子有前途,可惜没有啤酒……”

    钟神秀拿起一个一次性杯子,装了果汁,很畅快地喝了起来,就好像真的是来野餐的一样。

    “小韩,之前也没怎么招呼你,这次就算咱们集体聚会,欢迎几个新人了。”

    他一边喝着饮料,一边看向活下来的三个新人。

    那是一对穿着休闲服的情侣,还有一名西装革履的上班族:“来来,一起吃,大家认识认识……”

    这三个新人本来跟鹌鹑一样,不敢跑也不敢冒头,毕竟曹六御手里的枪械很吓人。

    此时只能畏畏缩缩地上前:“大家好……”

    那个西装革履,戴着眼镜的上班族率先开口:“鄙人司南城,是一位律师,不知道为什么,收到那条短信,就来到了这里……上面告诉我,参加团建,存活至最后,就可以离开,是真的么?”

    “是真的,只要你能活下来。”

    楚河肃穆点头,看向另外一对情侣。

    “我叫施明楼,这是我女朋友,苏暖……你们会帮我们的,对么?”情侣中的男子深吸口气,开口问道。

    “只能说尽量,因为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可能在下一秒失去生命。”

    楚河叹息一声,用简洁的语言将‘诡’又介绍了一遍,不出意外地看到了那三人三观崩溃的表情。

    “那么,一起坐下吃点东西吧。”

    慕容红招呼道。

    只可惜,每个人都没什么心思,只是应付任务一样,草草吃了点东西。

    刘欣一边喝着饮料,一边摆弄着手机,可惜还是接收不到任何画面。

    宗胜则是拿着一面镜子,时不时照向四周。

    “宗胜曾经经历过一次工作,那里的‘诡’人的眼睛无法看到,却可以被镜子等反光物照出来……”

    楚河为几人解释:“然后他就养成了这个习惯……”

    这种等待审判的感觉,并不好受。

    半个小时之后,曹六御就站起身:“该去收回摄像头了,或许里面就有那个鬼东西的影像……”

    “那大家一起去,怎么样?”楚河提议道。

    “不,让刘大成跟我一起就行了。”曹六御直接拒绝。

    “曹经理……”刘大成哭丧着脸,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虽然曹六御很信任他,但不代表他就乐意担负这等重任啊!

    与诡接触,甚至是间接接触,都非常危险,随时可能会死人的!

    “曹经理……请你不要冒险,如果从利益衡量方面考虑的话,就应该让司南城跟施明楼去,还可以扣下苏暖作为人质……”

    楚河推了推眼镜道:“不论是武力方面,还是关于封灵村的经历,您都是不可替代的……”

    这句话一出口,施明楼就差点想跳起来揍人。

    但看着曹六御手中的枪,他忍了。

    “你们也不要愤怒,作为新人,必须展露自己的价值。”楚河对司南城道。

    如此血淋淋的现实,宗胜等老人却似乎习以为常。

    只有韩兵劫不安地颤抖了一下。

    如果以价值论,在快递员当中,似乎最不值钱的接下来就轮到他这个临时工了啊。

    “不,我要第一个去。”

    曹六御摇摇头,表现地非常坚持。

    而刘大成被他用枪逼着,更没有丝毫办法。

    “关于那一夜的事情,我忘得差不多了……”

    曹六御转身离开,只留下一句话:“让我最印象深刻的,是可能在任何地方出现的危险……比如……藏在被窝里的脸!”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