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玄幻魔法 > 陵夭 > 第八章 【奥义·冥幕】(一)
    光线暗淡,劈下的长剑闪着淡淡黑芒,正是气息古朴的洛剑,而飞出的身影,正是有着“精分神魔”之称的路璇。

    米灰色长发扬起,洛剑划过空中,留下若隐若现的黑色光痕,削铁如泥的剑刃朝着赫迩蠓当头落下。

    “小小人儿,心倒是挺狠啊。”就在洛剑即将劈中赫迩蠓时,一个不男不女的声音响了起来,传进每个人耳中。

    一只黑暗形成大手从天而降,一把抓向路璇,洛剑释放出浓郁的黑光,试图抵挡,但却被大手轻易破开。

    黑暗形成的大手一把抓住路璇,将其粗暴地甩了出去。

    在那不男不女的声音响起时,以辰就动了,手握乌黑色圆状剑把,剑身一震,【道剑·夜束】发出嘹亮的剑鸣。

    一道黑色剑光劈出,沿着地面袭向斜前方凭空出现的黑暗人,所过之处,地面出现一道深深的散发着幽深气息的裂缝。

    面对袭来的黑色剑光,三米高的黑暗人升入空中,然而剑光在以辰的控制下,也离地而起,追向空中的黑暗人。

    “阴魂不散吗?”黑暗元素汇聚,一把黑色光剑在手中形成,吞噬着四周的光线,黑暗人身形一动,就迎上剑光。

    轰!

    黑暗人与黑色剑光撞击在一起,低沉的轰鸣声中,一股黑色光波在空中荡开,被光波扫荡过的地方,无不暗淡下来。

    当光波消散后,光亮恢复,撞击处,黑暗人依然立于空中,只不过原本三米高的伟岸体型此时却缩小到了两米。

    “半步黑暗之体,你的进步还真是令人吃惊啊。”平静的中性声音让人听不出情绪波动。

    “说起来还要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带来的压力,新秀不会让我去那种好地方,那种经历可真算得上水深火热了。”以辰盯着黑暗人,微眯的眼中闪过怀疑,部分目光开始扫视四周,警惕着什么。

    在他的感知中,黑暗人并非实体,或者说只是黑暗王殿制造出来的一个吸引注意力的假身,那不是黑暗王殿,真正的黑暗王殿一定藏在暗处!

    “终于看出来了啊,还以为你永远都发现不了呢。”发现了以辰的异样,暗王的声音忽然在这片空间响起。

    从以辰的表现来看,对方已经看透了黑暗人的本质,既然被发现,再装下去也就索然无味了。

    以辰聚精会神,捕捉声音来源,可声音飘渺,四面八方都有,他一无所获。

    这就是黑暗元素的诡异,哪怕现在的黑暗王殿不是他的对手,可在实力无法做到绝对压制的情况下,对方想要避而不战,他也束手无策。

    如果是真正的黑暗之体,他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将敌人从暗中揪出来,可小成的黑暗之体,还无法让他做到这一步。

    而一旦黑暗王殿恢复了大部分力量,那时就算他有真正的黑暗之体,也无可奈何。

    作为黑暗的执掌者,不论是黑暗之主还是黑暗王殿,都已经算是这世间最难缠的敌人之一,无处不在,又无迹可寻。

    就算彼此对上,在差距不大的情况下,一方想躲,另一方也无计可施。

    “做个交易如何?将‘欧核之心’给我,我放你们的人走。”暗王飘渺的声音传来。

    “这句话貌似该我来说才对,如果你还想让那几个鬼一样的家伙活命,就赶紧带着他们滚。”以辰瞥了眼赫迩蠓等人,对不知藏在何处的暗王说,“还记得当初我说过的话吗?那时没有杀我,是不是很后悔?”

    暗中的声音缓缓地说:“的确,现在的你已经有了做我对手的资格,不过如果你以为这就有了跟我谈资格的条件,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话音落下,一只黑暗形成的大手再次凭空出现,没有再抓向路璇,而是一掌朝人群密集处拍下,阴暗的气息仿佛幽冥的召唤,森寒沉重。

    这一掌要是拍下,皓月武装和珠星武装至少死伤十数人。

    “如果这就是你的手段,那还是不要拿出来丢人现眼了。”说话的工夫,以辰已经出现了黑暗形成的大手下方。

    铮!

