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散文诗词 > 林阳苏颜 > 第两千零一章 我饶不了你!
    梁玄媚错愕无比,难以置信的看着古杉。

    刚还一脸病态的古杉竟是中气十足,老脸满是肃穆。

    “老师!”

    梁玄媚张嘴还想解释,可古杉压根不听她解释。

    “少跟我废话,马上跪下!快点!”古杉再喝。

    梁玄媚立在原地,不知所措。

    跪?

    她没错为何下跪?

    梁玄媚性情如此,若非这般,当初也不会在忘忧岛闹成那般样子。

    可若不跪,这可是古杉!

    纵然她不是自己的恩师,以她的能量,要收拾一个梁玄媚简直不要太简单!

    怎么办?

    梁玄媚紧紧捏着拳头。

    这边的人也纷纷开劝了。

    “梁玄媚,你是聋了吗?还不快点跪下?”

    “跪下吧玄媚,可别跟老师怄气!”

    “那是你老师,就是你父母,叫你跪下怎么滴?你还有意见不成?”

    周围人七嘴八舌。

    徐婷跑了过去,抓着梁玄媚的手轻轻晃了下,给她眼神示意。

    “梁玄媚,老师叫你跪,你就马上给我跪!难不成你连老师的话都不听了?你是要造反不成?”黄艳红指着梁秋燕的鼻子大声叫骂。

    梁玄媚呼吸发紧,眼底深处亦扬起一股杀意。

    黄艳红数次挑衅,已经让她按奈不住,习武之人本就有血性,纵然梁玄媚是女儿身也亦是如此。

    “黄艳红!你少在这里大吼大叫!你还没这个资格!另外老师,你叫我跪,至少也得给我个理由!我可以给你下跪,因为你是我老师,但哪怕是我父母要我跪,也得有个由头,无缘无故,我为什么要跪?”梁玄媚沉道。

    “你说什么?”古杉老脸震怒。

    “臭婊子!你竟敢顶嘴!”

    黄艳红勃然大怒,立刻一巴掌再度朝梁玄媚煽去。

    这回有古杉撑腰,她愈发肆无忌惮。

    然而毫无疑问。

    巴掌还没过去,梁玄媚的巴掌已是率先一步煽了过来。

    啪!

    黄艳红的另一边脸也被狠狠抽了一下,人再是旋转了一圈,摔在地上。

    众人愕然。

    黄艳红也懵了一下,但很快反应过来。

    尽管脸蛋是火辣辣的疼,但她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

    她也不生气,而是猛地起身,扑到了古杉的床边,嚎啕大哭:“老师!您要为我做主啊!这个梁玄媚居然敢在您面前掌掴我两次!您要为我主持公道啊老师!呜呜呜...”

    黄艳红这一哭诉,直接让古杉气的胸膛近乎炸裂,病痛似乎在这一刻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好!好!好啊!好你个梁玄媚!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我面前掌掴我的学生!梁玄媚!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老师!”古杉气的浑身发颤,差点要下床,还好旁边的古家人阻止,否则她怕不是要从床上跌下来。

    “老师!是这黄艳红动手在先!我如果不动手,那被掌掴的人可就是我了!另外我一直都很尊重你,可你只看到我打黄艳红,却不曾看到黄艳红数次辱骂我,挑衅我!老师,你莫不成是在拉偏架?”

    “放肆!”

    “玄媚同学!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是在教训古老师吗?”

    “你好大的胆子!以为古老师是什么人?”

    “梁玄媚,给我跪下向老师道歉!”

    “对,道歉!”

    “跪下道歉!”

    一众同学们怒了,一个个义愤填膺,指着梁玄媚大喝。

    “给我跪下!”

    古杉的大儿子也是怒不可遏道。

    梁玄媚怔住了,看到捂着脸却暗自得意的黄艳红,骤然是明白,黄艳红是故意挨这一巴掌,目的就是要她成为众矢之的,让古杉痛恨,让众人唾骂。

    现在的梁玄媚,已经里外不是人了。

    然而这下跪之事,梁玄媚岂能答应?

    她可不是一般的柔弱女子,要是搁在往常,作为老师,梁玄媚给她跪一个也不是什么难事,但看清古杉为人,且又是如此逼迫的处境,要想让梁玄媚弯腰磕头,那是比登天还难。

    “若我错了,我跪便是,但我无错!我凭什么跪?”梁玄媚愤怒道。

    “你说什么?你...你还嘴硬?反了!反了!你这个欺师灭祖的畜生!畜生!”古杉连连大喊,气的差点吐血。

    “我欺师灭祖?古杉!你说这话不觉脸红吗?你只关心能给予你好处跟利益的学生,对那些无权无势的学生却是不闻不问,这黄艳红给了你一株千年血参,你便向着黄艳红,无论她做什么说什么你都视若无睹,任意纵容,而我没有给你好处,你便对我冷眼相待,你根本毫无师德可言!”梁玄媚大喝。

    这一嗓子可着实是把古杉的遮羞布给扯下。

    有些事情知道便好,说出来便是伤人利剑。

    古杉岂能容忍?

    “你...你...你....”

    古杉抬起苍老的手指指着梁玄媚,嘴巴张大,半响说不出几个字,最终。

    噗嗤!

    古杉猛地吐出一口鲜血,倒在床上,差点昏了过去。

    “老师!老师!”

    “母亲!”

    现场古家人跟学生们全部围着床榻,惊愕呼喊。

    现场一片混乱。

    梁玄媚的脸色也是苍白的紧,有些手足无措。

    她也没料到古杉居然被几句话气的吐血...

    “老师,你没事吧?”

    梁玄媚犹豫了下,还是上前唤了一声。

    可她刚凑上前,旁边直接伸来一只手毫无征兆的抓住她的头发,将她往后面拽。

    “啊!”

    梁玄媚猝不及防,头发被抓疼的叫出声,身子也不受控制的朝后倒在地上。

    “贱人!别靠近老师!不然老子要你好看!”一名男学生愤怒的冲梁玄媚吼道。

    “不是,我....”

    梁玄媚还欲说什么,但这边古杉的大儿子一把推开人群,气冲冲的冲向梁玄媚。

    “都闪开,你这个臭婊子!居然这样对我母亲!我饶不了你!”

    古杉的大儿子咆哮着,满面狰狞直接一脚朝梁玄媚的脑门踹去。

    一出手便下死手啊!

    梁玄媚呼吸发紧,不过这回她有了防备,直接抬手一抓,扣住古杉大儿子的脚踝,继而微微发力。

    便看古杉的大儿子直接临空一个回旋,随后重重摔在地上,砸了个鼻青脸肿,满脸是血。

    世人震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