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散文诗词 > 洪荒吕布 > 第八十七章 飞舸
    “真不知道你怎会有这么多莫名其妙的念头?”徐州,下邳,一台试做好的战车漂浮在地面上,离地三尺,一丈方圆,四面设有木质女墙,看上去,像个漂浮的烽火台,暮云道人看着眼前的战车有些嫌弃。

    吕布没有说话,将手中方天画戟放上去,便见那漂浮的战车瞬间沉下去。

    “你这方天画戟七千两百斤,一个全副武装的甲士也才五百斤,这战车最多可供四人乘坐,你这方天画戟放上去,哪里承受得住!”暮云道人见状急道。

    “一车才能承载四人,这造价是否贵了些?”吕布皱眉道,这东西最贵的地方就是底盘,因为要刻画阵法,所以是玉屑合金打造的,如果换算成钱的话,这么一架战车相当于两匹战马。

    “贵!?”暮云道人僵硬的扭头看向吕布,那目光像在看畜生,随后便是响彻天地的咆哮:“你说贵!?我跟你说吕奉先,就是道爷我刻画的阵法都不止这个价钱,我尚未跟你收钱,你却跟我说贵??”

    “莫要激动,道长你的功劳,布自然是记得的,只是此物若要量化生产,这个价格,恐怕徐州也造不了多少。”吕布稍稍安抚了一下暮云道人,拖着下巴道。

    “此物日行不过两百里,而且最高也只能浮空两刃,最多用上五十年,其上附着的阵法哪怕有聚灵之效也会逐渐腐蚀而失效,老道我一直不太明白,你做此物有何用?”暮云道人不解道。

    “日行两百里在你我看来或许慢了许多,但若用来运兵,从此处去往广陵沿海也不过十日,比寻常行军要快了许多,而且就算不运兵,拿来运粮,可保后勤无忧。”吕布笑道,如今这天下地图可比正常地球大了不少,战场上,如果规定他这种超越凡人的力量不得下场的话,那这种神仙看来不起眼的法器可就能在任何一场战争中占得先机。

    如果能再将通讯设备铺设起来的话,吕布这边兵马的机动力以及欣喜的传递速度将会以对方几何倍数的速度王上增加,而后勤维护成本则会大量削减,省下来的民夫可以训练成新兵,如今天下处于格局未定的诸侯战乱时期,吕布现在也没时间走什么精兵政策,只能先走爆兵路线,这东西做出来虽然看着简单,但只要不断优化,哪怕吕布不出场的情况下,自己都可能用一州之力压着对手四个州打。

    “也是,前些时日外出访友时,却发现四处都是那些佛门之人,你这天煞孤星似乎被人给孤立了,若不想些方法,确实难有胜算。”暮云道人摇了摇头,对于佛门,实在喜欢不起来,这也是他留在这里的原因之一。

    吕布点了点头,佛门弟子大举出现在南瞻部洲的消息他也知道,而且连徐州都有,只是都是些小虾米而已,连游仙都不算,四处化缘,因为徐州境内佛寺都被吕布下令拆除的缘故,所以这些都只能算是游方僧人,多是寻好心人收留一夜。

    佛教目的未明,再说抓捕这些小虾米也与大局无益,吕布也没有管,只是命各方土地监视这些人。

    随手将方天画戟收入系统空间,吕布踏上那悬浮战车,对着暮云道人道:“走吧,试试这战车如何?”

    “慢吞吞的,有何好试?”暮云道人不屑的摇了摇头,踏上了这悬浮战车。

    操纵之法倒不难,以意念驾驭,便是凡人也可以,只是时间太长的话普通人怕是承受不住,军中得培养一些懂得使用意念的将领才行。

    这悬浮战车在吕布的操纵下,平稳的飞出了护城河,引得往来商贩一阵阵惊呼,飞出不远之后,便见一片已经沙化的土地,正是当初韦护以法术强行催熟庄稼的那一片,如今已经成了一片沙土。

    “道长,你可认得此物?”吕布突然想起自己曾得一物,自怀中取出当初获得的那枚地灵珠,因为能力跟土地重复,所以吕布未曾使用,如今想起,不知这地灵珠扔进这片沙土之中会否有奇效?

    “地灵珠?”看着吕布取出的那枚泛着土黄色光芒的珠子,暮云道人诧异道:“你一介凡人,也不见有教派助你,怎的总能拿出这许多法宝?”

