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穿越之男主个个想杀我 > 第057章 陛下的寻狗启示
    凤瑾抬头的时候,殿内已空无一人了。

    谢玄的声音不停的在耳边回响,一遍遍回响,尤其是最后一句,“属下知道,陛下其实是很怕痛的”。

    他明明难过的要死,怨愤得要死,心痛得要死,却仍然努力用平和的语气与她说话,连质问都舍不得。

    凤瑾感觉眼睛泛起了湿意,有热热的东西不停从眼角流下,她不停的擦,不停的擦,那湿润却丝毫没有消减的趋势。

    谢玄他走了,他竟然走了……

    凤瑾心中的情绪如大海奔涌,有什么被隐藏的东西呼之欲出,然而到最后,仍然被无形的屏障拦住了去路。

    那种将要想起却无法想起的感觉,令凤瑾无比的憋闷。

    她一遍遍的告诉自己,谢玄真的走了,她来到异世最先认识也是唯一信任的人走了。

    她越想越觉得心慌,没了谢玄,连窗帘飘动,珠帘清响,她都觉得暗藏杀机。

    空旷的大殿,昏暗的角落,更是藏了数不清的妖魔,都在暗中窥视着,意图趁她放松戒备的时候一拥而上,将她碎尸万段,喝血食肉。

    当恐惧超过阈值,那些负面情绪都会化作另一种力量,足够支撑人面对所有的危险。

    那是视死如归,是狗急跳墙,是破罐子破摔。

    凤瑾便是如此。

    心惊胆战成了愤怒的助燃剂,将她的怒火烘至高灼,难过和心酸算什么,她有的仅仅是对谢玄食言而肥、擅自离开的愤怒。

    “你滚,滚得越远越好,免得我还整日担忧你忽然捅我一刀!

    “没了你,老娘照样有本事逢凶化吉!

    “什么叫只要你没死,朕就不是孤家寡人?

    “笑话,算命的都说老娘天煞孤星,孤独终老,你个谢玄算什么玩意儿?

    “你要是敢回来,老娘不克死你解我心头之恨都不算!

    “陛下,陛下,喊得好听,你有把朕当陛下么?

    “朕发话让你滚了么,谁给你的胆子忤逆朕?

    “朕没让你滚,你谢玄死都得给朕死在长极宫里!

    “哼,你藐视朕,你这是大不敬,犯了抄家灭族的大罪!

    “呵,你有本事走,最好有本事别回来,不然朕数罪并罚,腿都要给你打断!”

    凤瑾越骂越起劲儿,越骂越顺口,那脱口而出的自然感,就像这样的大骂已上演过无数遍。

    她的心里,一点儿鸠占鹊巢的异样感都没有,一切都极为顺畅,好似一直以来她就是这个人,是这个与谢玄相识多年的女帝。

    内殿哐当作响,精美绝伦的瓷器,巧夺天工的玉器,质朴厚重的家具……极有节奏的碎去,奏出了一首帝王发怒曲。

    每一次重物落地,摔出的清越之声,都会带着慑人的冷意直冲人的天灵盖儿,让藏在外殿暗处的玄卫头皮发麻。

    暴君果然还是那个暴君,摔个东西都是如此地让人不寒而栗!

    夜一小心的扫了眼紧闭的殿门,缩了缩身子,跑到了人多的角落。

    夜七着急的问道:“统领大人不真的走了吧?

    “若被族里知道,他一定会被长老们责难,生死难料的!咱们还是赶快将统领大人找回来吧!”

    暗卫是主人最信任的人,掌握着主人无数的秘密,那些秘密甚至能左右主人的生死,因此他们是不能擅自离开主人的身边的。

    这是这个世界对暗卫的苛求,是他们享受主人过多信任该尽的义务,该遵的规矩。

    像谢玄这种帝王身边人,谢家对此更为苛刻。

    能够成为帝王的影子,在谢家是无上的荣光,谢家世代忠于凤家,若敢背叛主人,将成谢家的耻辱,将受到谢家严厉到残忍的惩罚。

    谢玄走了,这是件极其严肃的事情。

    “统领大人武功高强,若是刻意收敛气息,你我又如何能将他寻到?”

    谢玄与他们亲如兄弟,情谊深厚,他将踏入危险当中,夜一又如何不着急?

    只是对此,夜一无能为力。

    家族里对待叛徒的惩罚,比玄卫筛选经历的苦难厉害十倍百倍。

    如果说闯封魔窟的人十难存一,那么经历家族惩罚的人,从古至今,从来没有人能够幸免于难。

    死亡,那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夜七不信没有挽回的办法,统领大人是他的榜样,他不愿看到他经历惩罚。

    “陛下呢?陛下修为高深,她定能发现统领大人的下落!”

    因为凤瑾总是折磨谢玄,夜七不太喜欢凤瑾,但此刻,她也只能将希望放在凤瑾的身上。

    内殿里打砸东西的动静格外明显,就算是聋子,都能感受到空气中的震动。

    夜一艰难的摇了摇头,心情就像搁浅的鲸鱼,难受又压抑。

    “陛下倒是可以,但她正在气头上,你觉得她会愿意寻统领大人?”

    寻,如何寻?

    就算凤瑾愿意,现在的她,却根本没有这个本事。

    凤瑾也不想去寻,是他自己要走的,凭什么要她低声下气的去找他?

    外间夜一等人的话,凤瑾是没有听到的,因此她的心中仍然郁结着气,她的气,也不可能很快就消掉的。

    她与谢玄的争斗,从谢玄离开的那一刻就展开了。

    敢给她甩脸,当她这个喜怒无常的暴君吃白饭的?

    凤瑾气哼一声,抓过书案上的笔就挥毫泼墨起来。

    明黄的绢布,底下是九龙腾飞的暗纹,这样一份填写重要事项的圣旨,就这么被她添上了。

    字迹笔走龙蛇,气势磅礴,确实有帝王睥睨天下的傲气,可那上边写的什么……

    “寻狗启事:

    “朕乃大禹帝王,今日不慎走失御犬一只,烦请我大禹百姓协助寻找,若能为朕寻回御犬,可赏千金,封万户侯。”

    她何时走丢了御犬一只?

    自然是暗指谢玄那家伙!

    哼,打不过,她还不能用其他手段出出气了?

    凤瑾冷冷一哼,嘴角一勾,眸子里的得意都快要溢出来。

    收尾之后,将笔一提,一拍,高声呼道:“来人,将这道圣旨誊抄千份,贴于云都各处路口以及城门口,务必让所有人都知道。”

    正担忧着谢玄的夜等人被这声音一下,顿时噤了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仍是将夜一推了出去。

    夜一恨恨的瞪了众人一眼,胆颤心惊的往内殿走去。

    当看到传达圣意,至高无上的圣旨时,他的表情瞬间僵住了。

    “寻……寻狗启示?”他强迫自己淡定,“陛下,您认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