    【道剑·夜束】发出清脆的剑鸣,在切刃剑尖刺中大手的一瞬,无穷的吸力产生,本质就是黑暗元素的大手顷刻间瓦解,被【道剑·夜束】吸收。

    然而,就在以辰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凭空出现的大手上时,一点黑芒从另一个方向骤然显现,刺向一名珠星队员。

    当发现那点黑芒时,以辰想要阻拦已经来不及。

    经历了残酷拼杀都没有染上鲜血的青蓝色作战服上,胸前部分,多了一个小指肚一般大的黑点,随后砰的一声,那名珠星队员倒在了地上。

    “你!”以辰冷视着空中,对暗王卑鄙的手段愤怒不已。

    “不要以为力量有所提升就可以为所欲为,虽然现在的你实力在我之上,但要比对黑暗的理解,你还差得远。想要知晓黑暗的真谛,再磨炼一阵子吧。”暗王似是在嘲笑,又似是在告诫。

    噌!

    锋利的剑刃轻易刺透地面,将【道剑·夜束】插入地面,以辰直接盘膝坐下,包裹全身的黑色剑息急速闪烁。

    嗡!

    一道黑色光柱自以辰身上,冲天而起,刹那间就达到了数百米高,并且还在疯狂拔高,一副不把天捅个窟窿誓不罢休的样子。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

    安静又令人窒息的氛围中,万马奔腾般的巨大声响却在每个人心中响了起来。

    所有人不约而同地朝前方望去,只见视线尽头,与天相接的大地上,无边无际的黑滚滚而来,翻腾的黑暗如千军万马在苍茫大地上奔袭,树木、山坡、草地……皆被黑暗践踏、摧毁、吞没,整片天地都在黑暗大军的铁蹄下黯然失色。

    暂时击退晨韬和本,一头银发的亚当看向那屹立天地间的黑色光柱,顺着光柱下移,望见了已经占据大片陆地正朝着悬崖边吞没而去的黑暗。

    银光充斥双眼,透过光线暗淡带来的层层阻碍,目光最终落在了那渺小如黑点的“始作俑者”的人影身上。

    “剑息竟然没有虚浮的迹象,这家伙……妖孽吧。”震惊的亚当不自觉地低声说。

    要知道,就算借助雷池纯净的能量,他增强的剑息也有些许虚浮,在“超线”中待了半天,他才稳定了剑息。

    如果让安德烈、方晓岚等人知道,亚当为了尽快稳定剑息,在“超线”进行极限运动,必然为他的行为感到疯狂。

    “超线”里可是有着浓郁的风元素,他这位雷电之主在那样的环境下进行元素刺激,很可能引起风元素流的暴动。

    “新能源线”爆炸的威力就已经不亚于一枚当量千万吨的核弹,而“超线”,作为超闪高铁的头号招牌,比“新能源线”高了不知道多少个档次,一旦爆炸……

    黑暗大军逼近,没有震动,没有声响,然而,这死寂一般的氛围更是加深了人们内心的恐惧,让人不寒而栗。

    “果然,跨度式的成长,转眼就是麻烦。”中性的声音低声说,但言语中不仅没有犯难的味道,反而有着少许莫名的欣慰。

    随着声音落下,只有两米高的黑暗人蜷缩起来,黑暗元素被压缩,在众多视线已经无法捕捉到昏暗环境下,黑暗人缩小为了一个黑色光球。

    光球如呼吸般向内一缩,下一秒,犹如受到挤压的皮球,剧烈反弹,轰的一生,爆裂开来。

    无数粘稠的黑色液体喷洒在了地上,似软体动物蠕动,彼此相连,拉长、延伸。眨眼间,一堵由黑色光膜组成的墙围绕着悬崖边成型。

    薄薄的墙体不足一厘米厚,真的只有一层光膜,如果不是出于对三王殿的信任,纤薄的墙体绝对让赫迩蠓等人怀疑这是丢弃他们走的过场,看似保护他们,实际不过装装救人的样子。

    事实上,赫迩蠓等人高看自己了,以辰这用力不小的一招,目标根本不是他们,从始至终都是一直没有现身的黑暗王殿。

    杀赫迩蠓等人,压根不需要这么大的阵仗。

    黑暗从四面八方滚滚而来,充斥空间每个角落,他这么做,是为了找出藏在暗中的黑暗王殿,只要将力量挥洒到空间每一处,黑暗王殿再动手,他就能第一时间感知到,保护众人并进行强有力的反击。

    轰!

    滚滚而来的黑暗如洪水猛兽,撞上了纤薄的黑色光墙,光膜被向内撞出巨大的弧度,犹如臃肿的胖子挺起了圆滚滚的肚子。

    赫迩蠓等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生怕光膜裂开,沦为黑暗大军铁蹄下的尸体。

    从黑暗之主出现,赫迩蠓就意识到了这次“表演”出现了意外,而当支援而来的殿卫大军全军覆没时,他真切地感受到了死神的到来。

    死亡的气息如彻骨的寒流,渗透身躯的每处骨骼。

    尽管不畏惧死亡,但他不甘心如此潦草地死去,身为不朽军团三大将领之一,他赫迩蠓死之前必须在不朽军团的历史上留下最光荣的一笔战绩!