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科幻小说 > 从白鲤开始 > 第五十七章.感觉来到了幼儿浅水区
    翌日,看着死死堵在自己的藏宝库门前的老龟,白鲤不禁有些无奈。

    先前他找到老龟,与他商量,想借用他藏宝库中的宝物到修行市场中交换,然后老龟便直接往他的藏宝库洞口一趴,一副‘恶犬守门’的模样,只差一句你敢过来我就咬你了...

    “老龟啊,你听我说,我不是要拿你宝库里的宝物出去挥霍,而是真的有大用...实在不行的话,我给你打个白条行不行?我保证以后一定会还你的。”

    老龟不为所动,只是微微挪了挪身子,用自己那庞大的身体将宝库洞口最后一丝缝隙也给堵死了,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没门!

    “滋..”白鲤忍不住感觉有些牙疼,“老龟啊,你说你平时又用不到这些东西,你非得把它看得那么紧干嘛?它摆在这里又不会下崽。”

    “而且啊,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叫做你的钱其实并没有消失,它只是换成了另一种方式陪在你身边,带给你快乐。”

    “我只是想先暂时借用一下你的宝物,然后换成一些对我们修行有用的灵物与修行法门,这就是一样的道理。”

    白鲤一番鹅式圣经,说得老龟都有些晕了,他虽然智慧已成,年岁也不小了,但是认知却还十分的纯真质朴,认真思索了一番后,居然还真觉得白鲤说得有几分道理。

    见老龟似乎已经被自己说动了几分,白鲤赶紧趁热打铁道。

    “老龟啊,你还不相信我吗?我是那种坑你宝贝的人吗?只是因为这次机会太难得了。”

    “老龟你想想看,对于我们这样的异类来说,一门修行法脉传承,究竟有多么难得?而这次我们只需要用一些平时根本用不上的灵物宝贝,便能换来珍贵的修行法门,这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事啊!”

    “如果错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再想有这样的机会,可就指定不能了。”

    老龟那张拟人化的老脸之上,顿时露出了一抹纠结之色。

    异类的修行之困难,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像是他们这样天生天养的异类,修行之难绝对是人类难以体会的。

    不像是有着完整法脉传承的人类,可以继承前人智慧,靠着那一代代先人完善流传下来的遗泽,只要能步入修行之门,便能踏上一条通天坦途。

    而他们,却是根本没有什么完整的修行法脉,只能依靠血脉中流传下来的一点点血脉传承,艰难的前行着。

    不是所有异类都能如白鲤一般,生来便有大机缘,通晓修行的!

    就像是老龟他自己,两年前除了自己从血脉传承中悟出的一点点吞吐月华的本能之外,根本就不知修行是何物。

    当初的他甚至落魄得只能在白鲤每日修行之时,远远的过来蹭点月华,还要担心会不会冒犯了白鲤,被他一尾巴拍飞...说起来都心酸。

    所以在迟疑了几秒后,老龟还是让开了身子,瓮声瓮气的对白鲤传音道:“好吧,你看需要多少,就拿多少吧。”

    需要多少?我当然是全都要!

    但看到老龟那副心痛纠结的模样,白鲤也不忍心给他一股脑全拿了,便随意挑了几件看起来卖相不太好,也猜不出来有什么作用的宝贝...留给了老龟。

    剩下的全打包带走!

    看着白鲤一张口,便将宝库中大半宝物摄来,吞进了腹中,老龟那张老脸之上顿时像是被打野二级强抓上结果送了对面一血加双BUFF的上单玩家一般,戴上了一张痛苦面具。

    嗝!

