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其他类型 > 法师乔安 > 第186章 伊南娜的烦恼
    西尔莎悬浮在门口,微笑着望向母女俩。

    “蜜特拉,可不可以让伊南娜送我出门,顺带陪我散散步,我有几句话想单独对她说。”

    这个请求出乎乔安意料,连忙激活“心灵剧场”慎重考虑。

    按照她一贯的作风,这种时候应该征询伊南娜本人的意见,如果伊南娜不愿意,她也不会勉强。

    但是,这样做就太不像一位眼魔母亲了,难保不会引起西尔莎的怀疑,只得违背本意,点头同意了她的要求。

    “母亲大人……我……”

    自打记事以来,伊南娜还未曾离开过母亲或者自家仆从的陪伴,缺乏单独与外来者相处的经验,望着西尔莎飘出门外的背影,她的眼中满是忐忑不安。

    “去吧,伊南娜,陪西尔莎大人散步对你没坏处。”

    乔安柔声安慰女儿,还特地在她身上拍下一道“神话链接”,以防万一。

    伊南娜乖巧地点点头,转身追赶西尔莎的身影。

    乔安早就设置了笼罩整片领地的警戒结界,再加上“神话链接”,即便西尔莎真想暗算伊南娜,也不可能逃过她的监控,更何况西尔莎没有理由这样做。

    大约过了半个钟头,伊南娜独自归来,显得没精打采,闷闷不乐。

    乔安发觉女儿情绪消沉,就问她是不是有心事。

    伊南娜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忍不住向母亲倾诉。

    “刚才陪首相阁下散步的时候,她对我说了一些话,使我感到有些不安。”

    刚才乔安本可以经由“神话链接”窃听女儿与西尔莎的谈话,但她觉得这样做未免太不尊重女儿的隐私,便克制住了窃听的冲动,让伊南娜自行判断是否有必要向母亲坦白谈话内容。

    “伊南娜,西尔莎有没有要求你对谈话内容保密?”

    “首相阁下没有提出这样的要求。”伊南娜想了想,认真地补充道:“况且就算她要求我保密,我也只会表面上答应,回头还是会向母亲大人汇报……我知道撒谎不好,但是有时候很必要。”

    乔安不知该如何评价伊南娜的观念,只能说她的早熟不仅体现在身体发育上,也体现在了思想上。

    见母亲没有做声,伊南娜接着说:“首相阁下问我,是不是真的很爱妈妈,我当然做出肯定的答复……她听了以后,只是笑了笑,说我太年轻,那种倚老卖老的神态,让我感到很恼火。”

    乔安点了下头,轻声问女儿:“西尔莎还对你说了些什么?”

    “她说任何成熟的眼魔都应该清醒的认识到,亲情这种东西是靠不住的,如果将来某一天,我与母亲发生了尖锐的利益冲突,如今的母慈女孝,都会变成笑话。”

    伊南娜复述西尔莎的话,脸上难掩怒色。

    “我完全不同意首相阁下的断言,又不好直接反对,就对她说,这个结论或许适用于乌狄诺斯的大多数眼魔贵族,但是未必适用于母亲大人和我,因为我们和其它眼魔不一样。”

    “是的,我们和她们不一样,没那么在乎眼魔的传统,尤其那些负面传统。”

    坚守自己的底线,哪怕被周围的群体视为异类,也好过违背良知同流合污——这正是乔安一直以来努力向女儿传达的观念。

    “首相阁下听了我的回答,显得很惊讶,为了证明自己是对的,她继续就这个问题,向我发起新一轮的挑战。”

    “西尔莎又对你说了什么?”

    乔安饶有兴致地问女儿,想搞清楚西尔莎试图往她脑子里灌输什么观念。

    “首相阁下告诉我,她已经绝育,又没有亲生女儿,打算找一个人来继承自己的遗产。”

    “遗产继承人……西尔莎看中你了?”乔安微微动容。

    伊南娜摇了摇头:“首相阁下只是打个比方,假设要从我和母亲大人当中挑选出一个继承人,问我是否愿意放弃竞争,把这笔遗产让给自己的母亲。”

    这种问题,如果放在人类社会,听起来简直像个笑话。排除极个别的问题家庭,母亲或者其独生女儿继承一大笔遗产,能有多大区别?母亲继承来的遗产,将来还不是得传给独生女?

    但是在眼魔的社会里,这笔账就不能这么算。眼魔母女之间,亲情淡薄到了近乎于陌路人,母亲的财产也未必就会留给女儿,对个人利益的重视程度远甚于亲情,所以西尔莎才会提出这样一个假设来考验伊南娜的心态。

    “你是怎么回答的?”乔安问女儿。

    “我很乐意为了母亲大人放弃自己的利益,也是这么回答首相阁下的。”伊南娜一脸郑重的说。

    “西尔莎恐怕不会相信这是你的真心话。”乔安猜测道。

    “首相阁下内心怎么想我不知道,但她听了我的回答,明面上显得很满意,还抚摸我的头,告诫我要言行如一,永远不要违背今天做出的承诺。”

    伊南娜转述的这些话,令乔安感到莫名其妙。

    从西尔莎一开始与伊南娜发生争执时的态度来看,她似乎想捍卫眼魔一族六亲不认、以自我为中心的传统价值观,末了却陡转一百八十度,对伊南娜不合传统的孝心与牺牲精神表示嘉许,看起来更像是利用巧妙的话术,考验伊南娜对母亲的感情有多深。

    西尔莎这么做,究竟目的何在?

    乔安暂时还猜不透。

    “在这之后,首相阁下又问我,有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主眼跟其它眼魔的不太一样。”

    伊南娜叹了口气,终于说到自己的心病。

    “我当然知道自己的主眼先天畸形,视力很差,反魔场也很弱,也曾为此感到苦恼自卑,但是一想到母亲大人的主眼也这样,心里就没那么难受了。”

    “首相阁下却告诉我,母亲大人的主眼并非跟我一样先天畸形,原本很健康,为了进阶一门名为‘魔眼奥术师’的禁忌职业才毅然自毁主眼,付出沉重的代价换来强大的施法能力,变成如今的样子,母亲大人,这是真的吗?”

    伊南娜抬起头,畸形主眼望着母亲,流露出内心的焦虑与惶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