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古言短篇合集 > 《夭夭》(19)(BG+GL)
    第21章

    薛沐手上带着个牙印好几天才消了。好在袖子能遮住,倒不必让旁人看到。

    只是如今有个让人十分郁闷的事,一个便是林妩把夭夭扣在了上房,使他很难接近夭夭。另一重郁闷是,似乎是因为夭夭那个尴尬事,林妩对他冷淡了起来,许多天才留宿他一回。

    若是从前林妩不留他,他自然往妾室们那里去排解,可现在,他满脑子装的都是夭夭。

    夭夭的细腰,夭夭的纤背,夭夭的雪白秀足。还有她一颦一笑,纯纯的,坏坏的,媚媚的。

    有时候觉得她还是懵懂少女,有时候她又能搔到男人心里最痒的地方,有时候叫人恨得牙痒痒。

    薛沐有一种强烈的饥饿感。

    纵往妾室那里去了,排解之后却不是舒适,而是更加的躁动。

    薛沐觉得,这一定是男人的劣根性,是因为还没吃到嘴的就是最香的。一定是这个定理在作祟。

    只是夭夭被扣在林妩那里了,他每天回家少了个人说话。

    他无父无母,也没有亲人。妻子本该是亲人,可妻子不爱跟他说话。

    跟别的妾室们无话可说。

    莫名有些寂寞。

    休沐日赖在了上房,林妩也不能赶他走。

    他便看了一上午夭夭和林妩画指甲。他这一妻一妾随便拿出一块看入眼的宝石,便砸成碎屑,还要用石杵碾得碎碎的,然后把那些碎屑洒在刚画了漆的指甲上。

    玉葱似的手指,指甲上画着花,粘了宝石碎屑,轻轻一动就一闪一闪的。

    自林妩和夭夭带着这样的指甲回过两趟安国公府之后,这种指甲就流行开了。

    原来是这么做的,薛沐看得津津有味,还问:“石头可够?不够叫管事去买。喜欢什么样的?”

    夭夭道:“叫他什么颜色的都来一些。不用买成色太好的,普通就可以用。别太浪费。”

    身为妾室还能想着为夫主省钱,这么勤俭持家的妾可太让人感动了!

    是的,给我用来砸碎的宝石不用太好的。

    “好看不好看?”夭夭把一双手伸到薛沐脸前头。

    薛沐凝目,伸手捏着了那一双娇嫩的小手细看,赞道:“好看。”

    在林妩的目光中松开,又赞:“夫人的也好看。”

    林妩别开目光。

    这天晚上,林妩吻着夭夭,将她紧紧搂在怀中。

    “怎么了?”夭夭翻身,托着下巴问她。

    林妩说:“不想让他碰你。”

    夭夭说:“我是他的妾呀。”

    林妩不说话了,翻身压着她亲。

    夭夭咯咯笑。

    高冷的姐姐偶尔吃醋反攻起来,也太性感了。

    在这种衣食住行都需要丫鬟伺候的环境中,像林妩这样的人有什么事,是很难瞒得住身边人的。

    林妩和夭夭夜夜都在一起,慢慢地,上房的气氛变得不太一样了,有一种心照不宣。

    连妈妈都知道了,私下里问林妩:“你和小六……”

    林妩撑腮道:“怕什么,都是女子,又不是男的。”

    正因为不是男的,大家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这要是男的,大家的命估计都保不住了。

    妈妈在大宅门里见多识广,内宅女子寂寞,偶有磨镜也是有的。

    但林妩可不是那种落寞守空房的女人啊,薛侯爷天天在这晚饭,眼巴巴地,她就是不留宿。这真不怪人家侯爷。

    “我便是跟薛沐,也不生孩子。”林妩说,“那跟谁不都是一样吗?自然跟我喜欢的人。”

    妈妈哑然。

    怎么说呢,觉得这绝对绝对是不对的,可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夭夭端着新洗的水果进来了。

    雪白的手指,五彩的琉璃盘,还挂着水珠的新鲜果子。

    那美得勾人的小脸还带着灿烂的笑:“妈妈!这水果好甜!妈妈吃一个!”

    说着就拿起一个往妈妈嘴边送去,妈妈猝不及防,只好张嘴咬住了:“……”

    哎,这丫头。

    再转头一看,林妩素来冷漠的眸子都笑弯了。

    两个女孩子挤在一起吃果子,笑声和咀嚼声都清脆。衣衫和人都美,赏心悦目。

    怎么说呢,自赵世子死后,姑娘好像还没这么开心过。嫁给了薛侯爷也不开心。多亏有了夭夭,才又能让她开心起来。

    妈妈心酸起来,咔嚓咔嚓地咬起果子来。

    算了,反正又不会怀孕,随她们俩吧。

    开心就成。

    薛沐里每日里要去给皇帝打工,他白天不在家,五天才休一日,他的反应要慢得多。到了秋天,他才有所察觉。

    主要还是林妩对他实在太冷淡了,男人的第六感隐隐开始发挥作用。

    又有一次,他给林妩清理身体的时候,烛光一晃间,看到林妩腿根处私密的位置竟被种下了痕迹。

    薛沐当时浑身都僵硬了。

    林妩不知道他发现了,因为她自己也不知道那里竟留下了痕迹,她撑着身体坐起来要去净房,看见薛沐微微垂着头不动,与平时小心翼翼,又扶又揽的模样不太一样,她还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薛沐把脸别向一边。

