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散文诗词 > 陈飞宇苏映雪 > 第1516章 秒杀
    庭院内,异变陡升,任谁都没有想到,阮文昊竟然会突然出手偷袭,如此卑鄙行径,这还是威震源江镇的阮家家主吗?

    不过这也从侧面说明,陈飞宇刚刚斩杀苏浩歌的惊天一幕,带给阮文昊多么巨大的心理阴影,以至于阮文昊都顾不上自己的名声,不得不出手偷袭,搏取一线生机!钟雨心和符飞菲惊呼出声,都没想到阮文昊竟然如此不要脸,心里愤怒的同时,更是充满了对陈飞宇的担忧。

    符元飞和齐志远先是惊讶,接着就是精神一震,有了阮文昊的偷袭,他们便可以趁机观察陈飞宇的武功路数与实力深浅!众目睽睽下,阮文昊宏大掌劲冲击陈飞宇,只见以陈飞宇为圆心,整个庭院地面瞬间碎裂!陈飞宇竟然不闪不避,一声轻蔑冷笑,同样施展出神识,挡下了阮文昊的神识攻击。

    紧接着,陈飞宇手腕翻转,高举龙渊剑,在浩然剑意中,迎着阮文昊的掌劲,向前猛然劈了下去!赫然是以硬碰硬的打法!只见龙渊剑剑势迅捷无双,剑身在中途猛然爆发出璀璨的紫色剑芒,散发出玄奥磅礴的无上剑意,原本就快捷无双的剑势,陡然间又加快数倍!符元飞、齐志远顿时脸色大变,这道紫色剑芒的威力,已经不逊色于“凝神后期”强者的全力一击,陈飞宇怎么会如此厉害?

    俞雪真同样惊讶,不过她昨天就见识过陈飞宇的紫色剑芒,早就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是以虽然惊讶,但远远没有符元飞和齐志远那样震撼。

    众目睽睽下,只见阮文昊宏大如巨浪的掌劲,瞬间被紫色剑芒劈散!并且在龙渊剑的剑意冲击下,阮文昊体内气血为之翻涌,顿时脸色大变,都来不及细想为什么自己的神识对陈飞宇无效,就要急忙撤招后退。

    可是一来两人距离太近,二来,陈飞宇的龙渊剑又快得超乎想象,阮文昊又如何能够躲开?

    陈飞宇眼中厉芒一闪,杀机弥漫,龙渊剑下劈之势再快三分,在紫色剑芒的映照下,阮文昊整个人都被照耀成了紫色。

    阮文昊眼中瞳孔猛地收缩了下,心中升起一股无力的绝望感!下一刻,紫色剑芒在半空中拖曳出一道绚烂的轨迹,将阮文昊当头劈成两半!鲜血飞溅,充满了浓郁的血腥味!周围众人都惊呆了,在阮文昊出手偷袭的情况下,陈飞宇竟然还能一招反杀阮文昊,比杀死苏浩歌还要简单,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打死他们都不敢相信。

    尤其是符元飞、齐志远二人,心中更是充满了震撼,原先他们还想趁机观察陈飞宇武学的深浅,哪能想到,阮文昊连一招都挡不下,这他妈还观察个屁?

    但是也正因为如此,陈飞宇在符元飞和齐志远二人的眼中,才越发的深不可测。

    二人也越发的庆幸刚刚没有选择向陈飞宇出手,不然的话,只怕他们也会步了阮文昊的后尘,成为陈飞宇的剑下亡魂!另一边,阮洪霄整个人都被眼前这一幕给吓傻了。

    他双腿簌簌发抖,喃喃自语道:“不……不可能……父亲他神功无敌……不可能被……被陈飞宇一招秒杀,这是假的……这绝对是假的……”陈飞宇转身,看向了阮洪霄,眼神冷冽,杀意不减反增,一挥剑,甩掉龙渊剑上的血迹,迈步向阮洪霄走去,淡淡道:“看来你很崇拜你的父亲。

    我尊重懂得孝道的人,为了成全你的孝道,我可以送你去下面和阮文昊团聚,让你们继续父慈子孝的戏码。”

    冰冷且饱含杀意的话语传来,阮洪霄陡然一个激灵反应过来,眼中涌现出浓浓的恐惧之色,连忙向后面退去,惊恐地道:“不……不要……我不想死……你不要过来……”陈飞宇脚步不停,眼中浮现出轻蔑之色,身影一闪,便来到了阮洪霄的跟前,举起了龙渊剑。

    浓郁的杀气,充斥整个庭院!阮洪霄脸色顿时大变,双膝一软,“扑通”一声,一屁股跌倒在地上,惊恐万分道:“不……不要……”他话还没说完,眼前紫芒闪烁,陈飞宇的龙渊剑已经从他脖子划过。

    “嗞”的一声,一股血箭从伤口处飞溅而出,阮文昊身体一软,倒在了血泊中。

    “能死在龙渊剑下,你不枉此生。”

    陈飞宇话音落下,龙渊剑已经从手中消失,回到了“画中世界”,接着转身,向俞雪真、钟雨心等人的方向走去。

    钟雨心一声惊喜地叫声,快步来到陈飞宇跟前,激动之下直接抱住了陈飞宇,又蹦又跳地道:“太好了,太好了,刚刚都吓死我了,还好你没事。”

    俞雪真神色惊讶,所谓知徒莫如师,她还是第一次看到钟雨心主动拥抱一个异性朋友,难道……符沛脸色一变,心中刚升起嫉妒之意,便看到阮文昊、苏浩歌等人的尸体,心中的嫉妒顿时被浇灭,反而升起阵阵的无力感,妈的,陈飞宇这么厉害,自己怎么可能抢得过陈飞宇?

    钟雨心也反应过来自己失态了,俏脸一红,连忙从陈飞宇怀里出来,害羞之下快步躲到了师父的身后,脸上火辣辣的。

    陈飞宇一声轻笑,走到符飞菲跟前,身上的杀意早已经消失,仿佛从来就没出现过杀意一样。

    他挑眉笑道:“我说过,会帮你踏灭阮家,现在你相信了吧?”

    符飞菲一呆,只觉得陈飞宇的笑容阳光而灿烂,仿佛照耀进了内心深处,不自觉地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

    “恭喜陈少侠一举斩杀两大强敌,陈少侠神功盖世,老夫着实佩服,此间事情已了,希望陈少侠以后有时间,前来天元拍卖行喝茶,告辞。”

    齐志远生怕陈飞宇接着对付他,拱拱手,出言告辞。

    陈飞宇轻瞥他一眼,淡淡道:“记住我的话,我从不给人第二次机会。”

    “陈少侠宽宏大量,老夫哪里还敢继续跟陈少侠作对?”

    齐志远打了个哈哈,接着向符元飞点点头,快步离开了。

    转身的一瞬间,他双眼中有止不住的喜色。

    “阮家和苏家的家主都死在了陈飞宇的剑下,这件事事关重大,必须尽快告诉小姐!”

    一念及此,齐志远脚步更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