    白鲤张口打了个饱嗝,有点撑...但没办法,他也没有什么袖里乾坤的手段或者储物袋什么的,只能借用自己的肚子来做储物工具了。

    “老龟啊,放心吧,我肯定不会胡乱挥霍你这些宝贝的...嗯,时间也差不多了,我该走了,过几天再回来,这几天你就在家里好好守家,我回来会给你带礼物的。”

    说完,白鲤便直接一个百米冲刺消失在了原地,像是生怕老龟反悔一般。

    一路游出了水库,顺着澜江而下,来到一片荒野山林之后,白鲤才从江面之下一跃而出,腾云驾雾飞向了高空。

    虽然他可以选择走更隐秘的水路,毕竟省城有一座连接大江水脉的滇池,但要走水路的话,便必须自澜江入海,然后再从海中转到金沙江,再来到滇池,实在是有些麻烦。

    而且现下白鲤并不想入海,他冥冥之中有种预感,如今还不是他入海之时,而且这对自己很重要,似乎关系到自己的未来,只有时机到来之时再入海,才是正途。

    高空之上,白鲤汇聚来大量的云雾将自己的身形遮掩,将自己伪装成了一朵白云,一路朝着省城的方向而去。

    数百公里的距离,对于白鲤来说就只如一步之遥,不过短短半个多小时,他便已经飞到了省城上空,然后一路朝着省城西南方而去,没过多久,一座巨大的湖泊便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滇池!

    噗通一声,白鲤一头扎进了滇池湖心之中,然后差点一头扎进湖底的淤泥之中...

    滇池的水域面积倒是蛮大的,足足几百平方公里,就是这水深有点太浅了,怕是只有五六米的深度,对于白鲤这样的体型,就跟那游泳池的幼儿浅水区一般,他要直立起来,估计也就刚没过他的腰。

    好在白鲤还能趴着,江心深处的水深倒是勉强能遮掩住他的身形。

    数个小时之后,滇池湖底,白鲤蜷缩着身子,以一个怪异的侧躺姿势躺在湖底,一只爪子握成拳头抵在腮帮之上,一副百无聊赖的模样。

    先前在电脑上查资料,看到这滇池面积足有三百多平方公里,白鲤还以为即使他这样的体型在这也能完全活动得开呢。

    谁知道,这水域面积是够大了,结果水深就跟个泥巴土路上的小水洼一样浅,临近岸边的近水区域更是只有三米多点,一眼就能看到湖底,搞得白鲤只能呆在这湖心区域发呆。

    岸边区域是不能去了,毕竟滇池如今已经变成了西南最大的水产养殖中心,每天不知道有多少渔民在滇池上行船打渔,万一再不注意被人发现了,第二天的华国头条新闻绝对是‘惊!滇池中惊现巨大水怪,形似蛟龙!’。

    白鲤可不想上热搜。

    “哈..”白鲤打了个哈欠,转动目光往自己身边看了一眼,只见一群头大肚圆的傻鱼正汇聚成群,围绕在他身边,时不时的便上来蹭他一下,或是张口在他身上咬上一口。

    那感觉,就像做SPA一样,这些蠢鱼根本就咬不动他那一身铁甲钢鳞,反倒有种冰冰凉,麻酥酥的感觉,倒是有几分舒服。

    白鲤早便发现了,他的存在,对于这些水生生物来说,似乎具备一种特殊的吸引力,就跟那唐僧肉一样惹鱼馋。

    当初他在北道水库的时候,便遭遇过不少异化水生生物的袭击,直到他后来连续干掉了不少上门来找死的怪鱼异兽,并无师自通的学会了收敛自己身上的气息之后,那样的袭击才消停了下来。

    而他如今之所以在滇池中主动散发出自己的气息吸引过来鱼群,一是因为他想看看,这诺大的滇池之中,会不会有几只成了气候的水族,如果能与老龟一般产生了不俗的灵智的话,便带回去给自己做个小弟。

    而这其二呢,是因为他有些饿了...

    白鲤张了张嘴,湖底的水流顿时朝着他倒卷而来,白鲤顺势一口吞下了一条鲟鱼,嚼吧嚼吧尝了尝味道。

    嗯,有些肥腻了,肉质也不太好,应该是人工培育出来的养殖实用鱼种,完全没有澜江中的鱼来的有嚼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