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娘子且留步 > 第十五章 印信
    街对面的杂货铺里,晏七拿起一只波浪鼓,他摇了摇,波浪鼓发出咚咚的响声。

    “老板,茶叶蛋好吃吗?”

    杂货铺老板懒得理他,没好气地说道:“好吃!”

    老板无奈,到底是平城以外的地方没有茶叶蛋呢,还是这人压根就吃不起茶叶蛋?

    晏七像是猜中他的心思,有点不好意思。

    “我没吃过。”

    老板啧了一声,怎么说呢,人生在世要学会珍惜,做为有家有业有茶叶蛋吃的新京百姓,他应当珍惜现在的生活。

    这世上不是所有人都吃过茶叶蛋,更不是所有人都吃得起茶叶蛋。

    一个小小的茶叶蛋,让老板感悟到了人生真缔。

    晏七捕捉到老板眼中的平静详和,他觉得这老板很有趣,新京的人都很有趣,比如昨天那个爱吃香菜的小孩,还有这个看来很喜欢吃茶叶蛋的力夫,刚刚那两个一阵风似的姐弟,都是非常有趣的人。

    晏七晃着手里的波浪鼓,就连那单调的鼓声也似乎多了几分禅意。

    “那你这波浪鼓能买几个茶叶蛋?”

    杂货铺老板已经心平气和了:“能买五个!”

    这一次,他多说了两个字。

    “五个?这么多?”晏七笑了,露出一口雪白整齐的牙,“这个波浪鼓我要了。”

    老板终于也露出了笑容,这小子长得比姑娘还俊,可就是没见过世面,也不知道是哪个山旮旯里出来的,见什么都新鲜,把铺子里的东西摸个遍,原以为他不会买了,却没想到他竟然买了一只波浪鼓。

    “这样多好,来一趟新京,也能给老家的侄儿外甥带个手信,你看这波浪鼓上画的小娃,就是咱新京的打扮。”

    晏七微微吃惊:“老板你知道我是外地人啊?”

    老板想说本地人谁会没吃过茶叶蛋啊,可是想起刚刚的感悟,老板微微一笑,高深莫测地说道:“然也。”

    晏七竖起大拇指,掏出一小块碎银子,放到柜台上,摇着波浪鼓,走出了杂货铺。

    直到他的身影再也看不到了,老板才笑着摇摇头,低头看到那块碎银子,老板怔了怔,这碎银子足够买十五个茶叶蛋了。

    次日一早,会昌街上各家铺子刚刚下了门板,打开门做生意,就不约而同听说了一件新鲜事。

    街口摆摊的锁匠阿春伯开工了!

    有人请了阿春伯去开锁,开的是甲字南数第五户的那家铺子。

    惠记酱铺!

    请阿春伯去开锁的人,却不是欧阳惠和王氏,而是个豆芽菜似的小姑娘!

    惠记酱铺的烂事儿,会昌街上谁不知道?

    那夫妻俩这几天正找人转租,想当二房东都要想疯了。

    不,欧阳惠夫妻收了租金,是不会分给叶老夫人的,不是二房东,他们现在就是大房东。

    莫非是这铺子租出去了?

    可若是租出去,又为何要让锁匠开锁?欧阳惠夫妻难道没给钥匙?

    也不知道是谁先去看热闹的,一个去了,第二个也去,第三第四,一转眼,惠记酱铺门前围了一圈人。

    阿春伯正在开锁,一个街坊冲他喊道:“阿春伯,你问清楚了再开,万一是贼人呢,你小心欧阳惠找你麻烦。”

    话音刚落,那把沉重的大锁啪哒一声打开了。

    阿春伯一边收拾工具,一边说道:“当然是问清楚才来的,人家手里有契书,牙人也跟着一起来了,这能是贼人?”

    众人这才看向站在一旁的一男一女。

    女的十四五岁,或者更小,长得不丑,可就是太瘦了,病恹恹的,但是一双眼睛却是又大又亮。

    男的二十上下,个头不高,和小姑娘差不多高,小鼻子小眼小尖脸,看上去有点贼眉鼠眼。

    大魏朝没有女牙人,阿春伯说的牙人只能是这个小个子。

    这也是牙人?

    牙人不都是长得人模狗样,穿得人模狗样的吗?

    “我是牙人,官牙的!这是我的印信!”

    余敏拿出自己的印信双手托着,给众人看。

    不要小看这枚印信,这是在平城府留过印戳的,这上面刻的“余牙敏印”四个字,可是他用了三年时间才得来的。

    阿宝挤到最前面,他本来还挺奇怪,明明是个哥哥,怎么就变成姐姐了,可是姐姐冲他眨眨眼,阿宝就不奇怪了,姐姐和哥哥都是一个人,只是换了件衣裳而已。

    阿宝正跟着祖父学认字,那印信上的四个字,他全都认识。

    阿宝大声地念了出来:“余敏牙印。”

    街坊们先是怔了怔,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让开,让开!”

    一个尖利的声音忽然响起,众人看过去,只见欧阳惠和王氏从人群里挤了进来。

    众人见是他们,便纷纷让出路来。

    “你们围在我家铺子门前做什么,不做生意了?”王氏大声喊道。

    街坊们没有动弹,这件事好像不太对头啊,嗯,先看看再说。

    见众人没有要散开的意思,欧阳惠也不去管了,他看着被打开的大锁,又看看正准备离开的阿春伯,最后他把目光落到那一男一女身上。

    男的手里捧着印信,牙人的印信!

    至于那个女的......

    颜雪怀见欧阳惠看过来,立刻对王氏说道:“咱们昨天说好的,今天早上我来收房子,你看,我连牙人也带来了,可你却直到现在才来,没办法我只好让锁匠开了锁。”

    王氏上下打量着颜雪怀:“你是个女的?”

    “我当然是女的,我什么时候和你说过,我不是女的了?”

    颜雪怀话音刚落,人群里便有人哈哈大笑,笑声清朗,是个年轻人。

    王氏气得不成,她寻着笑声看过去,只见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一边笑,一边晃着手里的波浪鼓。

    “呸!”王氏冲着那少年狠狠啐了一口,转身对颜雪怀说道,“这锁开了就开了吧,余下的一百一十两,你带来了吗?”

    颜雪怀眨眨眼睛,不解地问道:“什么一百一十两?”

    “租金啊,余下的租金,咱们说好的,你把余下的银子拿来,我就把这铺子租给你。”

    王氏烦得很,她还等着这银子去救命呢,这小孩怎么呆头呆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