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玄幻魔法 > 九星霸体诀 > 第四千三百二十七章 踢馆
    ,最快更新九星霸体诀!

    “龙尘,你吓死我们了。”

    余青璇和白诗诗美目通红,显然刚刚哭过,此时见龙尘醒来,不禁又惊又喜。

    “我不过是昏迷了一下而已嘛。”龙尘笑道。

    “昏迷?你可知道,就在刚才你的气息和灵魂波动几乎都要消失了。”余青璇说到这里,一阵后怕,声音都哽咽了。

    “刚才?”

    龙尘一惊,难道是跟那神秘老者对话之时?龙尘感应了一下自己的状态,他骇然发现,自己气若游丝,灵魂波动极为微弱,全身没有一点力气,仿佛真的要死了一般。

    可是奇怪的是,他的精神很好,而那种极度虚弱的状态,随着他醒来,而快速复苏。

    数个呼吸间,他的灵魂波动开始变得强烈,力量也逐渐恢复。

    “难道是与那人对话,无形中消耗了我太多的能量?”龙尘暗中猜测,不过他不敢肯定。

    见余青璇和白诗诗哭红的眼睛,龙尘拉着两人的手,歉意地道:

    “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龙尘这一个动作,顿时让余青璇和白诗诗俏脸通红,虽然龙尘私下里都拉过两人的手,但是从未当着别人的面这样亲昵过,两人顿时羞涩起来。

    看着她们人比花娇,美目流转,龙尘的心都要融化了,伸手就去搂两人的纤腰,结果两人一声惊呼,本能地避开了龙尘的大手。

    白诗诗俏脸通红:“我……我去将你醒来的消息告诉爹娘,免得他们担心。”

    说完话,白诗诗逃一样地跑了,跑的时候,脸红得跟苹果一样。

    “青璇……”

    龙尘伸手去拉余青璇,余青璇也俏脸绯红,拉着龙尘的手,柔声道:

    “好啦,你刚刚醒来,元神还处于虚弱状态,吃颗药,再睡会儿。”

    说着话,余青璇玉手伸出,将丹药送到龙尘嘴边,龙尘张嘴就把药吃了,不过嘴张得比较大,调皮地在余青璇上的玉手上轻咬了一记,吓得余青璇赶忙缩手。

    “这么大的人了,还跟小孩子一样调皮。”余青璇有些嗔怪地白了龙尘一眼,不过眼睛里却丝毫没有责备之意。

    “青璇,就在我旁边好么,你在我旁边,我睡得才踏实。”龙尘刚刚吃下丹药,就觉得一阵困意来袭,余青璇的丹药,比他炼制得药效更强。

    “好,你先躺着,我去找诗诗回来,我们都守在你身边。”余青璇温柔地一笑,轻轻扶着龙尘躺下。

    龙尘点点头,看着余青璇的倩影离开,他想看着白诗诗进来,可是很快他就睡着了,迷迷糊糊中,好像听到了两人的窃窃私语,那声音宛若天籁,令他心静神宁,倍感温馨。

    龙尘沉沉睡去,睡得极为香甜,仿佛小时候,在母亲的怀里哭累了睡着了一般,充满了安全感。

    这一觉龙尘足足睡了三天三夜,当龙尘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白诗诗的怀中,他的头,枕在白诗诗的腿上,脸贴着白诗诗的小腹,鼻间全是白诗诗的体香。

    难怪做梦回到了小时候,睡得这么舒服,龙尘想伸手去抱白诗诗,但是又怕她将自己推开。

    龙尘虽然醒了,但是依旧一动不动,假装自己还在睡觉,耳边却传来了白诗诗戏谑的声音:

    “不害羞。”

    “呼”

    龙尘一下子明白了,顿时恼羞成怒,张开双臂,猛地一下子抱住了白诗诗。

    白诗诗一声惊呼,她没想到龙尘会如此狂野,被龙尘抱住,顿时感到全身发烫,颤声道:

    “别闹,快放开我。”

    “我都不害羞了,为什么要放开?”龙尘抱着白诗诗,看着白诗诗惶急而又不知所措的模样,嘿嘿一笑道。

    “别闹了,青璇姐去给你打洗脸水,马上就回来了,让她看见不好。”白诗诗一边挣扎,一边羞恼地道。

    龙尘知道白诗诗面皮薄,不敢过分调戏于她,这才缓缓松开,虽然被松开了,白诗诗依旧俏脸通红,就跟熟透了的苹果一样。

    “看什么看,人家坐在旁边好好的,是你往人家怀里钻的。”被龙尘笑吟吟地看着,白诗诗又羞又恼地道。

    龙尘知道,再这样下去,白诗诗真的要急了,赶忙收敛了笑容,真诚地道:

    “谢谢你,害得你们担心了。”

    见龙尘变得正经起来,白诗诗这才脸色好一些,白了龙尘一眼道:

    “你还知道我们担心你啊,去无人界这么大的事情,也不跟我们商量一下,你心里还有我们么……”

    说到这里,白诗诗的眼睛又红了,仿佛受了无尽的委屈,虽然她努力让自己不哭,可是眼泪还是忍不住往下流。

    “对不起,是我不好,我应该跟你们商量一下的,我答应你,下次一定先跟你商量。”龙尘赶忙道。

    实际上龙尘根本不敢跟她们商量,因为龙尘知道,一旦商量,就必须带上她们两个,否则她们很难同意他去冒险。

    去无人界危险重重,九死一生,龙尘当然不能让她们去冒险,他之所以带夏晨和郭然,是因为没有两人,他自己根本不行。

    不过龙尘是聪明人,不去强调原因,被白诗诗质问,直接认错,先哄好她们再说,至于下次带不带,只能下次再说了。

    见龙尘直接认错,白诗诗顿时感觉好了许多,她了解龙尘的脾气,能让他认错,是千难万难的,这也算是一种极大的让步了。

    可惜,白诗诗还是不够了解龙尘,龙尘对外人是绝对不让步的,不过对自己人,尤其是心爱的女人,认错就跟吃饭一样,早就习惯了。

    龙尘伸手去帮白诗诗擦拭眼泪,却被白诗诗一把推开了大手,白诗诗嗔怪地道:

    “把人家惹哭了,再帮人家擦眼泪算什么?”

    “做人要有始有终啊,既然招惹了,就要负责不是么?”龙尘嘿嘿一笑道。

    龙尘一语双关,白诗诗顿时脸微微一红,就在这时,门外传来脚步声,白诗诗赶忙擦拭眼角的泪水,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姐,老大醒了吗?”老远就听到了白小乐的声音传来。

    “还没,有什么事?”白诗诗淡淡地道。

    龙尘一愣,我都醒了,却见白诗诗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龙尘顿时不敢吭声了。

    “啊?还没醒啊,那怎么办?有人来踢馆了。”白小乐有些失望地道。

    “哎呦。”

    忽然龙尘腰间剧痛,忍不住惊呼一声,是白诗诗掐了他一记。

    “你……”

    “你什么你,都醒了还装睡,赶紧起来。”白诗诗道。

    龙尘不敢置信地看着白诗诗:“我去……”

    “既然要去,就赶紧的,别磨磨蹭蹭的。”白诗诗看着龙尘一脸无语的模样,不禁抿着嘴,苦憋着笑。

    “算你狠”

    龙尘算是明白了,这个小心眼儿的女人,这是报复他不跟她们商量就去无人界的仇,这个丫头的报复心太强了。

    龙尘推开门,对着白小乐道:

    “走,带我去看看,是谁那么不长眼,敢来我的地盘上踢馆,今天不把他屎打出来,我算他钢门质量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