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今天也要教男主做人! > 第二百八十章 论失足少女的自救(5)
    “你疯了!啊!!”

    李建伟叫了一声便不敢再叫,右手抓着左手手腕,浑身抖得不行,额头上的汗瞬间下来了。

    血从那个小洞里滴滴答答流淌下来,很快汇聚成一小片。

    打湿了地板,就在李建伟忍受剧痛的时候。

    只见江暖摸出手机,点开。

    “老师……你摸我的大腿干什么?”

    “……在那能让客人摸,就不能让老师摸两把?”

    “老师,别这样,啊……”

    李建伟的脸惨白一片,眼中闪烁着阴郁、愤怒。

    和之前那个儒雅风度负责任的班主任,判若两人。

    外面有人走过来,敲门,“李老师,李老师你没事儿吧?”

    门被推开。

    高三老师下了晚自习,走到楼梯口听见李老师那声叫唤,赶过来看看情况。

    李建伟疼的说不出话,江暖退后两步,垂着头。

    “都怪我不好,成绩又退步了,害的李老师生气拍桌子,结果手拍到裁纸刀……”

    那老师看过去,李建伟躲无可躲。

    抖着手背过身去,咬牙把裁纸刀给拔下来。

    那个锥心之痛啊!!!

    刀子堵着还好,刀子一拔,那血哗啦一下冒出来,那老师一看吓得连忙叫嚷起来。

    “哎呀这伤成这个样子啊……”

    李老师找了条毛巾裹着手,脸上豆大的汗珠落下来,还要努力维持表情。

    “没事儿,小伤,我回去擦点药就好……”

    “这伤怕是要去医院包扎一下的。”高三老师忍不住劝。

    “小事儿,我先回家了啊……我老婆会包扎……”

    高三老师又不是傻子,眼看着毛巾都要渗出血了,谁能一巴掌把手拍成这样?

    看了看这么晚了,李老师和一个漂亮女学生单独在办公室,心里自然有了点想法。

    江暖听着两个老师越走越远的说话声,轻轻勾起唇角。

    她弯腰捡起地上那把裁纸刀,纤细的手指把刀拿在手里,把上面的血缓缓擦到了李建伟办公桌上的那个卷子上。

    洁白的卷子瞬间面目全非,然后——

    她轻轻转动刀尖,把那个办公桌上的东西划了个稀巴烂!

    实木的桌子也被刮花,露出斑驳的痕迹,江暖这才缓缓出了一口气。

    李建伟,以后就在恐惧里度过你那恶臭的人生吧。

    她默默想着,收了裁纸刀,重新放回到口袋里。

    原主买这把刀子,心底也是有着愤恨的吧,可惜她没能力反抗,也反抗不了。

    家人重男轻女,弟弟自私霸道,同学嫉妒冷漠,朋友诱骗陷害,老师逼迫猥亵……

    原主一个见识有限,心智有限的十六岁女孩,身边的所有人,可以说是全员恶人。没有人伸出援手,没有人爱她,也没有人救她。

    坠落,是必然的结局。

    “嘀——”

    系统突然自动发布了起来。

    “本世界任务,善恶终有报。”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江暖毫无喜感的接了一句。

    一片安静。

    “喂,给个面子,喂!”

    江暖回到宿舍,同学已经睡下,她洗漱完翻身上床。

    好在每个人都有帐子,保留了一点隐私。

    她把录音文件发给“诚哥”,继续叫系统。

    “系统?换系统了吗,哈喽,小粉红,小红?”

    “……别叫了。”

    小粉红姗姗来迟,“我也不知道,上面有权限临时发布任务或者修改任务。”

    “你的上面,时空管理局?”

    江暖想起小粉红经常吐槽,好像是她男朋友那边的宿主经常遭遇这种事,她还吐槽人家是非洲人。

    现在轮到她了?

    “嗯。”小粉红不想说太多,“开局很不错呦,暖暖继续加油,你可以的!”

    “所以这个任务的意思就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做个法官把所有和原主有关的人给判决一遍,然后再给他们执行。”

    善恶终有报,不就是这个意思么?

    “也对吧,你说的有道理。”

    小粉红还准备说什么,江暖手机震动起来。

    诚哥发起了语音通话!

    “好了,你先下线,晚安。”

    她匆忙告别小粉红,伸手按了挂断。

    诚哥又打,她又挂。

    他酒局散了,就回了出租屋,结果收到这个豆芽菜发来的录音文件,随手点开一听,这不是……

    他眉头皱的死紧,直接打了电话过去,不料一直被挂断。

    这他妈什么老师?

    不是,这豆芽菜都碰到的是什么事儿?

    倒不是他有多在意她,而是但凡是个人知道这种事也不可能无动于衷,更不用说他。

    “我没事了。”

    他看到她发来的消息。

    “刚才太害怕了,进办公室之前就预料到了……”

    诚哥:“……”

    “他经常这样?”

    “嗯。”

    诚哥没有问为什么不告诉家长,或者为什么不找学校领导告状之类的蠢问题。

    代入到这个小豆芽菜,他一秒钟都能找出一百个现实中的重重阻碍。

    “以后打算怎么办?”

    江暖看着他的问话,既没有义愤填膺,也没有种种质疑,更没有自以为是的告诉她应该怎么做。

    心里稍稍舒服了点儿。

    “已经做完了。”

    她从枕头底下摸出裁纸刀,拍了张照发过去。

    诚哥:“?!!”

    小豆芽菜搞出血案了?

    他要怎么作证?先联系同事?

    “我忍无可忍,扎了他的手。”

    诚哥脑海中百转千回,看见这一句,松了口气,又咬咬牙。

    干得漂亮,这种人渣,往死里扎!

    “你呢,没受伤?”

    “还好。”

    江暖觉得差不多了,她一个十六岁少女,第一天认识的人,聊到这份上已经算是惊魂未定之下的情绪发泄了。

    “对不起啊,当时太害怕了,担心他报复我,就想着先把证据给保存了。但是现实中也没什么可信任的朋友……麻烦你帮忙保存一下可以吗?我今天也帮了你一个忙,咱们算扯平了。叹气/叹气/”

    “可。”

    两个人的聊天就这么结束了。

    江暖很快睡去,诚哥却久久不能入眠。

    他翻身起来,把那段录音转存好,脑子里不停的想着这件事。

    他又看了眼手机,今天这位新加的朋友备注上写的是“小豆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