    地灵珠倒不算稀奇,就跟避水珠一般,甚至不会只有一颗,但吕布手中总出现这些东西就很迷。

    “若用在此处可有效果?”吕布自动忽略了对方的问题,系统给的东西实在很难说清楚出处,那索性便不说了。

    暮云道人虽然平日里有些疯癫,但也不是傻子,既然吕布不说,他也没再追问,只是点点头道:“这地灵珠乃是地气旺盛之地凝结,你若愿意将这地灵珠破开,将地气还于大地,不但这些被沙化的土地可以迅速恢复,方圆千里之内的地脉之气都会成倍增长,未来数年乃至数十年,这片大地都会物产丰盈,当然,若你将它当做法宝,施展土遁之术,有此物在,将事半功倍。”

    “原来如此!”吕布点点头,收起了地灵珠,徐州这地方本就水土丰茂,这些沙化土地休耕个十年二十年会自动恢复,况且如今各地土地正在卖力配合吕布收拾世家,这个时候地灵珠放下去,恐怕土地都难抑制庄稼生长了,吕布准备将这地灵珠用在并州或者西凉一带,等日后自己打到这些地方了,便将这地灵珠投放下去。

    两人驾驶着这悬浮战车,飞行半日后,返回下邳军营,吕布将侯成招来。

    “主公有何吩咐?”侯成笑道。

    “这辆战车便留在军营中,我来告诉你操控战车之法,你且听仔细了,在军中挑选合适之人来驾驭这些战车,日后这些战车会更多,需得大量将士来操控。”吕布指了指悬浮战车道。

    “喏!”侯成闻言大喜,他们这段时间修了百战心经,自觉神完体轻,也想效仿吕布那般飞天遁地,可惜不得其法,如今有架悬浮战车在侧,倒是也可试试这飞天是何感觉。

    “随后会陆续送来,这大战将至,需得组建一支专门操控战车的将士。”吕布留下了战车之后便准备跟暮云道人离开。

    “主公,还有一事!”侯成叫住吕布,好奇道:“不知道这战车唤何名?”

    “这……”吕布扭头,看向暮云道人。

    “莫要看我,这等低劣之物也配叫我命名,若让他人得知,我一世英名何存?”暮云道人冷哼一声道。

    “英名?”吕布点点头,看了看那战车……无论模样还是性能,的确挺磕碜的,又看了一眼一脸期待的侯成,吕布道:“此事便交由你来吧,毕竟是由你来负责的。”

    “多谢主公,主公唤此物为车,但末将看此物无轮如何能叫车?它能浮于空中好似舟浮于水,不如便叫飞舸如何?”侯成一脸兴奋道。

    “飞舸?”吕布点点头:“不错,便唤飞舸吧,好生操练。”

    “喏,恭送主公!”侯成插手一礼,目送吕布和暮云道人离开。

    “你有未发现一事?”立了军营,吕布跟暮云道人回到衙署,暮云道人突然问道。

    “何事?”吕布取了一块木头准备做些模型好好启发启发暮云道人那古板的思维,闻言抬头问道。

    “这天地之间,灵气似乎浓郁了许多。”暮云道人道:“月前便有此兆,只是并不明显,但经过这月余时间,此处灵气之浓郁,已不下于海外。”

    “这岂非是说,人族修行练气更加容易?”吕布这个阶段最重要的是淬体,对于灵气的需求反而极低,是以感觉不大。

    “但百兽也更易成精,你还是小心些好。”暮云道人瞥了吕布一眼道:“这天地间,吞吐日月精华便可成精,若能有些修行之法,灵气足够的情况下,资质好些的兽类很容易成精,对于这些初成的妖精来说,吞食人族精魄更易积累修为。”

    吕布闻言目光一凝,也就是说,这天地灵气突然增加,并非好事?而且此前没注意也没想,如今暮云道人提醒,吕布突然想起来,这天地灵气为何会突然增加?

    “就算有事,也是一年之后了,至少你那些部将借着这灵气,修行速度会提升许多,到时候便是真有事,这些人也不至于毫无还手之力。”暮云道人显然看出了吕布的担心,冷笑道:“而且此事于人族而言,也未必是一件坏事,不说那上古,便是当年殷商时期,人族也常与妖族作战,虽有死伤,但也正是因此,人族之中也有不少强者,如今虽天下太平,但人族孱弱至此却也叫人心惊!你若想振兴人族,你一个人却是护不了人族的。”

    吕布点点头,任何一个种族想要崛起都不可能只靠一人,人族亦是如此,当下对着暮云道人一礼道:“多谢提醒。”

    “小事,贫道虽然闭关多年,但教主老爷当年讲道时便说过,这福祸相依之道,没什么事是只有好没有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