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穿越我是小锦鲤 > 第一十七章:长进
    “柳夫人我去叫我爹娘哥哥姐姐们过来了。”莫天音见柳夫人接下来要说什么之后,她抢先在柳夫人出声前道。

    给柳夫人露出一个大大笑容,她便往他们一家子烤火的地方跑去。

    “这么一点远的距离,慢慢走就成了,急什么急,是要回来拿什么东西还是啥,你直接喊一声,爹给你送过去就是了。”莫秀才见天音跑了过来,这地方又小,地面上还有些没有收拾的脏东西,莫秀才怕天音给摔到了,他连忙起身的迎了上去,双手扶住她的肩膀道。

    “爹,那头的柳夫人说,今晚请我们一家子过去吃晚食呢?”莫天音朝莫秀才道。

    “柳夫人?你这是给人看好病了,人家答谢你的。”莫秀才肯定的道。

    两边隔着的距离虽然不远,但是外头下雨,加上柴火烧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导致两边人相隔不远也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话。

    “是呢?”莫天音点了点头脑袋嗯了一声。

    “天音,这就是你白天说的贵人?爹,既然天音这是给人看好了病,作为答谢请我一家子过去吃顿晚食,我们可别让人就等,失了礼数的。”莫天书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直愣愣的往柳家婆子做菜的方向望去。

    他见柳家婆子把一只去毛的鸡放入一大锅内熬煮了起来。

    另一边有着丫鬟正在揉面,另一口锅里头还在焖煮东西。

    香味飘荡而来,既有鸡肉的清香又有一股香辣的味道往莫天书的鼻腔而来。

    莫天书猛的深吸了一口香味,他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

    “你这小兔崽子,只想到吃。既然如此,我们便过去了。”莫秀才见莫天书眼睛直愣愣的看向柳家婆子做菜的方向,而且他还时不时的咽了咽口水那一副馋嘴的样子,哪里还不知晓老二的心思。

    不过,也正如天书所说的,既然人家客气的请自家一家子吃饭,也不能够让人就等,会失了礼数的。

    “爹,这些东西怎么办呢?该切的都切好了,该洗的都洗好,该发泡的都发泡了,鸡蛋都打散了,这些都不能够过夜留下来呢?”莫天琴见他们之前准备好的菜都弄好了,今日要是不炒了吃了,准是会坏掉的。

    “一块带过去吧!待会我炒了,今日我们就大吃一顿的,二哥你说是吧!”莫天音见发泡好的蕨菜、野葱,打撒的鸡蛋,她一挥手,示意都带过去道。

    “是是是,天音说的是极了。”莫天书哪里还有不同意的道理,他猛点头的道。

    之前是风餐露宿,吃的菜都是素菜打底,荤腥虽然有,但是哪里有今日这么丰盛,有鱼有肉还有鸡吃,自家也备好了素菜了,并且还有香喷喷的白米饭吃的。

    可以说是,这是莫家逃难以来,他们从来没见过这么丰盛的饭食了。

    之前,虽然莫天音能够时不时的弄来点荤腥打一下牙祭,但是耐不住没有主食,肚子里头没有干货,饿的快。

    “你就知道吃吃吃,干活就知道躲着,偷乖懒的。那行吧!全部带过去,人家请我们吃饭,我们也添个菜去。”莫秀才见莫天书这个样子,有些恨铁不成钢的道。

    “爹,你可别这么说二哥了,二哥现在比之前可要好多了呢?”莫天音维护莫天书道。

    之前在老家的时候,叫莫天书做事儿的时候,他都是能躲就躲的那种,实在是躲不过去,他使劲办法推诿掉。

    就算是推诿不掉,他也会在干活的时候,想办法偷乖懒,有些小聪明,还让人找不到错出来。

    以前只要和莫天书一块干活的人,都憋屈着。

    功劳是他的,活儿却是别人干的。

    现在逃难了好几个月,经过这次磨砺之后,他二哥好多了,叫他干活,他口中会怼几句话出来,但是身体力行还是会干,典型的是口不对心。

    也不会偷乖懒,会好好的做事情,就算不会做的,他也会主动的去学习。

    当然,不止他二哥进步和改变。

    莫秀才、李氏和莫天棋以及莫天音他们姐妹几个都有很大的改变的。

    以前他们一家子田地的头活儿不用干,莫秀才、李氏、莫天棋和莫天书四个更是连五谷不分,比起莫天音姐妹和莫天阳他们更加不如,他们四人好歹也会分个五谷的。

    莫秀才他们一家子在家的时候,也只是干干家务活,连厨房也少进去的,基本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只差下人来伺候的那种。

    因为那个时候,莫秀才身上已经有了功名在身了,可以免除田地赋税等税收的,不用交税,有多余的粮食可以给他们富裕的吃,人家一日两顿,莫家就一日三顿的吃,莫家在以前的村子里面,家境算是数一数二。

    加上莫秀才在镇上书院谋了一个账房先生的工作,也有不少月薪可以贴补家用,李氏会刺双面绣,能够赚不少银子的,所以,莫家大房和莫家二房也没有说什么的。

    毕竟那个时候,莫家的日子过的比上不足比下绰绰有余了。

    现在一经逃难了,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的,更何况还是兄弟之间。

    所以,莫秀才一家子在老家的时候,可以说是过的如鱼得水。

    只是,这一朝逃难来,之前从来没有做的事情,全部要上手去做,一下难以适应和之前的对比下,爹娘又故去,遭受分家,又脱离了大部队逃难,让他们难以接受之外,更多的是惊慌失措和不知所措。

    但是经过这些时日适应磨合下来,就算再菱角也被这生活所迫磨平了菱角和锐气,让他们反思,面对了如今要面对的现实了。

    他们也知道,只能够自力更生、自食其力,自己靠自己的,不然的话,在这战乱时代,根本就活不下去的。

    面对现实了,相对之前的十指不沾阳春水,莫秀才他们现在更加的接地气了,下河摸鱼,上山挖野菜,生活做饭,洗衣洗碗的,见事就做,见活就干,撸起袖子加油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