    林妩不在意他,自己披了寝衣去了。

    夭夭挂起半边帐幔散味——要不散散的话,帐子里全是薛沐的气味,太冲了。

    刚才那烛光晃动,就是因为她撩开了帐子,外面的光泄进来了。

    她拿了香炉进来放在床头。一转头,去看见薛沐坐在床边,一条腿屈立,人却垂着眸。

    “怎么了?”她问,还打趣了一句,“累着了?”

    薛沐的时间可真是够长的。不过也可能是块感不够,身寸不出来。

    那就真挺惨的。

    薛沐倏地抬起眼。

    夭夭身形顿住。

    这眼神……这是要杀人吗?

    帐子里昏暗,半边有光,鼻梁的侧影明暗对比强烈。

    男人的身体有着雄性动物特有的硬朗的美感,眼神狠戾如狼。

    人这种生物吧,就特别贱。

    这种贱在夭夭身上尤其明显。

    之前天天抱着薛沐睡觉的时候,就天天想林妩,天天做梦把高冷女神的衣裳脱光了压在身下放肆玩弄。

    等真把林妩吃到嘴里,又被她隔开了薛沐,夭夭就反过来又馋薛沐馋得不行。

    薛沐这眼神,勾得夭夭脚趾抠了抠鞋底,还是没扛住。

    人就跟被磁石吸着似的飘过去了,手抬起来,直接摸了男人的脸:“怎么了?”

    声音跟要滴出水来似的。

    掌心滑动,顺手就在肩头和锁骨上都摸了一把,摩挲着,就黏住离不开了。

    薛沐一把捉住她手腕,扯进怀里,拉开她衣襟就咬了一口!

    夭夭闷哼了一声。

    脚趾都蜷起来了!

    脑子里已经在盘算,林妩洗澡需要多长时间,够不够她和薛沐来一发?

    薛沐时间太长,大概率不够,那怎么办?

    用手指帮他后面同时的话,可以加快速度,没有男人能逃得了这一招……

    薛沐听到夭夭一声痛哼,猛醒过来。

    他掩上夭夭的衣襟,把她搂在怀里:“痛了?”

    夭夭偎在他怀里,可能吓着了,浑身都软得没力气似的,只听见她“嗯”了一声。

    再大的怒火,也不该发在夭夭身上。薛沐心疼了,忙给她揉了揉。

    夭夭的身子更软了。

    直到薛沐低声问:“夭夭,夫人这几天可曾见过什么人?”

    夭夭软软道:“没有呀。”

    薛沐沉默,温声道:“你去伺候夫人吧。”

    被推起来的夭夭:“……”

    还想再贴一会呢!

    怏怏地,只能去伺候林妩了。

    这是搞什么呢!

    妻子欲求不满。

    丈夫欲求不满。

    夭夭也欲求不满!

    生气!夭夭捶浴桶!

    这一晚薛沐睡得特别安静。既没有去抱林妩,也没有去摸夭夭。

    他没有打草惊蛇,忍了好几天,才突然在不是休沐日的白日里杀回府。

    到了林妩的正院,果然,大白天的,房门是关着的?

    谁家白天就关房门!

    薛沐大怒!

    夭夭和林妩正缠在一起,忽然听见外面有响动。

    “侯爷!”

    “侯爷,你不能进去!”

    “夫人……夫人正在……”

    “在休息!”

    夭夭倏地停下,和林妩对视了一眼,都错愕。

    丫鬟语焉不详的支吾和躲闪的眼神坐实了薛沐的猜想。

    他仓啷一声拔了刀。

    他可是一路杀出来,杀得封狼居胥的男人。身上的杀气溢出来,丫鬟被吓得跌坐在地上,脸都白了。

    一脚踹开内室的槅扇门直入进去。

    那华丽拔步床的帐子抖动,里面悉悉索索,透着匆忙和慌张。

    刚才,在丫鬟发出声响之前,他隐约听到了林妩的声音。

    虽然他从来没听林妩发出过这样销魂的声音,但那肯定是林妩的声音!

    帐子里是个什么样的人让她能发出这样的声音?比赵世子还美吗?

    除了新婚之夜的呼痛声,从来,她都是紧紧闭着唇,一声不吭的!

    薛沐只觉得身体里的杀意要炸裂了。

    他大步走到了床前。

    林妩肯定是不能动的。待会先杀了那个男人。

    在这里杀的话,可能会吓到她,还是拖到外间,不,拖到院子里再杀!

    薛沐横挥一刀!

    斩断了锦绫帐幔,帐幔应声而落,露出了小房子似的拔步床。

    薛沐忽地滞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