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不当舔狗:在婚礼现场对女神说滚 > 第117章 安能辨我是雄雌
    你是不是傻?

    史脱秀神色古怪的看着李枫,哪怕李枫让她去连夜排队买火车票,她都会觉得很正常,毕竟马上就国庆了,火车票很难买,卧铺票更是一票难求……

    贴身保护他爸他妈,现在泡妞都这么委婉的吗?

    史脱秀是武痴,可不代表不知道男人泡妞的套路,跟老母猪带凶兆似的!

    哼!我倒要看看,这是什么新套路!

    史脱秀抱着与时俱进的学习态度接受了这个无稽的要求,并从今晚开始。

    ……

    “到点儿了,换班儿了!”冠军打着哈欠,招呼十九郎:“走啊,吃早点去!”

    “走着。”十九郎就和他一起走出了值班室,两个都是顶着个大黑眼圈儿。

    倒不全是因为守了夜班,他们都是身强力壮的时候,熬夜也没什么大不了。

    主要是昨天晚上那个“大黑耗子”给他们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阴影儿……

    跟接班的保镖交接了,冠军和十九郎好像行尸走肉一样,头发凌乱、脸色苍白、两眼无神、晃晃悠悠的走出大门,准备去外边儿吃豆浆油条。

    “哎妈!”

    冠军差点儿踩到人,前脚都迈出去了,然后又强行向前跨了一大步!

    由于刚熬了一宿,又有心理阴影儿,精神状态很差,一下子就扑倒在地……

    “啥玩意儿?”十九郎连忙追出来,拉开架势,如临大敌的瞪着地上那人。

    却见那赫然是个要饭花子,顶着个爆炸头,脸黑黢黢的好像非洲来的,一身破破烂烂的大棉袄,整个人蜷缩成一团,靠在李家大门的墙外打盹。

    “嗨!嗨!醒醒!”十九郎看到是个要饭花子,便松了口气,对他喊道:

    “去去去!别处睡去!”

    其实十九郎也不知道是他还是她,裹得太严实了,脸上……也雌雄莫辩。

    正所谓,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可是这个要饭花子既脚扑朔又眼迷离,还傍地不走,这谁能看得出来呀!

    要饭花子理都不理,动都不动,甚至连眼皮子都不曾掀开一下。依旧是双手农民揣,蜷缩成一团背靠着墙壁,两眼迷离也不知道他是睡是醒。

    “把他扔一边儿去!”冠军爬起来,恼羞成怒的道:“老板的车该出来了!”

    “好嘞!”十九郎过来想抓要饭花子的脚,哪知道要饭花子就像是随便蹬了下腿,就把十九郎给绊倒了。

    十九郎爬起来也恼羞成怒:“我尼玛……”

    “嘀嘀!”

    喇叭声响起,十九郎回头一看原来是李建业的劳斯莱斯开出来了,连忙招呼冠军一起动手,不能让李建业看到要饭花子了碍眼。

    然而他们刚要去抓住要饭花子时,劳斯莱斯的车窗忽然摇下来了。

    李建业拍了拍手,冠军和十九郎连忙回头看他,李建业瞅瞅要饭花子:“你们想干吗?”

    冠军和十九郎对视一眼,一起摇头:“不想……”

    “去厨房拿点饭菜给他。”李建业想了想,又道:“然后把他送到救助站。”

    “是。”冠军和十九郎答应,要饭花子却含糊其辞的说:“俺不去救助站……”

    冠军刚想说“你以为想去就能去”,李建业就摆了摆手:“随他吧,不必勉强。”

    李建业又对那要饭花子说:“有什么需求跟他们说,我们能帮的一定帮。”

    劳斯莱斯开走了,冠军和十九郎也去厨房给要饭花子拿饭菜了,要饭花子蜷缩着陷入沉思。忽然又听得刹车响,他抬眼一看,原来是李枫开着兰博基尼出来了,摇下车窗对他竖起大拇指:“少帮主果然言而有信!”

    来了来了!

    要饭花子顿时心里绷得紧紧地,她特地打扮成这样就是为了让李枫失去胃口,然而她万万没想到李枫完全没有胃口,说完就一脚地板油能走多远就走多远。

    要饭花子惊呆了,觉得李枫一定是欲擒故纵,可是她在李家的大门口,从日出的第一道光等到日落的最后一道光……

    李枫都没回来。

    这又是什么套路?

    要饭花子目光呆滞的双手捧着饭盒:他该不会真想让我保护他老爸老妈吧?

    ……

    郁金香高中高三一班,上课时,苏晨悄悄地传给了唐小果一张小纸条儿。

    小纸条儿里委婉的介绍了他的身份和婚约,然而唐小果直接举手报告老师:

    “老师,苏晨给我传小纸条儿!”

    苏晨:“……”

    下课了,苏晨又嬉皮笑脸的坐到唐小果身边,唐小果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滚!”

    苏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